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86章 后悔(4100字第一更)
    他完全是被脑子里幻想自己做的菜给馋醒的。

    前世,如果他真愿意用厨艺去泡妞,不说化身万人迷,想脱离单身也就是几顿饭的功夫而已。

    如今他水平见涨,尤其过分的是再不用怕长胖。

    像他这样狂练体能还能胖,那就没天理了。

    刷牙时他就美滋滋的盘算时间,七点半出发,那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就简单做七八个菜吧。

    然而他的好心情在打开冰箱那瞬间烟消云散。

    失算,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从京平回来之后,我没有买菜啊!

    看着冰箱角落里摆着的那十来个孤零零的土豆,他很无奈。

    但吃货的智慧是无穷的,他硬生生把这丁点食材给玩出花来。

    麻辣醋溜油炸天蚕土豆走你!

    四十多分钟后,他美滋滋的打个饱嗝,舒服。

    身为一个有才艺的吃货,真是太幸福了。

    就是稍微弄多了点,居然没吃完,一共装了三碗多,他就吃完两碗,旁边还剩下一大碗没动呢。

    他有点犯难,目测梁仔这两天都回不来,这东西放冰箱里冷藏到晚上回来第二次热味道就没那么赞了。

    岂不是浪费了吗?

    他没多想,眼瞅着快到七点半,索性拆了盒网红泡面,把面饼装碗里,调料袋随手扔桌子上,再把亲手做的麻辣醋溜天蚕土豆倒里面,拿了两双筷子就美滋滋的下楼了。

    反正弄都弄出来了,给欣欣尝尝味道呀!

    结果他刚出单元楼就后悔了。

    这东西纯油炸,欣欣还是小孩子,消化系统不一定应付得了。

    她吃这个很容易消化不良,出现积食,体现在外就是舌苔发白。

    还有,做的时候光顾着自己的口味,辣椒放太多,欣欣肯定吃不消的。

    他有点想随手扔垃圾桶里,但毕竟是自己的心血,又舍不得。

    正思索间,他的手机响了。

    接通一听,居然是林知书打来催他的。

    “我们都到你小区门口了,你还有多久呢?”

    沈崇直翻白眼,心想还有几分钟呢,你居然提前到了?

    你也太积极了吧!

    “来啦来啦!我已经出单元门了,马上到小区门口!”

    没时间纠结土豆的事,他端着盒子一路小跑到小区门口。

    林知书正牵着欣欣站车旁等着他呢。

    乖女儿还在打哈欠,还没睡够。

    “你手里端着什么呢?”

    林知书好奇的问道。

    沈崇看着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在看过她的搜索记录之后,当面见她时脑子里总会想起她读大学时搜索的那三个问题。

    有钱人可能真的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开心吧。

    欣欣鼻子倒是尖,闻到盒子里飘出来的香味精神为之一振,嚷嚷起来,“爸爸爸爸,这是什么啊?好香呀!”

    说着欣欣就伸手要过来接。

    沈崇可不敢给她吃,顺手把盒子递给了林知书,“喏。”

    “什么?”

    林知书疑心重重的接过盒子,翻开,果真香气扑鼻!

    热腾腾金灿灿的土豆条静静躺在里面。

    她突然觉得,手里端着的盒子暖洋洋的。

    你该不会是……

    旁边沈崇纳闷道:“我做的麻辣天蚕土豆条啊,你该不会连这都不认识吧?”

    “我怎么会不认识,这东西多常见的,又不是稀罕货。”

    她倒没认为这是沈崇去买的,大清早的呢,摆摊的都还没上工。

    “尝尝?”

    沈崇随口客套一句,然后又不得不去哄欣欣,这东西太油腻了,小孩真吃不得。

    林知书捏盒子的五指突然发力,差点给盒子捏扁了。

    你这家伙!

    平时就知道惹我生气,你以为随便做点小玩意儿就能收买我吗?

    你以为我就这么肤浅,这么好哄?

    真香!

    呼呼呼……

    怎么会这么香,比酒店里的星级大厨弄的还香,他到底施了什么魔法?

    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环境,出自不同的人之手,在不同的心情之下吃进嘴里,感受往往截然不同。

    何况沈崇的手艺本就比绝大多数路边摊老板更好,他所用的调料和油,虽不说是奢侈品级但却保证新鲜。

    明明林知书已经吃过早饭,但现在吃进嘴里依然觉得美味可口至极。

    她根本没有表面上装出来的那样生气,相反,昨晚沈崇那点“肉麻话”让她很是受用。

    幻影里充斥着浓郁的香味,沈崇在前面开车,带着欣欣坐后排的林知书则吃得嘘嘘连声,坐副驾驶上的蒋玉都暗自吞口水,欣欣更是看得眼巴巴的。

    “妈妈,给我也吃一口嘛。”

    小宝贝还不死心。

    林知书倒不是真那么自私只顾着自己,“欣欣你还小,不能吃油炸食品,不健康的。”

    “妈妈你都在吃。”

    “因为妈妈长大了啊,而且这个好辣的。”

    咕噜噜。

    欣欣还在舔舌头。

    “不信你舔一舔试试看?”

    林知书从里面夹了条出来,让欣欣舔了下。

    欣欣不信邪的轻轻一舔。

    “咦!真的好辣!我要喝水,好辣好辣,我不吃啦!”

    这下欣欣信邪了,等喝下两大口温水,她看着正专心开车的爸爸,嘟嚷道:“爸爸只给妈妈做菜,不给欣欣做,爸爸爱妈妈比爱欣欣多。”

    前面的老沈差点捏不住方向盘。

    乖女儿你这是什么神展开,也太能联想了,你这爱与不爱的标准也忒低了!

    林知书莫名娇羞起来,“就是,下次你再帮我做东西,得做两种味道啊,欣欣现在年纪小,味觉敏感,吃不了那么多辣的。”

    沈崇一口老血闷在心窝,很想告诉林知书,我真不是刻意帮你做的!

    一旁的蒋玉默默点头,老天保佑,这两人终于慢慢开窍了,自己夹在这两人中间,真是活得好累。

    看起来,距离自己得到解脱的那天不远了。

    良久,沈崇慢悠悠的以时速三十码绕着大转盘上高速时,蒋玉忍不住说道:“沈崇你比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变化好大。”

    沈崇不懂蒋姐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略紧张的回道:“是吗,我怎么没发现?”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现在的你比以前焕然一新,脱胎换骨,真的。”

    蒋玉嘴里在夸沈崇,其实又悄悄坐直身子用眼角余光观察林知书,她其实话里有话。

    她在提醒林知书,不管怎么说,他在改进与成长,不但工作努力,甚至都知道主动做吃的来哄你开心了。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沈崇只能打哈哈。

    “蒋姐你也太会夸人了。”

    他冷汗直流,当然得脱胎换骨,都中场换人了,能和以前一样吗?

    “我可不是乱夸,以前你虽然落魄,但总给人愤世嫉俗的感觉,很刻意的把自己和旁人孤立起来,是因为你活得漫无目的。现在你换了工作,变得既朝气蓬勃,却又给人很平和的味道,像是很坚定的朝着一个固定的远大目标稳步前行。”

    沈崇尴尬,是吗,蒋姐你这眼神也太厉害了!

    坐后排终于吃完土豆条的林知书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你是不是被什么高僧给度化了?”

    “什么鬼?”

    “没什么。”

    她又不说话了。

    这几天时间过去,她感觉沈崇的变化是好大。

    昨天突然变得那么会哄人,今天更厉害,突然顿悟了!

    可惜沈崇不会读心术,不然真想大声告诉她,这都是误会!全是误会!

    约莫四十多分钟后,幻影和跟在后面的MPV终于一前一后下了高速,距离牌楼镇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沈崇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给黄茂打电话。

    如果是独自回家,他早就和黄茂电话联系了。

    但现在却带着林知书,开的也是她的千万豪车,总觉着怪怪的。

    可惜实在太忙,小钢炮越野烧成废铁之后一直没时间去买新车,要开着自己的车,不说贵与不贵,感觉却不同。

    有的人爱慕虚荣,哪怕是借来的车开着都有装逼感。

    但沈崇真做不到,说他矫情也罢,别扭也好。

    哪怕林知书是他的孩子妈,他实在做不到把自己的面子建立在别人的东西上。

    内外兼备,面子里子都有,说话才真的硬气,用别人的车撑自己的门面没意思。

    可这都到乐县地界了,最近这大半月又一直拜托黄茂帮忙照看双亲的墓,不通知他一声说不过去。

    这段时间沈崇断断续续的与黄茂保持着联系,乐县是发生了些事的。

    之前情况还不严重,黄茂还撑得住。

    当年在牌楼镇上叱咤风云的沈哥并没有人走茶凉,亲戚虽然不给力,但老兄弟还都靠谱。

    清明节的第二天,沈崇二表叔家发现自家两颗果树被砸了,当时就炸了锅。

    二表婶呼啦啦带着人就要去刨坟,二表叔好歹良心发现了一点,好说歹说,决定只再挖一角以示警告。

    得到消息的黄茂一声招呼,拉扯上十八个兄弟冲了过去,抢在二表叔一家子动手之前赶到。

    当时两边差点打起来,黄茂寸步不让。

    二表叔一家子暂时被黄茂一群人镇住了。

    虽然这些当年的混子年岁已大,过得没以前那么混,可都是些中青年精壮汉子,年轻时更早已打下混不吝的名头。

    二表叔一家子敢仗着亲戚的身份在沈崇这个头子面前翻江倒海,反而怕了这群当年他的小弟。

    但他们并不打算善罢甘休。

    事情闹出来之后,黄家和二表叔一家的矛盾在镇上被传得风言风语。

    在大嘴泼妇二表婶煽风点火之下,黄家反倒成了理亏的一方,说黄茂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明明是外人,对别人家的事倒是热乎,分明就是觊觎沈家的地和房子。

    黄家被传得声名狼藉,黄家的一些亲戚们也陆续上门来劝,让黄茂不要再管别家的事。

    可黄茂就是不松口,更再次带人找上二表叔家门撂下狠话。

    你特么敢再闹,咱们走着瞧。

    你敢动沈崇家的坟,我们几个老兄弟就拆光你全家的坟和房子!

    外人不知道黄茂为什么会吃了秤砣铁了心,就少部分黄家人清楚。

    在黄奇苏醒康复后,他的记忆虽然被谈心篡改,但知道是沈叔叔把自己从“坏人”手里救回来的。

    黄茂虽然不知道具体过程,但知道黄奇获救肯定和沈崇有关。

    要不是事后沈崇几次打电话和他报平安,在黄奇脱离生命危险之后,他都来蜀都找沈崇了。

    两家人的对峙越闹越大,街面上对此看法和说法不一,但基本都在讽刺黄家人胡乱插手别人的家事,肯定有所图谋。

    最近这段时间沈崇没闲着,但心里还算安定,是因为黄茂帮他做了很多事,才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不曾想,沈崇电话打过去时,黄茂等了好一会儿才接电话,语气里有点遮遮掩掩的。

    “哥你不用回来,没事。这点小事我都不能帮你搞定吗?你放心!”

    “到底怎么了?”

    “没……没什么!”

    电话里又传来别人的声音。

    “黄毛你快过来一下!他们要动手了,怎么办?”

    沈崇急着问,“到底怎么了?”

    黄茂那边显然捏着手机,只隐隐约约传来声音,“草!谁敢动手!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们是要结死仇!谁敢乱动老子一刀砍死他!”

    见沈崇面色凝重,林知书关心道,“怎么了?”

    沈崇先摇摇头,“没什么。”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又重新发动车子,单手开车是不遵守交通规则,但他心里总觉得那边要出事,不踏实。

    等了好一会儿,那边的闹闹嚷嚷安顿下来,黄茂终于无可奈何的承认了。

    原来,最近沈崇的大表叔升了镇书记,表叔一家势力大涨,终于觉得机会来了,准备动手。

    黄茂的眼线收到消息就赶紧通报,他又带着一群人冲了过去,不曾想对方人竟然比自己的还多,还有些官面上的人压阵。

    “唉,哥,事情好像真有点压不住。不过你放心,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乱来!你放心!”

    “黄毛你别冲动!我已经到乐县了,拖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我就到!”

    “你已经到乐县了吗?”

    黄茂大喜,这种事终究还是要自家人来处理更名正言顺。

    沈崇那群亲戚真的难缠。

    “好!我拖半个小时!”

    沈崇挂了电话,又想提速,却又想着欣欣在车上。

    林知书在后面来了句,“没事,别飙到一百以上就行。”

    “好。”

    欣欣不知道状况,还乐呵呵的,“我们要到爸爸老家啦!”

    沈崇心里一抽,暗自后悔,该早点回家把这边的事处理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