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75章 高端菜市场(4200字第二更)
    二人又回酒店时欣欣刚好醒转。

    小宝贝发现爸爸妈妈不在,有点不高兴的瘪起嘴。

    “真是的,爸爸妈妈居然自己跑出去玩,哼!”

    沈崇和林知书正走到主卧室门口,就听里面传来欣欣的声音,很生气的样子。

    沈崇正要往里走,林知书从后面拽住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里面蒋玉说道:“欣欣,他们没有出去玩,你妈妈生病了,爸爸陪妈妈去医院了呢。”

    “啊?妈妈生病啦?这怎么办呀?蒋阿姨你快打120!救护车救护车!”

    下一瞬,已经换上身白裙子的欣欣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闷头就往门口冲,正好迎面撞进林知书怀里。

    “妈妈!你们骗我!”

    发现妈妈没生病,好好在这里呢,欣欣气鼓鼓的嘟起嘴。

    沈崇两人见她眼睛里都已经有泪花在闪,倒是哭笑不得,这反应也太敏感了。

    林知书有些感动,拍拍欣欣的肩膀,“妈妈是生病了呀,但现在已经好了。”

    说完,林知书还给欣欣看了看手背上输液的针眼。

    欣欣怒意顿消,又变成心疼的表情,“幸好有爸爸陪着妈妈,妈妈你才好得这么快。”

    林知书大囧,回头贼一样看了眼沈崇,默默点头,“是呢。”

    上午九点半,四方会议准时召开。

    林一工业虽然来了三十余人,但包括沈崇与欣欣在内共计只有十二人进入会议室,除甲方另外两家公司也差不多人数,甲方则有近二十人。

    林知书、高级顾问蒋玉、副总裁关小谷、设计部总监周新觉、市场部总监姜睿、工程部总监王和同等人坐于超大型椭圆会议桌靠近甲方的位置。

    沈崇则带着欣欣和另外几个林一工业技术负责人坐在后面的旁听席。

    各方大约几分钟的调整寒暄,九点四十分会议正式开始。

    先是各方通报项目进展等情况,与此同时,沈崇单手搂着欣欣,她有点坐立不安。

    尽管沈崇和林知书早早和欣欣说好了,让她和爸爸一起不要闹,不要影响大人开会。

    欣欣当时答应得很好,会议开始后也在坚持,但超过十分钟后实在有点撑不住。

    沈崇一边得竖起耳朵偷听会议发言,另一边又得稳住欣欣,分外头大。

    “嘘,欣欣你别乱动。”

    “爸爸,我……我好难受,背上好痒。”

    沈崇苦笑着给欣欣挠背,她并不是真痒,而是闲的磨皮擦痒。

    沈崇又摸出手机塞欣欣手上,“欣欣你玩手机好不好?”

    “嗯!”

    五分钟后,欣欣却又把手机还了回来,“爸爸你说过小孩子不能玩太久的手机,我玩完一盘游戏了,不能再玩了。”

    沈崇:“……”

    就很无奈,都不知道是该夸她懂事还是该悲伤,平时欣欣这么乖得多高兴呐,可怎么刚好就在这时候……

    唉。

    沈崇知道稳不住她了,再过不得几分钟,欣欣不说闹将起来,说话的音量肯定控制不住。

    本来自己带着欣欣进场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诧异的目光,寻思这么重大的会议怎么能带小孩进来。

    但由于这两人混在林一工业的团队里,另外三方的人倒没当场表现出太大抵触,没说什么,但如果欣欣扰乱会场秩序就很麻烦了。

    这是重要的谈判场合,钱是小事,面子为大。

    沈崇心想,万一欣欣闹腾起来之后,再蹦出个嘴贱的家伙喷上一句,那今天……嗯哼?

    他暗叹口气,所以走吧。

    再见了,我的舞台……

    再见了,我的背景板们……

    再见了,孩子妈的脸……

    他分外不甘的把手在裤腿上搓,小声对欣欣说道:“好吧好吧,爸爸现在带你去外面玩好不好?嘘……不要大声叫。”

    欣欣重重点头,眼睛都快笑成个月牙弯儿。

    就在此时,前面的蒋玉悄悄挪开凳子走了回来,俯下身从沈崇手里拿过欣欣的手,“我带欣欣去吧。”

    “不!我要爸爸带。”

    蒋玉想了想,变戏法般从裤兜里摸出两张门票来,宜州水上乐园。

    其实她不只两张,但别的门票是给保镖们准备的。

    一看五彩缤纷的门票上印着的众多游乐设施,欣欣的眼睛顿时亮起来。

    蒋玉知道她上套,“这个门票是蒋阿姨买的呢,所以蒋阿姨必须要去的,欣欣你和爸爸出去,就不能去水上乐园啦。只有两张票喔。”

    欣欣好痛苦,好犹豫,想了快十几秒,然后分外歉意的看沈崇一眼,“爸爸对不起啦,我和蒋阿姨去。”

    沈崇眼珠瞪大,这也太真实了!

    叛变的代价这么低吗?

    “蒋姐,你不是……”

    沈崇眼睛飘向会议桌。

    林知书正回头看这边,蒋玉笑笑,“原本计划就是我带欣欣去水上乐园,没什么问题。”

    沈崇寻思林知书不还指望蒋玉帮忙吗,又看林知书。

    林知书却点点头,表示这事是她的意思。

    其实,她现在有点问题。

    昨晚她没睡好觉,又发烧,又去输了液,虽然现在已经退烧,但精神状态肯定比不上平时。

    不过她略做犹豫,比起让沈崇带着欣欣离场,她到更宁愿蒋玉出去。

    项目谈判走到现在,几乎所都东西都已经体现到书面文件上,蒋玉在这儿的作用是帮忙整理思路,给出些小建议,但发言表态上没有蒋玉的事。

    好难得沈崇这么有心,甭管他的想法到底有多天马行空与荒谬,哪怕明知道他这突击学习不可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林知书认为自己必须有所表示,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

    他傻乎乎的有点可爱。

    等蒋玉带着欣欣悄悄离场,林知书对沈崇比了比手势,指指自己身边原本蒋玉坐着的位置。

    反正都是旁听学习,坐后面看不到别人的表情与神态,感受不够深刻,不如坐前面来。

    沈崇微微张嘴指着自己,林知书再点头。

    他有点搞不懂老林到底在想什么,只得坐上前去,“怎么又让我坐前面来。”

    “少问,多听,多学。”

    “好吧好吧。”

    沈崇暗自撇嘴,很好,距离我的舞台又更进一步,等一个救赎。

    其实他没打算今天真能做成个什么。

    他现在懂归懂,但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该项目,具体情况不甚清晰。

    他连图纸都没看过,哪能立马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

    除非运气来爆了,桌上这些人说出什么明确的漏洞,刚好别人没注意,他能逮住了,那就能代表林知书发难做点文章。

    不过这事风险又有点大,在没有完整了解项目的情况下贸然表态,大师也会闹笑话。

    沈哥可不想装逼不成反被艹。

    舞台是上了,但接下来还得稳扎稳打,看看老林头疼的到底是什么事再做决定。

    会议召开到现在并未进入正题,还是以沟通交流及介绍情况为主。

    沈崇打算等到了正题后伺机而动,逮住机会随便给点小建议,只要不犯错,哪怕中规中矩都好。

    可以降低标准,不说帮到孩子妈什么大忙,至少得让她刮目相看,让她明白咱老沈可是有备而来,绝非“你懂什么”、“别碍手碍脚”、“离入门还远着”的选手,稍微小打一下她的脸也是很开心的。

    他稍微多打量了下林知书的侧颜。

    林一工业阵营里的小变动并未引起太多骚动,会议依然在继续,沈崇终于能舒舒服服的暗中观察。

    他翻看着面前的项目资料,另一边又分心二用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和记忆着场上每个人的发言。

    这时候他有点想念梁仔,如果梁仔在场,能把另外三方人员内部相互间的窃窃私语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知不觉又是半小时过去,终于渐渐到了正题,沈崇放下手中资料,开始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场上情况。

    刚才他用极快的速度扫描掉眼前这些资料,可算大体知道项目情况。

    七粮浆酒业集团的生产线扩建工程中,林一工业负责的价值5.5亿的大型设备供应项目已经交付了超过80%,并顺利完成安装。

    土建方的主体工程也临近竣工,完成度超过90%。

    沈崇具体的扫描了林一工业的供货清单,里面写着设备名称和各项简略参数,还有些土建方的文字资料。

    他倒是都记住了,可惜时间紧张,没空去看那厚厚一叠的土建设计图、工艺设计图及大型设备单体设计图。

    那些东西里面才是重头戏,看完之后心里能形成个更完善的梗概。

    一旦切入正题,场上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沈崇很快搞懂了问题出在哪。

    事情是这样的,目前扯皮不休的是林知书的林一工业与土建施工总承包,争议的要点具体到林一工业供货清单里,就是那最后的20%,两个造价分别高达六千余万的超大超重罐体设备安装。

    现在那两个罐体已经到场,但在安装之前出了问题。

    安监局给出测试结果,经过现场勘察测试,坚持认为房屋建筑结构的安全承重量低于罐体自重,再计算上建筑内其余小设备的重量,如果强行安装将会存在安全隐患,要求必须整改。

    后来各方提出意见,再重新邀请专业测试机构,使用精密仪器测定变形等等因素,结论稍有改变,罐体自重略小于安全承重量,但这依然不符合规矩。

    那么只有三种可能。

    要么林一工业的加工精度不够,制造出来的设备超重。

    要解决这问题,就得林一工业把设备拖回去返工重做或是改造,再重新交付。

    可这又是一体成型设备,改造成本与重做区别不大,再算上一来一回的运输费用,增加的成本很可能上亿。

    又或者土建总承包施工质量偏低,建筑物承重能力不足,那就要土建方整改,具体方案是加固甚至重建,这依然动辄上亿。

    最后一个可能,则是设计单位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提供的罐体重量范围与土建结构承重范围错了。

    那这样的话设计单位就惨了,挠破头皮都不够赔,这种低级失误也太致命了,几乎不可能出现在这种重大项目中。

    气氛渐渐变得剑拔弩张,各执一词,各不相让。

    土建施工总承包一把手涨红着脸大声争辩道:“我可以保证,我们绝对是按图按标准进行施工,测定结果里我们都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绝不可能是我们的问题!”

    林知书看了眼身边的副总,关小谷同样站了起来,摊开设计文件,再打开称重证明书,手指在文件上敲打得啪啪直响。

    关大姐叉腰道:“我们林一工业每年为全国各大企业提供超过两百亿的定制设备,再大的再重的我们都做过,我们不但严格执行国家标准,在生产管理上更严格执行国际先进标准!我们生产的每一个设备都保质保量,精益求精!称重数据和设计数据都在这里,白纸黑字的写着!我们是不是超重了,看一眼不就知道?”

    关大姐虽是女流之辈,但嗓门儿可不是一般响亮,开炮就镇住全场,让对面的土建方老总很是无奈。

    关大姐乘胜追击,“所以,肯定是你们的问题!”

    土建老总怎能认栽,“我们没问题!就看你们这数据吧,设计方给出来的重量浮动范围是上下五吨,你们倒好,蹭蹭的就往上窜到四点八吨,你们就是故意做到这么重!”

    “毛病呢!吃饱了撑着故意做重啊?材料费不要钱啊?这都是完善设计要求,保证设备质量!反正我们在设计允许误差范围内,这事没我们一毛钱的事,我们不可能承担!”

    关小谷喷完之后便又坐下来,一副我不爱理你,你再BB也没用的态度。

    土建方又开始摆数据了,说来也是巧,他们也在设计允许误差范围内,承重量上下浮动五吨,他们刚好又往下飘了五吨。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大家又齐刷刷转头看向设计单位。

    那只能是设计单位拿出来的设计就出了问题。

    设计单位负责人吓得面色发白,怎么能认,“不可能,我们当初考虑的余量是十五吨!你们到底怎么算的!”

    藏在林知书身边的沈崇倍感新鲜。

    哎哟我去,还以为大佬们谈业务都温文尔雅闻言细语的呢,结果和菜市场好像没什么区别嘛。

    呃,不对,等等……

    他们BB来BB去,争的也就是几千万,撑死一个亿。

    沈哥稍微回忆,掐指一算,觉得自己当初和老何谈业务时更霸道,啪的一下1.15亿糊老何脸上,把老何震得当场觉醒。

    仔细想来,还是我沈哥更威武。

    你们都弱爆了。

    沈崇看得直乐呵。

    吵什么吵,不就一个亿嘛。

    如果让老林知道自家男人这时候心里的想法,大概会拿个枕头闷死他。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一亿不是钱?

    那什么还是钱?

    再大的公司也都是一块钱一块钱赚出来的好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