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魔法制造者 > 第178章 姓白的黑衣教士
    “唉……”

    步凡过了半晌后重重叹了一声,他起身打开魔能光源,屋内的情形此时一清二楚。房间地上满是步凡撒下的泡面,房间正中央还有一片灼烧和熏黑的痕迹,而先前灭火的暴雨术则打湿了整个房间。

    步凡在床上翻找了半天,找出一条没湿透的毯子。步凡裹着毯子回到露台,扶起被捶出个破洞的躺椅。步凡翻身倒在躺椅上,朝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港口望去。

    “阿嚏……”步凡一大早就被冻醒了,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裹着毯子回到屋内。望着一片狼藉的房间,他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转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会不会被酒店给赶出去……”

    步凡就这样裹着毯子前往餐厅,前一天众人约好早餐的时候碰头。步凡被酒店工作人员带到餐厅,雨果和那个黑衣教士,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爱德华,这三个人正在那里吃喝说笑呢。

    “小凡兄弟,过来坐呀。”爱德华倒是眼尖,一眼就看到步凡了。他满脸是笑的朝步凡招手,步凡裹着毯子在他们那桌坐下,一副很冷的模样。“我说兄弟,你昨晚也太用力了点吧?”

    爱德华这话刚一出口,步凡脸上就是一阵尴尬。雨果和教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二人。步凡怕他们两个想歪了,正打算开口解释呢,安娜和伊莎贝尔也到了。

    “好啊,步凡你这混蛋,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安娜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看她那架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步凡。安娜走到步凡面前,指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混蛋,你看你把我给打的,而且你还骑在我身上……”

    安娜因为正在气头上,所以声音难免大了一些。整个餐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力,此刻都集中到了他们这里。步凡估计这下很多人都想歪了,赶紧朝着安娜干咳了几声,安娜这才注意到立刻压低了声音。

    因为一张餐桌坐不下这么多人,所以安娜和伊莎贝尔坐在了旁边。原本准备早餐时间商议的事情,此刻也不得不推迟到晚些时候。尽管周围的人没有议论,但从他们投来的目光,步凡这知道这些人肯定全都想歪了。

    “安娜,你可真是有够丢人的,别人还以为你们在秀恩爱呢。”伊莎贝尔放下手中的刀叉,用餐巾优雅的擦擦了嘴角,转头对着步凡他们那桌说道:“喂,你们几个都跟我来。”

    伊莎贝尔带着众人离开餐厅,众人直奔酒店的一个小型会议室。伊莎贝尔在来的路上,告诉众人这里是波旁家的产业。步凡闻言心中踏实了不少,他终于不用担心会被酒店驱离了。

    “大家随便坐吧,要喝什么就自己动手。”伊莎贝尔招呼众人随意,她为自己倒了杯清水,喝了一口后说道:“我召集大家来的目的,你们应该都心里有数吧,就是为了那本‘预言之书’。”

    法兰共和国也有一本“预言之书”,对于在座的几位来说并不是秘密。步凡的目光打量着其他人,显然所有人都是与伊莎贝尔达成了协议,是要协助她获得那本“预言之书”的。

    “我手上那本西伦的‘预言之书’,昨天晚上已经被安娜拿走了。”步凡说着目光投向安娜,安娜见他还敢提这事,立刻凝眉瞪目的。步凡见状眉头微微一皱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还给我了?”

    “当然,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安娜可是正宗西伦王室,她这话倒也没有说错。安娜指着自己铁青的左眼,说道:“你这混蛋把我打成这样,难道你不该赔偿我吗?”

    步凡知道多说无益,索性就不再言语了。众人看看步凡,又看看安娜,然后齐声爆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众人笑够了,才由伊莎贝尔组织众人讨论正事。

    “法兰这本‘预言之书’的位置,只有白近教士知道。”伊莎贝尔说着向众人介绍白近,这个姓白的黑衣教士,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个龙华人。“白近教士,请你给大家说一下具体情况吧。”

    “好的,关于我们的目标,它现在就藏在监狱岛上。”白近说着掏出一个微型魔能投影,很快一道影像透射而出,画面显示的是一副地图。“监狱岛距离这里不到一海里,我们在这里汇合,也是为了能够快速到达。”

    白近魔能投影中的资料很详细,不仅有着极为详细的进退路线,同时对监狱岛内部也有详细资料。在白近准备的资料中,甚至连监狱岛的地下水道,都有十分详细记载和标注。

    “白近教士,请恕我冒昧。”步凡沉默半晌忽然开口,白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步凡打量着白近说道:“虽然法兰现在没了王权统治,可是监狱岛这种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对外开放的旅游景点……”

    “哈哈……你的意思我懂。”白近听完笑着点了点头,步凡的意思他已经听懂了,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些资料的来源是我父亲,我父亲曾是监狱岛上的一名囚犯……”

    白近将他父亲的故事告诉众人,原来白近的父亲竟也是一名教士。作为曾经监狱岛上的犯人,说实话能活着走出来的人不多。而白近的父亲不走出来了,甚至还在信仰得以更进一步。

    “这么说来的话,白近教士的父亲是因为结婚进去的?”步凡忽然变得八卦起来,他近来可谓是博览群书,对于光明教会的历史也有所涉及。“我记得光明教会是不允许结婚的吧?”

    “确实是,不过我父亲只是个教士。”白近微笑着点点头,进一步给步凡解释道:“教士与神父、牧师及主教不同,教士通常负责传教,甚至偶尔还要充当黑手套……”

    “哦,原来是这样……”

    众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其实就算是很多信仰光明教会的人,都不一定能准确的知道教士与其他神职人员的区别。不过白近的这个教士身份,倒是引起了步凡的注意,谁知道使徒或合作者里有没有光明教会的人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1/1663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