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三十八章被打
    这一日,柳君临在无极剑派悠荡一圈,刚回到小院门口,便听到一阵吵闹叫喝声。他急忙推门进去,只见七八名与他岁数差不多的少年正在对邹人俊拳打脚踢。

    柳君临虽然和邹人俊相处才不过几天,但他早已把邹人俊当成自己的兄弟,他急冲上前去,把人拉开,叫道:“你们干嘛打人?”

    柳君临看着这伙人,最大的也才十五六岁的样子。

    其中一名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年冷冷的看着柳君临,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呦呵,邹人俊,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来替你出头。”旋即冷冷的对柳君临喝道:“小子,滚一边去。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

    邹人俊本来是一张白白净净的脸,此时却满是淤青,他冲着出言的少年喝道:“齐玄,你要打就打我,不要打他。”

    那叫齐玄的少年冷冷道:“哼,邹人俊,你在我眼里,只不过是条狗而已,你以为老子会听一条狗的话?”

    邹人俊并不想连累柳君临,大叫道:“齐玄,得罪你的是我,你不要连累无辜。”

    齐玄哈哈大笑道:“既然你叫我不要打,那我就偏要打。”他冷眼望着柳君临,对自己身旁的几名少年道:“今天老子心情不好,把这小子也给我一起打。”

    “是,玄哥!”七八名少年齐应了一声,然后挥动拳脚,向柳君临和邹人俊打去。这几人当中也有一些是当初因为靖难之役而无家可归的人,尹剑轩将他们带上无极剑派,他们当然是感恩戴德。不过,他们感激的是柳君临的舅舅尹剑轩,而不是柳君临。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柳君临的舅舅就是尹剑轩。

    邹人俊脸色大变,冲上去挡住七八名少年,同时叫道:“君临,你快跑。”

    柳君临当然不会跑了,而是冲上去,飘影神空掌打出。

    飘影神空掌虽然是一门上乘武学,但他也只是依样画葫芦学了招式,于招式中的各种变化却全然不通,莫雨汐也不曾指点过他,他也不懂当中的运气法门,此时施展出来,威力当然是小的可怜。

    那齐玄不过是猛力一掌,与他掌力相碰,柳君临便只感觉自己的手骨要裂开般。但他又是扑身上去,瞎缠猛打。他本想使出近日看到无极剑派弟子学剑的剑法,但他手上无剑,当然使不出来。

    这些少年都至少在无极剑派学过数年武,武功已经颇具根基,他如何能敌。他们拳脚打下来,力气也颇为惊人,只把柳君临打的两眼翻白,浑身剧痛难忍。

    那边邹人俊也是如此,被打的极为凄惨。

    过了一会,七八名少年可能是打累了,亦或者是害怕再打下去会把人打死,惹来门规责罚,所以,都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再打。

    齐玄道:“行了,我们走吧。”

    七八名少年一同离去。

    柳君临和邹人俊都是无力的躺在地上,鼻青脸肿。

    柳君临浑身疼痛难当,但愣是不吭声,挣扎着站起身来,将倒在地上的邹人俊扶起,问道:“人俊,你没事吧?”

    邹人俊虽然在无极剑派学过武功,内功也有些根基,但那些少年重点都是往他身上打,所以,邹人俊受的伤比柳君临还要重。

    邹人俊低声道:“我我没事……对不起君临,都是我害了你。要不然你也不会被他们打了。”

    柳君临道:“我还好。”

    两人互相搀扶,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房间。柳君临把邹人俊扶到床上休息,还好两人虽然被打的挺惨的,但还好都是一些皮肉伤,没有伤到五脏六腑。应该是齐玄那伙人也怕打伤人闹出事来,所以,才没有下狠手。只可惜的是,屋内没有疗伤药,要不然两人也可以敷药,这样好的也能更快一些。

    柳君临伤的较轻,出去打了一盆水,然后给邹人俊擦洗一下,然后他倚坐床沿,问道:“人俊,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邹人俊沉默一会,缓缓说道:“刚才那伙人,为首的那个人叫齐玄,我以前得罪过他。”

    柳君临愤愤不平道:“都是同门师兄弟,就算你得罪过他,他也不该这般打你吧,他们也太霸道了。难道师父不管吗?”

    邹人俊苦笑道:“只要不打死人,他们也都可以说是切磋时,不小心失手误伤。而且,齐玄是师父的侄子,所以,他才敢在宗门耀武扬威,只要不是闹出什么人命大事,师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柳君临道:“这也太不公平了。”

    邹人俊道:“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他露出悲伤之色,接着说道:“我年少时父母双亡,受尽苦难,我七岁那年被恩人带上无极剑派……”

    柳君临心想:“人俊说的恩人应该就是舅舅了。”

    只听见邹人俊继续说道:“……我在拜入无极剑派之后,我就认真学武,希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我的武学天资不算差,才不过一年的时间,我的武功就大有长进。有一次月末小考,师父要我和齐玄比武。齐玄年长我三岁,比我早拜入无极剑派几年,他这个人武学天资倒也不差,但却更喜欢游手好闲,所以,那场比武,他败在了我的手中。”

    柳君临道:“所以,你们就这么结怨了?”

    邹人俊点点头道:“是啊,齐玄此人气量极小,他败在我这个后学师弟的手中,他当然觉得丢脸之极。之后,他就处处为难我。只要他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他就会来找我,对我拳打脚踢。”

    柳君临道:“可是你的武功比他好,为什么还会被他欺负?”

    邹人俊道:“君临你不知道,当时我胜了齐玄之后,师父的脸色都变了,他当时就说我年纪小小,戾气深重,再继续习武会害人害己。从那以后,师父就没有再教过我武功。”他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说道:“呵呵,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我赢了他悉心教导的侄子。”这句话显然是对他师父齐之顺有着深深的怨念。

    柳君临暗道:“没想到齐之顺竟然是这样无耻的人。那我这个师拜的是对还是不对?”

    邹人俊神色落寞,继续说道:“在无极剑派,太师父虽然是掌门,但多年来一直在祖师祠堂,门派中事都是交给师父,师父可以说是等同于掌门人。而齐玄又是师父的亲侄子,有了这一层关系,很多门派弟子都愿意跟随齐玄。我这几年,因为没人教导,武功几乎没有进步,而齐玄有师父的精心教导,武功自然比我出彩。”

    柳君临心中对齐之顺有气,冷然说道:“侄子是亲,难道弟子就不亲吗?”

    邹人俊道:“君临,你有所不知。无极剑派弟子众多,师父当然不可能教得过来。他所教的都是一些精心挑选,资质根骨悟性都是上上之选的弟子。这些都是门派的精英,未来的栋梁。而其他一些天资悟性一般的弟子则是由一些入门早,功力深厚的师兄负责教导。而且……”

    柳君临道:“而且什么?”

    邹人俊小声说道:“我私下听说,太师父只是叫师父代管宗门之事,但却没有直接把掌门之位传给师父,这完全是因为太师父想把掌门之位传给恩人,也就是尹师伯。虽然尹师伯无意掌门之位,但这也让师父心中不忿,因此,师父对当年恩人带上山的弟子都是不怎么尽心教导。而齐玄是师父带上山的,又是他的亲侄子。所以,他当然偏向齐玄了。”

    柳君临恍然,说道:“原来如此!”他心中惴惴不安,想道:“齐之顺该不会因此给我小鞋穿吧?”

    邹人俊脸上露出苦笑,接着说道:“就算师父不偏向齐玄,公平处罚,但按照门规,我和齐玄说轻点是私下斗殴,说严重点是戕害同门,说不定我和他都会被逐出宗门。齐玄本就是富贵子弟,没有了宗门,他依然活的潇洒。而我呢?我自幼父母双亡,也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亲戚朋友,我要是被逐出师门,在这残酷的世界,我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如何能活得下去?”

    柳君临黯然认同,他想起自己以前要不是有慕容云霄指点,会点三脚猫的功夫,他早就被人打死了。

    邹人俊又是歉声道:“君临,对不起,这次是我连累你了。下次齐玄他们再来的时候,你不要管我了。”

    柳君临瞪眼道:“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兄弟。”

    邹人俊心中感动,从小到大,除了他已故的父母,还没有人对他这么好,激动的泪水流了出来,说道:“君临。谢谢你。”

    柳君临微笑道:“我们兄弟之间还需要说一个‘谢’字吗?”

    邹人俊也微笑道:“好!”

    接下来的数天,柳君临和邹人俊都没有出院门,静静的养伤。齐玄那伙人也没有再找上门来。经过几天的休息,他们身体脸上的淤青已经消除了很多,淡不可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