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魔法制造者 > 第262章 怀璧其罪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步凡被送进去还不到五分钟,就有两名断手的打手被搀扶着送了出来。守在门口的几名军法师都是一愣,显然这和他们想象的画面不太一样。

    “喂,外面的军法师,有没有水系的,进来。”

    军官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几名军法师的目光都集中到一人身上。光头的眼角一直在不停的跳,可他身为军人却不能抗令不遵。于是乎光头军法师在同伴的目送下,走进了审讯室随后将门关上。

    “哇哦,光头,你居然是水系魔法师,哈哈哈……”

    步凡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光头望着满脸是血的步凡有些发愣。光头注意到就在他与步凡之间,有一双……不,是两只手掉落在那里。光头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望向眼镜军官,说道:“长官,我……”

    “诶,光头,我提醒你最好别碰我,不然你的手也会被留下。”

    步凡的左脸越发的肿胀,他成了做不出表情的面瘫。步凡瞥了一眼眼镜军官,转头对光头说道:“我说过那四个魔能抑制器奈何不了我吧?你看看……”

    军官扶了扶眼镜望向光头,光头一脸尴尬的点点头。军官挥手屏退除光头外的所有人,显然对于一个尚有还手之力的魔法师来说,这些打手跟排队上去送死没两样。

    光头看了一眼莫不作声的伤势,又看了一眼刑台上卖相凄惨的步凡,光头竟然有些相信步凡刚才的话了。虽然他不清楚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眼前可是有着血淋淋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我问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

    步凡沉默了半晌之后开口了,他的目光扫过光头和军官说道:“你们帮我的忙,我就帮你们的忙。不要弄的你们交不了差,而我又心情变得更糟,那样对大家都没好处不是吗?”

    一个被五花大绑捆在刑台上的人,居然大言不惭的质问起审问他的人。如果是平时遇到这样的人,军官早就让手下的打手直接往死里整了。可是今天面对步凡,军官显然有些投鼠忌器了。

    诚然就如步凡所说,如果他问不出上面想要的信息,他的前途基本上也就到站了。可是此时当着手下的面退缩,日后传出去对他的前途同样影响不小。军官不停反复权衡的同时,目光不自觉的转到光头身上。

    “长官……”

    光头忽然心头一颤,他敏锐的察觉到军官眼中的阴狠。军官应了一声,扶了一下眼镜,说道:“你,赶紧过去替犯人治疗一下伤势。”

    “不必了,你们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

    光头正纠结着要不要上前,步凡的却忽然开口插话。光头赶紧识趣的退到一旁,军官扫了光头一眼,语气略微放缓的说道:“好,但我首先要声明,如果你提的问题涉及敏感问题,我有权利拒绝回答。”

    “可以,难我们开始吧。”

    步凡闻言微微一笑点点头,步凡也不打算问什么军事机密,所以军官的警惕完全是多余的。步凡沉吟了一下,说道:“就先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吧。”

    同样的问题步凡坚持由光头和军官各自回答一次,虽然大同小异的内容听两遍挺无聊的,但步凡却有着坚持这么做的道理。从两人各自的回答来看,步凡这次不仅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而且这场麻烦还是他自己惹来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当初真的不该发善心呀。”

    步凡长叹一声后默不作声,其实他当初要那老者传递消息,是抱持着一份善意的。可没想到步凡自己太过天真了,人家确实接受了他的这份好意,甚至还为此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活该,真的是活该呀……”步凡自嘲的嘟囔了一句,随后他把目光转向军官,再次开口问道:“说说吧,你们都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我会酌情回答你的。”

    军官的问题步凡大致都猜的到,所有关于吞噬火阵的一切,就没有北部三国不想知道的。不过步凡自然不会傻到什么都说,步凡说出了所有的重要部分,可却唯独对一些关键细节避而不谈。

    步凡的配合让军官欣喜若狂,他当即就给身旁的光头交待,一定要对步凡好吃好喝好招待。军官自己则扶了扶眼镜赶着去邀功了,他从步凡口中得到的信息远远超出预期。

    步凡十分巧妙的隐藏了信息,凭借军官带走的信息很难再现出吞噬火阵。这就好像步凡交出了一份菜谱,即便知道相同的原理、能够获得相同的原料,却难以复制出完全相同的菜肴。

    “请吧,我这就送您回去,稍后我让他们把这些家伙给去了……”

    光头现在的语气客气多了,并不完全是因为长官的命令。步凡现在尚有出手的余地,那么可想而知他们之前抓捕步凡时,步凡是给了他们大多的一个面子。步凡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嗯,走吧。”

    重新返回关押步凡的地点,光头犹豫再三还是找来了同伴。光头等人本想帮步凡除去枷锁,可步凡表示心意他领了,他不会让光头等人难做。光头等人心下感激之余,自然对步凡是关照有加。

    “唉……”

    步凡刚叹了一声,代替光头的瘦高个军法师立刻站起身来。瘦高个等了半晌,不见步凡有任何的指示,他又再次坐回到椅子上。听了光头之前的经历后,几个军法师谁都不愿意再来看管步凡,无奈最后只好众人轮流。

    步凡此时躺在床上闭着双眼,他不是在睡觉而是在思考。步凡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虽然有着例如人生阅历不足等原因,但步凡知道其实是他自己不想想明白。

    对于北部三国辜负自己的善意,甚至还发而磨刀相向的做法。步凡并没有感到有丝毫的不爽,或许是受成长环境的影响吧,步凡从来不寄希望于别人。但北部三国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反倒是引发了步凡的一些思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1/1663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