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四十七章洞悉奸谋
    柳君临垂泣了一会,擦干了眼泪,忽然想道:“等等,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爹?夏叔……夏东涯不是想从我身上图谋到什么,他的目标是我爹?可是我爹已经死了。还是说我爹在死前留下了什么,比如武功秘籍,惊天宝藏等,只有通过我才能找到,所以,夏东涯才这般费尽心力的布局。”

    “可是,我爹就只留给我这一块玉佩啊。”他将胸前的玉佩拿在手中,心想:“这玉佩我佩戴了十几年,若真是有什么秘密,我不可能不知道啊。而且,夏东涯之前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他如何……”

    忽然,他脑中一亮,暗骂:“我真蠢,我在无极剑派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名字,夏东涯把我从无极剑派上带下山,本就带着阴谋,他又岂会不事先了解我的身份?我是舅舅带上山的,这在无极剑派并不是什么秘密,他只要顺着根一查,夏东涯就完全能知道了我的身份。说不定,他口中的那晚闯入无极剑派的贼子就是他自己。”

    他心中忍不住发寒,他虽然极为聪明,但终究是年幼,心智方面还未完全成熟,怎么可能斗得过夏东涯这般心机深沉的老狐狸。再加上,他父母的死一直是他的心结,夏东涯的所作所为无不彰显他是仁义之士,让他从本能上的相信了夏东涯。

    柳君临心神还是有些茫然,想道:“将我掳下无极剑派的贼子说不定就是夏东涯,但那打伤我的人是谁?那时,我被人打了一掌,我在昏迷之前,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绝不是夏东涯,而且,我既然对夏东涯有大用,那他就更不会杀我了。那究竟是谁打伤我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摇摇头,不再去想,暗道:“哎,这个问题暂时先不去想了,先解决当下问题吧。”

    柳君临在心中琢磨:“我要不要先逃走?”但紧跟着他又觉得此举甚为不妥,暗道:“不行不行,这几个月来,我虽然在碧霞山庄十分自由,但每一次出门都有庄内护卫跟随,之前,夏东涯说是保护我,但现在看来,那肯定是在监视我。我现在在庄内才是最安全的,夏东涯这般花费心计,肯定是要从我身上图谋什么,在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之前,他肯定不会杀我。我若现在逃走,被他抓住,他难免知晓自己的奸计已经败露,说不定会杀人灭口。”

    想着,他心中不免有些庆幸:“还好在庄内,夏东涯对我放松警惕,没有派人监视我,要不然我也不会洞悉他的奸谋。”紧跟着,他又露出自嘲神色:“是啊,庄内也有不少无家可归的人是他亲自带到山庄的,那他凭什么就对我这么好?而不对其他人好?若不是对我有图谋,说出去谁也不信。可怜我竟然天真的信了他。”

    忽然,他又想起了天真烂漫的夏青嫙,心想:“可是可是,难道青嫙妹妹也是帮他爹在欺骗我的吗?不对不对,青嫙妹妹纯真可爱,不可能骗我的。那么,极有可能就是夏东涯连自己的女儿都骗了。”他心中发寒:“夏东涯也太狠了,为了自己的目的,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忍心去伤害。”

    他神思急转,又想:“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夏东涯对我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心思。不过,不管怎么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以后要防着夏东涯了,要是有机会,我就直接下山,逃得远远的。到时候,天大地大,夏东涯就算对我有不良的心思,那他也找不到我了。”

    想通此点,他心中稍安了一些,但心神还是乱糟糟的,过了很久很久才睡着。

    次晨,柳君临醒来,身子好受了许多。洗漱了之后,吃着下人送过来的早点,暗想:“虽然我很想相信夏东涯,但我也必须要小心翼翼的防着他,而且,绝不能让他看出一点的破绽。”

    他走出房间,抬头望天,只见天空如同琉璃般纯净。然而,天色虽好,但柳君临的心情却不好,咕哝道:“要是我有高深的武功,那就好了,也不用怕谁。可惜,我除了自己捣鼓出来的乱七八糟剑法,就只知晓云霄掌法、飘影神空掌、幻影擒拿手这三门掌法的一些粗浅招式。”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暗道:“对啊,夏东涯不是说年后会教我武功吗?那他那里肯定有高深的武功秘籍。我现在去问他要,就算他顾忌我,不会拿出高深的秘籍给我,但至少也会给我几门像样的武功秘籍。这样一来,我就有武功可练了,虽然短时间内不可能练成夏东涯那般,但至少武功越高,对自己的安全就多一分把握。嘿嘿,夏东涯,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身上谋夺什么,但我先从你身上弄点好处再说。”

    这么想着,他拉住一名庄内仆人问夏东涯在哪里,得知夏东涯在练武场之后,他就立马往练武场方向走去。

    见到了夏东涯,柳君临脑中念头电闪,暗想:“我何不先试探一下?”念头一起,他就说道:“夏叔,小子现在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在这里继续打扰下去也不好,小子明天就会告辞了,夏叔的恩典,小子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夏东涯一愣,声音一冷,喝道:“不行!”随即,感觉到自己语气重了,面色一缓,和颜悦色道:“君临,你现在的伤势虽然好了,但以你现在的武功,一个人在外面实在是很危险。而且,你忘了你父母的深仇了吗?你在这里,夏叔会把最好的武功教给你,只有你学好了武功,你才能为你父母报仇。你知道吗?”

    柳君临暗想:“你都说你的武功远不如杀我爹的凶手,那我留在这里,即使练到你这般的武功,又有何用?”若是他没有听到昨晚夏东涯那句冷漠的话,那他也会被夏东涯的义正言辞所感动,也肯定会认为夏东涯是大仁大义之人。他此时已经确定夏东涯对他有不轨的图谋。暗想:“若是夏东涯一直想要从我身上图谋什么,那他以前对我的和颜悦色及大仁大义,都是装出来的。江湖险恶,以后是万万不能随意相信别人了。”

    柳君临这么想着,但也知道此时绝对不能和夏东涯翻脸,他认真点点头,面含愧色,说道:“多谢夏叔,小子未经思考,冒昧下决定,实在是有愧夏叔的恩典。”

    夏东涯笑道:“你明白就好。”

    柳君临心想:“我现在要是还信你,那就真的自己作死了。”说道:“夏叔,小子现在就想学武,希望早日学得绝世武功,为我父母报仇。还望夏叔答应。”

    夏东涯笑道:“本来我是想等年关之后再教你武功的,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你跟我来吧。”

    柳君临面露喜色,说道:“多谢夏叔!”

    夏东涯领着柳君临一路往书房走去,到了书房之后,说道:“君临,你要记住,练武其实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学武功也不是说给你一本武功秘籍,你就能学的。当然,一些外功招式那就另当别论,但要是修炼内功心法,还必须要对人体经脉,穴位要知道的非常清楚。否则,你在练功的时候,要是体内真气不小心冲错了一个穴位,或者是走错了一条经络,那结果就是身受重伤,甚至走火入魔,更严重的,脉断人亡都极有可能。”

    柳君临暗道:“夏东涯虽然对我有不良企图,但说的话确实是十分的有道理。”他恭敬说道:“多谢夏叔指点,小子受教了。”

    夏东涯“嗯”的应了一声,指着书房中的一个书架,又继续说道:“这个书架上的书籍都是我碧霞山庄多年收集而来,里面有一些是关于人体穴位经络的书籍,也有一些关于练武中需要注意的心得,还有一些武功秘籍。你现在这里看吧,不懂的可以问我。”

    柳君临道:“多谢夏叔,小子知道了。”

    夏东涯应了声,就让柳君临在这里观书,他人就出了书房。

    柳君临见这书架上的书籍有上百册,足够他看一段时间了。他先是挑选了一本《人体经络详解》,随意坐在地毯上看了起来。

    这本《人体经络详解》对人体的奇经八脉,十二经络描述的十分详细。整整一天时间,柳君临都在书房里面,认真研读,他天资聪颖,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将书中知识记住了十之八九,其中一些不懂的,他就跑去请教夏东涯。

    夏东涯也没有私藏,一一为柳君临解惑。

    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柳君临婉拒了夏青嫙邀他出去玩,又到书房,拿起一本《人体穴道详解》,细细研读。同样,只要碰到不懂的地方,他就直接跑去问夏东涯。

    接下来的十余天里,柳君临都在书房里,埋首苦学,夏青嫙好几次邀他出去玩,都被他婉拒了,气的夏青嫙嘟着小嘴,很是不乐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