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77章 争吵与吻(5400字第二更)
    几里路对沈崇算不了什么,欣欣也能走完,但她晚上还得学画画,半路时沈崇就将她扛在肩上,一路嘻嘻哈哈往前跑去。

    骑马马肩,这对很多孩子都是再稀松平常的事,但欣欣却乐坏了,在沈崇脖子上张牙舞爪,嘴里吆喝连连,“驾!驾!冲啊!爸爸冲啊!”

    沈崇倒没真闷头狂跑,虽然他不怕累,但万一把欣欣给摔了可怎么办。

    快到润雅苑时沈崇才将欣欣放下地。

    “爸爸,我好开心呢。妈妈以前从来不让我骑马马肩的。”

    沈崇点头,“当然,妈妈力气小,万一你摔下来怎么办?”

    欣欣一脸怕怕的样子,“会摔死吗?”

    沈崇先是一愣,然后摇头,“不会,但是会很痛,所以我们要多注意安全。”

    到林知书家时,她竟已在家里等着了。

    并且她好难得的没有把自己关书房里,而是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

    她看得很专注,以至于沈崇带着欣欣推开客厅门都不曾发现。

    她眼珠死死钉在荧幕上,眉头微皱,瑶鼻上被她无意识间的拧眉弄出几个调皮的小褶子来。

    今天老林上身穿着身米白色的贴身风衣,没有扣。

    里面是一件很薄的立领衬衣,她这坐姿导致衬衣稍稍有点绷着,扣子崩很紧,显得胸口高耸。

    老沈从侧面看过去,正瞧见那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场景。

    他心想,真大,过去我怎么没看出来。

    我碰到都不只一次,从领口也曾看进去过一次,但之前的感受都没现在这样深刻。

    一定是角度问题!

    短短一周过去,气温竟升了这么多,老林的衣服都变薄了好多。

    冬去春来,夏天快到了。

    又要到满街都是热裤大白腿,吊带露脐装的时节了。

    唉,气温再升的话,老林的衣服也会越穿越少。

    虽然在下很喜欢卡通妹子,但真不得不承认,刨除性格缺陷,老林的姿色没得黑。

    沈崇松开拉着欣欣的手,下意识就想脱外套,气温太高有点燥。

    相信我,我只是穿太厚。

    可惜就是不知道老林要便宜谁……

    等等!

    这位主好像就是我的孩子妈?

    不知道是谁将来会那么倒霉被她祸害,肯定不能是我!

    只考虑颜值,老林是完美女人。

    可一旦把别的加上嘛,咱们还是相敬如宾各安天命的好。

    “妈妈我们回来啦!爸爸也回来啦!”

    欣欣冲上去扑进林知书怀里,小脸蛋老林的胸口直蹭,把孩子妈从电视里猛然惊醒。

    乖女儿的鼻尖带着林知书的衬衣往两边拨,竟将她胸口衬衣稍微蹭开了点。

    沈崇的眼睛准确钻了进去。

    到底是谁发明的打底衫!给我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林知书先抱了抱欣欣的肩膀,然后抬头看了眼沈崇,不咸不淡的说道:“出差回来了?”

    她在修正自己前段时间的态度,觉得不能对沈崇太“热情”。

    所以,我稍微冷淡一点点,说不定又能让他更主动呢?

    如果蒋玉在这儿又得吐槽了,林总你这热情的“标准”本就低到发指,现在这冷淡“一点点”,那这“点”也忒大了吧!

    沈崇的眼睛已经提前转向电视机。

    嗯,财经新闻,难怪她看那么专注。

    沈崇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恩啊。”

    说完他就在沙发上坐下来,和林知书中间的位置隔了快一米。

    他压根就不在意孩子妈的态度转变。

    因为不想你变冷淡而反过来主动?

    不存在的,别做梦了。

    甚至他觉得这样才对,才舒坦。

    自从发生了胡青林的事情之后,沈拳王总觉着自己和林知书的相处模式哪不对劲。

    以前他还说不上来,现在他懂了。

    被一个强势得要命的女强人娇滴滴的对待,不但违和感强烈,甚至还是件很恐怖的事。

    别看她体贴起来时,甚至为自己大闹蜀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局,口口声声说着什么要“杀他个天翻地覆”。

    可如果自己真产生幸福临门的错觉,美滋滋的一头撞进那温柔陷阱里,那等着吧,下辈子和自由自在说再见吧,这位孩子妈能分分钟让人感受到什么叫被支配的恐惧。

    “工作感觉怎么样?”

    老林一边陪欣欣玩闹着,嘴上装作若无其事的随口问。

    沈崇也随口答,“还行吧,蛮顺利的。”

    果然,又想动我的工作,管得真宽。

    如果我敢说一声累,你怕是又想让我去你那什么朋友的投资公司上班吧。

    就在此时,佣人张婶从厨房走出来,看见沈崇就急匆匆的要赶紧去泡茶。

    林知书大手一挥,“张婶你去厨房帮忙吧,沈崇要喝水自己会倒。”

    张婶没多想,只连连点头,“哦哦,好的好的。”

    沈崇很满意,这感觉就很赞,整个人都变得更自在了呢。

    “反正也不是外人对不对。”

    林总突然又补了句。

    坐沙发上的沈崇立马浑身一紧,脊背莫名凉飕飕的。

    他很是僵硬的看向林知书,想用眼神告诉他,大姐你说笑了,这儿是你家,我明明就是外人。

    林知书却完全没读懂他的眼神,只打量一番他空空如也的双手,眉头渐渐皱起,“你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沈崇一脸懵逼,我啥也没干啊,怎么又惹你不高兴了。

    “什么?”

    林知书搂过欣欣,指了指他的手,“空着手就回来了?”

    沈崇先是短暂的迷惘,然后狠狠一拍脑门。

    见鬼,真忘了个事,说好要给欣欣带礼物!

    欣欣在林知书的侧面提醒之下也想起来了,“爸爸爸爸,礼物!我的礼物在哪里呀?你藏起来了对不对?”

    她美滋滋的围着沈崇乱窜,还试图翻他衣服,觉得可能会藏在他衣服里。

    沈崇肚子上还有些伤口的痕迹呢,赶紧先遮住,涨红着脸,“那个,欣欣,对不起啊。爸爸忘买了。”

    堂堂记忆天王,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

    但今天之前他一直把自己关在京平总部里,太阳都没见着一次。

    上午打完总决赛,他连口气都没喘,急匆匆的赶飞机杀回蜀都,然后依然没喘气,直接去培训班接人。

    哪有时间去准备什么礼物。

    如果说先前的林知书只是想故意装出冷淡的感觉,但现在的她是真有点火气了。

    你沈崇什么意思?

    你不是记性好吗?

    出差七天,没有一个主动的电话,没有一次主动发消息,我忍了。

    答应第二天打电话,没有打,我也忍了。

    但你答应给欣欣带礼物居然都能忘!

    我忍不了了!

    只有一个解释,你心里对我们娘儿俩根本就不重视!

    重要的不是非得要礼物,而是态度!

    你的态度让我很生气。

    林知书并不知道沈崇这些天过的是什么生活,沈崇更不可能告诉她。

    哪怕知道一丁点,她现在非但不会生气,反而会心疼沈崇,可沟通交流的误差就在于此,谁也没办法。

    那边原本兴冲冲的欣欣一听爸爸真没买,心情顿时低落,瞬间晴转阴,竟有种泫然欲泣的感觉。

    沈崇顿时手足无措,阵脚大乱。

    无所不能机智得一匹的沈天才,在面对女儿委屈的模样时,脑子里竟当场宕机,完全失了方寸。

    “沈崇,你不觉得你这样有点过分吗?”

    糟糕的情况接踵而至,林知书强行压抑着火气,死盯着沈崇闷声说道。

    沈崇正哄欣欣哄到焦头烂额呢,突然被林知书死亡一瞪,先是迷惘,然后是不爽。

    在公司里,在生意场上,又或是在别的地方,但凡是对林知书稍有点了解的人,被她这死亡一瞪,大部分人都会彻骨生寒心生怯意。

    但沈爷不怕。

    你有完没完?

    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这些天在忙什么吗?

    你知道个屁!

    我忘记买礼物就罪无可恕了是吧?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别上纲上线的啊!

    “我都已经道歉了,还要我怎么样?”

    沈崇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终于意识到爸爸和妈妈的气氛不对劲,欣欣都顾不得委屈了,她觉得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还有理了!

    被沈崇生硬一顶,林知书感觉自己要爆炸。

    “你知道父母带孩子最大的忌讳是什么吗?做不到的承诺就不要轻易许诺,说了话就得算数!我理解你出差工作可能很忙,忙到给家里打个电话都没时间,但你知道欣欣这几天都多期待吗?”

    沈崇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拼命提醒自己,表面朋友,表面……

    “欣欣每天都在念叨爸爸要给她买的机器人,你就这样回应她的期待?你知道欣欣到底给我念了多少次吗?我能把你怎么样?你说我能怎样?我就只是问一下你,你就和我发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真说不上谁对说错。

    沈崇牙齿咬得紧梆梆的,果然就不爱和女人打交道,也太莫名其妙了,理解不来。

    好像非得要小事化大,大事闹僵才肯罢休。

    “这几天我精神压力太大,是我的疏忽,但我的确不是故意的。”

    “我在意的不是礼物,是你的态度,知道吗!态度!”

    沈崇直接长身而起,“态度?你要我什么态度?你不好好说话,莫名其妙就发火,你觉得我该什么态度?像别人那样卑躬屈膝吗?我知道你喜欢被人奉承,但真是抱歉,我做不到。还有,你说什么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也挺迷惘的,这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林总。”

    “哇!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对……对不起,我再也不要礼物了!呜哇哇……”

    欣欣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伤心欲绝。

    她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沈崇与林知书同时面色大变。

    二人不约而同的赶紧歇菜,林知书扑过来,沈崇也重新坐回沙发上搂住欣欣。

    这一男一女分别从两边抱住欣欣。

    “欣欣不哭,爸爸错了。”

    “妈妈和爸爸不吵了,欣欣你不要说对不起。”

    两人忙乎乎的哄人,都没意识到互相身体越凑越近。

    欣欣还在揉眼睛,鼻子红彤彤的,一抽一抽的说道,“你们……你们都答应过我……再也不吵架的。呼呼……”

    她根本刹不住车,一旦哭起来,眼泪鼻涕如决堤洪水倾泻而出,还夹带着咳嗽与打嗝,肩膀更疯狂松动,呼吸渐渐变得哽咽急促起来。

    沈崇与林知书见实在哄不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斗志?

    面子?

    哪凉快哪呆着去,赶紧把人哄好才是正经。

    两分钟过去了,还在哭。

    三分钟过去了,依然在哭。

    五分钟过去了,居然还没停。

    两位大仙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简直法力全失。

    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同时在二人心中泛起,什么见鬼的育儿专家,见鬼的言出必行。

    我们怎么忘了带娃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爸爸妈妈千万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

    这才比什么都重要。

    “不吵了不吵了,爸爸给妈妈道歉。”

    “妈妈也给爸爸道歉。”

    然后二人表情僵硬的看了眼对方,异口同声道,“对不起。”

    随后二人又一左一右继续哄。

    “欣欣你看,爸爸和妈妈和好了,我们都互相道歉了。”

    林知书一把抓起沈崇的手,在欣欣面前晃悠,“欣欣你看,我们和好啦!欣欣不哭啦。妈妈和爸爸都手拉手了。”

    欣欣终于稍稍缓和些,但还是抽泣着说道:“你们还……还没有和好。”

    大仙二人组顿时头大。

    真的是装逼一时爽,愧当人爹娘。

    “这还不算和好吗?欣欣你看着!”

    林知书突然把右手搭到了沈崇肩膀上,一双还带点余怒的美目灼灼看着他。

    沈爷隐约觉得情况有点不秒,百试百灵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可能要发生一点意料之外的状况。

    下一瞬,林知书的脸突然就凑上来了!

    他想往后躲,但没来得及,脖子给老林勾着了!

    “不要动!先哄人!”老林死死盯着沈崇的眼睛,做了个口型。

    沈崇读懂了,真没敢挣脱。

    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老林的嘴越来越近,最终樱唇在自己脸颊上狠狠印了一下!

    啵的一声。

    老沈整个人都懵逼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还不算完,林知书又转过脸去,将脸颊紧紧的贴着他的脸,然后对欣欣说道:“妈妈都和爸爸爱了一下,真的和好啦。”

    欣欣直眨巴眼,睫毛上还挂着泪花。

    她死死盯着两人,忘记哭了。

    短暂沉默之后,她也把脸猛的凑了上来,“我也要爱一下!我也要!”

    沈崇完全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又见着一张脸凑上来。

    三张脸呈三角形狠狠凑在了一起,欣欣还拼命的往两人中间钻。

    “爸爸的脸好烫啊!爸爸你是不是发烧啦?”

    约莫十秒钟后,欣欣终于先收回去。

    老林闪电般松开脸重新坐直身子,也觉得面颊滚烫,她知道自己这会儿脸肯定很红。

    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是怎么了,脑子一热就干了这事。

    算了,只要能把欣欣哄开心,稍微吃点亏也没什么,就是便宜这臭脾气的家伙了。

    这讨厌的家伙胡子真扎人,都不知道每天刮一下。

    林知书又看向沈崇,惊得下意识往后一跳。

    我去,你脑门上被人泼红漆了吗?

    “我去洗把脸!”

    沈崇终于回过神,蹭的起身往卫生间窜去。

    林知书瞠目结舌。

    洗脸?啥意思?

    嫌我口水脏?嫌挨了我的脸有洁癖?

    我也有洁癖啊,但我怎么被你抢先了!

    她又想起之前有一次沈崇碰到自己胸口之后,也是这反应,脸比猴子屁股还红。

    她心里那点羞意烟消云散,只剩下个大写的服。

    本来以为特别不适应男人的自己已经很厉害了,都快算得上是病态,但真完全不是沈崇的对手。

    今天算是看懂了,他不是病态,是癌。

    等了好久,头发都打湿了的沈崇才魂不守舍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呆头鹅般坐到沙发上。

    他扭扭捏捏一脸娇羞的直搓手,“那个,孩子妈,刚才我们说了啥来着?”

    林知书直抚额。

    大哥,你忘了你刚才大明湖畔的咆哮体了吗?

    你的气势呢?

    你刚不都快上天了吗?

    就你这样,我还和你争得起来吗?

    不对,好像我自己的气也全消了?

    我是不是找到了一个能治他的办法?

    但我这样会不会牺牲太大?

    好痛苦啊。

    林知书没理睬自己,沈崇一直挠头,想了好久可算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情绪渐渐稳定,思维也变清晰了。

    得,和老林一样,明明是很不爽的事情,可现在心里真一点儿气都没有。

    刚才的架完全白吵了,感觉现在的自己好没气势啊。

    就在这时候,跑去玩具房里翻箱倒柜的欣欣抱着个高约一尺的粉红色机器人走了出来。

    “爸爸你看,我有机器人的,我真的不要礼物啦。”

    乖女儿还在想办法哄爸爸妈妈开心呢。

    沈崇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有办法啦!

    “欣欣,爸爸虽然忘了买礼物,但我出差的时候学了魔法,我给你变一个魔法好不好?”

    “魔法?什么魔法啊?可以变吃的吗?我好想吃炸鸡汉堡,但妈妈总不让我吃。”

    “呃,不是汉堡,但爸爸可以让你的机器人活过来,你做什么动作,它就能做什么动作,好不好?”

    虽然不太懂沈崇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但欣欣又开心起来,“真的吗?”

    沈崇点头,“真的!”

    “那机器人可以帮我做作业吗?这个周末的作业要写好多数字呀,写两遍呢。我自己写一遍,机器人写一遍。”

    沈崇和林知书同时翻白眼,现在的小孩子真可怕。

    “不行的,每个人的作业都要自己做,但欣欣你跳舞的话,它也会跟着你跳一模一样的舞蹈。”

    “哇!真厉害!”

    “嘿嘿,那当然。”

    沈崇笑眯眯的摸摸欣欣脸蛋。

    他又看着林知书,“欣欣妈你说得对,我承诺了的事情的确该做到。但我当初其实承诺的是帮欣欣做一个可以跑可以跳的机器人,如果我把你这机器人给改了,也算完成承诺吧?”

    林知书略显娇羞的撇嘴,“这个限量版本来就自带编程功能,只是我没空弄而已。”

    沈崇直摇头,“我要做的可不是简单的编程,算了,等我做出来你就懂了。保证不会让人失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