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四十一章悟剑
    邹人俊也不再矫情,大大方方的将两锭黄金收了起来。他今天来给柳君临送饭,确实是花了自己为数不多的钱买通了人。要是他以后再来的话,绝对还要再花钱。

    众人虽是师兄弟,但也是为了钱财名利而活。钱财开路,万事好办。

    柳君临说道:“人俊,天黑了,下山小心点。”

    邹人俊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

    邹人俊走了,柳君临又一个人回到山洞里,过着枯寂的生活。

    第二天,天还只是蒙蒙亮,邹人俊又上山了。

    柳君临从大石上醒来,睁开惺忪眼睛,看着邹人俊,说道:“人俊,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邹人俊道:“我中午和晚上肯定来不了了,所以趁早给你多送点食物。”有柳君临给他的黄金,他买食物和买通守山弟子,都是轻松了许多。他将一个水壶给柳君临,说道:“这山崖上什么都没有,这水你拿去洗漱一下吧。”

    “好!”柳君临接过水壶,简单的洗漱了一番。

    邹人俊在山上没有久待,放下食盒,就下了山。

    柳君临望着邹人俊下山的背影,心中想着将来一定要报答邹人俊。

    他随意坐在地上,拿出食盒中的食物吃了起来,邹人俊这次拿来的食物较多,他吃了一点,将余下饭菜收拾好,放到一边,当是中饭和晚饭。

    他站起来伸伸懒腰,叫道:“哎,吃饱喝足,该活动活动了。”飘影神空掌和幻影擒拿手他是没法练了,昨天,他也练过了,几乎没什么效果。

    于是,他就抽出随身长剑,在狭窄的平台上施展剑法。只是,他对无极剑法也只不过是看了别人练,他才偷学了一些,并不精通,使出来有些不伦不类。

    忽然,柳君临停止演练,长剑一扔,坐在地上,心中乱糟糟,暗道:“我这般随便乱练肯定是不行的。”等静下心来,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暗叫:“对啊,无极剑法高深莫测,但因为每个人对剑法的领悟各有不同,我也只是凭记忆将所有人的剑招记住,却没有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以,使出来的剑法才乱七八糟的。”想通此点,他脑中如同放电影般,慢慢回忆无极剑派中他看到过的弟子所使的无极剑法。

    他站了起来,从新握起长剑,一剑一剑刺出,先是将一些觉得多余的招式去除,他虽然年幼,但也知道,武功就是用来对敌的,不是用来看的。其中一些剑法用来耍帅倒是可以,用来对敌,那就差远了。

    柳君临不知疲倦,反反复复练习剑法,在将一些没有用的剑法去除了之后,剑法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杂乱,但也比之前要好看了许多。原先遭乱的剑招有了巨大的变化,变得精辟,威猛。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君临实在是太累了,就停下练习,心中十分满意,至少自己在剑法的领悟是有进步了。看了看天色,只见天边升起了一抹晚霞。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他心中实在是忍不住惊讶:“我沉浸在练剑中,竟然不知不觉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他回到山洞中,拿出早上所放的饭菜,从早上到现在,隔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饭菜虽然冷了,但柳君临依然是囫囵吞枣般大吃,吃的津津有味。

    吃过之后,他出了山洞,坐在悬崖边上,静静的看着远方翻滚的云海,云峰在云海中若隐若现,煞是美丽。

    过了一会,天色黑了下来,夜晚的崖顶有些冷,柳君临加了两件衣服,躺在大石上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邹人俊再次上山给他送饭,呆了一会儿之后,就下山了。

    柳君临在吃过饭之后,休息了一会,心中忽然又想道:“世间剑法无论如何繁复变化,但都是建立在招式的基础上。当然,达到我舅舅那样的境界,又另当别论,只是,像我舅舅那样的高手,当世又有几人。至于其他人,只要我洞悉别人剑法的变化,他一出手,我就知道他出哪一剑,那我在他出手之前,我就率先出手,抢占进攻先机。这样,我岂不是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他念头一通,心中大喜,握起长剑,又继续练剑。

    就这样,大半月有余,柳君临不停的练剑,剑法也从原先的生涩,渐渐的变得熟悉精辟。剑法似乎有了一丝剑的神韵。而且,他还将林倾仙的‘幻影绝剑’剑法,胖道士的‘武当剑法’加入自己所练的剑法中。不过,林倾仙和胖道士的武功高出他太多,他也只是看懂了他们的几招剑法而已,当然,他拿来借鉴,问题倒也不大。他现在可以说是取长补短,练成自己的剑法了。

    柳君临暗自喜悦,心想:“我没有与人对战过,也不知道自己新练的剑法如何,不过,怎么也能拿得出手了吧?只是,我没有内功修为,剑法威力不强,毕竟内功强,剑法的威力也就强。现在看来,以强胜弱我是做不到了,不过,我可以做到以快胜慢啊。虽然练过内功的人,比没有练过内功的人身法要快,耐力要足。但若是我剑招精辟,出剑迅疾快速,令人防不胜防,那也足以克敌制胜。只是,这也是相对的,以我现在的剑法境界,再快也是快不过齐之顺那样的高手。”

    想起齐之顺,柳君临倒是感谢齐之顺让他到这里来面壁,让他能静心悟剑。

    时间流逝!

    这一日,柳君临终于是到了一个月的面壁期限。同时,今天也是一个月月末小考的时间。

    柳君临下山,先是回到自己的住处,美美的洗了一个澡,毕竟,他在小孤崖上已经一个月没洗过澡了,身子黏黏的,难受。洗完澡之后,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到无极大殿前的广场上。

    广场上的无极剑派弟子见到柳君临的到来,大多选择了无视。

    邹人俊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另一边的齐玄见到柳君临,眼珠子一亮,从人群中走出来,朗声道:“叔……”在齐之顺严厉的目光下,他瞬间改口,说道:“师父,弟子听闻君临师弟在小孤崖闭关修炼,武功大进,弟子想要向他领教。”他当然知道他叔叔齐之顺根本没有教柳君临武功,柳君临在小孤崖根本也是无功可练,他这也不过是想柳君临下场的托词而已。

    上次他稀里糊涂的被柳君临打的不知所措,他是一肚子火,发誓一定要报仇。之前,他让弟子不给柳君临送饭,也只是小惩大诫而已。这次逮到好时机,他如何能放过。

    邹人俊脸色一变,他知道齐玄是想向柳君临报复上次之仇,急道:“君临,不要。”

    齐之顺当然知道齐玄打的什么心思,他此时也极为难办,谁都知道,齐玄想让柳君临下场是想报复上次的一箭之仇。

    柳君临不是邹人俊。邹人俊好歹受他指点过武功。齐玄报复邹人俊,将其打伤,这也可以对别人说是邹人俊自己学艺不精,但柳君临根本没有经受他的教导,若是叫柳君临上场,这摆明了是偏颇齐玄,难免会给弟子留下他这个师父不公正的形象。

    毕竟,柳君临未得他指点,武功几乎没有,如何能是齐玄的对手。上次柳君临也是侥幸使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剑式,打了齐玄一个措手不及,才微占上风。现在过了一个月,齐玄的武功又有长进,但柳君临在小孤崖根本无功可练,此时再斗,柳君临如何是齐玄的对手。

    但若是不让柳君临下场,齐玄无法在光明正大之下,找回颜面,心中的那一丝怨气无法消除,极有可能会对齐玄的武道心境有影响。他念头急转,想了想,对柳君临说道:“君临,过几天,师父就会传授你武功,现在,既然你齐玄师兄想要指点你武功,你就下去和他比划比划吧,先熟悉一下我们无极剑派的剑法。这样,你以后学起来也会事半功倍。”

    柳君临心中暗气,他又不是傻子,齐之顺虽然一副为他好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想让齐玄教训他。不过,既然齐之顺让他下场,他也不好拒绝,而且,他也想试试自己所练的新剑法,当即就说道:“是,师父。”仗剑走了出去。

    邹人俊看得大急,但齐之顺已经出口,柳君临本人也应承下来了,他如何能阻止的了。

    齐之顺对齐玄道:“玄儿,对师弟要手下留情。”

    齐玄恭敬道:“是,师父!”看着仗剑向他走来,离他不过数丈的柳君临,他摆了一个姿势,微笑道:“师弟,请!”

    柳君临也露出微笑,说道:“师兄,请!”话落,他双脚踏前,倏地出剑,速度无与伦比,眨眼睛,剑尖就已经刺向了齐玄的胸口。本来,同门切磋,极少用剑刺向对方心脏、脑袋等要害,但柳君临也没办法,他自己捣鼓出来的剑法,讲究的就是以快打慢,攻敌要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