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26章 漏洞百出的推理
    坦白说在看到这幕之前,他对家里这群亲戚还抱有最后一缕幻想。

    身为异乡客,只要有机会,他也很想给自己找条更明确的根来。

    如今的自己勉强也算发达了,只要这群亲戚稍微靠点谱,他真不介意看在前身父母的份上,稍微拉他们一把。

    但现在这颗果树却狠狠扎进了他的心窝,一次又一次抽动着他的情绪。

    可笑的念头幻灭了,剩下满地鸡毛,沈崇只想嘲笑自己的愚蠢。

    幸好我一开始就没对他们抱太大希望,现在打击来得不是很沉重。

    沈崇紧紧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情。

    他脑海中浮现出欣欣那温暖人心的笑容,微微颤抖的手指与逐渐上涌灌入脑海的血液渐渐平复。

    感谢命运。

    感谢苍生。

    让我来到这世界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欣欣,而不是这群糟心货。

    我在这世界有一条根就不错了,没必要去奢求更多。

    看样子,我也奢求不来。

    嘭!

    他大踏步往前,狠狠一脚踢断了这颗扎心的小柑橘树。

    随后他继续闭上眼睛,平复心情。

    不管有再多怨念,现在再想去做什么,既然已经提着东西来了这儿,站在前身双亲的两座坟包前,应该先把祭祖扫墓的事做了。

    察觉到沈崇的状态不对,梁仔没敢嘻哈打闹,衔着扫把凑上前来。

    沈崇接过扫把,在缺口的位置扫两下,扫去晦气,随后小心翼翼的沿着坟包两边打理一番。

    他再挂上白幡,摆好水果、白肉等等贡品,点香与蜡,烧纸钱,撒酒,三拜。

    他没在心里向谁许什么愿。

    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自觉自己的命运无法被别人保佑,还是捏紧双拳,自己去争取吧。

    点燃火炮,噼噼啪啪的声响包裹着两座坟包散开来,与远处此起彼伏的别家鞭炮声串联在一起,像一曲交响乐,《悲怆进行曲》。

    沈崇深吸口气,又将目光转向旁边的果田,该做点什么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跑来个人影。

    黄茂这家伙不去忙他自家的事,倒又跑沈崇这边来了。

    走到近前,他连连摆手,看着被踢断的果树暗暗咂舌,说道:“这事我对不住你,我该早点通知你的。”

    沈崇摇头,“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每年给他们打两千回来,只是让他们帮忙照看一下坟,除除草,给我简单收拾收拾,别让人捣乱。他们倒是好啊……”

    沈崇又指着坟包两边,问道:“这些草是你帮我除的吧?”

    黄茂嗯了声,“是我。唉,当时你表叔栽树多挖出块地方,我第二天收到消息赶过来看时,他树已经栽进去了。唉,我毕竟是外人……”

    沈崇点头,“我懂,下锄头的是我亲戚,你当然没办法没立场,总之多谢你了。”

    “唉,我使不上力。”

    黄茂叹口气。

    沈崇脸上冷意一闪即逝,“不碍事,我能使上力就行了。”

    他又扭头看向前面的大块果田,攥紧了双拳,牙关狠咬。

    前身真的可怜。

    他在蜀都过那么艰难,依然省吃俭用每年抠出两千块打回给老家亲戚,只是区区一点小小的要求。

    别人这样回馈他。

    一手拿钱,一手挖坟,二表叔你干得漂亮啊!

    你就不怕遭报应么?

    沈崇回车上拿下铲子。

    他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有点孩子气,欠考虑,但这总好过去把二表叔打死吧?

    某种意义上,自己也是局外人,现在心死之后更从前身的人生定位里脱离开去,那就用这片果田来祭奠我老沈死去的前半生吧!

    黄茂知道他心里有火得发泄出来,不然事情只会越来越严重,拦不住,更不能拦。

    黄茂索性也准备去拿点什么开工,就在这时候他手机响起了。

    接通之后,黄茂只聊两句就变了脸色。

    “什么!我不是说了让小奇别乱跑的吗!你们在搞什么!”

    黄茂语调瞬间拉得很高,对着电话大声咆哮,声带都打颤儿了。

    那边沈崇刚砸断两棵树,听见动静也赶紧走回来,紧张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黄茂没答话,对电话里重重说道:“爸你别急,我马上过来,我马上找人!”

    顾不得这边砸果田的事了,沈崇开车,黄茂坐在副驾驶上疯狂的打电话,梁仔趴在后座闭目养神。

    黄茂的儿子黄奇出事了,就在刚才。

    因为知道沈崇看到他父母的坟被挖出一角后会出事,黄茂怕沈崇和他亲戚打起来,弄出大事。

    所以黄茂索性把自家祭祖拜坟的时间改成下午,上午想先来处理沈崇这边的事儿。

    学校今天放了清明假,黄老头带着孩子在家里。

    之前沈崇与黄茂三令五申这几天小心。

    黄茂也上了心,不敢大意,与老婆父亲都提了几次。

    奈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对于危险,每个人也有自己的判断。

    黄茂可以无条件坚信沈崇的每一个判断,但黄老头和黄茂的老婆却做不到。

    这是人之常情,怪不得谁。

    先前黄茂出门后,小黄奇的同学们过来约他出去玩。

    以前这群孩子没少这样相约出门,乡镇上的娃都这样长大。

    黄老头一开始不想答应,但黄茂的老婆却觉得这么大群的孩子,又在镇子附近,都懂事了又不会下深水,总不能关完整个清明节吧。

    于是乎,黄奇被放了出去,结果这群孩子直接跑去田边抓过冬蟹,出事了。

    当时几个孩子在水田边分散开来,相互稍微有点距离,但也不是很远。

    其他的孩子突然听黄奇在的方向哇的尖叫,然后噗通一声,等他们凑过去找人时,已经没了。

    那田根本不深,小孩子跳进去也只能勉强淹没小腿,可黄奇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

    消息很快传回黄茂家里,黄老头慌慌张张的给黄茂打电话。

    一路上黄茂连续打出去几个电话,打给派出所,打给镇子上的熟人和兄弟们,把地方报过去就行。

    短短十分钟内,宁静祥和的牌楼镇动了起来,先是如同蠕虫,随后猛然颤动,化作巨蛛支撑而起,然后仰头向天空喷出密密麻麻的蛛网。

    派出所干警、黄茂与沈崇那些年的老兄弟、黄老头的老伙计、与黄家关系还行的各家各户,都纷纷临时换了目标,直扑孩子出事的地方。

    “黄毛你也别太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还有转机。”

    沈崇全神灌注的踩满油门,小钢炮越野在路上以接近飘移的姿态拐过一个弯,继续往前飞驰而去,嘴里安慰着黄茂。

    其实他心头隐隐感觉不妙,但此时此刻,他不能告诉黄茂真相,你儿子遇到妖怪了吧?

    “兄弟我懂的,我明白的。”

    打完电话后,黄茂稍微冷静了点,紧紧捏着手机,骨节发白。

    他眼珠子死死盯着前路,视线仿佛要穿越空间飘到几里路外黄奇出事的地方。

    他牙梆子咬得紧紧的,无比的懊恼,又相当愤怒,“我出门时就说过的,怎么非不听我的!如果黄奇真出了事,我特么……离婚!离婚!”

    沈崇狠狠给了他肩膀一下,“胡思乱想什么!你老婆她又不是故意的!她现在比你还担惊受怕!你给我收起这莫名其妙的想法!”

    黄茂被打得吃痛,捂住脸,深吸口气,擤擤鼻涕,“哥你教训得对,我要冷静下来,我不能先乱。”

    良久,眼看快到地方,之前和黄奇一起抓螃蟹的孩子们正被各家大人领着站在路边。

    黄茂还是忍不住骂出声,“刚过冬的螃蟹有什么好抓的,这特么是最瘦的时候!”

    沈崇点头,好吃的螃蟹在夏末。

    那时候的大螃蟹最肥硕,肉质鲜嫩,蟹黄充沛。

    那一口下去……

    刹车,沈崇给了自己脑袋一下,都这时候了,我脑子里在想些啥呢!

    这事沈崇也往自己头上揽了锅。

    如果黄茂不是想管自己的事,上午就带全家人去祭祖,小黄奇也不会跟着他的小伙伴们去抓螃蟹。

    两人一犬冲到地方,黄茂急匆匆的与其他孩子问情况,几乎同时赶来的派出所干警也一起忙乎着。

    沈崇则带着狗子与众人稍稍拉开距离,蹲在据说黄奇消失的田埂边上,瞪大眼睛看着浅浅的水面,还有下方的黄泥。

    这里距离两镇交界发现黄鳝妖踪迹的天网监控约莫四五百米,远远抬头能看见那撑着监控头的路灯杆。

    “狗子,有什么发现?”

    沈崇压低声音问。

    梁仔摇头,“没,还是老样子。”

    沈崇眉头拧得紧紧的,死死看着水塘,“你说如果我们现在跳下水,再把这块田掀翻了,能抓住那货不?”

    狗子继续摇头,“恕我直言,它既然这么狡猾,不可能搞了事还呆这儿等抓吧?”

    沈崇点头,站起身来找了个角落,悄悄给陈标打去电话,“标哥,我确定了几件事。这两三年里乐县发生的儿童失踪案的确关联在一起,行凶者百分百确定是个黄鳝妖。”

    陈标惊道:“你怎么确定的?”

    “解释起来太复杂,但标哥你得相信我的判断。另外,刚才那家伙又动手了,这次是我朋友的孩子出了事,部里能马上派增援过来吗?”

    不曾想,那头的陈标却犹豫了,“增援可以,但我们这会儿……嗨!总之沈哥你别轻举妄动,我上去想办法!”

    “行,等你好消息。”

    挂断电话,沈崇微微摇头。

    标哥指望不上啊。

    我怎么可能不轻举妄动?

    我特么简直想乱动!

    “老大,怎么搞?”

    狗子凑上来悄悄问道。

    沈崇远远看着正满脸焦急与众人吩咐安排寻人事宜的黄茂,深吸口气,“咱们自己搞!毕竟那么大个孩子,不到最后时刻不能放弃。生还的机会,还是有一点的吧?”

    等吩咐得差不多,众人兵分几路四处查探而去。

    人们的去向散得很开。

    人手本就有限,几个人扎堆在一起的话,覆盖面太窄了。

    沈崇与狗子毫无悬念是搜救团队成员之一,但他并未急着出发,而是又在原地死死盯着田边草丛看了很久。

    他脑子里不断回想昨天小黄奇围着自己打转,脆生生喊着沈叔叔的场景。

    外界的综合信息、不断被激发的情绪、这些天四处排查从各个疑似案发现场收集来的诸多感觉,一点点潮水般冲击着他的大脑皮层。

    黄鳝妖到底会去哪里?

    它是怎么做到悄然掳走那么大个活人凭空消失的?

    黄鳝妖如果要逃走或者潜藏,方向将会是哪边?

    我们昨天将几百米外水田下的黄鳝抓空,到底对黄鳝妖造成了什么冲击?

    它为什么别的孩子不抓,却盯上了黄奇?

    如果斩妖的大行动就在这附近,会不会有大妖与极强的灵能者从这边路过?

    突然,沈崇福至心灵,抬头看向东边。

    他回到车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再点开斩妖信息系统。

    两分钟后,西南分部科信处警报声响起。

    正值班的萧楠第一时间找到仓鼠王,“鼠爷,沈哥要求临时获得战斗部成员权限,他想打听三十三中队等人具体的行动地点!”

    鼠爷这就很头疼。

    你怎么又来了。

    给,还是不给?

    算了直接上报吧。

    鹿部长:“给他。”

    搞定!

    有时候办事就是这样。

    下面跑断腿,怕得要命。

    领导一句话,一路绿灯。

    毕竟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领导才背得住锅。

    沈崇终于摸清标哥他们在哪里,也知道他们是怎么去的了。

    沈崇从车里抬头看向东南方向,那头是紧邻着乐县的安山县。

    从蜀都出发前往安山县,的确要经过中间的乐县。

    穿过乐县到安山有两条道可选,蜀渝高速或者就旁边那条市级公路!

    因为斩妖行动的保密需求,标哥他们的确是通过这条市级公路直扑安山县。

    黄鳝妖那么敏锐与狡猾,它觉醒到现在已有两年多,它对人类世界的了解程度很可能已经极深。

    不然的话,它也不能每每总逃脱追捕,并且从不出现在天网监控里。

    斩妖的车队大肆开过时,它刚好潜藏在路边的田里。

    它敏锐的察觉到不对,惊慌失措,逃离时犯下低级失误,不留神暴露在天网监控里。

    它无比的小心谨慎,路过公路时甚至刻意避开了理论上的天网监控范围。

    但它千算万算没算到,居然碰到个长歪了的摄像头,露馅了。

    沈崇又利用临时权限查探了一下标哥他们通过的时间,完全对应上了。

    监控里黄鳝妖露馅的时间,正是斩妖车队路过那段时间。

    至于它为什么事后不远远的逃走,暂且只能分析为在它进阶或是即将进阶的期间内,不便于大范围移动。

    斩妖的车队又径直开走了,它觉着没那么危险了吧。

    它现在终于决定袭击人,必定是它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渴望了。

    它想升阶。

    那么,现在它的动向必然是带着猎物逃往西北方向,在远离斩妖大部队的方向搞事情!

    对于一只黄鳝妖来说,什么地方最适合它潜踪匿影,悄悄搞事?

    正是西北方向,黄茂的鳝池!

    它完全可以把自己藏进鳝池堆里,利用成千上万条同类做掩护。

    虽然尚且不能确定它到底如何躲过搜寻将黄奇带去那边,但这推理却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至于为何明明有这么多孩子,它却偏偏要抓黄奇,必因为它早就在鳝池边惦记上黄奇了!

    沈崇打火点燃车,顺着乡路冲了出去,直扑黄茂的鳝池。

    路上他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很紧张,又略释然。

    这事与黄茂和自己一起吃烤鳝没关系,不然心里这关难过。

    可明明已经去过一次鳝池,直觉竟没能奏效,这又让他略沮丧。

    幸好现在找到感觉了。

    沈崇抬头又瞟了眼西北方向,他对自己漏洞百出的所谓推理涌起莫名信心。

    爷们儿我的直觉告诉我,就在那里!

    对手实力完全未知,目前表现出来的能耐却相当恐怖。

    沈崇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按下手头的斩妖救援呼叫器。

    打电话求救没用,那我特么直接呼救总行吧?

    标哥你们要见死不救咩?

    “老大,咱们……真的要上吗?”

    梁仔感受到沈崇那紧张的情绪,问道。

    沈崇点头,“不上不行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