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64章 对不住啊(加更)
    比赛监督人员直接原地消失,来无影去无踪,沈崇都没看清他的动作,强大的实力显露无疑。

    沈崇心头暗叹,这人好快!

    很可能是地级强者!

    他这手炫技很是帅气,目的大约是想震慑一下参赛双方,提醒大家不要轻动杀招。

    但是,在他消失之后,头顶天花板传来笃笃声,

    沈崇与雪虎一同抬头,正见着天花板上的方形吊顶大砖夹着片灰色的衣角。

    这哥们藏身进去时衣角被夹住了。

    又是笃笃两声,衣角带着方砖抖了抖。

    他大约是想把衣服扯回去,不曾想夹得太紧,扯了两下没扯动。

    方砖被人揭开,尴尬的脸一闪即逝,衣角嗖的被抽了回去,方砖重新合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稍微有那么点尴尬呢。

    “哼!你以为变成黄级二品就能赢我?别做梦了!”

    雪虎及时的把气氛顺回来了,语气冷冽,气势十足的说道。

    沈崇从天花板上收回视线看向雪虎,境界不一样,心态也不一样了。

    刚才还觉得不可力敌的雪虎大佬,现在落在自己眼里,突然就变得有点萌萌的,好像很好欺负的样子呢。

    “哦?你觉得我在做梦?”

    他笑道。

    雪虎气急败坏,“你居然还能笑出来?你别逼我啊!我怕不小心一口咬死你。”

    沈崇抬起右手,低头看了眼黝黑铮亮的精钢拳套,轻轻吹了声,竟发出嗡嗡的金属摩擦之音,“咱们这是擂台战,就不说什么留手不留手的了,来吧!放马过来!”

    “好!咬死你!”

    雪虎闷咆一声,踏前一步,后足猛然发力,锋利的虎爪在地面噌的一刮,划拉出八道火花,它再度向着沈崇腾空而起。

    整个演武厅已被它改造为最适合自己的战场,就算沈崇当场升阶了,依然只是个区区黄二品。

    它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输。

    飞在空中,它瞳孔紧缩,死死锁定玻璃幕墙前的沈崇,心里默默诅咒。

    你想开溜对不对?

    别做梦了,布满冰霜的地面会让你当场滑倒,然后你就会被我按住狠狠的蹂躏。

    要不要用嘴咬他呢?

    万一不小心把他咬死了可怎么办?

    好像他能恢复,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吧,我就轻轻的咬一下他的脑袋,让他骨头裂开就行了。

    什么!

    你……

    雪虎的得意没能持续超过两秒就烟消云散,它被沈崇出人意料的举动搞懵了。

    不错,沈崇穿着的APL篮球鞋压根没有在冰霜地面防滑的功能,相反,因为低温而导致橡胶硬化,再加上冰霜颗粒的影响,别说防滑了,简直等若溜冰鞋!

    面对雪虎的扑击,沈崇手掌轻轻按在玻璃上,紧紧贴着,然后悍然发力,左脚再往斜后方向一蹬,侧身,压腰,右脚再蹬!

    他直接使出短道速滑的启动姿势,侧着往旁边滑行出去了!

    嘭!

    雪虎扑了个空,并一头撞在钢化玻璃幕墙上,看得幕墙后的观众们直牙酸。

    真疼。

    沈崇不断挥动双手,短道速滑的动作标准得像职业运动员,速度更是极快。

    冰霜地板是很滑溜,我跑起来的话肯定得摔,但我能滑嘛。

    比跑还快!

    以前是没练过滑冰,但没吃过猪肉,我见过猪跑啊。

    以沈崇现在对身体的精微控制能力,只需要心中回忆下冬奥会上运动员们的英姿,然后很轻松就能重现出来,像是经过千锤百炼一般。

    只见他在宽敞的演武厅里画了个大圆,随后竟又迎面往雪虎的方向滑来。

    “你这个狡猾的家伙!”

    雪虎甩甩脑袋,重新提振气势又往沈崇的方向迎面扑去,这次它学乖了,不再轻易起跳,而是伸长脖子往沈崇咬去。

    沈崇却突然仰面而倒,贴地侧身往前滑去,正好穿过雪虎两条前腿,他左手撑在地上带出五指印。

    在路过雪虎下腹时,右手合金战臂却悍然往上轰去!

    在他右手轰正雪虎下腹时,合金战臂稍稍有些松动,是因为他的手臂在力量压缩之下变小了些,但打中之后他右手又马上复原,合金拳套没有掉落。

    现在他的卧推力量极限还是215公斤,但黄级二品的狂战士血统满值增幅却骤然从60%提高到了72%,两倍压缩之后使出来的力道,是739.6公斤卧推极限!

    再配合上他暌违已久的娴熟右臂发力,这一拳打在雪虎肚子上,就像小汽车撞击似的。

    雪虎的体重正是750公斤,这已是普通东北虎的两三倍有多,但它却被沈崇这劲道十足的一拳打得离地半米,并发出声痛苦的嚎叫。

    它愤怒的想并拢双腿夹住沈崇,但沈崇却刚好利用它短暂的滞空时间顺利滑走。

    升阶之前,沈崇的极限力量是卧推688公斤,更只有左手可用,不可能在雪虎有防备的情况下使出这招,那是自寻死路。

    但现在,看起来只是从688提升到739.6,但跨过界限之后刚好量变引发质变,腾空与否,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混蛋!”

    雪虎怒骂出声,就等落地之后再回头送他一口酝酿已久的超威力极寒吐息,这次一定要把他瞬间冻成冰块。

    就在此时,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沈崇自己也吓尿了。

    在即将滑出雪虎两条后腿前的那瞬间,可能是福至心灵吧,也可能是灵光一闪,他脑子里想起个古往今来都堪称必杀技的终极绝招。

    猴子偷桃,也可叫撩阴腿。

    在擂台上用这种招式稍微有点阴损,但只要能赢,沈崇决定不折手段。

    反正参姐也来了总部,万一真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参姐会出手的。

    于是乎,他在地面一个拧身,背贴地面,左脚微微弯曲支着,右脚从上往下摆出高抬腿,脚尖狠狠戳向记忆里猫科动物特别喜欢舔的两腿之间。

    哈哈,跪吧!

    他本以为能听到蛋碎或者心碎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只有卟的一声,什么都没碎掉,他的右脚尖反而完全没入进去了。

    雪虎发出声凄厉的尖叫,“啊~!”

    它蓄力已久的极寒吐息直接漏气了,从它嘴里狂喷而出,将前面十余米远的锥形范围内瞬间压制到零下五十度的低温,但却打偏了方向。

    靠着右脚这一记撩阴腿提供的反冲力,沈崇背贴冰霜地面远远滑出,但他真的很慌张。

    可耻啊!

    你一老虎,居然练会了人类的武功绝学,十三太保金钟罩的至高境界缩阳入腹!

    东北分部的带队负责人尴尬又痛苦的别过脸去,这比赛没眼看了。

    东北雪虎从剧痛中缓过劲来,回头用恨不得要吃人的眼神怒瞪沈崇,“老……老娘跟你拼了!”

    沈拳王瞬间傻眼。

    我了个擦!

    母的!

    那刚才岂不是……

    “你听我解释,这是个误会!”

    “误会个屁!咬死你啊!”

    太尴尬了,沈崇觉得这是身为畜牧专家的自己平生之耻,之前太过注重人工养殖的家畜,反而忽略掉野生动物相关的知识了。

    不然早该发现她是只母老虎,绝不会发生撩阴腿不留神戳进人家那里这种不能言说的尴尬。

    愤怒到近乎癫狂的雪虎又是重新扑来,沈崇又想道歉,但又不想认输,只得仗着右手的合金战臂硬抗两下。

    还是不太吃得住,稍微接了两爪他便险些被震得浑身发麻,更差点被一口咬住手臂,以雪虎的咬合力,合金战臂都未必撑得住。

    但终于是给他寻到个机会,左手抓着虎毛原地一个大回环,骑到了虎背上。

    “我真不知道你是母的,息怒啊!”

    沈崇左手抓得紧紧的,右拳轰在雪虎脑门上。

    “吼!”

    “对不起啊!但我不能输啊!”

    又是一拳。

    雪虎翻身,试图将他甩脱,失败。

    “我再一次道歉啊!”

    沈崇被原地旋转的雪虎狠狠压在地面,背上传来剧痛,但他依然不撒手,继续拼命挥拳。

    只听金属与雪虎头盖骨碰撞的咚咚声响个不停,良久之后沈崇被雪虎不断的翻滚又搞得浑身是伤,但升阶之后的自愈灵源威力凸显,竟给他硬生生撑住了。

    终于,他左手抓住的那一撮毛猛的断了,他从雪虎背上脱落。

    满头是包的雪虎扬起右爪还要来抓他,沈崇心下一横,周身力量压缩全开,左臂准确轰向雪虎右爪中央软软的肉团,右手合金战臂又命中虎娘鼻尖。

    这次碰撞之后,沈崇贴地滑出很远,但他再是加力又冲了回来,凌空跃起,右脚后跟正要斩向雪虎脑门,但却啪的一下被人接住了。

    还是之前那位比赛监督,他将沈崇放下,微微摇头,“你已经赢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雪虎已经完全脱力,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它还不甘心,拼命想要起身,但都是徒劳。

    它眼里滴落两滴晶莹的泪水。

    沈崇再次表示歉意,“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住啊!”

    “你滚开!我不想理你!呜呜,我竟然……呜呜呜……”

    叱咤东北未逢一败,一路碾压杀进全国赛八强的雪虎大人竟被打哭了。

    东北分部带队负责人重重拍拍易虹吉肩膀,“易哥,你们家沈崇真的路子好野!”

    易虹吉面红耳赤,“失敬失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