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413章 场面十分尴尬(5300字第二更)
    林知书起初不相信沈崇能扛三个箱子加电脑,但几分钟后她就信了。

    沈哥跑杂物间翻出根麻绳,将电脑箱和三个大箱子牢牢捆上,还学着码头工那样做了两根麻绳背带,轻轻松松扛上背。

    “走起!”

    他吆喝一声就往门外走,不想背后扛着的东西宽度超标,哐当一声撞在落地门两边。

    林知书在后面大喊:“你慢点!慢点!门都给你撞掉了!”

    “哎……哎你把门再开点。”

    “你是猪啊!”

    “你快成猪老婆了啊!”

    “谁要当你老婆!”

    “扯证不就是猪老婆了?”

    “谁要和你扯证了?”

    “猪要和我扯证啊!”

    “你说谁是猪!”

    沈崇义正言辞,“嗯……我!我说我是猪!不服吗?”

    “服,我服。”

    今天,润雅苑的保安们又涨了知识,往日里雷厉风行走路带风,进出基本都坐车,只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的第八栋业主林大老板,今天竟一手拖着两个硕大的LU皮箱吭哧吭哧的出现了。

    在她前面走着的沈先生更夸张,两臂高举撑着背上捆在一起的四口硕大箱子。

    单以体积看,润雅苑保安们觉得沈先生背上的东西少说得有半吨。

    拒绝了保安们的帮助,在路灯照耀下,沈崇与林知书一前一后慢悠悠的往正大天城方向走去。

    这场景真是别开生面。

    “有钱人太会玩了。”

    “是啊,看不懂。”

    “沈先生比我们还像干苦力活的,力气真大啊。”

    “你懂个屁,我们才叫苦力活,人家那叫健身,叫保持身材!”

    “听说以前沈先生是打职业搏击的,他这应该叫敬业吧?”

    “也对。”

    “真羡慕这小两口,看看人家这生活,才叫生活。咱们这叫生存。”

    “那是,穷人的日子千篇一律,有钱人的生活多姿多彩。”

    真不能怪这群保安心志不坚,动不动就自惭形秽。

    作为高端别墅区的门卫,他们见过的奢侈品不少,但像沈崇和林知书这样,把传说中价值动辄六位数的LU皮箱像麻袋那样捆上,又或是很随意的拖着轮子在水泥路面上走,他们学不来。

    箱子值六位数,那皮箱的轮子少说也得四位数,刮花了多心痛?

    还有,沈先生那样捆,箱子都给变形了!

    “慢点,你走慢一点,我都跟不上了!”

    路边,眼瞅沈崇扛了至少百来斤的东西还越走越快,林知书累到气喘吁吁都跟不上,气愤的直跺脚。

    沈崇不得不慢下来,回头看她,耸肩,“真是个千金大小姐,你看我,扛这么多东西都没眨下眼。”

    “谁能跟你这个变态比!”

    沈崇想起她搜索的那些心理问题,还有疑似恋物癖的症状,冷笑,“哼哼,还不知道谁是变态呢。”

    林知书瞪眼,“你说什么?”

    “今晚的月亮真圆。”

    “你就假吧,蜀都的天看不见月亮。”

    “你这人没有幽默感。”

    “说得好像你就有?”

    两人就这般吵吵嚷嚷半打趣半认真的越走越远,不过这次沈崇故意放慢了脚步,好让老林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旁边。

    他其实挺不解,以孩子妈以前的习惯,她该让保镖从隔壁栋过来帮忙搬,这次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林知书则察觉到了沈崇的步频变化,心想,这嘴硬心软的家伙。

    她又偷偷看沈崇勾着头的侧颜,其实,现在这样挺有趣。

    “哎对了老林。”

    “怎么了?”

    “我问你个事啊,像你们这种企业家,如果要投资一家别的公司时,通常在想什么?”

    林知书不假思索道:“能想什么?投资肯定得为了盈利,不然干嘛投资?”

    “那如果短期内看起来不那么容易盈利,并且投资对象的掌舵人要放着优质资产不发展,跑去弄劣质资产呢?”

    林知书又道:“那就看着他作死呗,等他把自己作死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那你们不考虑长效收益吗?”

    “当然要考虑,如果长效收益足够,短期内少赚一点也能承受。但投资千万要记住一点,就是别信别人的忽悠。很多人喜欢把长效收益吹得天花乱坠,扛过短期之后就能怎样怎样,结果等真进场之后,却往往发现那是个无底洞,填完一年又一年,天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这种人,这种项目都是大忽悠,信不得。连优质资产和劣质资产都分不清的掌舵人,注定要把企业带进沟里。你是想投资做点什么?需要本金吗?需要我帮你参考调查一下不?我的咨询公司很厉害的。”

    沈崇好难得对生意产生兴趣,林知书开心极了,把自己压箱底的理念倾囊相授,甚至还想帮他。

    “没……不用。”

    沈崇赶紧摇头。

    我能说什么呢?

    我都被你说成个大忽悠了,还说个蛋!

    这也太真实了。

    他刚刚鼓起的好大勇气,顷刻间又烟消云散。

    和老林不能聊工作,她真能瞬间变身,刚才她突然爆发出来的掌控欲好强。

    见他又沉默不言,林知书紧紧拧眉,“我感觉你状态不对劲,神神道道的。”

    “哪有。”

    “就有!遇到什么事了?说呗。”

    “没什么。”

    “说!”

    “真没事。”

    林知书很强势,但沈哥也不是摆来看的。

    你让我说就说?

    再说了,我都知道你投资的心态了,我还能拿你钱来搞灵妖实验室?

    他甚至想拍自己脑袋,刚才简直失了智,怎么会蹦出如此可笑的想法。

    他根本不愿意把林知书和欣欣搅合进灵妖世界里来,只想让她们离这些事远点。

    再者,以林知书的掌控欲,她一旦入股,不可能不好奇自己到底在搞什么,那灵妖实验室就没办法在她眼里瞒着。

    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让她动不动就吃一发斩妖式谈心吗?

    唉,都是先前那一屋子奢侈品给我造成幻觉,让我心态失衡了。

    见他实在嘴硬,林知书气苦,但又拿他没办法。

    她都不知道沈崇到底在犟什么。

    我连财产公证都不做,我连几千万的坟都舍得给你买,你要有难处就告诉我啊!

    你看这台电脑,还有我时不时突发奇想悄悄照着你码子给你买的衣服,这点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如果你有需要,我能不帮你?

    她决定说点话刺激一下沈崇,“你看你吧,就是死鸭子嘴硬,死要面子活受罪。你没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网上不经常有人说吗,嫁入豪门又或者找个豪门的媳妇,就等若少奋斗二十年。”

    “然后呢?”

    “你还不懂吗?我就是豪门,我有钱,很有钱,超乎你想象的有钱!我只能告诉你,你之前理解的几百亿并不准确。沈崇,我愿意帮你,真不是同情你,你懂吧?”

    “嗯,我懂。”

    “我只是怕你面子抹不过去。但你都有困难了,为什么不能提呢?穷,失败,这些才是最丢面子的事吧?”

    沈崇继续点头,“对,你说得没毛病。”

    昨天他的感触就特别深,面子顶个屁,钱才是面子。

    会议上自己几乎把四大公司的人脸都给喷烂了,他们面子全没了,但他们根本不生气。

    他们看自己的感觉,怕是就像在看一叠愤怒蹦跶的钞票。

    所以他们当时很轻松就抹过去了,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和一堆钱生气。

    “你明白就好,你看我先前反对你带这么多东西,其实没别的意思,就寻思着你租那小套二实在空间有限。你看,欣欣在润雅苑这边,又有练舞房,还有钢琴房,还有画室,还有健身房,还有那么大的浴缸,到你那儿却要被压得连转个身都吃力。唉,我真怕她这一个月住不习惯。”

    这,就是林知书的真实目的。

    衣食住行,是这世界上最现实的问题。

    房子的大小和空间,当然能决定一个人的居住感受。

    她用房子这个现实问题来痛击沈崇,就是想进一步刺激他放弃无谓的坚持。

    “噗……”

    沈哥又笑了。

    林知书瞪眼,“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吗。我给你买了十八栋你不住,非得跑别人地盘租着,你不难受吗?你不难受我还替欣欣觉得难受呢。”

    沈崇闭嘴,眼观鼻鼻观心,你就吹,继续吹。

    等会我都替你脸疼。

    终于上楼,林知书并没留意到楼层和栋数稍微有点区别,只怪正大天城的楼盘标准户型修得太统一,不看楼道口的牌号根本分辨不出来。

    沈崇先放下背上的大家伙,开门,然后两手提着东西小心翼翼抹过房门,回头笑道:“请进。”

    林知书拖着箱子往里面走了三四步就觉得不对劲。

    户型不一样。

    这状况太诡异,她都没留意到卫生间里竟还亮着灯,客厅灯也没关。

    “这什么情况?”

    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沈崇继续往里走,把三口皮箱和电脑箱一股脑轻放在沙发上,“没什么情况啊,我换房子了啊,你没发现吗?”

    他说得很是平淡,但浓浓的逼格挥之不去。

    林知书面色一僵,“换房子?重新租的?”

    沈崇两手一摊,“买的!”

    他等这句话好久了。

    林知书当然不信,“瞎扯呢,正大天城的房价我关注过,你这套几的?”

    沈崇嘿嘿直笑,“套四。你过来看。”

    “这是主卧,家具是全新的,油漆是我自己刷上去的无甲醛。”

    “这是欣欣的卧室,怎么样?”

    林知书傻眼了。

    这间欣欣的卧室里全部刷了粉红色墙,墙上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卡通图案,墙顶星星点点般洒满如满天繁星的LED小灯珠,中央一个可以在太阳公公和月亮婆婆状态间自行切换的顶灯。

    儿童床则被做成了个冰雪城堡的样子,城堡里侧还画了幅3D立体画,画中正有个美丽的冰雪公主沿晶莹剔透的冰梯缓步而下。

    沈崇继续打脸,“这些卡通画你没见过吧?都是我设计的!我亲自画上去的!欣欣肯定喜欢!”

    他这就有点厚颜无耻了。

    迪士尼、漫威、DC、集英社、东映等等公司纷纷哭晕在厕所。

    林知书嘴越张越大,“都你设计的?不可能啊!”

    “什么叫不可能,这床上的白漆也是我一刷子一刷子糊上去的呢!哦对了,隔壁是我书房,隔壁的隔壁是我的……呃,工作室。”

    林知书又跑到隔壁去看,再打开沈崇各种指示灯闪烁的所谓工作室,“疯了吧你,摆这么多电脑?咦,这是一个数据中心机房?”

    沈崇赶紧解释,“嗯,我的个人数据中心,你知道的嘛,现在我对电脑很感兴趣。不过你放心,看见这防辐射材料没?完全屏蔽辐射,咱们在这里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

    这下林知书真信了这是沈崇自己买的房子了,如果租的,不可能让他这样折腾。

    她十分尴尬。

    虽然这钱对她九牛一毛,但她今晚一直逮着沈崇的房子吐槽,各种装叉。

    万万没想到,这货早就买了新房,就等自己自投罗网。

    想起自己先前各种吐槽,肯定被这货在心里一直看笑话,她就羞红了脸。

    沈崇这家伙简直焉坏到顶!

    “你故意的吧!你就想看我笑话对不对!”

    她气愤的追着沈崇肩膀直锤。

    沈哥嘿嘿着胡乱抵挡,“哪有,我这不是打算给欣欣一个惊喜吗,哪想到你先过来看了啊。”

    “怎么着?给欣欣惊喜,我就没?那我房间呢?套四你一个人就占了三间?”

    沈崇直咳嗽,“别闹,你自己不在润雅苑有大别墅吗,我这里还给你留什么房间?万一你将来破产了得买房,只能住我这儿,就和我一间房啊!”

    “闭上你的乌鸦嘴!限购政策落地都有几个月了吧?意思你之前就买了?说,你到底哪来的钱?你当业务员不可能这么快赚够首付吧?”

    沈崇突然僵住,怎么忘了这茬,这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告诉她买这房的钱是杀了好几个歹徒,救了陆胖子命拿的酬金吧?

    林知书看他这欲言又止的模样,脑子里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又想起他最近一直保持运动员身材,可这大半年里竟没有任何那方面的需求。

    要么,他就是个变态。

    但他显然不变态,他也强调过自己没有打黑拳,那么他就真和向梦溪那魔女提过一嘴的那样,这半年卖肉去了?

    不然怎么熬得过?

    她真的超能发散。

    瞬间又把思维发散到了另一件事上。

    前两天儿童节时,他一口叫破陶韵的姓氏,还老打量别人的身材!

    两人当时眉来眼去,虽然后来给沈崇蒙混过去了,但林知书却下意识觉得有鬼,认为这两人肯定很熟。

    后来她的确随意吩咐下去,让人把陶韵的资料递给她看了眼。

    陶韵是个丧偶的单亲妈妈,并且身价不菲!

    “是不是陶韵给你买的?欣欣幼儿园那个陶淘的妈妈,陶总,对不对!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十倍!你必须和她断了关系!”

    理智告诉她不该说这些,但她这次没管住自己的嘴。

    沈崇当时就崩溃了。

    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啊!

    你特么是个妖怪吧?

    林知书突然又想起个什么事,刚进门时右手边过道里的卫生间房门上还亮着灯,但里面却并没有传来水声。

    那狐狸精当时就躲在卫生间里!

    沈崇肯定提前不知道狐狸精要来。

    真是好演技,好镇定,现在把我骗到这机房里,就是在给狐狸精创造机会跑路吧?

    沈崇头都快大了,“你给我正常点!”

    “你才不正常!”

    林知书反手就打开门冲进客厅,三步并作两步杀到卫生间门前试图开门,反锁了,灯还亮着。

    很好,这个陶富婆还没来得及跑掉。

    她开始撸袖子,“开门!里面的人给我开门!”

    沈崇也蒙了,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事,自己回家之前忘了给狗子和鸡哥说要带林知书过来。

    岂不是,这两货正在里面……

    里面当然没人理睬林知书,林知书回头看向沈崇,“给我把门打开。”

    “那个,老林,你别乱想啊。”

    “开门!你有钥匙吧?”

    沈崇给她这眼神看得头皮发凉,“行吧,我开门。”

    他回头从鞋柜里拿出钥匙,寻思刚进门时狗子和鸡哥应该就已经知道了,这会儿应该不会露馅。

    厕所门被从外面打开反锁,林知书推门而入,鼻孔里闻到股浓浓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地上还有很多泡沫。

    她没看见人,继续往前走,站到浴缸前。

    一条狗,一只通体墨黑的公鸡,正湿漉漉的藏在厕所浴缸里瑟瑟发抖。

    狗的嘴里还衔着张浴巾,仰头,一脸无辜的看向林知书,然后再伸长脖子,脑袋从浴缸里探出来,看了眼捂着脸站门口的沈崇。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老大,怎么办啊?

    我们已经尽力加快动作了,但没能来得及啊!

    你要带嫂子过来,怎么不早说啊!

    晚上的鸡哥必须擦干,不然会生锈啊!

    林知书回头看向沈崇,“你这……这是……什么情况?”

    沈哥脑子里瞬间转过一万个念头,大步走过去,从狗子嘴里一把抢过浴巾,再照着狗子脑袋拍了一掌。

    “这傻狗,简直成精了!都学会给鸡洗澡了!滚回你的狗窝!”

    梁仔在浴缸里汪叫了声,然后一口叼起鸡哥的腿,蹭的窜出来冲了出去。

    沈崇挠头,但马上又冷静下来。

    狗和鸡在一起洗澡,还会用沐浴露,聪明人下细想肯定会觉得诡异。

    既然解释不清,那就不解释了吧。

    我必须得做点什么转移她的注意力。

    绝对不能搞到要给孩子妈上“谈心”的地步!

    所以,对不起了老林。

    他瞬间把脸一板,反手关上厕所门,再反锁上。

    “孩子妈,你刚什么意思?你认为我被陶韵包养了?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在你眼里,我是这种人?”

    他面沉似水,表情阴冷,显然已经“怒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2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