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二十三章伤心过去
    走进红尘山庄,柳君临被宽广宏伟的庄园吸引,惊叹道:“哇,好大好美。”他虽然在京城附近流浪,但却从没有进过南京城,也没有见过南京城内的豪华庄园。

    尹剑轩微笑道:“这个山庄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柳君临瞪圆了眼珠子,吃惊道:“我父亲留给我的?”心想:“父亲生前想来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清澈的眼睛看着尹剑轩,说道:“舅舅,我想问您一件事。”

    尹剑轩笑道:“什么事?”

    柳君临颤声问道:“我爹娘……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他们?”小时候,他问他爷爷,他爹娘是怎么死的,他爷爷只说他爹娘已经去世了,至于他爹娘怎么去世的却从不与他讲。这让他肯定自己父母亲的死有隐情。

    尹剑轩沉默了,良久,才叹声道:“你爹……是自己害死自己的,至于你娘,我已经替她报仇了。”

    柳无邪可以说是为了做皇帝的野心而害了自己。而尹梦情是欧阳仙儿害死的,欧阳仙儿现在也早已身殒。这仇也就算是报了。

    柳君临大声道:“胡说,人怎么会自己害死自己。”他人虽小,但却绝顶聪明,在江湖上打滚几年,心智也远比一般人成熟,当然明白,尹剑轩说他父亲是自己死的,明显是含糊之词。

    这个世界,人死有很多种,病死、老死、自杀、被杀、意外死……十几年前,他父亲最多也就二三十岁,自然不可能老死,而若是他的父亲是病死、自杀或者是其他死,尹剑轩完全可以直接说明原因,不必拐弯抹角的说出他父亲是自己死这种说法。

    忽然,他想起一路上他舅母、萧羽父母、林翔父母,他们这些人对他似乎都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看向他的目光中也都充满了一种复杂的表情,有的时候,甚至还露出了一种仇恨的表情。

    柳君临将一切都暗暗留意在心。他是第一次与他们见面,又救了萧羽和林翔,有恩于他们,自然没有让他们仇恨的原因。而现在他们却对他这种态度,极有可能就是他父母亲与他们有仇。这时,在配上尹剑轩的含糊之词,让他忍不住大声说道:“害死我爹娘的是不是你和舅母,还有萧羽、林翔的父母?”

    “你怎会这般胡说?”尹剑轩勃然大怒,扬起手掌,就要打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落下。他心中一叹,柳无邪的所作所为,他还真不好和柳君临明说。柳无邪死在他的手中,那就更不好说了。柳君临现在还小,他不想在柳君临心中种下一颗仇恨的种子。他摸着柳君临的小脑袋,慈爱说道:“孩子,你还小,有些事还不懂。”

    柳君临低声道:“哦,侄儿知道错了。”心想:“我一定要查明父母的死因。”

    尹剑轩牵着柳君临的手,说道:“走吧,舅舅带你去尹家庄。这里,等你长大了再来居住。”

    柳君临嗯了一声。

    尹剑轩带着柳君临来到红尘山庄后山的一座坟前,墓碑上刻着“司徒长空之墓”,说道:“这是你父亲的恩人,你爷爷的至交好友,也是你的司徒爷爷,他是为了救你母亲而死的。”

    当年,司徒长空为了救尹梦情,被欧阳仙儿所杀,事后,尹剑轩花了很大的功夫找到司徒长空的尸首,将他安葬在红尘山庄的后山。

    柳君临一听,顿时尊敬万分,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九个头。

    之后,尹剑轩带着柳君临回到了客栈,与莫雨汐、萧天逸等人回合,然后往尹家庄方向而去。

    不过两天,众人就到了台州府境内。台州府靠海,甚至能听到海风,嗅到海水的味道。

    到了尹家庄,尹剑轩叫莫雨汐带柳君临、尹千雪、萧羽、林翔四小先去休息,他们从南京到台州,一路虽然走的慢,但几个小孩也是很累了。

    尹剑轩在练功房密阁中取出九叶灵芝,灵芝菌体形似云朵般层层重叠,通身墨红,泛着柔和华光的外形,那股沁人心鼻的诱人药香。

    萧天逸深吸了一口气,旋即露出迷醉,赞叹道:“光闻药香就能令人精神大增,功力精进,要是吃下去绝对让人功力大增,百毒不侵。”

    尹剑轩笑道:“这灵芝我只找到一株,你们也只能一人一半了,不过,这灵芝切半之后若不立刻不服用,药效精华就会流失。”他对萧天逸和林慕飞道:“所以,最好就是你们同时服用。只是,萧兄你经脉俱断已久,想要从新续接经脉,其中经历的痛苦可谓是非人。”

    萧天逸笑道:“尹兄,你这可是瞧不起我啊,受点痛算什么。”

    尹剑轩道:“那好,你们先休息两日,恢复精神,然后再服下灵芝。”

    萧天逸和林慕飞两人都是同意。

    当天下午,尹剑轩就带着柳君临到他父母的坟前拜祭。他将采集了的鲜花放在尹梦情和柳无邪的墓碑前,对柳君临说道:“这就是你父母的安葬之处。”

    柳君临以前只知自己父母已死,但却不知道安葬在何处,此时到父母坟前,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响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尹剑轩也没有安慰。

    过了良久,哭够了,柳君临才站起身来。

    尹剑轩又指着边上的一个坟墓,说道:“这是你外祖父外祖母。”

    柳君临又是跪下恭恭敬敬的扣了九个头。

    尹剑轩指着最后一个坟墓,说道:“这里安葬的是你的亲姑姑。”

    “姑姑?”柳君临心想:“爷爷没跟我讲过,我还有一个姑姑啊。”望着墓碑上刻着“爱妻柳玉瑶之墓”,又见石碑的左下角刻着“夫尹剑轩立”几个小字,这让他惊讶,心道:“我姑姑还是舅舅的妻子。老一辈人的关系真复杂。”

    暮色苍茫,尹剑轩带着柳君临回到了尹家庄,仆人们早就准备好了晚饭,众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吃饭。

    林慕飞叹道:“我们可是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

    尹剑轩也是感慨道:“是啊,有好几年了吧。”

    萧天逸含笑道:“尹兄,我们一家人以后可就跟你混了。”

    尹剑轩一笑,揶揄道:“你以前不是说,只想安心的当个富家翁的吗?”

    萧天逸道:“今时不同往日。当初是身子受了重伤,无法继续习武。现在既然能重拾武功了,当然是要探索武学更高境界了,那可比赚钱要有乐趣的多了。”

    冷寒烟和叶灵儿心中同时想道:“看来,这些年落下的武功也要练起来了。”

    她们自从诞下麟儿之后,就极少练武了,把心思都放在林翔和萧羽这两个孩子身上。本想就安安稳稳的过一生,但自从发生源妃雅来袭之事之后,她们觉得武功还是不能不练。

    柳君临对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想起自己年少时,因为经常没饭吃,每一次都是饿的哇哇哭,他爷爷每一次拖着伤重的身子,去给他找吃的。他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尹千雪见着柳君临在哪里低声哭泣,嘲讽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不知羞。”

    柳君临大声道:“我哭,碍你什么事了?”心中越是伤心,丢下碗筷,人就哭着跑了出去。

    尹剑轩放下碗筷,叫道:“君临!”但柳君临并未停下脚步。尹剑轩严厉的目光扫视尹千雪,呵斥道:“雪儿,你怎么这样跟你表哥讲话,你给我回房去,罚你晚上不许吃饭。”

    尹千雪叫道:“啊,爹,我不要。”一桌子美味,她还没吃几口呢。罚她晚上不准吃饭,那还不饿死她啊。

    尹剑轩喝道:“给我回去。”

    莫雨汐也呵斥道:“雪儿!”

    尹千雪嘟着小嘴,很是不满,恨恨的站起身来,往自己房间走去。此时将所有恨意都转向了柳君临,心中恨恨的想着:“都是你。要不然我也不会被我爹骂。”

    尹剑轩追了出去,只见柳君临一个人在院子里哭泣,他走上前去,柔声道:“君临,你怎么了?”

    柳君临眼中含泪道:“没什么,我就是想爷爷了。”

    尹剑轩拭去柳君临的眼泪,轻声安慰道:“慕容前辈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如此伤心的。”他知道慕容前辈和柳君临两人在外,肯定是吃了很多的苦,他也是心中一酸,说道:“孩子,你能和舅舅说说你和慕容前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之前,他也是问过,但柳君临总是闭口不言,默默流泪。如今,柳君临对他戒心已去,应该会对他讲了。

    柳君临回忆往事,伤心道:“自我有记忆起,我就见爷爷就时常咳血。我们住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面。爷爷对我非常的好。我记得五岁那年,爷爷突然咳血,躺在床上,面色很差。可是那时,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饿得哇哇哭。爷爷就拖着病重的身子,给我去找吃的。后然,我想带爷爷去看病,可是却没有钱,再加上那时仗打的厉害,人们都说燕王的军队要打进京城了,京城附近的人都很恐慌,很多人怕被战争波及,都逃掉了。整个村子也只剩下一些走不动的孤寡老人。我还记得那时有一些老人因为没吃的被饿死了。所以,更没有什么邻居能够接济我们的。我没办法,就去野外挖野草,却不下心掉进猎人挖的陷阱里面,还好那陷阱里面没有放尖刺之类的东西,我艰难的爬出了陷阱,结果又遇见了人贩子,差点被抓去卖了。”说到这里,他的眼泪已经汹涌,放声大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