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72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4000字第一更)
    沈崇把手揣进裤兜,悠哉悠哉沿着公路小跑回去。

    大约几公里路的样子,但这点距离难不倒他,连热身都算不上。

    他稍微有点发懵,心想这也太巧了。

    自己连续给老林发了好几天短信,她都没回过一条,更没打来过电话,今天怎么突然敲电话了呢?

    难不成她在暗中监视我!知道我这会在宜州!

    这就很不好了啊,老林你怎么能窥探我的秘密呢。

    大约几分钟后,沈崇的疑虑在看到具体的短信内容后消失了。

    这傻狗!

    回去之后只能五香套餐大刑伺候了。

    为了给梁仔这枪手以便利,沈崇在梁仔那边做了个自动发送短信的子程序客户端。

    他让梁仔那头有空或者有灵感就先写,写了存进客户端,自动同步到他这边的客户端里来。

    第一天,也就是5月26日晚,短信内容如下:“孩子妈,吃饭了吗?有没有好好休息啊,别累着了。”

    沈崇打个响指,觉得这很OK,很符合自己的性格与人设,平淡中带着温馨。

    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今晚的月亮真圆,游子在外的我,想念着与你一同赏月的那天。”

    沈崇很想冲回去吊死梁仔,特么这不一看就是抄袭的吗,我什么时候和老林一起赏月了!

    第三天,也就是刚才,“突然好想你,想你的笑,想你的声音,就连你生气的样子也能让我神魂颠倒。亲爱的,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吗?因为想你,我已经快三天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卧槽!

    沈崇一张脸大红,难怪刚才老林在电话里语气结结巴巴好久,才主动说她带着欣欣来了宜州。

    太不要脸了吧!

    给情圣狗跪下了,是在下输了。

    这种杀伤力惊人的段子,哪怕是抄的,能发出去都要莫大的勇气,以正常状态的沈崇哪怕摆在他面前让他抄,都不可能按下发送键。

    林知书显然也这么想,所以她真不介意这短信是沈崇搬运的还是原创的,犹犹豫豫着把电话打了过来。

    你不是想我声音吗,我就让你听呗。

    想知道我在哪,在做什么,我也告诉你呗。

    沈崇不得不佩服命运的玄奇,今儿个一家三口在数百公里外都能撞到一起,的确是巧合,也可能是冥冥天意的安排。

    生意规模做到一定的程度,譬如林一工业这种横扫西南,又辐射全国的大企业,更会好好经营自家大本营。

    蜀川省内几乎每个地市都有林一工业的业务,但寻常点的小业务林知书并不参与。

    不过这次涉及到七粮浆酒业集团,项目金高达数亿,她亲自来了,既是表个态,另一方面却又是要让另一方安分些。

    沈崇到酒店楼下时已是八点过,他一整路都在胡思乱想,生怕见到林知书时被她追问自己当时是吃错了什么药,发那胆大包天的短信。

    起初他略慌张,但后来转念想发都发了,我都说了要泡你,发点肉麻段子怎么了,天经地义。

    所以后半程他又在想,林知书带着那么大一群人到宜州来干嘛,大约是出差吧。

    但她怎么又把欣欣带上,这不折腾人吗。

    沈崇刚从街口闪出人影,正在酒店门口伸长脖子四处张望的欣欣一眼就发现了他,然后甩脱林知书的手,大声喊着就往沈崇的方向扑来。

    见状,沈崇赶紧跨步奔出去将欣欣一把抱住。

    背负双手站在门口喷泉边遥望沈崇的林知书心有感概,路灯算不得明亮,方才她都隐约只能看见个人影,但欣欣却能一眼把人认出来,只能说是父女间心有灵犀。

    沈崇牵着欣欣的手往回走,抬眼便见着那灯光下傲立的窈窕身影。

    她穿着身米白色的薄外套,领口弯弯褶褶的蕾花像两条毛毛虫趴在她胸口,让她某个部位显得更加挺拔。

    酒店门廊上的射线灯将林知书的影子拉得很长,与她本人形成个一百二十度的钝角。

    真……真好看!

    他脑子里莫名蹦跶出这三字来。

    “你来宜州几天了?什么时候回?你公司派你来做什么?”

    沈崇正琢磨老林为啥这么好看呢,结果对面劈头盖脸扑来就是问题三连。

    先前电话里二人没怎么聊清楚,在等他过来这段时间里,林知书大约也从他的“糖衣炮弹”下缓过来了。

    沈崇随口答道:“到今天第三天,刚我都快进收费站上高速回蜀都,一听你电话,我就让同事先自个回,一路小跑回来的。”

    林知书鼻头微皱,显得有点小调皮的可爱,责备道:“你怎么不打车?”

    “打过了啊,滴答客户端里显示五公里内没车呢,宜州又不像蜀都。”

    “也对,那你都不知道让我派车来接你。”

    “我怕麻烦你嘛,反正几公里路而已,跑跑步就当锻炼身体了。”

    “那你害得我和欣欣在这儿傻站半个小时就不麻烦我吗!”

    林知书有点生气。

    沈崇大为震惊,“疯了吧!我哪能想到你会下楼等我!”

    林知书顿时为止一滞,仔细想以自己过去的态度,好像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今天却就那么傻乎乎顺其自然的做了。

    沈崇却又想到了别处去,顺口就道:“真是的,孩子妈你出差就让欣欣在家里呆着呗,我本来今晚就要回去。这儿风有点大,你怎么能带她在门口等我呢。”

    话刚出口就出了事,林知书脸上写满了委屈。

    沈崇见状,兴许是福至心灵,情圣附体,脱口而出道:“万一把孩子妈你冷感冒可怎么办?”

    他刚捏着欣欣的手,暖呼呼的,欣欣这会儿身上穿了外套,倒是不冷。

    其实他本来是想指责林知书让欣欣陪她一起站这会冷着,但补上最后一句立马就成了严厉的关心。

    沈哥的求生欲望可以说是非常强烈了。

    林知书下意识又翻白眼,唾他一句,“我可不冷,你当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行了,进去吧。”

    “一家三口”转头走进酒店大门,沈崇暗自抹了把额头,居然有冷汗!

    欣欣长途舟车劳顿,有点困倦,上去后没多久便昏昏欲睡,蒋玉便来将欣欣接过去睡觉。

    欣欣这次却不依,非吵着闹着要妈妈陪,林知书只好亲自带她回套房主卧休息。

    沈崇则趁机与蒋玉打听老林带队下来干嘛。

    一问他才知道,这真不是简单的巧合,林知书这行程早几天便敲定。

    林一工业承接了七粮浆酒业集团新上的两条生产线的非标设备供应,总项目金高达5.5亿,这等规模的合作对双方都算得上是重大项目,不得不重视。

    目前项目已经完成到一半,半个月前出了点意外情况,作为非标设备供应方的林一工业与生产线的土建承包方,以及设计方扯皮不休,争执不下。

    现在局面僵持着,这事一旦让步,涉及到的资金上下动辄上亿,谁也不肯轻易松口。

    明天,七粮浆酒业、林一工业、土建总承包、设计总承包共计四家单位约了四方会谈磋商。

    因为之前的问题,项目已经停滞了快半个月,大家都拖延不下去了。

    林知书作为林一工业一把手,亲自下来当场拍板理所应当。

    这行程不可更改,可欣欣之前就又知道林知书下个月将去海外出差长达月余,听说妈妈又要走,爸爸却又不在,怎么都不答应,非得跟着一起下来。

    林知书心下一软便应了,倒是没想到天官赐福,沈崇竟也在宜州。

    看着主卧室房门,蒋姐感慨道:“自从沈崇你融入进来之后,欣欣的变化很大,以前没有你时,她从不黏林总。我要带她去睡她从不拒绝。林总也挺矛盾的,有时候觉得这很好,不会影响她工作,但有时她却又为这事暗地里郁闷得直抹泪,觉得欣欣与她不亲近。现在明明多了个你,欣欣与林总反而更亲近了。”

    沈崇笑笑,倒没说什么。

    他知道原因,过去林知书一昧的强调精英教育,结果就是让她自己在欣欣眼里显得过于严厉,妈妈不像妈妈,倒更多的像个老师。

    自己的出现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让欣欣真正明白到亲情的味道,林知书在无形中也做了很多改变,在家里变得柔和许多。

    本来就该如此,孩子不黏爸妈,那还叫孩子吗?

    没过得多久,林知书走出房门,再轻轻掩上关紧。

    她身上新披上件外套,扣子都给扣得紧紧的。

    先前在下面时她不承认自己冷,其实看她这样子,有点冷。

    在往客厅沙发走的过程中,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即便是铁人也会累。

    “蒋姐,麻烦你把图纸再拿出来,再把关总、设计部周总监、市场部姜总监、工程部王总监都叫过来一下,我们再最后磋商一下,就在那边的小会议室吧。”

    她坐下来之后伸了个懒腰,端起杯子喝口水,然后说道。

    不愧是顶级套房,除了有三个卧室之外,竟还有个隔音的小会议室。

    蒋玉点头,转头就走了出去。

    旁边的沈崇看林知书精神状态不佳的样子,略感心疼,“这都快九点了,还加班开会呐?”

    林知书没好气道:“还不都是因为等你!”

    这锅沈哥接定了,“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不然明天再开会嘛,我看你都挺累了,早点休息养精蓄锐呗。”

    林知书摇头,“明天上午就得四方会谈,没时间磨蹭,我们内部必须先达成共识。”

    说完,她又从旁边自己的挎包里摸出个袋子,轻轻撕开,把袋子里的东西倒进咖啡杯。

    沈崇瞟了眼那口袋,“咱们家林总这么有钱也喝速溶咖啡呐?”

    “那不然呢?出门在外,我还得随身带咖啡机和咖啡豆不成?行了行了,你赶紧去那边客房睡你觉去,别搁这儿碍事。”

    说完,她似乎又反应过来自己话不太中听,语气一软,“明天我会很忙,原本蒋姐必须得带欣欣,但你来了就能把蒋姐解放出来,我会轻松些。你快去休息吧,明上午你带欣欣好好玩玩,行吧?”

    沈崇略感不舒服,明明我也是出差公干,只是机缘巧合撞上你,怎么搞得我成专职下来带娃的了!

    我男子汉大丈夫怎能……

    下一瞬,林知书突然又捏着嗓子,摆出副嗲嗲的语气,自言自语道:“亲爱的,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吗?因为想你……”

    沈崇掉头就跑,就特么知道会是这结果,傻狗写的重口味表白短信成把柄了!

    背后传来林知书得意的笑声,“哈哈哈哈!瞧你这傻样!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抄的短信吗?你自己都害臊!”

    等沈崇打开卧室门,把装着箱子的大背包扔床上,背后又传来林知书的声音。

    “我现在精神状态很好,不用担心我,我这些年都这么过。”

    沈崇回头,瞧见如玉佳人正倚靠在门框上,左手托着咖啡杯,右手拿着金属小勺子轻轻搅动着,眼睛却放在自己身上。

    他耸肩,“我知道你是女强人,你们那项目到底什么情况?能给我说说不?”

    “和你说有什么用呐,你会编程会做视频,但隔行如隔山,你又不懂工程设备方面的东西,真当你自己是全才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的事我能搞定,你就甭多心了。”

    她说完,客厅里已经传来密密麻麻的轻轻的脚步声。

    “你自己休息,我先开会去。”

    她立马退走,顺手还像做贼一样把沈崇的卧室门关上。

    谁不知道先前她在楼下接男人,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老林并不知道,在她关门后某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正在磨牙齿。

    什么叫我不懂工程!

    放肆!

    谁给你的泼天大胆!

    你当我这三天是白学的吗!

    呃,如果告诉她我只学了三天,她会不会想打我?

    耸肩,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看她这如临大敌的样子,这次她的事似乎并没有嘴上说得那么轻松。

    孩子妈有麻烦,既然给自己这孩子爸撞上,能视而不见吗?

    当然不能!

    就冲着又有机会打她脸,我就不能手软!

    等着,你给我等着!

    沈哥决定今晚不睡,继续恶补工程项目知识。

    只要能打孩子妈的脸,咱浑身是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