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85章 春天到了(3400字第二更)
    在沈崇的体能训练进行到第三天时,稍微出了个小插曲。

    仓鼠王哭着来找沈崇,当然不是来体能训练的,而是为的另一件事。

    “沈哥这是为什么啊!我的全英雄,我的限定皮肤!零八奥运限定版金鼠闹新春!全服只有不到一百个的限量版皮肤啊!我完美的战绩!没了,都没了啊!”

    刚“睡醒”完成一天训练的沈崇看着鼠爷哭得生无可恋的样子,倍儿尴尬。

    “鼠爷你说说到底咋了?”

    仓鼠王把手机伸过来,“你看,我给封号了,永封到2099年!我心悦三的会员都挽救不了!”

    手机上显示着霸者光辉登陆界面,点击登陆,弹出警告提示。

    “尊敬的用户你好,很遗憾的通知您,检测到您的账户使用了严重破坏游戏公平的辅助工具,将被封禁至2099年4月31日。(#^.^#)”

    沈崇狠狠眨眼,好半晌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事实。

    居然翻车了?

    摔!

    玩儿我呢吧!

    一月大二月小,三月大四月小,你家的四月有三十一天啊?

    还有后面那个颜文字是什么鬼?

    总觉得是个抠脚大汉技术员正冒充萌妹子想逗我玩儿!

    沈崇怒道:“不可能!我明明做的手机系统底层代码,可以完美绕过防作弊机制,怎么会被封号?”

    鼠爷一把鼻涕一把泪,“对啊,我也检查过的,所以放心大胆的用,回来之后就连挂三天,本来都好好的,刚才突然就没了。然后就弹出这提示来。”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一人一鼠很是惆怅的坐食堂饭桌边,觉得每一个边走边用手机打游戏的同事都面目可憎。

    唉,不该小瞧天下英雄,腾讯粑粑的技术员里也有大手子,这都能查出来,只能说是在下输了。

    沈哥暗想,幸好,封的不是我的号。

    咳咳……

    他提议道:“让部里找关系去解封?”

    鼠爷摇头,“不行,以前我已经拜托人解封过一次,再找人也太没面子了!再说了,咱们可是斩妖,怎么能为这点小事就去找关系呢!”

    沈崇瞪眼,可你已经找过一次了!

    仓鼠王又退出登陆界面,重新打开客户端,选择新账号,“呐,其实我还有个小号,黄金一段位的,全英雄,皮肤也全齐。可惜以前没打过,完全没铭文。”

    “那你干脆还是充钱买铭文吧,咱不自己刷了行不?我赞助你行不?”

    鼠爷又摇头,“不行,不能买,必须手打!”

    “为什么?”

    “这是执念……”

    才怪,这是老大们的惩罚。

    鼠爷又道:“我听说你睡觉都能梦游练体能,不然你再增加一个功能好不好?梦游帮我做任务刷铭文?”

    沈崇嘶嘶倒吸凉气。

    他以为自己已经秀翻天,没想到鼠爷这里还有更秀的,简直头皮发麻。

    “告辞!”

    “哎别啊,沈哥你得负起责任来啊!”

    仓鼠王从背后抱住沈崇大腿,不让他走,“我可都是为了你才把铭文给搞没的!”

    它终于忍不住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沈崇很是尴尬,这事自己是有责任,居然和鼠爷帮忙做的金属套筒有关。

    “唉,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我的睡梦罗汉拳只能支撑到体能训练这种精度。梦游打农药,呃,打霸者光辉也太高难度了,我做不到啊。”

    “那怎么办?我最近真的好忙,没空自己打。”

    “老大,鼠爷,你们在聊啥呢?老大你的体能训练什么时候结束啊,我最近几天好无聊,都快无聊死了。”

    这时候,叼着碗过来打饭的梁仔很是好奇的把狗头凑了上来。

    沈崇和仓鼠王对视一眼,突然就有了主意。

    真·代练狗突击培训,现在开始!

    快四个小时过去,沈崇继续去训练房,鼠爷早已回了科信处。

    临走前,沈崇实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梁仔。

    他叹口气,唉,破罐子破摔吧。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老沈堂堂电竞天才,怎么就收了个游戏天赋这么废的小弟?

    三个多小时,它把鼠爷黄金一段位的号活生生坑到了白银四,并且还有继续往下滑的趋势。

    这还不是最悲伤的。

    最惨的是,就刚刚那一盘白银四的局,它居然能坑到资深白银选手都受不了,直接公屏打字喷他。

    “你丫是狗吧?这也太坑了!”

    当时沈崇准备让它回喷。

    不曾想这货竟满脸惊恐的要摔手机,“老大不好!我泄密了!”

    沈崇一巴掌糊傻狗脑门上,“你想多了!只是因为你太坑,别人骂你而已!”

    总之,虽然狗子坑是坑了点,但作为一条代练狗的基本功能还是可以完成的,努力的混总能把每天的任务都做完,顺便再把新手任务搞定了,能弄到不少铭文。

    沈崇开始体会到有小弟的好处,蠢是蠢了点,但管用就行!

    他原本打算在基地里练满八天,一口气拉满黄二品的体能极限。

    但他最终没能如愿,只练了四天整,随后在傍晚离开基地回到家。

    他这个上假班的人倒是没在意星期,原来不知不觉间竟已又是星期五,明天便是周末。

    电话是蒋玉打来的,提醒他林总已经安排好明天一起回乐县扫墓,省得他这个正主给忘了。

    沈崇还真差点忘了。

    倒不是他忘了回乐县,而是他本打算在基地里一口气呆满八天再自己回。

    牌楼镇里那些家长里短的首尾,总要有个了断。

    这都是自己的事,他本不打算让林知书搀和。

    之前林知书提的时候,他也没放心上,以为她只是随口一嘴。

    毕竟那么大个老板呢,怎么能把为四个现代化做伟大贡献的宝贵时间用在这种琐事上呢?

    不曾想她竟当了真,还真把时间给安排出来了。

    他回正大天城已快傍晚七点过了,懒得做饭,索性又照顾小区门口苍蝇馆子的生意。

    等他吃饱喝足回到房里已快八点,刚美滋滋的从炮筒里暗中观察对面的欣欣不到一分钟,电话响了。

    不用看来电显示,肯定是欣欣妈打过来的。

    “成天就知道鬼鬼祟祟的当个偷窥狂,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林知书还在为上周的状况百出闹情绪呢,语气很冲,但像撒娇更多过像质问。

    “呃,爸爸看女儿,怎么能叫偷窥呢。”

    沈哥只能厚颜无耻的强辩。

    “真想看直接过来不行吗?”

    “我这不是怕你不高兴吗?”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无理取闹的女人?成天没事就只会和你生气?”

    沈崇心说你给我真是这感觉,我上周辛辛苦苦把机器人改那么漂亮,结果又被你借题发挥,你的套路忒深了。

    对面沉默渐久,林知书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好气啊。

    你还真这么想的啊?

    她真想把自己面前的大炮筒变成真的巴黎大炮,一炮轰死对面阳台那家伙。

    她有点委屈。

    沈崇对自己好像真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自己却主动的安排明天和他一起回老家。

    还特意嘱托蒋玉把挂亲用的香蜡纸钱鞭炮都买好放在后备箱,这么重要的事,竟还得自己主动让蒋姐打电话提醒他。

    我简直自找罪受。

    沈崇给她这一句话逼到了墙角,他情商再低也知道现在不能直接承认,不然今天又少不得吵架。

    平时他倒不怕吵架,但只是想到老林主动安排回老家的事,有点感动,现在特别不想吵。

    但你这问题也太难回答了啊!

    他沉默,是因为在想办法。

    我一定得赶紧在她身上找个闪光点夸一夸她!

    漂亮?

    好吧这是闪光点,但现在用不了!

    能干?

    她再能干也不管我事啊!

    咦,有了!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你怎么会无理取闹呢。那个,欣欣妈啊,我说实话吧,你知道我对你记忆最深的事是什么吗?”

    “什么?”

    “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在普通病房里,你刚和我吵完架,然后穿着高跟鞋的你急匆匆要走,明明抬脚很重,但落脚时又想起病房里还有个病人老婆婆,你突然收力气差点把脚给崴了。”

    林知书先是茫然,回忆好久都没回忆起这点细节来。

    她只隐约记得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

    沈崇却继续说道:“这是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但越是细节的小事,越能彰显一个人的本性。我不得不承认,你和我想象中的富家大小姐不一样。这种小事,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富二代都做不到。”

    这也太会夸人了,林知书的声音变得娇羞起来,“我……我没有那么好啦。”

    沈崇却连自己都给说服了,仔细想,老林是真的厉害。

    当时那场景,她能表现出那种修养,绝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刻进了骨子里。

    “不,我可没开玩笑,我认真的。你很特别,和电视里演的富二代完全不同。虽然你有时候对我的态度让我难以接受,我也不知道原因,我感觉自己应该没那么让人讨厌。但从你对别人的态度,我觉得你骨子里是个很善良的女人。”

    沈哥自己也挺茫然,靠着过目不忘与热情的和每个人打招呼,我老沈在斩妖里都快被赞颂成人脉沈了,怎么在你这儿就不奏效呢。

    另一边,林知书脸红了!

    过去这么久,他居然这种小事都记这么清楚?

    隐约回忆起来,当时在病房里我对他说的话,其实很过分的样子。

    还以为他当时只有不满,没想到在心里这样夸我?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跑哪儿去学的这些肉麻话,你都不害臊!明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出发啊!别睡懒觉啊!”

    啪,她把电话挂了,然后逃也似的离开阳台。

    沈哥挠头,满脸茫然。

    可惜代练狗被鼠爷强留在了基地里,据说现在段位已经掉到青铜三了,鼠爷表示不练回白银不让走。

    不然的话,狗子这时候应该能明察秋毫的来一句。

    “春天到了,真到了。”

    一夜无话,沈崇第二天早晨不是被闹钟闹醒的,而是被馋醒的。

    现在虽然拥有好身材,但他心里住着的却是个高品位的优秀肥宅。

    他在基地苦练好多天,顿顿都吃高能营养套餐,嘴里都快淡出鸟来。

    他可把自己亏欠得厉害,以至于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整夜的做梦,梦里全是各种美食。

    大清早六点半他就从“噩梦”中惊醒。

    不行,我得给自己做点吃的犒劳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