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四十二章再次被罚
    齐玄吓了一跳,在他的想象中,柳君临只会一些乱七八糟没有用的剑法,哪料到柳君临会突然向他出手,剑招竟然还如此的快。

    这一个月,他时常在想,自己当时为何会奈何不得柳君临,后来,经齐之顺指点,他知道自己缺少了那一丝敢打敢拼的血性,所以才奈何不得柳君临。

    这一个月,他经齐之顺悉心指导,武功又有了精进,而柳君临被罚面壁思过,无功可练,所以,他并不将柳君临放在眼中。但没想到,柳君临一出剑,速度迅疾无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急忙出剑,挥挡柳君临迅疾的一剑。

    柳君临一剑被挡,并不停止,又是迅疾几剑,完全是以快打慢,只打的齐玄一阵手忙脚乱。

    齐玄吓得一身冷汗,长剑不停抵挡,要不是他的剑法委实不弱,身上早就被柳君临刺出几个血洞了。

    齐之顺心中惊咦道:“咦,这不是无极剑法?”但旋即,他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他之前想要让齐玄指点柳君临的一番话,无疑是自打脸皮啊。

    邹人俊见到柳君临竟然把齐玄逼的手忙脚乱,顿时脸露兴奋。

    其他弟子见此,也是大惊。

    柳君临也没想到自己练得新剑法竟然能有此奇效,心中也是大喜,一招一式使出来,只感觉痛快至极。而且,他通过与齐玄的对战,发现自己的战斗经验有了大大的增加。

    齐玄恼羞成怒:“可恶,这小子使得什么剑法?好像是无极剑法,但又不全是。而且,他出剑这么快,打的我措手不及,我只能被动的防御,剑法根本无法展开。”

    忽然,“嗤”的一声,他左肩膀上被柳君临刺了一剑。

    齐玄一阵后怕,额头冷汗直冒,要不是他躲得快,那被刺伤的就不是肩膀了,而是咽喉。他勃然大怒,但在柳君临的急攻下,他连自保都极其艰险,更别说反攻了。突兀的,他想起他叔叔跟他讲过:“玄儿,你的剑法已经练得不错了,但剑法是用来杀敌的,不是用来看的。你的剑法始终缺少一股凌厉狠辣的霸气。”他眼神一厉,任由柳君临一剑刺来,也不防守,在柳君临的剑离他尚有数尺的时候,他身子一扭,“噗呲”一声,他的左肩膀上再次多出一道伤痕。但齐玄并不在意,直直的一剑往柳君临的咽喉刺去。

    柳君临惊讶,他怎么会想到齐玄竟然放弃防守,用这种以伤换死的打法。他长剑一挥,将齐玄的长剑隔开。但是,齐玄却因此身子急速后退,终于摆脱了柳君临连绵无尽的进攻。

    齐玄咬牙切齿,声音低沉道:“臭小子,别以为你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你就可以耀武扬威了。”他这次准备好了,发誓要把柳君临打的谁都不认识。他内力涌动,剑锋嗡嗡颤动,长剑一抖,嗤嗤作响,正要以无极剑法朝柳君临进攻。不料,他刚提起长剑,剑招还未展开,就见柳君临一剑向他心口刺去,速度很快。

    齐玄大吃一惊,气的大骂:“尼玛的,怎么又是心口。”他身子后退,挥剑仓促抵挡,但也因此,他刚才以气运剑,剑招使了一半,就被柳君临硬生生的打断了,内力逆回,在身体里乱窜,让他内息混乱,五脏六腑疼痛难忍。

    齐之顺脸色一变,他当然看出来齐玄因剑招使了一半,被硬生生的打断,内力逆回,身子受创。要是这般再来几次,齐玄那还不得废了。他当然不可能让齐玄被废,迅疾出手,将齐玄和柳君临两人分开。

    他看着齐玄,叹了一声,叫来两个人,将齐玄扶下去包扎伤口,调养身子。旋即,他目光看向柳君临,说道:“君临,你所使的是什么剑法?”他本可以早就阻止两人交战的,但他想看看柳君临所使的剑法。直到齐玄受伤,他才不得不阻止。

    柳君临道:“弟子所使的是无极剑法。”

    齐之顺一张脸阴沉了下来,怒道:“混账,你到现在还敢狡辩?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所使的剑法中有武当剑法。你有自己门派的武功不学,偏要去学其他门派的武功,这成何体统?你是不是瞧不起自己的门派?”

    柳君临被齐之顺的一顿责骂,心中委屈,但不敢辩驳,连忙说道:“弟子不敢!”

    齐之顺冷冷道:“不敢?哼,那你的剑法是怎么练的?”

    柳君临小声道:“弟子不敢隐瞒,这剑法是弟子在小孤崖上自己领悟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大惊,看向柳君临的目光充满了钦佩,一个从来没有学过武功的人,竟然能够自行领悟剑法,这得有多高的武学天资。他们当中有拜入无极剑派较早的,当然能看出柳君临的剑法有可取之处。

    齐之顺喝道:“混账,自己领悟的?哼,看你都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剑法。罚你再去面壁一个月。”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暗想:“以这小子的武学天资,再让他面壁一个月,天知道他会不会再领悟什么高明的剑法。这对他来说不是惩罚,而是奖赏啊。”但是,以他的身份,话出口了,自然不可能改口了。旋即,他陷入沉默,暗想:“这小子还未接触过武道,就能凭自己的天赋,领悟自己的剑法,这得多高的天赋,难道真的要杀了他,铲除后患?”

    “哎,看来,要想办法让师父快点把掌门之位传给我了。我要是把掌门之位坐实了,我才放心。”他有很大的野心,无极剑派虽然名传天下,但其实是外强中干,不过,他知道这是暂时的,现在无极剑派人才辈出,都只因年纪尚幼,要是给他们十年八年的时间,每一名弟子绝对都能成为名震一方的人物。

    现如今,少林武当等大门派人才凋零,过几年,无极剑派成为武林第一大门派根本不是难事。他要一统武林,千秋万载也就极有可能。只是,现在很多的门中弟子都对尹剑轩抱着感恩之情,心向着尹剑轩,他若是不坐上掌门之位,对很多的弟子都不能有很大的掌控。

    以前,尹剑轩无意掌门之位,他还可以慢慢磨,但现在,出了一个天资妖孽的柳君临,让他的打算出了变数。

    柳君临不知道齐之顺心中所想,他一听又要面壁思过,面色一苦,但却无法反驳齐之顺,只能老老实实的说道:“是,师父。”

    齐之顺看着柳君临,心中总是有一股无名怒火在燃烧,连午饭都没让柳君临吃,就直接叫柳君临去小孤崖面壁了。

    柳君临心中埋怨道:“哎,面壁就面壁嘛,竟然连午饭都不让我先吃。”只身上了小孤崖,他走进山洞,望着冰冷的大石头,又是长叹道:“石头啊石头,我又来陪你了。”躺上大石头,暗想:“齐玄那个王八蛋,该不会又让人不给我送饭吧?”

    他在大石上躺了一会儿之后,就跳了起来,拔除长剑,暗想:“先练一会儿剑吧。哼哼,师父说我练的剑法是邪门歪道,但我感觉很好啊,又没有什么问题。”

    柳君临如今正值叛逆的年纪,对齐之顺的话存在着一丝忤逆,做出一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事也属正常。

    山洞狭小,当他提剑到山洞外面的时候,忽然有一道身影沿着山道上山来。

    柳君临神色大喜,虽然距离较远,他没能看清来人的面目,但看身影,绝对是邹人俊。待来人走近了,果然是邹人俊,他欣喜叫道:“人俊!”

    邹人俊也叫道:“君临!”他走到柳君临身前,将手中的食盒往柳君临身前一推,笑道:“君临,没想到今天早上,我才给你送饭,可才过了几个时辰,我又来了。”

    柳君临接过食盒,苦笑道:“又麻烦你了。”

    邹人俊笑道:“咱们兄弟,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要是以后,我被罚面壁了,你可要给我送饭啊。”

    柳君临笑道:“那是一定。”说着,他和邹人俊携手走进山洞。

    两人坐在大石上,柳君临打开食盒,拿起一只烧鸡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问道:“人俊,你怎么才中午就来了?要是让师父知道了,他一定会责罚你的。”

    邹人俊道:“没事,师父已经下山了。”

    柳君临惊讶道:“下山了?”

    邹人俊点点头说道:“嗯!你不知道,齐玄被你打败,伤了经脉,好像还挺严重的。所以,师父要下山给他找疗伤的药。”

    柳君临惊愕,说道:“齐玄伤的这么严重?”

    邹人俊道:“嗯!我也是听人说的,说齐玄在与你比武的时候,有几次以气运剑,结果内力刚刚运起,就被你硬生生的打断,就这样,他内力逆回,在体内乱窜,就伤了经脉。”

    柳君临道:“原来是这样子。”旋即,他无良的笑了起来:“嘿嘿,谁叫他这么嚣张,敢打我们,让他受点苦也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