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47章 看破红尘
    这次他进场之前专门盯着梁仔下注,确定了这蠢货买的自己胜,才放心大胆的披上战袍往前走去。

    沈拳王却没想到,他刚转背过,梁仔便疯狂的用手指连戳订单界面下的退单按钮。

    退单!

    我一定要退单!

    只剩185个功勋值,再输就跌两位数了!

    我已经加入戒赌吧,绝不能再栽进去!

    智障系统,不是说好十秒内可以退单吗?

    给我退!退啊!

    五秒后,梁仔长吁口气,退单成功。

    前面沈崇回头,“麻溜的!干嘛呢?”

    马上他就得走出去,到时候自己帅气潇洒的扔出战袍,结果却扔到了地上,那岂不是逼格大损?

    梁仔将手机锁屏了往半空一甩,纵身跃起,马甲上的口袋准确无误接住手机,冲了出去,“lei了lei了!”

    沈崇大惊,这可是自己穿越过来之前,前世最喜欢的主播团队专属口号。

    梁仔生怕被发现自己取消了订单,径直从沈崇身边冲了出去。

    它这选手助理倒先于选手出现在演武厅里,然后大吼一声:“汪!各位观众!”

    它脑袋往后猛然甩去,再度咆哮,“那个男人!他lei了!”

    沈崇觉得很尬,相当违和,并且想狠狠的审问一下梁仔这孙贼到底是从哪儿偷来的这梗。

    没记错的话,自己都在这世界里找了好久,都没能找到那群熟悉的主播。

    算了,虽有点降智,但只要我接得好,气势能往上升。

    伴随着梁仔话音刚落,身穿火红战袍的他乍然出现在演武厅通道口。

    他步伐坚定,眼神冷冽,走路带风,长长的战袍披风在身后顺风飞舞,哗哗作响。

    与上午出场时众人为他暗自揪心不同,他已在众人面前用拳拳到肉的男人战斗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看好他的人稍微多了点。

    毕竟,赔率都从丧病的3.33+下滑到3.15+了呢!

    “沈哥!雄起!”

    人群中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科信处工作人员萧楠振臂高呼,然而并没有几个人呼应他。

    气氛一时略微尴尬,萧楠缩缩脖子就想溜。

    他被人拉住了,“楠哥,你买的谁?”

    萧楠脸微红,“买……买的沈哥。”

    他讲得很小声,生怕被人听到。

    “我的天呐!”

    “居然真有人买沈哥哎,对手可是程哥哎!”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也买的沈哥。”

    “你莫不是失了智?”

    “我只是想搏一搏……呃……”

    “赌性很重啊兄弟!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得相信科学。”

    沈崇就很气,本来好不容易有人给自己打气,他以为接下来该是山呼海啸的助威声呢,结果半路变成赌狗与理智派学术讨论。

    算了,他扔掉战袍,梁仔顺势接住,然后赶紧撤离。

    沈崇的上半身刚全漏出来,顿时引起不小轰动。

    他上午和梅阿瑟·奎奥战得很是惨烈,仅次于双双报废的那两位仁兄,身上可是有不轻伤势的。

    可到现在这才几个小时过去,他竟又生龙活虎的出现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沈崇的灵源特性,他自己不会随口四处宣扬,知道他能力的人也不会多嘴。

    虽然在打斗中多少会暴露出一些,但这世上能力千奇百怪,只要他自己不亲口坦白,能增加战斗能力与续航力的灵源妖元不下数千种,谁能一口笃定他的能耐?

    虽有眼尖的人能瞧得出他在战时不断的恢复,但谁又敢认定那是肌体自愈,还是肌肤自愈,还是血肉增强,又是伤痛镇压,或者是别的什么呢?

    切磋便罢了,在生死搏杀之中,如果过于自信以为自己识破了对方的能耐而贸然大意,结果只有一个。

    死!

    “沈崇,早有传言说你极受高层重视,我起初不信。但如今,我却信了。”

    言谈间,程亮从对面通道里缓缓走将出来,面色冷漠、阴霾,目中带怒。

    上午程亮身着一身西装革履,与象少龙打完,他领带都不曾凌乱。

    但下午他却已换上身干净清爽的宽松运动服。

    这简单的服装变化,分明告诉所有人一个事实,上午他根本就没出全力!

    但现在他要认真了,哪怕对手明明从黄二品的象少龙换成黄三品的沈崇,他的态度却更认真。

    沈崇敏锐的闻到股别样的气息从对面传来,这味道叫嫉妒。

    “同样是订制参赛服,凭什么我的只给条三角内裤,而你居然有拳台短裤!这不公平!”

    程亮突然就怒了,指着沈崇的短裤大声咆哮道。

    沈拳王默默耸肩。

    果然如此,难怪这哥们能换装,感情是因为只有内裤?

    你问我为什么,我能告诉你,是因为我帅吗?

    “还有!凭什么参姐会亲自出手为你治愈!而我们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自己打针吃药,做手术,打封闭?你说,这是凭什么?”

    程亮往前走的步伐愈来越快,刚才他的嫉妒还藏着掖着,现在却完全暴露了出来。

    演武厅外更是一片感叹,大家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短短数个小时内沈崇竟又毫发无伤的回来了,他竟有参姐出手的待遇。

    这特么,简直是得天之宠啊!

    “新人挑战赛西南分赛区第二轮第一场,程亮对阵沈崇!现在开始!”

    就在此时,广播里响起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

    轰,二人背后的通道铁闸猛然关上。

    “大家都是新人,我一觉醒就是黄级一品,更是天赋异禀的精神系灵能者,可为什么待遇差的这么远?我不服!”

    程亮的声音瞬间消失在原地。

    明明他嘴里说着自己是精神系,但脚下速度却快到了极致。

    比他上午对付象少龙时拿出来的状态,更强一倍!

    他的声音在演武厅内再度响起,忽左忽右,像是同时有数个人在四面八方与沈崇说话。

    “我更是正式的战斗部成员,你明明只是个编外人员,凭什么?”

    沈崇双臂交叉于胸前,往后连退,同时全神贯注防备着身边,嘴里说道:“你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人有多大价值,就享受多好待遇。这世道,资源的分配从来就不公平!”

    唰,沈崇猛的后仰,避开了一张从左侧激射而来的金黄色卡牌,继续道:“正式成员又如何?就像足球队里主教练的儿子一样只能打替补,但有些人却走到哪儿都拿高薪当核心,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因为才华!绝对的才华,可以压制一切所谓的身份,朋友。”

    外面的群众又是一片惊诧。

    虽然沈崇说的有道理,但他竟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讲出来,太不要脸了吧!

    可是,虽然有人想吐槽点什么,但仔细想他从第一次来斩妖之后开始做的事,好像又有道理?

    程亮在战斗部里的同队队友们,感触最为良深。

    程亮比沈崇早数个月加入斩妖,在此之前,他是一名郁郁不得志的上班族。

    某种意义上,他曾经是生活中绝对的失败者。

    人到中年的他,依然只是一家小型公司里的基层员工,也没有英俊的容貌与风趣的谈吐,性格也很内敛。

    他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就完全找不见的普通人,但或许是因为运气不佳,又或许是因为他的性格的确太过平庸,以至于他不仅工作不顺,感情生活更是惨淡。

    三十七岁的他,在这不算漫长的人生中,自初中开始到现在,他竟分别被九十九个不同的女子拒绝,表白从来就没成功过一次!

    他真的不花心,相反他对爱情很认真,很憧憬与虔诚。

    他从来没有故意要调戏别人的意思,每次都拿出全部的热情去表白,最终却一次又一次被伤到骨子里。

    他最恨的一句话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队友们对他被拒绝了九十九次的事如此笃定?

    因为,他的能力便是具现化自己收到的好人卡!

    每次他都全力以赴的付出真心,每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创。

    在被拒绝满九十九次时,他觉醒了,并且一觉醒就是黄级一品!

    所有痛苦的回忆化作一张张好人卡将他围绕其中,每张卡片都能完美的重现他被拒绝时那落寞的心境。

    有时候是面对电脑发呆,有时候是捏着手机掉泪,有时候是被人干脆利落的挽住身边的男子,给他甜甜的笑。

    他用情越深,被拒绝得越惨,得到的好人卡便越强力。

    他能按照从弱到强的顺序将好人卡打到别人心里,激发对方内心的痛楚,给对方造成不断叠加的压倒性困境束缚。

    他持有的好人卡,刚好九十九张!

    这么惨的人生,他竟没走上邪道,只能说他本性太善良,但心里有些戾气是免不了的。

    何况沈崇又是高富帅,作为新人,明明实力不如他,却又走到哪儿都受欢迎呢?

    沈哥你这样说,会把程哥刺激到爆炸啊!

    躲藏在演武厅房顶,随时准备出手救援的比赛监督人员也挺头大的,看来等会务必得提高警惕,看准时间救下沈崇了。

    但是,别人以为沈崇是无脑在装逼,却不知道他这些话是有深意的。

    沈崇知道,斩妖里很多人都欣赏自己,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必定又会有些人见不得自己太过出众,嫉妒自己得到如此器重。

    他们不会去想究竟为什么,只会觉得大家都是新人,你也不过是个黄级,又不是那些无可比拟的双天级天才,为什么你走到哪儿都受欢迎?

    仇视的起源不需要太高深的理由,或许就源于刚开始时浅浅的嫉妒。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沈崇得到的越多,嫉妒所化的仇视种子会在别人心中生根发芽,并长成苍天大树笼罩别人的心智。

    与其等到事情变得更加麻烦,无可挽回了再来封堵,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提醒所有人,我老沈,就是值得被重视!

    低调与高调,都有其必要之处。

    我与人相处时可以低调和善,但涉及到名誉和资源,我寸土必争!

    我有能耐,为何要低调?

    沈崇又是侧身一闪,这次却没能避开卡牌,给这鬼东西贴到手臂上。

    下一瞬,他精神微微恍惚,脑子里闪过些奇怪的画面。

    但他马上强行控制心神,恢复过来。

    终于短暂捕捉到程亮的动向,沈崇抬步往身侧踹去。

    灰影一闪,程亮化作片柳叶,顺着沈崇脚踢带出来的劲风飘了出去。

    沈崇揉了揉嘴唇,略感头疼。

    他算是看懂程亮的战法了,不得不说很机智与狡猾,也很适合程亮本人。

    难怪他速度这么快,在日常训练中,他根本就没考虑过短兵相接的近战,而是全程放风筝。

    他只疯狂的拓展了移动和闪避技巧,在对敌之时利用闪避免于伤害,再利用速度拉开距离。

    这哥们刚才打我身上的卡,特么是好人卡吧?

    居然回忆起前世大学时那次情伤了。

    是有点难过。

    呼,幸好我当初觉悟得早,迅速脱离了三次元妹子的无限深坑,成为一名光荣而纯粹的伟大宅男。

    不然,我今天怕是真要着了道。

    “怎么样?认输吧?我可不想完全勾起你最痛苦的回忆。悄悄告诉你一个事,虽然我收回了象少龙身上的卡牌,但它现在还在哭。”

    程亮冷漠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来。

    沈崇咧嘴笑,“别开玩笑了,就你这点好人卡也想对付我?你知道什么叫做……”

    “看破红尘吗!”

    说完,沈崇便又电射而出,他竟利用自己超强的记忆,将演武厅中的回音强行记忆下来,听声辨位抓住了程亮的动向。

    程亮险些给沈崇这一拳糊在脸上,面门被拳风刮得生疼,连连后退才堪堪避开,嘴里惊恐着问,“你什么意思?什么看破红尘?”

    言谈间,他却也没收手,又是一张蓝色卡牌打将出去,狠狠扎进沈崇大腿里。

    这是某个孤寂的冬夜,程亮蹲在高中教学楼侧面的小树林里,呆呆看着手机短信的一幕。

    “程亮你是好人,但我们现在应该认真读书。”

    某个前几天才给另一个男生写情书被拒绝了的女生,这样回复了他。

    多么悲伤和绝望的拒绝?

    但这一次沈崇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毫无停顿的又扑将上来。

    “不可能!哪怕是没谈过恋爱的人也会受到影响!难不成你是无性生物?”

    沈崇一拳挥出,嘴里骂道:“呸!你才无性生物!有种站着别跑,像个男人一样来战斗!”

    “我的战斗方式就是这样,你要我一个精神系和你打肉搏战吗?”

    于是乎,演武厅里出现了个奇景。

    黄级三品的沈崇竟全程追着程亮跑,但就是追不上,毕竟这演武厅占地面积太大。

    但没人因此就转而看好沈崇。

    虽然沈崇比象少龙的闪避技巧好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程亮的“好人卡”总会时不时沾到他身上,并如附骨之疽般钻进去。

    十张……

    二十张……

    三十张……

    四十张……

    程亮的战斗部队友们不断在心里记数。

    八哥等人同样紧皱眉头。

    上午黄级二品的象少龙扛住了二十三张,沈崇现在都扛到四十张了,已经算很不错,意志力贼强。

    可继续给叠加下去,沈哥怕是要败。

    情况不妙啊!

    同样的话同时在观众们和程亮的心中响起,但意味却截然不同。

    他都快懵逼了。

    好人卡为什么会无效?

    为什么我这么多伤心的过往和心得体会,在沈崇面前完全被无视了?

    他刚才说的“看破红尘”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明明没有遁入空门啊!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