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章天降横祸(一)
    北京,前门大街,往南走三里,有一座宽阔豪华的府邸,门前两座石狮子极为神武。大宅朱漆大门,门上挂悬着一块牌匾,写着“萧府”二个烫金大字。

    晨曦倾洒世间,偌大的庄园在晨曦之下显得很美。庄园广阔,庄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佳木葱郁,奇花异草点缀其间,美不胜收。

    庄园中心处的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两道小身影迎着初升的阳光,扎着马步。

    这两道小身影是两名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此时虽是炎炎夏日,但清晨的天并不燥热,不过,即使如此,两小男孩还是累的满头大汗,娇小的身子不停的在颤抖。

    在两小男孩的不远处,站立着两名身男子,一人身着青衣,另一人则是身着白蓝色的锦袍,皆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他们望着两小男孩似乎要坚持不住的样子,但却没有任何的出言。

    不过一会儿,左边那小男孩开口,声音稚嫩的朝那名身着白蓝色锦袍的男子喊道:“爹爹,我们都已经练了半个时辰了,能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下啊?”

    男子缓缓开口,轻哼道:“哼,这点苦都受不了,以后怎么成为武林高手。再扎马一刻钟。”

    右边那小男孩咬牙不语,默默坚持。但刚才出言的那位小男孩“啊”的一声,凄苦道:“爹爹,可是我们已经很累了。”说着,露出可怜巴巴之色,不过,当见到男子拿无视的神情,他黑溜溜的眼珠子扫向另一旁的小男孩,说道:“爹,你看,林翔都已经很累了。”

    男子笑骂道:“小滑头,林翔可比你刻苦着呢。”

    他便是庄园的主人,萧天逸。而在他旁边的男子当然就是林慕飞了。

    永乐元年,永乐帝为巩固北方防御,决意迁都,改北平为北京,作为大明朝的新国都,将政治中心冲南方迁徙到了北方。

    萧家堡本是岭南家族,但萧天逸为了家族的发展,便在那时举家迁进北京城。其时,又过五年,萧天意也已在北京扎根,生意遍布大江南北,富甲天下。只是,萧天逸当年被柳无邪所伤,一身内功修为尽失,虽然他家学渊博,依靠着外功招式,他的武功依然不弱,但却无法成为真正的高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林慕飞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便将锦绣山庄的产业都交给萧天逸打理,两人也早已结成生死兄弟,亲如一家。(详情请参阅《剑雨邪情》)

    萧天逸也没有辜负众望,短短的几年时间,生意的规模就做的很大,覆盖大江南北,不仅如此,他还跟东边的朝鲜,南边的爪哇等国,西边的帖木儿国,北边的蒙古都有商业往来。

    当年,柳无邪和建文帝欲除燕王,他和尹剑轩,林慕飞等人拼死保护,有了这一份情义,燕王在登基为帝之后,对他们也极为照顾,要不然,萧天逸也绝难将生意做的这般大。

    时隔多年,他们也都早已成家立业。先前说话的那小男孩正是萧天逸和叶灵儿的儿子,叫萧羽。至于另一个小男孩,当然就是林慕飞和冷寒烟的儿子,叫林翔。

    两人今年都是十岁。说来也巧,当时,他们虽未在同时成亲,但冷寒烟和叶灵儿却在同一天诞下麟儿。

    这时,两位姿容艳丽的美貌妇人走到林慕飞和萧天逸的近前。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寒烟和叶灵儿两女。

    两女望着萧羽和林翔那娇小的身躯,汗流浃背,都是心疼万分。

    叶灵儿对萧天逸道:“逸哥,练武不是一日之功,孩子们都累了,让他们先歇息吧。”

    冷寒烟心疼孩儿,微微责怪林慕飞,道:“是啊,孩子们还小,受不得苦,你也不要太严苛了。”

    林慕飞道:“习武,要从小时候做起。烟儿,你也不要太宠着这两个小子了。”

    冷寒烟轻声哼道:“哼,林翔是我的儿子,萧羽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宠他们,我宠谁?”回身对萧羽和林翔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你们快去吃饭吧。”

    林翔率先欢雀道:“娘亲万岁。”

    萧羽也跟着叫了起来:“大娘万岁。”

    原来,萧天逸和林慕飞对他们的儿子都是十分的严苛,天不亮就要萧羽和林翔起来练功,每次都是一两个时辰,只有练完功之后,才让他们吃饭。

    冷寒烟和叶灵儿领着林翔和萧羽走了,萧天逸和林慕飞相视对望,皆是无奈的摇摇头。

    萧天逸叹道:“当年我跟这两个小子年纪相若的时候,我老子可没有对我这么好,当时,我要是不好好练功,我老子都是在后面拿鞭子抽我的。”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一下子暗了下来。

    林慕飞道:“我爹也是。”旋即沉默。

    显然是两人都想起他们已逝的父亲,神色一下子变得黯然了。

    林慕飞道:“这两个小子的生活太好了,一点都受不得苦,这可不太好啊。而且,烟儿和弟妹都是这般宠着他们,这就更加让这两小子有恃无恐了。”

    萧天逸叹道:“哎,当今天下表面上算是安定下来了,但暗地里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汹涌,而且,我们家业大了,难免会遭人觊觎,要是我们哪天不幸……”他话语一顿,脸上充满忧色,续道:“那两个小子该怎么办?”

    林慕飞道:“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哪有什么不幸、意外的。”

    萧天逸道:“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我这也不是担心万一嘛。而且,我最近总是有点心神不宁,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林慕飞道:“你这也太神棍了吧?”接着,他又笑道:“走吧,我们也去吃饭。”

    “好!”萧天逸笑道,“看来是我真的精神太敏感了。”说着,两人齐肩往大厅走去。不一会儿,两人走进内厅,仆人们早就准备好了早饭。

    用过饭之后,叶灵儿和冷寒烟就带着萧羽和林翔,用功读书去了。武林是非多,萧天逸和林慕飞其实也不想他们的孩子步入武林。反而希望他们能够从文。习武,也是让他们有自保的手段。

    萧天逸和林慕飞吃过饭,走到前院时,就有一名侍卫急忙忙的跑到两人面前,气喘吁吁道:“庄……庄……主,不好了……”

    萧天逸道:“发生什么事了?”

    侍卫道:“有人……打上门来了……”

    萧天逸和林慕飞两人皆是露出了讶色,这些年,他们已经不管武林之事,就算和别人在生意上有冲突,那也不至于大白天的杀上门来吧?

    两人疾步往前门跑去。

    此时,在萧宅府前大门,有十余名侍卫围住两名男子,这两名男子身材矮小,三十左右的年纪,满脸的凶狠。面对十余名侍卫的狠辣攻击,两人丝毫不落下风。

    地上还有几具尸体,都是萧府侍卫。

    在一旁,还有三名萧府侍卫将一名身形有些肥胖,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护在身后。男子身形狼狈,衣衫褴褛,脸上还挂着惶恐。

    萧天逸和林慕飞一到,见此场景,皆是一怔,心中暗道:“倭寇!”他们见这两名黑衣人使用的是日本武士刀,武功也与中原武功有所不同,身手不弱。

    萧天逸和林慕飞两人立刻出手,身子急窜出去,向两名倭寇打去。

    萧天逸当年被柳无邪打碎了全身的经脉,虽然服用了天山雪莲保住了性命,但内功修为却是没了。不过,萧家堡本是武林世家,家学渊博,他的外功招式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他右手探出,出爪如刀,抓向其中一名倭寇的肩膀。

    这是他近年来所练的一门外功——鹰爪击。虽无内力加持,但他鹰爪击一使出来,仍是虎虎生风,威力强悍。

    那倭寇见萧天逸出手如此迅疾,立刻挥动武士刀斜砍,砍向萧天逸的手爪。显然是想把萧天逸的手掌给切下来。

    萧天逸一生与人对战次数不少,战斗经验丰富,他身形一转,招式一变,立刻化爪为掌,直打黑衣人的心口。那倭寇瞳孔中浮现一丝慌乱,显然是料不到萧天逸变招竟然如此快速,但他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天逸一掌打中他的心口。“嘭!”的一声,那倭寇如大石捶胸,口中鲜血直喷,气息一下子萎靡了起来。

    另一边,林慕飞也几乎是与萧天逸一起出手,他出手不留情,不过一两招就将另一个倭寇制服。花费的时间招数比萧天逸还要少。

    十年前,萧天逸的武功本来要比他强上一线,但萧天逸当年被柳无邪打碎了浑身的经脉,内力全失,如今也只能练外功招式,而他当年虽然也被欧阳仙儿打伤,留下一些暗疾,但这几年来,他一直勤练武功,武功虽然不是有很大的进步,但却已经在萧天逸之上了。

    这两名倭寇较之其他人来说,可能武功并不弱,但对他们来说,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萧天逸对倭寇是深恶痛绝,他看着两名奄奄一息的倭寇,冷冷道:“说吧,你们为什么在光天化日行凶?”

    两名倭寇冷哼一声,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然后武士刀回转,切腹自杀。

    林慕飞眉头一皱,说道:“他们是死士。他们刚才口中说的应该是日语‘大日本帝国万岁’。”

    萧天逸“嗯”的应了一声,转头望向那衣衫褴褛的肥胖男子,说道:“吕兄,这是怎么回事?”

    这衣衫褴褛的肥胖男子叫吕德,也是一名商人,是著名的吕氏商行的老板,家财万贯。永乐帝迁都北京,为了北方的经济发展,于是将各地商贾迁至北京,吕德的府邸离萧宅不远。吕德有时虽然喜欢斤斤计较,爱吹嘘,但为人还是不错,两家平时走的近,有生意往来,也经常一起捐钱行善。

    吕德叹道:“哎,一言难尽啊……”

    林慕飞道:“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吕兄身上受了伤,应该先包扎一下。”接着,他又叫侍卫把两名倭寇的尸体处理掉。旋即,他和萧天逸领着吕德往府内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