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52章 压缩炮!(4000字第二更)
    有资格继续看比赛的正式成员陆陆续续挪窝,基地里有为正式成员提供的专属观战房。

    至于编外人员又或者权限不足的正式成员,那只能说声抱歉,自己隔着磨砂玻璃看影子,剩下的靠脑补吧。

    沈崇身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震慑了与他熟识的八哥标哥和鼠爷等人,另一个大型会议室里的诸多大佬们也倍感惊诧。

    “老方,你说这……”

    其中一名副部长略担忧着问道。

    战斗部副部长易虹吉轻咳两声,示意大家淡定,要有领导风范。

    易部长沉稳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此事早在我们预料之中,提前通知了阿舍,只是没想到这么巧刚好在比赛时发生。沈崇藏了一手,阿舍不也还没拿出能力吗?”

    鹿部长不置可否,不发一言。

    其他诸多大佬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此事只让诸多领导对沈崇的认识又更深一分,尤其以作战指挥部部长感触最深。

    恐怕他早已算好时间,就掐着此时吧?

    如果他提前暴露,早已被我们看穿。

    直到我们提出对赌协议,他真正站到这半决赛擂台上才真正暴露出来。

    他怎么就能知道自己会被分到这一组?

    这抽签可是完全公平,没有动手脚的!

    他怎么知道会在半决赛就碰上猞猁妖这个新晋战斗天才,需要他用尽全力。

    多么可怕的谋划,多么惊人的预判,你是先知吗?

    原本已经放弃和科研部门抢人打算的作战指挥部部长,突然就很想食言而肥。

    这位不以战力见长的指挥型人才默默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同僚们,想了想,还是别在这场合下说出来,不然可能会挨揍。

    鹿部长会有说法。

    演武厅里,骤得解脱的沈崇就连动作都轻快了很多,接连几次都准确猜到又或是捕捉到阿舍的动向,及时伸手挡住阿舍的利爪或是尖牙。

    虽然依旧难免受伤,但伤势都集中在左手上,看似惨烈,但这对他反而是好事。

    哪怕我左手完全被抓碎都无所谓,我用骨头叉子戳翻你!

    反正又不痛。

    恢复真实威力的西华特制镇痛剂就是这么霸道无情,感觉这手变成了别人的,可以随心所欲的造作。

    完全剥夺痛觉,且又不影响理智和神经指令传达,西华镇痛剂当然可以有效提高战力。

    在生死战场上倒没什么忌讳,但在擂台上属于违规,类似于服用兴奋剂。

    但这事沈崇一早就给组委会报备了。

    他本就是被强拉进来的选手,部里又有别的打算,他以黄级之身强吃中浓活化丸,这般负重训练的状态的确太过难熬,所以没多波折就同意下来。

    现在这事成了他的优势之一,奉旨嗑药,名正言顺。

    又多撑两分钟,沈崇身上其他地方被挠出来的爪痕渐渐完全康复。

    阿舍攻势虽猛,速度虽快,利爪虽锋,尖牙虽利,但在不使用妖元的情况下,它却有个规避不了的致命缺陷。

    它体型就那么大,爪牙就那么长,如果伤不到沈崇的要害,便无法致命。

    沈崇虽然全面下风,但偏偏经验丰富又反应极快,总能护住关键部位。

    沈崇原地猛的打个回旋,一时间火花四溅,刺耳难听的金属嘎吱声响起,直叫人头皮发炸。

    阿舍沾之即走,落在远处,它右爪上竟渗出血丝!

    不是沈崇的血,是它自己的!

    半决赛打到现在,猞猁非但没能拿下沈崇,反而受伤了!

    沈崇微微低头看向右臂,合金套筒上三道浅淡的爪痕,这是被挠出来的。

    再次为鼠爷点赞,斩妖出品,必属精品。

    刚才,他竟用合金套筒挡住了阿舍一爪!

    “沈哥,你让我刮目相看了。”

    阿舍终于不再疯狂突击,而是一边轻轻舔舐着右爪,一边说道。

    与刚才不同,它语气里再没半分轻视。

    沈崇果断否认,“别,我现在很慌张,千万不要对我刮目相看!”

    才刚秀出个骚操作你就认真谨慎起来了,反应要不要这么果断。

    我还等你轻敌大意,才好抽冷子阴你呢。

    “沈哥你真会开玩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能力吧!”

    话音落下,阿舍身上毛发炸起,突然伸展四肢,短尾冲天而翘。

    沈崇以为它要变身,不敢大意,凝神注视着前方。

    约莫十秒过去,表面看来什么变化都没有,但对面涌来的妖元辐射波动却做不得假。

    突然,滋滋滋的声音在落针可闻的演武厅里传来,猞猁妖四只脚与合金地板接触的地方冒起阵阵白烟。

    转瞬之后,阿舍又化作道流光扑来。

    沈崇抬腿,那流光却突然变向,贴着他的左脚往上,噗噗连响,沈崇从左脚直至左肩在这一瞬间至少被阿舍抓了八爪!

    它用爪子扣着沈崇的肉,像爬树那样一直往上,沈崇的根本打不上它。

    若非他及时护住脖颈的同时偏头,使出大师级闪避技巧,恐怕脖子和面门都要被挠上。

    阿舍又一次退走,“沈哥,我已使出我的能力,你必败无疑,认输吧。你我境界差距太大,你恢复的速度赶不上我造成伤害的速度。”

    沈崇低头往下看去,自己身上被抓了的地方同样冒着滚滚白烟,皮肉如同煮沸的开水那般在翻腾。

    尼玛,幸好我现在不会痛。

    “这是我的异化能力,我将其命名为腐蚀之击!我的四肢及牙齿都能对人造成类似于硫酸腐蚀的伤害。我的妖元等阶完全压制你,你没有胜算。”

    阿舍简单交代了两句,又再往前扑来。

    沈崇狼狈闪躲抵挡,奈何被腐蚀了的地方肌肉受创,动作稍稍迟缓,又是被沿着大腿狠狠挠上两圈。

    他心中暗想,情况不妙啊。

    阿舍的速度太快,能力又如此丧病,自己怕是要被软刀子慢慢磨死。

    他微微眯缝起眼睛,果然得出底牌了,但机会只得一次。

    以阿舍的速度,一旦被它起了警惕,再无可能碰到它一根毛。

    “认输?不可能!来!”

    “沈哥你别这样。”

    “少废话!来!”

    阿舍真来了,这次它绕着沈崇前胸与后背走了一圈,沈崇为了打中它,反倒一拳打在自己胸膛上。

    “再来!”

    “有种就别停!”

    “谁怂谁是狗!”

    随着时间推移,沈崇身上的伤越来越多,甚至他的额头都被挠中一次。

    但是,他的嘴炮依然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观战者们沉默了。

    较为感性的一些雌性妖怪又或是女性灵能者,还有娘炮灵能者的眼角里甚至涌出泪水来。

    换成别人早已倒下,可他依然撑着。

    是,他身上那种伤得越重,体能越强的增幅比例已经上来了,他的动作反而在加快,拳势变得更猛。

    但他在速度上的绝对劣势依然无法被弥补,阿舍依然能毫发无伤对他造成持续不断的伤害。

    到底是怎样的意志在支撑着你?

    不知不觉间,哈莉专员捏紧的拳头中长出尖锐的利爪,刺进她掌心,竟毫无所觉。

    她心里疯狂的咆哮着,认输啊!你赶紧认输啊!

    梁仔则忧心忡忡的问:“八哥,如果老大撑不住了的话,不会死吧?”

    八哥摇头,看了看旁边正闭目养神的参姐,“有参姐在这里,无碍。”

    “那就好那就好。”

    看,局势就是这么紧张,两个刚被沈崇骂了的狗居然都没反应过来。

    被叫去领导层办公室的鼠爷此时很尴尬。

    不少人都盯着他。

    “仓鼠王,沈崇以前的性格有这么刚烈吗?”

    “你是不是得罪过他,他为什么对转正加入科信处如此抗拒?”

    “他这坚持到底何苦来由,难不成他还觉得自己能翻盘?能反杀?”

    鼠爷茫然摇头,“其实沈哥挺随和的,当然搞研究的时候很说一不二,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抗拒。至于他可能觉得自己还能反杀,我觉得是对的,以前他教我打游戏时说过一句话。”

    鹿部长第一次发言,“他说了什么?”

    鼠爷深吸口气,一字一顿道:“塔不倒!人不退!”

    诸位大佬又是赫然长叹,果然自古天才多偏执。

    以前真没看出来这家伙藏在嘻哈性格下面的,竟是个偏执狂的性子。

    唉,大家又盯着荧幕,各有心思。

    以黄级三品的境界,与以战斗天赋著称,妖元能力阴损恶毒至极的阿舍打成这样,你这又何苦?

    沈崇左手捂住自己的喉咙,狼狈不堪。

    指骨早已断裂,手臂上既有被腐蚀的碎肉往下片片掉落,也有殷红血迹滴淌,又有碜人白烟冒起。

    镜头里,阿舍又一爪挠向沈崇,“沈哥!倒下吧!再这样下去你可能会死!我不能再往你身上叠加腐蚀之击了!”

    哐当!

    眯缝着一只眼睛的沈崇微微侧身,竟使出个精妙之极的搏击套路,扭动右手,将金属套筒挡在了阿舍利爪前方。

    不知不觉间,狂战士血统增幅到达55%,他终于能勉强跟上猞猁的动向。

    这其实是自阿舍使出腐蚀之击后,他第六次用套筒抵挡杀招,区别是之前他动作有点勉强,只能堪堪挡住,但别的地方还是免不了受创。

    这次他倒全接正了。

    合金套筒上同样冒起滚滚浓烟。

    当啷。

    套筒与他手臂接缝位置的固定卡扣被腐蚀掉,套筒自然脱落掉在地上,露出里面一只白生生的,肌肤洁白晶莹如玉的小手,长约十一二厘米,捏着不足两厘米的小拳头。

    沈崇左手小臂抹了把额头汗水,竟笑了,“想让我认输?不可能的,你只能把我打到完全站不起来。”

    “那你倒是倒下去啊!”选手休息间里的哈莉痛骂出声,“换个人早该倒了!”

    阿舍点头,“你说得对。小心你的……”

    “脚踝!”

    “膝盖!”

    沈崇无力的蹲伏在地上,膝盖与脚踝处冒起浓烟,他动不了了。

    但他就是不倒,左手断腕还撑着地面。

    阿舍简直无语,“脊椎……”

    它再次叫破自己下一个攻击的目标,同时化作黄影流光在演武厅里绕出个小圆,从后面直扑沈崇后背。

    就在此时,沈崇原本暗淡的眼神乍然迸**光。

    阿舍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气势变化,正欲提高警惕,却又发现他的左手依然撑在地上。

    腾空而起的阿舍心想,是错觉?

    算了,无所谓,就算他回头用左拳轰我,我也能轻轻踩在他手臂上闪开,他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沈哥要转身了。

    咦,奇怪,他不是往左转的,往右转?

    想用右手打我?

    他右手不很短吗?

    “压缩……炮!”

    隐约间,阿舍听到声低吟,再紧接着便是鞭炮炸响般的轻轻一声噼啪响。

    一只晶白如玉,只有一厘米大小的拳头,乍然出现在阿舍眼前,直直轰向它的鼻子。

    这是什么?

    好小的拳头。

    我挡!

    挡不住!

    这小小的右拳带着悍猛无匹的力道,冲开了阿舍两爪的抵挡,正正轰在它鼻子上!

    如果沈崇这是正常大小的拳头,反而会被它借力避开。

    但这是小小的右拳,来得如此突兀,上面带着被压缩之后释放出来的两倍劲道。

    不仅如此,转身时他更将心弦自断,狂战士血统增幅如涡轮增压般瞬时拉到顶峰!

    阿舍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沈崇那刚长到十一厘米的右拳同样烟花般轰然炸开。

    领导扎堆的会议室里一片茫然。

    如果大家在看现场,以这些高手的能耐当然能看明白情况,但现在直播过了一道手,反而看不太真切。

    科信处技术员第一时间切换超高帧慢放,大家才看清楚。

    在阿舍即将扑中他后背的瞬间,他拧转身子,挥动右臂,刚长出半截的小拳拳迎面朝着阿舍鼻子打去。

    在即将接触那瞬间,这右拳仿佛变小了些,随后又在剧烈的碰撞中被炸碎。

    诸位大佬面面相觑。

    这是灵术!

    虽不知道他如何开发出来的,从哪儿学到的,但这就是如假包换的灵术!

    沈崇左手撑着地板,还没倒下,指着远处趴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阿舍大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哦不,救猫咪!参姐快!我这一拳没控制住力道!”

    他有点慌张,自己不能输,所以必须使出压缩炮,但强行驾驭两倍极限力量,根本无法收招。

    阿舍这只猫其实挺不错的。

    我这一小拳拳下去,可千万别把它打死了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