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40章 有点东西(4300字第二更)
    堂堂斩妖少校,石锤科技老板,身家上亿,潜在估值十亿的堂堂沈总,竟被人掐了电话!

    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刚才冥思苦想出来的诸多谈判思路全卡在了半道。

    很难受,他像捏紧拳头准备和人大干一场,对方却高挂免战牌,压根不接招。

    沈崇不信邪的连续狂敲电话打过去。

    朋友,我知道你不接电话是因为我在你手机里是陌生人。

    所以你第一次挂我,我原谅你,换我是个腕儿,我也不想搭理陌生来电。

    但你现在可是要卖地皮,怎么能不理人呢,你就没感受到我的诚意吗?

    我这么连续拨打,还没感受到?

    到后来他确定了个很尴尬的事实,对方手机肯定从一开始就设置了拒绝接听陌生人来电,再打一百次估计都没用。

    沈崇又退而求其次,拨打挂在网上的号码,响了整整一分钟没人接听,自动断开。

    又打,依然没人接。

    破案了,多半是这电话挂在网上太久,被无数人打过,但却没一个靠谱的。

    现在又是下班时间,号主索性把手机调了静音摆在一边不管不问。

    如此折腾许久,不知不觉竟到了下午六点过。

    沈总整个人都有点焦躁。

    可别自己这边电话都没打进去,那边何老板就先和中年女人以1.4亿成交了,我找谁说理去?

    于是他索性心一横,打电话让梁仔晚上自己对付狗粮,他自己饭也不吃,从地下车库里开车匆匆出门。

    反正电信供应商的系统已经被他破了,再开启自己少校级斩妖权限强行定位何老板位置,直接杀过去登门拜访。

    电话打不通,没关系,我现场堵人谈!

    其实他这举动有点失方寸,他失误了。

    如果他将自己的决定告诉胖妹,胖妹应该会用另一套方式帮他操作。

    比如由方拾月这个石锤科技公司总经理先出面,通过高新区委的关系搭上何老板的线,先由她这总经理出面去谈。

    甭管如今何老板的固定资产是多少,现实情况是何老板正日薄西山江河日下,石锤科技如日中天。

    沈崇这颗互联网经济里冉冉升起的财富新星,当然有资格拿捏身价。

    但这不能怪沈崇,他想着自己已经给胖妹添了不少麻烦,买地这事却又等若他的个人私事。

    胖妹是公司总经理,但又不是他的私人管家,怎么好总劳动她,那也太厚颜无耻了。

    另外,他看似有钱,但长期生活在林知书的阴影下,压根不敢真自以为是有钱人,更没觉得自个多有钱多了不得。

    他低调得成了惯性。

    个把小时后,沈崇把车停在一家会所的停车场里。

    运气不错,何老板还没走,他那辆大奔还停在车位里。

    说来也是运气好,何老板常用的车型和车牌号,就在李鸿牧给他的调查资料里写着,沈崇看过一遍就记住了。

    此外,沈崇还知道何老板另外经营着一家工程公司,名为蜀都河川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这公司企业法人写的他父亲的名字,但实际的经营者和创办人都是他,那家公司与升林集团还有些合作。

    当然,以何老板的规模尚无资格直接与升林集团攀上关系,但当个施工总承包下面的二级分包商勉强够格。

    沈崇考虑了下,没进会所去抓人,他不知道何老板具体在哪个包间,在和什么人会面,也有可能这老咸鱼正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解压。

    贸然影响别人这事不太好,反正他车在这儿,手机上又能看到他大体的定位,继续等着好了。

    他跑不了。

    大约又过去一小时,临近九点时何老板可算迈着疲惫的步子走了出来。

    他身后还跟着个年轻人,大约是司机。

    背靠自家车窗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沈崇把手机揣回裤兜,闪身往前走去,在何老板开门准备上车时开口说道:“何老板你好。”

    何老板一愣,他身后的年轻人从后面十分警惕的闪身站到前面,挡在两人中间,大声质问,“你是谁?保安!保安!”

    沈崇哑然。

    哎哟我去,你吃错药了吧!

    我只是上来打声招呼,犯得着这样?

    我是手上提了刀?

    还是长得特别凶神恶煞剃光头了?

    特么都还没开始谈呢,你就搞得像是捅了马蜂窝,这不坑爹吗?

    由于司机小伙这一叫,正在停车场里巡睃的两名会所保安以极快的速度奔行过来。

    其实他们老早就在留意沈崇,甚至何老板往这边走时,他们就提高了警惕。

    “你什么人!别乱来啊!”

    两名会所保安分别从两边靠近,悄悄从背后摸出橡胶棍,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何老板这时候已经打开了车门副驾驶,但却并未坐进去,微微躬身保持着一种随时能冲进车里的姿态,但眼神却很机警的注视着沈崇。

    老何正在打量这不速之客。

    这是一位个头很高的年轻人,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他体型匀称健硕,短袖T恤让他手臂上的肌肉轮廓看着很清晰。

    他的衣着不是很高档,T恤也看不出档次。

    不知道他的具体职业,但似乎挺能打的,练家子的味道很浓。

    他刚才正背靠在背后的越野车上,车应该是他的。

    这车型何老板认得,知道价格大约二三十万的样子。

    所以,他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也是那些人找来要债的吗?

    “你到底什么人?找我什么事?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如果你不说清楚,我会报警。”

    何老板强自镇定,拿出自己的老板气度沉声说道。

    “你这家伙一看就很可疑,鬼鬼祟祟的。”

    “就是,看你都来好久了没动静,感情你真是在这儿堵人,哥们儿,在我们这儿搞事,没睡醒吧?”

    两个会所保安戏也特别多,一边叽叽歪歪一边试图摸出对讲机叫人。

    沈总那叫个火大,我特么带着一个多亿的生意来,你们这是干嘛呢!

    他想起自己上次买房的遭遇,怎么剧情略熟悉,这集我看过?

    看来好好谈是不行了,不把鼻孔摆上天,还真得给人当成软柿子捏来玩。

    “干嘛?干嘛呢?你们这都是干嘛呢!何老板,我来找你谈事,谈你的何日君再来,你们这都什么态度!报警?抓我?醒醒,你有那资格?警局是你家开的?你告我什么?告我把车停你旁边?告我喊了你何老板?你古代皇帝是不?别人不能叫你名讳是不?来,你说说看,我犯了什么法?”

    沈崇大大咧咧的说着,一边叉腰一边往前走,那叫个眼高于顶鼻孔朝天,态度既嚣张且霸道,俨然一副四九城里出来的公子哥儿模样。

    别人横,他更横。

    他来谈生意,但不是来受气,没理由平白无故让人骑到自己头上拉屎拉尿。

    那青头皮司机还想废话,沈崇却一把推开了他,“闪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老子开开心心来这里等大半天,没直接进来打搅何老板好事就算了,你特么有病吧?吃枪子了?你拽个屁,有资格在我面前拽吗?哦,我懂了!”

    沈崇说着说着,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再转头看着十分茫然的何老板,“何总,该不会是你最近时常被追债的堵门,所以你手下才这么一惊一乍的?”

    如果沈崇表现得谦逊些,说不定何老板反而怀疑他有鬼,但此时沈哥这副公子哥儿姿态演出了精髓,煞有介事的样子,不信也得信。

    何老板先怒斥一声,让司机小伙让到一边,但也没请两位会所保安离开,而是问道:“这位朋友你真有意买我的地?”

    他都没兴趣说那是自己搞的农家乐了。

    他很清楚,现在自己那儿值钱的就这块地。

    沈崇发现这家伙在说话时眼神直往自己背后飘,有点烦。

    感情还是低调的小钢炮惹出尴尬。

    人靠衣装,男人靠车装。

    自己不追求享受,却忽略了开普通车容易被以貌取人的看扁。

    早知道就买辆幻影得了,和老林组成情侣款……

    呸呸呸!

    算球,直接说破吧。

    “这不废话吗?我成天闲着没事干吗?是,我对你的地有兴趣。这车,也的确是我的。但你甭管我开的什么车,你只要知道我沈崇是石锤科技董事长,你如果有兴趣就让你手下查查最近石锤科技搞得怎么样,你自然就懂了。你最近是真差钱吧?有兴趣详谈不?我能解你燃眉之急。”

    不确定司机小伙刚炸毛的真实原因,但沈崇就当是那么一回事了。

    谈判嘛,他连夜赶来其实是输了气势,但瞎咧咧胡猜,点破对方“资金短缺”的烦恼,却又能争回气势。

    现在被迫提前进入装逼谈判状态,他不得不用技术流的思维处理面前这件事,反倒发挥绝佳。

    他脑子里转得飞快,通过对微表情和现状事件的分析,一眼识破了何老板的当务之急!

    “石锤科技?”

    何老板兀自应道,见沈崇自报家门,似乎有点信了。

    闯祸了的司机小伙可算灵性了一次,马上摸出手机来查,一查就看到了新闻。

    最近石锤科技几次公开发售,都上了科技新闻,搜索出来密密麻麻就是……

    “新兴IT龙头石锤再造财富神话,一夜爆赚近亿……”

    “石锤老板手笔惊人,数天之内再下亿元订单扩建服务器!”

    “蜀都高新区创业新王,七天拿下纳税大户。论,创业最快能有多快?”

    “震惊!石锤科技总经理履历惊人,方拾月其人海外二三事。”

    各种劲爆新闻一箩筐,部分是别人真正的点评,一部分是方拾月安排人在网上造的舆论,但看着都很唬人就是了。

    等何老板扫过一遍新闻,再看沈崇时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哥们是来真的,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但他又觉着不可思议,资产数亿的老板这么年轻?

    大半夜的亲自来堵自己?

    总觉得怪怪的。

    “那个,沈总,不如我们进去谈?”

    何老板摸出名片递给沈崇,又指了指会所里,刚出来,就又打算回去了。

    沈崇点头,也摸出胖妹找人帮他弄的烫金名片互相交换,这下双方算是正式接触了。

    虽然时间和地点都挺尴尬,但场面上这还是两个九位数老总的初次会面,不正式也正式了起来。

    两名乌龙保安那叫一个尴尬,沈崇又给他们秀了一发,借过橡胶棍轻松一拧,断了。

    他美其名曰家里传的本事,实则敲山震虎装个X,把人唬得愣愣的。

    往回走去,何老板妙语连珠,但心思却转得很快。

    沈崇进了谈判状态,他老何也是老江湖。

    他在心头不断分析着情况,眼珠稍转,一扫先前的阴霾,大气十足的说道:“沈总,刚才那是小误会,你可不要放心上啊。不过沈总你可猜错了,倒没人找我追债,我更没什么燃眉之急。主要是我年轻时闯江湖,得罪过不少人,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沈崇摆手,“不碍事,不介意。”

    “嗨,实在是沈总你这大晚上的突然来访,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呀,哈哈哈哈。不过没事,甭管买卖成不成,沈总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都值得好好结交一番,等会我好好敬你几杯,就当是我给你赔罪,可好?”

    沈崇心头凛然,好强,这么快就调整过来,开始把局面往回扳,一副我看穿了你深夜到访很着急,我自己却完全不慌的样子。

    杨德隆的道理挺对的,大商人都个顶个的老银币。

    别看这货被蜀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府坑出满脸血泪,但那也只是他时运不济。

    老何这货,有点东西。

    我可不能被他压住了,不然一亏就上千万呢。

    “承蒙何总夸奖,我年轻倒的确是年轻,但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有弊端,做事容易想到一出是一出,可不,今天逛街时和区领导碰到,他随口一提这事。我来了点兴趣,找朋友稍微一打听,还真巧,刚好何总你就在附近,我寻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没想到会耗这么久。说起来,我先前给何总你可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被你挂掉了,是给屏蔽了吧?”

    何老板摸出手机一看,还真有这么回事。

    沈崇这番话里透出来的“信息量”很大。

    别看大家好像资产接近,但他何老板如今在政界已经说不上话,成了个弃子。

    我沈崇却是红人,区领导都眼巴巴的见。

    我还能轻轻松松就找人打听到你电话和位置,那背后的关系硬得飞天了!

    以前沈崇不擅长这些事,但不代表他不会,只是他不上心。

    今天他是带着一个多亿的生意来的,可能说错一句话,损失数百万,沈哥状态好得爆炸。

    他换了状态,把何老板当成是电脑里的程序,一层层,一丝丝的慢慢剥开你的皮!

    何老板短暂沉默,心想,后生可畏,这沈总有点东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