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57章 完美答案(4100字第二更)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继续。

    在这群野球选手里,莫问山这个嘴上的半职业,实则无限接近职业水平的选手的确卓尔不群。

    这种人在野球场上堪称无敌,甚至可以让原本势均力敌的两队胜利天平如打翻水盆般倾斜。

    场上表现就是这样,莫问山在短暂的适应和调整之后,很快就主导了一次简单的撞墙式二过一配合,然后在接球瞬间趟球过人,越过两名后卫组成的人墙,从中路带球直捣黄龙。

    单刀!

    球场边惊呼连连,林知书眉头紧锁。

    没人能想到这个临时加塞进来的陌生人竟有如此实力。

    但众人惊呼戛然而止,莫问山的单刀破阵才刚把气势提起来,球没了。

    他都没看清守门员沈崇是何时弃门出击的,只稍微往前轻轻垫出去一脚,就顺势被冲上来的沈崇一个大脚开了出去。

    明明是他一次精妙的突破,却变成了仿佛他的失误,将球送到沈崇面前一样。

    人们一片遗憾的唏嘘,但莫问山知道原因,沈崇奔跑的速度太快,绝对不是简单的练过。

    沈崇叉腰站在莫问山身边,说了一句,“踢球是个好主意,我暂时不用去想你给我挖的坑了,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让你绝望。你会明白你在和怎样的人作对。”

    莫问山在球场上很强。

    但是,沈崇更强!

    他压根没练过足球,但这不重要,守门员靠的更多是天赋,以沈崇的运动能力,天赋不仅满点,简直强到突破天际!

    没人会想到这场别开生面的球赛会变成两个人的个人秀。

    莫问山一次又一次在场上翻江倒海,威胁着沈崇的球门。

    他拿出了所有的技巧与能力,甚至忘了这只是场无足轻重的野球,将这当成了曾经的决赛场。

    然而,他一次又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绝望,他的确无法攻破沈崇的十指关。

    哪怕到后来莫问山不再执着沉迷于亲自抄刀射门,转而试图将沈崇拉开之后横传给队友,让队友打空门都没用。

    因为沈崇的横向移动速度与反应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甚至超出了普通人类的范畴。

    甚至连点球都被沈崇扑了出去!

    莫问山站在十二码处一脸茫然,明明这一脚的力道与角度都完美得无可挑剔,但却依然被弹簧般蹦出去的沈崇凌空摘下,死死捏在手中。

    他连补射的机会都没有!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沈崇一个大力手抛球扔出去,没理莫问山的自言自语,而是又往前压出去一点。

    莫问山找错对手了。

    野球比赛没有正规比赛那么长,二人又是中途加入,大约半小时后,比赛宣布结束。

    莫问山如狂风骤雨般轰了十余次门,但都没能突破沈崇的十指关。

    比赛结果更让莫问山感到失望,因为之前的进球,沈崇这队以一球优势小胜。

    时间已经不早,欣欣得回去睡觉了。

    在脱下身上装备时,沈崇抹了把额头汗水,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先前肚子里压着的东西消化大半,他整个人竟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但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零封莫问山后终于找回了气势。

    我在你自以为自己最强的领域里痛击了你,将你按在地上摩擦,把你打得抬不起头,我甚至连十分之一的能耐都没使出来,你只能跪在地上唱征服!

    我是完全体的若林源三,而你是小学生形态的大空翼。

    你根本不优秀,我比你强十倍百倍!

    我真正优秀的领域,在那片你们凡人无法企及甚至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星空!

    所以,我凭什么要按照你的要求而活?

    沈崇知道先前的问题出在哪儿了。

    自己先在言语交锋里被夺了心志,后来所有的念头都在莫问山划下的牢笼里打转,当然寻不到答案。

    因为答案根本就不在那里,又怎么找得到?

    谁说不爱就不能给她幸福?

    莫问山你搞错了!

    林知书与我才是同类人,她真正的幸福并不在她自己身上,在欣欣身上!

    欣欣过得好,快快乐乐的长大,这对林知书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幸福!

    这个我肯定能给她!

    还有,我为什么不能尝试着给她更多幸福?

    我们还没老,我能做的事还有很多。

    这才哪儿到哪儿,你又怎么知道我今天不喜欢,明天就不会喜欢?

    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沈崇扭头看向在另一边换过球衣,一脸菜色往回走来的莫问山,笑了。

    他想起很多事,林知书为自己做的事。

    当初在双亲坟前,林知书拿出悍妇之姿,帮自己一手镇压恶亲戚。

    我当时不也产生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吗?

    他再想起自己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占到林知书便宜,吃到她豆腐时那种眼热心跳的感觉。

    这……不也是心动吗?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我才重生过来多久,一年不到!

    就在此时,牵着欣欣的林知书从裤兜里摸出张纸巾,往他额头擦拭而来,“沈崇你流了好多汗,我给你擦擦。”

    走过来的莫问山才刚惨遭零封,再见着这一幕,情绪顿时低落。

    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便自己赢了也不能讨得林知书欢心。

    可只要沈崇输得不那么难看,林知书都会对他刮目相看!

    这比赛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更何况沈崇还赢了。

    现在她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只想让自己死心。

    沈崇也明白林知书的心思,心跳骤然加速。

    我懂了!

    他的思维越来越明朗,心情越来越开阔。

    我的心跳在加快,一个人的心会为另一个人而加速跳动,就是心动。

    我的心真会动!

    只是以前的我怕麻烦。

    我懒。

    所以我习惯性的逃避,刻意的压制了自己的内心。

    林知书擦完汗之后又轻轻挽住他的手,“很晚了,我们回家去吧。”

    她又看着莫问山,“闹剧到此为止吧,我不会再容忍别人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我的长辈都从未这样干涉过我。莫问山,你做得过火了。你了解我的过去,认识我很早又有什么意义?我、沈崇,还有欣欣才是一家人。懂吗?沈崇我们走!”

    沈崇脸上的笑容益发开心,却纹丝不动,只死死看着莫问山。

    莫问山正因为林知书的决绝话语而面若死灰,他没想到即便这样她都会维护这个男人。

    她甚至连答案都不要了!

    沈崇却摇摇头,俯身抱起欣欣,“不,我还有话要说。”

    他回头看着林知书,“我想我找到答案了。”

    林知书的呼吸骤然一紧,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要谢谢你。有些事情我暂时无法告诉你,但能遇到你,我得感谢命运的离奇和玄妙。你无法想象为了在这个世界得到欣欣和你,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我失去了一整个世界。”

    沈崇的话没有说完,虽然他自己看过很多本穿越小说,并沉迷其中。

    但当故事真正发生在他自己身上时,他才骤然发现,事情远没有故事里写得那么美好。

    如果不是有欣欣,不是自己身为父亲的责任,他甚至根本不明白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许林知书会听不太懂吧,但这不重要,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就行了。

    嘴里一边说着这些话,沈崇心里一边想。

    像我这样无趣的人,或许注定了单身,前世的我还不够优秀,更不懂女人。

    前世的二十八年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就再正确不过的昭示了这个结局。

    我甚至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来到这里,当我三十五岁,甚至四十岁依然会是单身。

    因为,我脑子里压根就没有想过找个女人组成家庭共度余生,更没想过生一个孩子抚养长大。

    但我来了这里,直接拥有了欣欣,这样一个可爱、健康、聪明却又很懂事的女儿。

    我避开了男女间最难的阶段,直接从将孩子抚养成人这个最终关卡倒过来往前打,化不可能为可能。

    这是天赐的幸福,我也因此背上一些普通父亲无法想象的责任,因为这世界与前世不一样。

    但这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我不怨恨,也不畏惧。

    得到多大幸福,就要承担多大责任。

    玄妙的命运跨越了两个世界,离奇的将自己与林知书这种人安排在一起,然后有了欣欣。

    很多人会说,哇,不就简单的生个娃吗,有什么难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这很难,很了不起。

    得到欣欣这样无可挑剔的女儿,更难,是七十亿分之一的概率。

    被他看似平静,然而实则蕴藏着强烈感情的眼神注视着,林知书的脸渐渐红了。

    “我要向你道歉,今天我才想明白这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你对我很重要。我以前对你有误解,藏在你看似无趣且低情商的表象之下,你拥有一颗足以打动任何人的心。”

    林知书脸大红,娇羞不已的拍他胸口,“你也有脸说我低情商?”

    沈崇哈哈一笑,“对,大家五十步笑百步了。我也承认我对你的感情不够真诚,但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太少。”

    林知书又收娇羞,沈崇说了很多她听不明白的胡话,但她下意识觉得这些话都很重要。

    现在他大约是要说出最真实的想法了吧。

    “曾经有本书里说过,爱不可轻言,脱口而出的往往是骗局。我不想骗你,也骗不了你,所以我说不出口。”

    林知书的呼吸又紧了。

    “但我认为,所谓爱的本质是一种感情,是无数种激素的累积,是两个人灵魂的互相吸引。现在我或许做不到,但我会试着向这个方向努力。我想你也有同样的困扰,对不对?严重的异性排斥心理障碍患者,林知书同学?”

    沈崇直接揭破了当初他曾看到的林知书的搜索记录,这个答案早就装在他心里了。

    林知书顿时哑然,“你……你怎么知道!”

    “看,咱们根本就是同类人,所以我们是天作之合。我现在开始努力的让自己喜欢上你,追求你,还来得及吧?可能这听起来很荒谬,咱们连娃都有了。可古时候不有很多人结婚之前甚至压根不认识,然后相敬如宾白头偕老的吗?咱们也可以啊。”

    “我们真正的接触才就是最近这半年的事,很多人从相识到相恋要两三年,再从相恋到厮守终生要再两三年,我们还不算老,还年轻,来得及。”

    说完这些,沈崇重重拍拍她肩膀,“这就是我的答案,你还算满意吗?”

    现在他心里念头极其坚定。

    我和孩子妈有共同的目标,为什么不能从现在开始,试着去走完这两三年再两三年?

    孩子妈,你做好准备,从现在开始,我要泡你了!

    林知书心头五味杂陈。

    她发现沈崇这个答案虽然不是所有女人最想听到的那三个字,但细细品味之下,却最完美,最符合两人现状。

    这,才是藏在标准答案之下的完美答案。

    “还行吧。”

    她别过脸去,不想让沈崇看到自己的偷笑。

    沈崇又回头对呆若木鸡的莫问山挥挥手,“莫总,这次的事多谢了,你打醒了我。我会试着更努力的去喜欢,甚至爱上我的孩子妈,这天经地义,名正言顺。”

    “臭不害臊,蒋姐我们走!”

    那边林知书拔腿就跑。

    沈崇又笑笑,抱着欣欣转身就追。

    顷刻间,偌大的运动公园里变得空空荡荡,所有人都走了。

    莫问山摇摇欲坠,直到扶着球门框才堪堪站稳。

    他真是伤心欲绝。

    自己绞尽脑汁半天,本来是为了彻底拆散这两人,结果误打误撞的竟成了月老?

    我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撮合了自己心仪的女人与情敌!

    世上还又比这更悲伤的事情吗。

    他生无可恋,吐血三升。

    但没过两分钟,他手机又响起,空中飘来个短信,是林知书发来的。

    “莫总,生意是生意,我个人是我个人,看在大家同学一场,还有父辈的关系,我不与你多计较,但不代表你有资格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桥归桥,路归路,还望你好自为之,别再自找麻烦,我们没那么熟。”

    莫问山仰望天空,捂着自己的心窝。

    他觉得球场边的钠灯好刺眼。

    “我草啊!我草草草草草草草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