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60章 我的良心死掉了(4300字第二更)
    大家都很好奇这人到底怎么“死”。

    根据过往经验,送的花越多,秘书办的处理就越简单粗暴,所以这人下场肯定不会太美妙。

    胆儿越肥,下场越惨。

    不开玩笑,像他这样一次弄来半车花的选手,得用水泥封墓,以防诈尸。

    期间先前和沈崇搭话那门卫又过去打了次招呼,说是让他快走,副主任马上就来。

    沈崇自然不听,只说你们多虑了,我完不了。

    “算了,你随意吧,反正哥们咱们劝过你了啊,等会你不要让我难做啊。”

    沈崇笑笑,觉得这人真有意思,点头道:“行,我保证不动粗好吧。”

    门卫直翻白眼,没当回事,觉得他在开玩笑,并未意识到自己拿到了免死金牌。

    沈崇感觉那所谓的副主任过来之后是可能会闹僵,但他不打算动手,这毕竟老林的地盘,自己是她男人……咳咳,总之就是不能砸老林的门面。

    门卫刚回大门口,沈崇的电话响起,林知书终于打了回来。

    “什么事啊?刚我在外面巡视,没带手机。”

    她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似乎又有点惴惴不安,但却开口就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主动的解释,说明她在乎沈崇的感受。

    沈崇嘿嘿一声,“你猜……”

    “猜个鬼!正经点,我忙!”

    果然,沈崇就稍微刺挠一下,她原形毕露。

    “咳咳,这会儿你在公司吧?”

    “在,有事赶紧说,别磨磨蹭蹭的。”

    沈哥发现了,林总在公司里和在家里状态是不一样。

    曾以为自己看到的林知书就是最难打交道的钢铁女王,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天真,她在公司里的杀伤力是家里的几倍还有多。

    她一张口就让人觉着她屁股后面有条猛虎在追,急性子暴露无遗。

    一点情趣都没有!

    “其实这会儿我在你公司大门口,但门卫拦着不让进,我……”

    林知书惊呼出声,“你来我公司干嘛?”

    “来追你啊!昨天不说了吗。”

    啪!

    对面传来这样的声音,大约是林知书痛苦的一巴掌拍在她自己额头上。

    她知道昨天沈崇不是戏言,自己都主动刺挠他玩儿过两回,但没料到他行动力这么强。

    昨天还没主意呢,今天就杀上门来了!

    她心惊胆战的问,“你……你该不会是……”

    沈崇干脆利落的答道:“对啊,我来给你送花。这个……不会给你带来困扰吧。”

    “怎么不会!困扰大了!”

    沈崇:“呃,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没,想哪去了,我不是这意思。我公司的高层领导早都知道你是欣欣爹,我可没打算遮遮藏藏。嗨,我和你说不清楚,你等着啊,我马上出来。”

    林知书怕沈崇误会,赶紧解释清楚。

    她从未想过遮掩,更没在任何人面前伪装过单身,这种误会她不接受。

    “哎这就对了嘛。那,我在门口等你啊。”

    “都不知道你从哪学的歪路子,你都不知道我每年要收多少花,一点新意都没。”

    沈崇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大“爱心”,自信道:“你放心,我和别人不一样。”

    他心头又补了句,嗯,我的路子特别野。

    “好好好,你不一样,等着啊。”

    “我说你干嘛不和门卫说一声,放我进来不就行了呗?”

    “不放!少来,你收摊啊!”

    虽然不介意曝光自己与沈崇的关系,但林知书深知他是个什么德性,尤其听他说和别人不一样之后,老林心头更发虚。

    她总担心他会剑走偏锋搞个大新闻,我不嫌丢人,但我替你丢人。

    想进来?

    不可能的,赶紧亲自到门外把他哄走才是良策。

    沈崇没等到林知书,先等来了门卫们嘴里说的秘书办副主任,一个死鱼眼中年男子。

    一看他性别,就知道他和林知书关系没那么近,不巧因为这哥们头顶上带着个副字,刚好离高层差了一级,他不认识沈崇。

    死鱼眼中年远远瞧见沈崇那一车红艳艳玫瑰组成的大爱心,差点当场喷了出来。

    真是闯了个鬼!

    你当你送花的人是谁呢!

    学校里还没毕业的小女生吗?

    这能撩到林总?

    辣眼睛,太艳俗了!

    你都是什么审美观!

    首先,副主任不认识沈崇。

    其次,从沈崇的穿着打扮,以及那辆车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组成大爱心的红玫瑰并非什么良品,全是街边花店那种几块钱一朵的普通货色来判断。

    副主任完全不认为这奇葩能和林总有什么交情,更不可能是大人物。

    他肯定是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暴发户,偶然见到林总就迷上了。

    都不打听打听清楚,咱们林一工业和升林集团是什么场合,简直胡闹!

    想想以前那些被架走或是赶走的青年俊杰又或是各种二三代,别人哪个弄来的不是价值不菲的名花、变异品种,甚至连一朵数千的真正基因变异幽蓝玫瑰都有。

    别人送花,追求的都是在情意而不在份量,小而精,高贵且又不失优雅。

    这哥们倒好,你要以量取胜呐?

    那你也别弄这么艳俗的大爱心好吧,这和林总的高贵气质八竿子打不着,有碍观瞻,必须赶紧弄走!

    从副主任收到消息到一路小跑出来,不过七八分钟光景,路口边已经围拢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大半都是行人,小半是林一工业的员工。

    没办法,半车大爱心的吸睛能力就这么强,有热闹不看是王八蛋。

    原本林一工业路过的员工是不敢看热闹的,但人渐渐多起来,从众心理爆发,他们管不住自己的腿。

    与副主任一样,每个人都很震惊,现在更是议论纷纷,可欢乐了。

    “什么都别说了,架人!拖车!”

    副主任大手一挥,早已蓄势待发的门卫们从四面八方围拢过去。

    沈崇哪能让这些小鱼小虾坏了自己大事,从车子后座下拖出根钢管拿在手里。

    门卫们大惊,稍稍顿了顿没敢往前,但他们并不慌乱,而是迅速拿出对策。

    有人往后退去准备回岗亭掏家伙,本来不想动粗,看样子不行了。

    还有人则准备报警。

    针对这类“因爱生恨”的挑事之辈,林一工业的门卫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和成套的解决方案。

    先前搭话那门卫恬着脸凑上前去,“哥们,你不说好不动粗的吗?”

    沈崇淡定笑笑,指了指钢管,“别误会,我这棍子不是拿来打人的。”

    说完,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双臂发力,外径32mm的镀锌钢管发出嘎吱嘎吱的怪响,被他当众拧成了U形。

    沈崇又把钢管递给这位热心门卫,“试试看是不是真家伙?”

    当当!

    这哥们胆战心惊的用手指弹了两下,再试着自己拧拧。

    “真钢管!”

    沈崇摊手,“先还给我吧,咱们不动粗,真不动粗,自家人不打自家人。我和你们林总的关系真不一般,你们呐,年轻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稳重一点,淡定一点,凡事不要轻易下结论,多看一看。”

    说完,沈崇又把手机摸出来摊开,先给这门卫看了下通话记录,“看,这真是你们董事长,她刚给我回电话了。有什么事等她出来再说呗,马上就到。”

    副主任壮着胆子从后面凑上来,“不可能!你少扯淡!林总怎么会搭理你!”

    沈崇指着自己脸,“我看起来形象很差吗?”

    副主任哑然,好像抛开所有外在条件,这人是有那么点英武不凡?

    就在此时,副主任手机响了。

    他拿起一看,再瞟了眼沈崇,往后退两步,嘴里说道:“林总给我打电话了,我看你有什么说法!”

    接通,里面林知书问道:“周主任,公司门口是有个来送花的男人?”

    副主任老周瞳孔一缩,难以置信的看了眼沈崇。

    真的?

    “哎,对对,林总,您有什么吩咐。我要不要……”

    “没什么吩咐,就这样。”

    那头林知书直接挂了,她打这电话没特别的用意,就是出门时秘书办告诉她副主任已经出去处理这事了,恰巧她心头还有点不确定,担心沈崇这货可能是开玩笑扯淡逗自己玩儿的,并没来。

    确定真有其事,她便把手机捏在掌心,一路小跑而去。

    副主人老周挂断电话,心念百转千回,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他在揣摩大老板的用意。

    她没说怎么处理,那我是要放他进去还是老套路?

    古时候天子一言,群臣挠破头皮。

    如今时代不一样了,但大老板一言却有差不多的威力,让人捉摸不透又不敢无视。

    算了,她没有特别吩咐,那肯定还是按照以前的办法来。

    但是……

    这位仁兄手拧钢管的手段有点吓人,不好处。

    算了还是联系在保卫科挂职的李先生他们来料理吧,对付这种人,李先生他们才是专业的。

    沈崇见人被镇住,倒不慌了,回头把弯掉的钢管又放回车里,寻思下次可能还会用到。

    这次掰弯,下次拉直,循环使用,环保节能又高效。

    这玩意实乃居家旅行装叉必备之神品。

    又是五分钟过去,林知书终于来了。

    她独自出来的,没带任何随从,一路小跑还让她额头上冒起细密的汗珠,看起来行色匆匆。

    沈崇远远瞧见,高兴得直挥手,“哎!老林你可算出来啦!”

    林知书喘着气,抬头看了眼他的方向,先是脸大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累的。

    在场的人有点多,既有她不认识的路人,还有不少她隐约记得面孔的公司员工。

    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不对异性假眼辞色的林总正被自家娃她爹泡,她是有点不好意思。

    随后她再又看到这货背后直径一米多的超大超红辣眼爱心,一个踉跄险些栽地上。

    “沈崇你这是干嘛呢!”

    沈哥也略不好意思,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来给你送花啊!追你啊!”

    林知书站在公司大门边,一手扶墙,一手抚额,几乎昏厥过去。

    这就是你说的和别人不一样!

    有你这么追人的!

    就不知道约我看个电影什么的,一步步来吗?

    一来就搞这么大堆花,还摆爱心?

    这么多人面前?

    拍戏呢!

    你怕是要我死。

    无药可救了,鸡皮疙瘩掉满地了。

    她发现个问题,低情商选手泡妞真的很恐怖,他这脸皮绝对世界级。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羞,又或是知道也不在乎,非常人所能及也!

    可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她简直想掉头就走,但多心的她又觉着这样不行,只原地站着直哆嗦,然后往后面缩,“你……我……我的天,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脑仁好疼。”

    沈崇赶紧凑上去,心头大骇。

    真像花店老板说的效果这么强烈?

    都给她轰晕了?

    可别是中暑吧?

    “你没事吧?喜极而晕了?”

    林知书瞪眼,狠狠白他一眼,“我晕你个大头鬼!”

    二人瞬间进入打情骂俏模式,惊掉旁边无数吃瓜群众的下巴。

    大!大!大!

    头鬼!

    哎呀妈呀!

    不可能,不科学,活在梦里,这是幻觉。

    这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从来都只有冰山模式的林总吗?

    一定是我们早上起床的姿势不对,今天的打开方式错误了!

    副主任更是瞪眼欲倒,赶紧给门卫使眼色让赶紧撤销报警,又让悄悄把家伙藏在背后的另外几个门卫放下东西。

    这哥们没死!他不会死!

    看这两人的样子,怕是已经有一腿!

    副主任周先生心里又冒出个新的困扰。

    那么问题来了,我要怎么死?

    门卫们更是震惊,尤其是老员工,各型各色的送死选手都见过了,自以为沈崇是他们迄今为止见到的路子最野,最不搭调的参赛选手。

    然而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们,这位摆出超烂俗大爱心的野路子选手已经成功了!

    原来林总好这口?

    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

    林知书刚缓过劲来,又冷不丁被沈崇捉住了手将她往车边拉,“没晕就好,你可不能怪我,送花可是欣欣的主意。过来看一下呗?”

    沈奶爸果断甩锅给娃。

    他当然不会承认虽然欣欣让他送花,但欣欣可没说送这么爆炸的大爱心。

    他这甩锅果然生效,林知书一听是宝贝女儿的“馊主意”,心头淡定好多。

    是说他怎么开窍了呢,既然是欣欣的建议,那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行吧行吧,服了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要几岁的孩子给你出点子。”

    林知书扭扭捏捏的让他牵手走到车前,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爱心,那满眼满世界的红艳艳,扑面而来的冲击波般的俗,心头阵阵刺激。

    不行,还是撑不住,眼睛都快晃花了。

    她就很心累,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尴尬。

    沈崇见她这“痴迷”样,真以为自己成功了,美滋滋的问:“怎么样?喜欢吧?”

    林知书深吸口气,看着他满脸期待的眼神,微微别过脸去,不能直视。

    “还……还可以。”

    我的良心,死掉了。

    她默默想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