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16章 吹雪的原谅
    怒瞪前方,封吹雪紧咬嘴唇,面颊鼓鼓的,像发怒的牛犊。

    气氛在此时凝滞,一人一车静静的对峙着。

    其实没过去多久,但车里车外的人却都无限煎熬,每一秒都像一年。

    看着面前刺眼的大灯,封吹雪心里空白一片。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更不明白来这儿干嘛。

    再愤怒,再不爽,总不能把沈先生打死吧?

    为什么哈莉专员给我打电话说了,我就立马过来了呢?

    我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

    万一他下车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对于封吹雪的愤怒,车里的沈崇有点心理准备,毕竟把人坑到给关了一个月呢,换谁都恼火。

    但她竟夜里半路拦车,沈崇略惊讶。

    封妹子看起来挺文雅,挺好说话的,没想到这么容易上头。

    她该不会真想打死我吧?

    他伸出脑袋去,“吹雪老师你别冲动,有话好说,你先让一让,我得靠边停车!”

    听到他的声音,封吹雪脑子里终于恢复点清明,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又蠢又危险,赶紧往旁边跳去。

    沈崇靠边下车,然后小心翼翼的靠近。

    虽然这妹子看似人畜无害,但小心使得万年船。

    “那个……吹雪老师,这一个月你过得还好吧?”

    这下可好,他这客套闲聊成了导火索,直接点燃吹雪妹子心里藏着的委屈。

    她顺手抽过身边草丛里的木棍,跳上来就要打。

    沈崇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给她打,轻松抬手挡住,然后假惺惺喊两句痛。

    封吹雪没打两下,小木棍自个折断了,然后就是蹲在路边上哭。

    沈崇也没劝她,更不可能哄,就这么看着她。

    等她哭了大约五六分钟,可算彻底冷静下来,站起身来抹两把泪,“不好意思啊沈先生,让你见笑了。”

    沈崇连连摆手,“没笑,我没笑!”

    封吹雪:“……”

    良久,沈崇挠头道:“其实我不太明白你来找我做什么。虽然是我检举的你吧,但当时既然谈心的办法在你身上不奏效,你本就不可能直接离开的。”

    封吹雪叹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其实我早就想通了,我真正应该感谢的人是沈先生你,不然我早死了。比起死,只是被软禁一个月,算得了什么呢?”

    沈崇内心鄙夷,现在装出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了?

    那刚才你是被魔鬼支配了吗?

    知道该感谢我啦?

    去,我就看不懂你们这臭毛病,主次都分不清。

    是我揭发的你,但我又没做错什么,只是谁想到你这么不给力,居然没觉醒。

    “我刚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情绪一下子失控了,总之,对不起啦。沈先生你不痛吧?”

    封吹雪又揉搓着双手,略紧张的问道。

    沈崇无所谓的摆摆手,“不痛,小事。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

    他想回家了,浪费时间呢。

    封吹雪突然说道:“那我请你吃饭吧!表示一下感谢!”

    “不了不了。”

    “不行的,不然我太过意不去,我觉得自己好糟糕。”

    封吹雪不想承认自己内心深处那莫名的别扭。

    她真正委屈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当初她把沈崇当成了白衣骑士,应该用公主抱的方式将自己带上白马潇洒离开,最后这位骑士却只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你请我吃饭?算了算了,我请你吧。吃过这饭咱们一笔勾销啊!”

    “行!”

    一番折腾,沈崇先回小区把车给停了,然后带着封吹雪走了十来分钟,到不远处的夜市随便点些烧烤。

    若是前世,沈宅男会对可爱风的封妹子有点浓厚兴趣。

    但这辈子嘛,他觉着还是算了。

    不是她不好看,而是他怕麻烦。

    自己远未到高枕无忧的时候,更不可能游走于修罗场里游刃有余,这既对不起欣欣,更对不起自己,还对不起人生。

    咱不是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大少,时间不等人,邪道灵能者和恶妖更不等人。

    如果不努力变强,说不定哪天就像那个为了救儿子而死在壁虎人手里的父亲一样,白白无谓的冤死在什么犄角嘎达里了。

    “总之,救你的确是我分内事。软禁你一个月呢,也纯属巧合,你身上的异常状况很多,不得不小心谨慎。你别怪斩妖小题大做,你该明白这些事一旦传开出去,对老百姓的影响会有多大。”

    “我懂的。”

    “那么小心驶得万年船,是必要的吧?”

    “是有必要,反正我也拿了五十万赔偿金,教画画两三年都存不下来这么多。”

    吃烧烤时,沈崇习惯性的履行编外大佬的职责,为斩妖擦屁股,给封妹子做最后的心理辅导。

    但他一听她拿了五十万,他就觉得没必要辅导了。

    “那你以后还教画不?”

    实在没什么好聊的,沈崇随口问。

    封妹子点头,“教。我本打算存够钱就去国外留学,但现在改主意了,在重新摸到新的门槛,遇上瓶颈时再说吧。”

    “你画技还在涨?”

    “是啊。”

    沈崇这就有点晕了,封妹子这情况他看不懂。

    他对画画略懂一二,更算得上资深画匠,但在艺术创作上,他却又是个生手。

    他不太懂画技暴涨是个什么概念,是艺术创作的悟性大爆发吗,那她就该觉醒的啊。

    可能我判断没有错,只是她觉醒的时间周期太长,必须画技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吗?

    他又起了歪心思,决定试探试探。

    嚼块肉,沈崇问道:“你能和我确切的说说你那画技暴涨是怎么个概念吗?我有点好奇。”

    封吹雪抬起竹签子,在沾满油的盘子里拨拉几下,几道黄油组成的线条出现在盘子里,纵横交错,竟是个人脸。

    “沈先生你也懂画的吧,绘画的技巧和流派,你知道吧?”

    沈崇点头,“是,画画的流派和方法技巧很多,有人只用线条,也有人极尽色彩,但不能说堆积色彩的艺术性就比线条高,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

    “对,艺术的本质万变不离其宗,厉害的大师能用最简单的线条刻画出最丰沛的情绪,让看画的人心情随之而波动起伏。对色彩的运用,线条的架构,创作的灵感,释放的情绪,记录的画面感等等,这一切东西堆积在一起,那就是艺术,是画技,与音乐一样。”

    沈崇:“但现代艺术开始变得浮躁了,很多人都觉得,人人叫好的东西就有档次。”

    封吹雪问道:“此话怎讲。”

    沈崇:“我想起两个人来。一个是知名画家,一副油画能拍到几千万,另一个是农妇。这两人身份地位天差地别,但却都喜欢画桃花。很多人呢,就用农妇的画去讽刺画家,说画家是炒作出来的假大师。”

    封吹雪点头,“这事我也知道。”

    “这其实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阶层对立。老百姓觉得画家是捧出来的,是花钱吹出来的,认可画家的,也都是些所谓的上流人士。有钱人支持与喜欢的,就一定是愚昧和虚伪的。弱者喜欢给自己培养出一种错觉,他们觉得成功人士的成功都来自偶然,成功人士一定是傻子。”

    “所以普通人喜欢贬低画家,因为画家地位高。又喜欢吹捧农妇,因为农妇的地位看起来比他自己更低。在吹捧农妇的过程中,他们自己内心就有种我鄙视了天地的逆袭感。可如果哪天他们不小心真把农妇也吹上去了,当农妇也脱离了他们的阶层之后,舆论的风向却又会立刻调转。”

    封吹雪想了想,“沈先生你的意思是,艺术家这个称谓在某些人的眼里已经被玩坏,以为艺术造诣真的可以通过炒作来实现?”

    沈崇摇头,“我自己是不赞同的,但对于画画这门艺术,很多人却真就这么看。它毕竟不像考试,不能用分数来准确评判。所以我想问你,你从哪些方面觉得自己的画技在涨呢?”

    封吹雪想了想,又把桌上自己画出线条的盘子翻转过来,推到沈崇面前,“沈先生你觉得我这幅画怎么样?”

    “线条简单,完美的利用了盘子里本身堆叠的油脂,但却把这个老头儿的愤怒情绪宣泄的淋漓尽致,让人一看就能明白作者当时处在迷惘与狂躁的情绪里。”

    封吹雪被沈崇这点评说到满脸通红,“我才没狂躁呢!”

    两分钟的冷场后,她叹口气,“好吧是有一点。总之呢,唯有画画的人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并且水平越高,在面对大师巨作之时的谦卑之感就越强烈。画画可以说是追求细节,但细节依然只是九牛一毛。整体与细节、立意与展现,层层递进的内涵……这些都是画技。”

    沈崇又问:“那你觉得当你的画技达到巅峰,又该是什么样呢。”

    封吹雪想了想,“一笔一世界?一心生出万树开?”

    沈崇觉得干脆还是把她送回斩妖去吧,这个危险人物!

    要不然,还是赶紧把奇妙牧场修起来。

    动物都能豢养,人也能试试的。

    “对了沈先生,从下周星期开始,我就是欣欣的美术老师了。”

    “啥?你说啥!什么意思?”

    沈崇正打歪主意,却突然听到噩耗。

    封吹雪耸肩,“我拿回自己的手机后,发现有个陌生号码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先前打回去才发现是沈太太呢。”

    沈崇:“……”

    “沈太太说她这些天给欣欣找了好几个老师,但都不合适,欣欣一个都不喜欢。她还在念叨我。你太太问我现在还教课不,我一口答应下来了啊。”

    沈崇觉得老林这人有毒,她在自找麻烦。

    “她不是我太太。”

    “那欣欣?”

    “是我们的女儿。”

    “哦哦,也挺好。”

    “不好,我不同意!”

    沈崇果断摇头。

    “沈先生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真的喜欢欣欣,她也喜欢我。我真不可能像沈先生您这样觉醒的,再说我就算觉醒了,也是个好人啊!我不可能伤害欣欣的,我甚至会直接加入斩妖成为正式成员,比沈先生你还靠得住。”

    封吹雪为自己辩解着。

    沈崇哑然,你说得好有道理。

    理论上,封吹雪完全占住了理,但沈崇总不能说,我是怕你想撩孩子爹,不想被你撩才拒绝的吧。

    这也太孔雀开屏了。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结果,他阴差阳错的真给欣欣找了个美术老师,可事情的发展又完全不在他控制内。

    异香才是他忌惮的真正原因。

    可现在欣欣的异香越来越没谱了,封吹雪又的确没能觉醒。

    可能她真觉醒不了,也不是潜在的灵能者,人家就是突然顿悟,天赋爆种了而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