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41章 抽丝剥茧的诛心(4400字第一更)
    两人都觉得对方有东西,都拿出认真对待的状态来。

    回到会所要了个包间坐下来面谈,二人默契的没留其他人,也没叫陪酒小妹。

    沈崇是没什么兴趣,老何是觉着正事更重要,达到二人这等身家的老板,并不缺女人。

    即便要玩,那也得等正事先聊出点谱才能安心玩,接下来少不得一番交锋,但正式斗法前却还多了个步骤。

    何老板要进一步核实沈崇的身份与意向。

    他态度很明确与坚定,但嘴上说的是大家时间金贵。

    先确定沈崇的身份,是因为他不想聊半天却发现自己被玩儿了。

    确定沈崇的意向,是因为他听沈崇说得随意,担心万一沈崇只是临时起意了解一下,谈半天又没兴趣了,那也太消磨大家时间,不如单纯的结识一番,就当交个善缘。

    当时何老板是这样说的,“沈总,真不怪老哥我多这一嘴。嗨,都是你保养得太好,你要不说,我真不敢信你竟快二十九,看起来就像二十一二的小兄弟似的。”

    沈崇打着哈哈,“那是因为我以前打职业格斗,退役了也没扔下训练,保养得好。”

    沈崇一边说,一边用手机翻出些资料给何老板看,里面是石锤科技的营业执照,法人章照片等。

    何老板渐渐踏实,先前他扫的那些新闻里不少都提到这家公司的法人名字叫沈崇,都是工商税务部门对外公示的资料,稍稍一查就藏不了。

    沈崇还翻出些“自己”当年在拳台上的照片,互联百科里还有他的名字,哪年哪月拿下什么比赛的冠军亚军等等。

    这些都是前身暴露在外的东西,与斩妖无关,谁都能查证核实。

    “呐,你看,我真过不得几个月就满二十九了。”

    似乎还怕何老板不信,沈崇再摸出身份证给他看了眼。

    这下全对上号了,何老板彻底踏实,甭管对方再年轻,但的确是身家数亿的新晋富豪没跑。

    “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呐。”他感慨万千的说着,“沈总,你真有兴趣买我那地?买来做什么啊?我那情况你可都清楚吧?老哥我做人做事实诚,这些事不能瞒。”

    沈崇点头,“都清楚,但只要价格合适,我的确要买。目的倒也不瞒你,我公司做的是互联网业务,但其实是直接服务于咱们华国所有的音乐人。为了形成线上线下联动,我打算买地搞个音乐主题公园,集创作孵化、表演会展于一体的小公园。所以十五年产权不是问题,十五年后你这块地满足不了我胃口,这只是过渡性质。”

    何老板也在摆弄手机,“那这事没在贵公司对外公布的发展规划里呢?你们的股东代表已经讨论过了吗?”

    沈崇摆手,“我公司没股东,就我一个人的,我说了算,无需任何人同意。当然这本来就是我个人前些天冒出来的想法,尚在酝酿中,得等时机嘛。毕竟各方面都合适的地块不是很好找呀。嗯,尤其是价格。”

    他随口瞎扯淡个理由,但却煞有介事,回头何老板回家让人查,也能对得上口。

    他知道何老板对自己信心有点不足,编个看似靠谱的理由,省得他以为自己在闹来玩。

    反正主题公园也在在土地用途许可证范围里,说得通就行。

    至于买下来之后,他是不是真要做公园,你管我?

    沈崇的态度很明确,只要你价格靠谱,我买。

    但如果你漫天要价,那么对不起,咱不奉陪,你也别怪我晃点你。

    这里老何犯了个错误,但他不得不犯。

    他想确定沈崇的动机是否强烈,意向是否真有其事,是因为一旦确定,等会二人如果在报价上能勉强达成共识,那他肯定回头会以此与中年女人那方提出新的谈判要求。

    他容不得错漏,不能承受因为变卦而带来的战线过分拉长的后果,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这是谈判中的细节,如果不动脑子琢磨,或许耳朵一听就忽略过去。

    但每一轮重大谈判中,决定胜负成败的往往正是这一个个小细节。

    何老板不傻,沈崇话一出口,他知道自己焦虑的心态已经暴露。

    但没办法,今天二人都有点剑走偏锋,他被沈崇的突然袭击打得略失方寸。

    不过,沈崇虽然装得很老江湖,但何老板心头却雪亮。

    你肯定很想要我这地,不然没有任何理由连夜赶来堵我。

    就算你现在嘴上说出花,也改变不了这个既定事实。

    通常,涉及到上亿资金的商业谈判,谁不带个谈判团队,还得经过漫长周密的调查。

    何老板与中年女人的谈判,看似随意的王见王,但之前双方已经有过长达两月的拉锯,互相都将对方的心理底牌、资金链状况,以及卖和买的动机都琢磨得七七八八,已然进入谈判的最后阶段,并且只差着一千万的分歧。

    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何老板原本与对方谈妥了下周一各自带满团队正式上会,届时大约会以1.4到1.45亿之间的数字成交。

    老何没办法,他的情况被对方调查得太清楚,一点底牌都没。

    他明知道对方故意软刀子一点点磨,只能认。

    因为除了这一家真心实意的买,别人大多是看标价低过来问问,但打探到真实情况后纷纷敬谢不敏。

    再不然压根就是逗他玩儿,看他笑话的。

    这价格他是亏的,虽然当初这块地他弄到手时走了些歪门邪道,相当便宜,但修建农家乐却搭进去超过一亿,这些年累积亏损数千万,算下来他的成本怎么都不只1.5亿。

    但再拖下去,他扛不住了。

    沈崇没判断错误,老何的确有外债,还不少,再不偿还,一旦事情爆发开来,身为企业法人的他父亲恐有牢狱之灾。

    不仅如此,一旦他的窘境完全爆发,那中年女人也选择暂时离场,何日君再来还会继续贬值。

    没人会同情他,放着几千万的利润不赚来拯救他。

    等进入抵押拍卖阶段,到时候他能拿回1.2亿都得谢天谢地。

    他自己也是商人,深知商人逐利的冷血本性。

    二人互相打消疑虑用掉半个多小时,接下来便正式进入谈判阶段。

    谈判涉及到的东西方方面面,价格只是其中一条,沈崇的资金来源,具体的付款模式,何老板的搬迁计划,交易环节什么的,都是细节。

    可惜沈崇在此之前只买过房,没买过地,两种交易虽然都是产权,但规则上有些区别,他不懂。

    聊得多了,他有露馅之疑,沈崇果断扬长避短,避开这环节,主聊资金来源、价格。

    他的资金来源不用多说,不吹不黑,如实讲一下最近调音王2.1版共计五千套的销量,2.444亿的总销售额,就把老何震得外焦里嫩。

    可怜的老何不禁为自己的人生而感到悲伤,累死累活一辈子就打拼下来这么点家产。

    再看看别人,才二十九岁不到,简直一夜暴富!

    搞互联网的不讲理啊,半个月不到就卖点软件居然这么能赚!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惨死沙滩上。

    他暗下决心,等这次交易完成,把债务结清之后自己剩下的钱也得改投互联网产业里去!

    看看人家这风口上的猪,吃得多肥多壮,身体多好。

    沈抄哥恬不知耻的疯狂侵权雷布斯名言,“嗨,何总,我这哪能叫什么本事,就运气好。搞科技企业的就这样,在正确的时间找到正确的风口,哪怕是头猪站上去都能飞起来。”

    确定石锤科技的确拥有雄厚实力之后,双方谈判进入下一阶段,沈崇直接甩出王炸。

    “1.4亿,你这地我买了。”

    何老板再沉得住气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

    这特么是巧合?

    还是他认识另一家,两边串通好了的?

    尼玛,今天下午双方才王见王的私下谈出个谱,刚好就是1.4,你丫怎么一来就是这手?

    你有毒吧!

    如果真就是这价格,他不愿意冒险了,比起临时变卦换个第一次接触的买方,他肯定选更靠谱接触更深的另一家。

    他要钱,也要求稳。

    再者,下周一正式磋商时,肯定得再往上浮动一点呢。

    “咳咳,沈总,这价格和我的报价差很远呐。其实我倒是觉得沈总你该再仔细考虑下,如果你要做主题公园,到时候投资改造不是小数,投资还是要慎重的。”

    老何以退为进,反向施压表示你这价格完全没有吸引力。

    沈崇心头早有所料,笑着摆手,“这我当然知道,不过买下来怎么经营,怎么盈利,那是我要考虑的事。现在你要卖,我能买,事情就这么简单。不然何总你看这样,1.45亿?”

    沈总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反正他知道竞争对手的底价,说加钱就加钱,加得却又不多,粗暴的踩在何老板心理预期上。

    他更是在表态,我年轻,我脾气暴躁,所以我做事爽快。

    他加钱越爽快,那放弃起来,也越爽快。

    可怜的老何完全凌乱在风中,1.45亿,他另一个点又被人踩中了。

    这特么哪里是谈判,自己在别人眼里分明就是裸奔,什么都被看得明明白白。

    你欺负人啊!

    但这又说明另一事,沈总和另一家并非一伙,这是要横刀夺爱,虎口抢食!

    何老板犹豫起来。

    谈判碰到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野路子流,谁都头疼。

    搞好了,动辄能多捞不少钱,搞砸了,对方很可能掉头就走。

    人家一走,看起来什么都没发生,但具体到自己身上,就是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的经济损失。

    年轻人,做事锐气真的强。

    何老板不得不服,甭管沈崇表现得再生猛蛮横,他都自动美化。

    屁股决定光环,沈崇今天的表现与当初和杨德隆扯犊子时没太大区别。

    但今时不同往日,地位不同,同样的人在别人眼中看法就不同。

    杨德隆当初以为沈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萌新,认为他是自大狂妄,容易把路子走窄。

    现在同样的外在表现在何老板眼里,却就成了锐意进取,魄力十足。

    “沈总好气魄。不过……”

    “1.48亿,杨总,怎么样?如果你同意,明天签合同。我的确是临时起意,所以如果你这边价格太高的话,我倒宁愿再等等,重新谋一块商业地产,那投资会大点,但能有四十年产权,可以一劳永逸。”

    杨德隆嘴角直抽抽,尼玛,这货加钱不讲理,不把钱当钱啊!

    别看1.48比起1.45只多出0.03,好像很毛毛雨的样子,但他那嘴皮一动就是300万的差距!

    1.48比起另一家的1.4报价,已经多出800万!

    何老板再怎么富有,也不可能把八百万不当回事,更何况他最近手头紧得要命。

    他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更何况对方承诺明天就能签约,这又抢在了他与另一家约好的上会时间前一天,谈崩了也能挽救。

    贪婪是人的天性,何老板决定冒险一试,“沈总,但我的标价是1.8亿,你这一下给我砍掉3200万,我连投资都收不回来,唉。”

    沈崇淡定的笑,只要另一家底价在手,仍凭何老板怎么巧言令色都是白费,他完全洞穿何老板的思维模式。

    老何与那边最可能磋商出的结果是1.45,自己的1.48已经压过。

    他动心了,现在他是在装腔作势。

    自己得稳住,不能再轻易让步。

    今天已经在他心中打了个底,只要能掐断他与对方第一时间签合同的可能,那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

    此外,甭管自己今天开价再高,哪怕一步登天给他开到1.8亿去,都没用。

    这会儿已经不可能签合同,他肯定会拖,明天再必然去试探另一家的意思,免不了还有个波折。

    所以,今天该收兵了。

    “何总,我理解你面对亏损的心情,但及时止损,也不失为一种明智抉择嘛。看来,我们仓促之下很难达成共识,不如明天再叙?至于付款周期,我还是那句话,保证解决你的燃眉之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何总你的情况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沈崇知道个屁,完全瞎蒙,但观察对方这么久,沈崇百分百笃定自己没蒙错。

    说完,沈崇看看时间,又道:“时候不早,那……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何老板心事重重,倒也不强做挽留,只站起来道:“沈总,这儿的服务员水平挺高的,挺多大学生,不如……”

    沈崇摆摆手,“何总好意心领了,但家里管得严呐,大事没成,我还不到享受生活的时候,告辞。”

    说完沈总干脆利落一拱手,转身就走,江湖气息极浓。

    等他终于走人,何总内心略感惴惴,暗道,这沈总崛起得如此之快,又当过职业搏击运动员,江湖气还这么浓,来头很大啊!

    他内心的天平进一步倾斜,暗暗咬牙,明天我再试探下那边?

    我稍微试试,态度稍微强硬点?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接了他这1.48?

    老江湖老何,就因为底牌被沈崇捏住,完全在这次简单粗暴的谈判中被捏在了掌心。

    沈崇的突然介入,等若大功告成了一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