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奥特曼格斗进化 > 第四十八章 眼泪
    傍晚,东京车站外一块广告屏上,正在报道第14号的消息,白天不少人都离奇死亡。

    夏龙在东京站下车,默默看了报道一会,穿过人群离开车站。

    “阿龙,”才回到报社,迎面便遇到外出的平田,“情况怎么样?长野那边查到什么了吗?”

    “抱歉,”夏龙摇头道,“结果到头来什么也没查到。”

    “这样啊,对了,那个叫一条的警察之前又找过你,一连打了好几通电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一条警官?我知道了。”

    夏龙走进办公室,立马用电话机联络一条熏。

    “听说你有事找我……”

    “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可以请你过来一趟吗?”一条开着车,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少女实加道,“夏目教授的妻子和女儿正好到东京这边来了……”

    “什么?实加被14号袭击了?”夏龙听着电话,点点头道,“好,我马上过去。”

    诸星团好奇地看着打完电话的夏龙:“阿龙,你和那个警察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夏龙放下电话道,“抱歉,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

    城南大学,夏龙刚下出租车便在校门口遇到一条薰。

    “今天出现的14号和以前不太一样的怪物,能够像蜜蜂一样飞在天上射出毒针杀人,”一条边走边说道,“另外,五代他又出现了绿色的新形态,下午五代把那家伙从天上射了下来。”

    “实加现在怎么样?”

    “她没事。”

    一条将夏龙带到考古学研究室外:“他们就在里面。”

    夏龙跟着一条推门而入,先是看到五代几个,随后又看到低头坐在一起的实加母女两个。

    “实加。”

    实加闻言微微抬起头,看到一条身旁的夏龙后又视线躲闪地低下头。

    “不好意思,我才刚从长野那边回来,”夏龙继续道,“害你们差点出事了。”

    “可以到外面走一会吗?”夏目夫人搂着女儿,眼里闪过一丝哀伤,站起身请求地看向夏龙。

    “好啊。”

    夏龙看了看埋头的实加,点点头转身离开研究室。

    城南大学校园,夜晚的研究楼前显得相当安静,几乎没有什么人,夏龙和母女两人一并沉默着走出大楼,顿了顿,主动开口道:“一条警官已经和我说了,听说实加差点遇到危险,怎么会突然到东京来?”

    “最近我在先夫的抽屉了一块石头,像是在遗迹附近出土的东西,”夏目夫人打开一个用布包裹的盒子,“长野那边表示那件事的调查已经转到这里,我想这东西可能会对零号的调查有用就带过来了。”

    夏龙拿着纹路奇特的古老石块,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我这次去长野就是想再调查一次,好像从那次之后,零号就再也没有线索了,”夏龙放回石块道,“抱歉,我一直都没什么进展。”

    夏目夫人收起盒子,脸上带着一丝愧疚默然道:“这些天电视上的新闻我们都看了,也知道那个蒙面超人就是你,阿龙先生一直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和那些怪人战斗……”

    “对不起。”实加忽然在一边哽咽出声,“是我太想调查清楚零号的事了。”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没有介意,只是你自己没事就好,”夏龙笑道,“别哭了,先回长野去吧,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把零号找出来的。”

    ……

    报社。

    又是几周过去,送实加母女离开危险的东京后,基本上每两三天都会出现一次未确认生命体事件,夏龙暂时交由五代去应付,自己则是尝试收集各种方面的信息,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这么多天来,他也发现这些怪人保持着一种奇怪的组织形式,越到后面出现的越强,从当初遇到的玫瑰女古朗基看来,这些家伙应该存在某种实力等级关系。

    “阿龙,”主编翻看着报纸还有资料,好奇道,“你说那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每次都只有一个怪物袭击人类,听说有人看到一群人类样子的未确认生命体经常聚在一个地方,可是那些家伙在被发现后却又转移走了,就好像在躲着人类似的,真是很难理解啊。”

    “我也不太清楚。”

    夏龙又想起那个和其他古朗基大不相同的玫瑰女:“可能是有人在管着他们吧。”

    “你是说他们也有老大吗?”

    “嗯。”

    夏龙拿着一份未确认生命体的目击情报看了看,起身提起背包道:“主编,我再出去调查看看。”

    警视厅,搜查本部正在召开一场关于未确认生命体的会议。

    “目前这些未确认生命体已经出现到第20号,包括警务人员在内,牺牲的人数越来越多,我们无论如何要找出他们的巢穴,凭我们警方的力量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是警犬训练所的芝崎,”一名警官在搜查部长的示意下开口道,“警犬对于那些未确认生命体起初的反应,会因为害怕而强烈抗拒我们的指令,不过,经过一个多月的耐心训练,在31只军犬中我们发现有一只能够分辨出他们的特别气息,可以用来追踪那些家伙。”

    “樱井警官,”部长转向一名年轻警察道,“你就跟他一起利用警犬进行调查工作,到目前获报次数最多的品川、大田、目黑区进行搜查。”

    “是!”

    ……

    品川区,夏龙提着背包四处走动观察,最后找到了一个据说有看到未确认生命体的目击者家。

    “您好,我是新生新闻报社的记者,可以问您一些事情吗?”

    按下门铃留言后,夏龙在门口等了一会后,一个看起来有些紧张的中年人打开门。

    中年人朝夏龙身后寻视一圈后,立马把夏龙让进屋子:“进来吧。”

    夏龙跟着走过乱糟糟的客厅,发现墙壁上贴着不少简报,全都是关于未确认生命体的报道,其中甚至还有他用蒙面人身份与怪人战斗的新闻。

    “需要喝点什么吗?”中年人拿了一个水杯问道。

    “不用了,”夏龙站在简报前看了一会,“我来只是想找您多了解下那些怪物的事,听说您之前看到过他们。”

    “没错,”中年人咽了口唾沫,后怕道,“那些家伙都变成了人的样子,穿着奇怪的衣服,还是奇怪的纹身,我开始还以为只是一群混混就吼了他们几句,后来看新闻才知道他们都是怪物。”

    “他们没有攻击你吗?”夏龙继续问道,“后来呢,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中年人眼里依旧带着恐惧神色,“这些天我根本都不敢出门。”

    夏龙注意到中年人拿着水杯的手指隐隐颤抖,暗叹一声,终究还是放弃了继续问下去。

    “打扰了。”

    离开目击者家,夏龙又走到了一处古朗基聚集过的一处隧道边,现场没有留下丝毫线索,看起来也只是个临时的据点。

    不过,这段时间品川区事件发生的次数都不少,那些家伙很有可能还留在品川区或者品川区的周围一带。

    夏龙穿过隧道,在一座天桥上停下脚步后,放眼环顾连片的楼宇还有街道,忽然看到另一边有个眼熟的警察跟着一条警犬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好像是那个警视厅的樱井警官……难道也是在找那些家伙吗?”

    “滴滴!”夏龙怀里最近才买的手机忽然响起,他顾不上樱井,连忙打开手机,发现是报社的号码。

    “阿龙,出事了!”主编诸星团声音急切道,“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品川区这边,怎么了?”

    “那些家伙又出现了,总之你快点到台东区那边!不管怎样都要把平田带回来!”

    “平田前辈?”

    夏龙闻言面色一紧,急忙快步离开天桥。

    ……

    台东区,夏龙匆匆赶到海滨广场边,找寻一番后终于看到了一处被警方封锁的事故现场。

    一路上诸星团也没说清楚,他勉强只知道21号在台东区杀了人,随后又去了港区那边,到处都是纷乱的警笛声。

    “平田前辈!”

    挤开开围观的人群,夏龙注意到封锁区内跪倒在岸边的平田,不顾警察的阻拦,喊叫着冲了进去:“平田前辈,你没事吧?”

    跑入事发现场,夏龙渐渐放缓脚步,最后在平田身后停下脚步。

    平田并没有大碍,只是抵着岸边护栏失声痛哭着,手里紧拽着一张火烧后的纸片残骸,面容挤成一团,眼泪完全失去控制。

    “平田前辈……”

    夏龙看着肩膀颤动的平田,张了张口,视线转向一旁忙碌的几名警察。

    地面上用白色粉笔了两个人形,受害人尸体似乎已经被警方转移走……

    “平田先生,”一名警察走到平田身边,看着纸片残骸劝道,“您女儿的事我很抱歉,不过可以把这张成绩单交给我们吗?这是很重要的证物。”

    夏龙这时才注意到平田手里捏的是成绩单的一部分,上面还有个女孩的名字。

    “栗子……”平田抓着纸片不放紧紧按在胸口,嘴里不停呼唤着女儿的名字,犹如心脏绞痛般痛苦地哽咽不已。

    “平田先生,”夏龙轻叹着蹲下道,“我们先回去吧。”

    失去女儿后,平田整个人都看着像失了魂,和平常努力工作的时候比起来,完全就像变了个人,最后竟然直接在事发现场昏了过去。

    在警察的帮助下,夏龙背起平田,默默叫了辆车回到港区的报社。

    “他妻子几年前去世后就剩下这么个女儿,虽然平时和女儿关系不好,但也一直都拼命工作供女儿读书,”诸星团看着在昏睡在还喃喃呼唤着的平田,默然道,“我知道他其实很爱女儿,为了赚钱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找独家新闻,或许女儿便是他的一切了吧。”

    彩子照顾好平田在腾出来的休息室躺下,朝主编道:“现在怎么办?”

    “暂时先放着吧,21号的事也不要报道了,等平田缓两天。”

    “只能这样了。”

    主编和彩子同时陷入沉默中,整间办公室气氛都有些低沉,夏龙看了看两人,走到一边打起电话。

    首先是打到波雷波雷餐厅那里询问五代的情况,得知五代已经被一条叫出去后,又尝试着给一条打电话,却没有打通,只是提示对方正在驾驶中。

    现在的一条大概也很忙,夏龙没有办法,五代这家伙连部电话都没有,平时一直都是通过机车上的通讯器和一条联络。

    “主编,让我去吧。”夏龙放下电话道,“我去调查21号,这种时候更应该要弄清楚21号的情况不是吗?”

    “你?”主编摇头道,“你能去干什么?”

    “咚!”正说着,休息室忽然传来一连串响动,紧接着便是跌跌撞撞推门跑出去的声音。

    “平田前辈?”

    夏龙看了眼空荡荡的休息室,立马跟着冲了出去,等赶到楼下时平田已经拉开了报社新闻车车门。

    “平田先生!”

    夏龙快步冲上前一把平田:“你要去哪?主编说让你好好留在报社!”

    “我和那家伙拼了!放开!”平田发现挣不脱夏龙,红着眼睛道,“阿龙,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平田先生……”

    看着平田泪眼干涸的样子,夏龙手上不由自主地一松,但也没有放任平田离开,在轿车发动的时候轻声道:“就算找到了21号又怎样?你能做什么呢?只不过是白白送命而已,只会成为那家伙面前的一个牺牲品。”

    平田似乎听进去了夏龙的话,终究没有继续发动轿车,歇斯底里地狠狠锤了锤车窗后,抱着头靠在方向盘上啜泣起来,似乎是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哀。

    “让我来吧。”夏龙没有打扰宣泄痛苦的平田,轻声自语一句默默转身离开。

    ……

    下午,夏龙又找到了港区的一处事件现场,同台东区那边都是21所为,听说受害人都是被炸死。

    夏龙走到海港岸边,视线转向水面,有目击到的人说,21号杀完人后最后是跳进了水里。

    “滴滴滴!”身上手机响起拉回夏龙思绪。

    “真夏龙,”一条联络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夏龙顿了顿,还是问道,“一条警官,可以告诉我关于21号的事情吗?”

    “21号?”

    一条薰话语一滞,过了一会还是沉吟着道:“它在荒川区和五代打了一次后就不知所踪了,五代都差点被他杀掉。”

    夏龙诧异道:“五代?怎么回事?”

    “他很强,”五代就在一条身边,拿过电话道,“正面会吐出一种会爆炸的液体,可是我绕到后面打他时,攻击却好像会被吸收掉一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9/1663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