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四十八章被打了
    柳君临连续呆在书房里已经有十余天,上百册书籍,他当然不可能全部都看完,他只挑选合适自己的书籍,他也看出了,这里面其中有数十册的武功秘籍都不是什么高明的武学,不过,因为他武学根基甚浅,很多基础的东西,对他来说反而更合适。

    这里面也有几本剑经,他也拿来细细研读,往往都能举一反三,经过反复练习融合,觉得自己的剑法招式大进。

    当然,柳君临也防着夏东涯,有时候装作很愚笨,一问三不知,有时又能一下子明悟,举一反三。时真时假,麻痹夏东涯。毕竟,若是他真的一看什么就会,引起夏东涯深深的忌惮,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就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一样。

    时间流逝,在一阵阵轰隆隆的爆竹声中,终于迎来了新的一年。整个碧霞山庄热闹非凡。

    夏东涯坐在大厅高位上正坐。大厅内还有不少人,这些人大都是九仙山附近城镇的乡绅百姓。

    九仙山离海不远,附近城镇也经常受到倭寇的袭扰,夏东涯没少派遣庄内护卫帮助乡民剿灭倭寇,在附近城镇的乡绅百姓中有很高的威望。

    因此,不少人城镇乡民选出代表,带着礼品,纷纷到碧霞山庄拜年。

    夏东涯笑着给众人回礼,然后大摆筵席,宴请众人,宴会持续到晚上。

    柳君临坐在夏东涯的身边,看着人满为患的碧霞山庄,暗道:“今晚大年夜,庄内来了那么多人,庄内护卫在防守上不可能面面俱到。再加上,夏东涯至今不知道他的阴谋已经被我发现了,他对我防范也不是很严。我何不趁此机会,逃出碧霞山庄?”

    他仔细想了又想,觉得此方法完全可行。他见夏东涯离开位子去向人敬酒,他眼珠子一转,暗想这是一个好机会,然后,他毫不迟疑,装作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准备先回房,把自己稍稍装扮一下,然后从后院逃出碧霞山庄。

    不过,就在他起身的刹那,他听见林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咦,柳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柳君临脸色一黑,心中怒骂:“靠,这个混账家伙,我怎么惹你了,你一双眼睛就这么紧盯着我不放?”他故作喝醉了,迷糊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喝多了,人有点不舒服,出去走走。”他当然不会就这么醉了。这段时间,在饭桌上,林三总是不放过他,每一次都找借口敬他酒,想把他灌醉,让他出丑,但都没成功,久而久之,反而让他学会了喝酒,酒量大增,甚至有几次差点逆袭,反把林三灌醉了。

    林三哈哈大笑道:“柳兄弟真会说笑,我刚才看你也才喝了几杯而已,怎么可能喝多了呢?你该不会是装醉逃跑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柳君临吓了一大跳,一颗心忍不住扑通扑通的急跳了起来,忽然想起那晚夏东涯对林三的呵斥,心中猜测,夏东涯把对他有不轨图谋的事跟林三讲了?暗想:“难道是我什么时候露出了我欲逃跑的破绽,被夏东涯察觉了?林三这是奉了夏东涯的命令,在监督我?”

    他十分忐忑不安,但见林三的样子,似乎也是有点醉醺醺的样子,他强压下心中的慌乱,心想:“林三应该并不知道我要逃跑的事,他这估计是无心之言。”他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我酒量差,喝几杯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现在出去吹吹风,清醒一下。”

    林三站起身来,把柳君临重新拉回座位,然后,他端起了酒杯,说道:“吹什么风。来来来,今晚是大年夜,我们不醉不归。喝!喝!喝!”

    柳君临很想走,但此时,林三抓着他不放,他如何能走的掉?若是强行离开,闹大了,必定引起夏东涯的注意,那后果更为严重。此时,他恨不得狂揍林三一顿,心中骂道:“你要喝酒就自己喝去,为什么非要拉着我?”

    这时,旁边座位的夏青嫙为柳君临解围,不满的对林三说道:“林三,君临哥哥已经喝不了了,你为什么总缠着他不放?”

    “我我我……”林三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你对柳君临如此亲昵,我看他不爽,想要让他出丑难堪吧?

    柳君临暗笑:“还是青嫙妹妹好。”

    夏青嫙对柳君临嫣然一笑,说道:“君临哥哥,我们出去走走吧。”

    柳君临当然同意,笑道:“好!”

    “表妹,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视而不见。反而心系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小子。”林三心中悲苦,伤心的眼泪往肚子里流,望着柳君临的背影,他的目光充满了凶狞:“臭小子,小爷要让你死。”起身跟了出去。

    柳君临和夏青嫙携手走出大厅,因为今晚的很多人都聚在大厅,外面倒也相对清净一些,只有一些护卫在巡视。

    林三在两人身后,望着柳君临,心中满是嫉妒恨,恨不能将柳君临千刀万剐。眼珠子转动,计上心头,抢上前去,叫道:“柳兄弟!”

    柳君临回头,看着满脸笑容的林三,暗道:“这家伙笑的这么假,肯定是不怀好意。”说道:“不知林三哥有什么事吗?”

    林三泪流满面,暗骂:“尼玛的,我是叫林三,但我不是排行第三的,老爹,你为什么给我起这么个奇葩的名字?”他直接干脆的说道:“我听说柳兄弟最近正在勤练武功,为兄想向你请教几招。”

    柳君临心在暗骂:“尼玛的,这家伙就知道针对我。”无奈看了身边的夏青嫙一眼,暗道:“美人祸水啊。”

    察觉到柳君临的目光,夏青嫙有些不好意思,她当然知道林三如此针对柳君临,完全是因为她。不过,他对林三狭隘的心胸也很生气,蹙起黛眉,冷冷说道:“林三,这大年夜的动刀动剑不太吉利吧?”

    林三笑道:“对啊,大年夜的,动刀动剑的确实不太吉利,那我就和柳兄弟比比拳脚吧。”

    柳君临自认自己的剑法不必林三的差,但拳脚功夫却是差的紧,动起手来肯定不是林三的对手,他虽然从小就没少被人打,但也没有被虐的爱好,笑道:“林三哥的武功厉害,小弟远远不及,比武就算了,不如咱们再去喝几杯,好不好?”

    “不必也得比!”林三吼叫一声,踏步上前,一拳轰出,如山崖落石,速度急快,拳影闪烁,后招连续。

    自从上次被柳君临打败之后,他就一直想要找回场子,只是这十几天,柳君临都是在夏东涯的书房看书,他也找不到机会报仇,如今这么好的时机,他又怎么会放过。

    柳君临暗骂一声:“妈的蛋!”他哪料到林三说出手就出手,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退缩,就算打不过也要打。他急急忙忙一掌打了出去,与林三对了一掌,震得手臂发麻,身子急退三步。林三的功力虽然不是绝强,但也比他这个没练过内功的人要强得多。

    林三眼睛一亮,柳君临这一出手,他就看出柳君临出招杂乱,拳脚功夫远不如剑法。暗道:“他的拳脚功夫果然远不如他的剑法。看这次我还不把你揍得体无完肤。”他身法极快,双掌翻飞,忽上忽下。

    柳君临都是以练剑为主,拳脚功夫除了几招花架的招式,几乎是无,如何是林三的对手。只挡了几招,就被林三一掌打中了肩膀。很快,中门失守,被林三打中了十余拳,踢了四五脚。

    夏青嫙看得大急,叫道:“林三,你欺负人。”

    林三妒意升起,不理夏青嫙,出招更狠,只让柳君临叫苦连天,艰难抵挡。

    夏青嫙见林三仍不罢手,很是焦急,她的武功根本不是林三的对手,就算冲上去也无力阻止林三。急忙跑回大厅,去找她爹。

    柳君临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还好他身上穿了金缕仙衣,卸掉了不少力道,要不然非重伤不可。但即使如此,他现在也是好不狼狈。

    林三仍是不停止,在酒精的麻醉下,他的眼神闪烁着凶狠的兴奋,拳脚不停的往柳君临身上打。

    就在这时,一道威猛的喝声传来:“住手!”

    只见夏青嫙带着夏东涯焦急而来,发出喝声的正是夏东涯。

    林三见到夏东涯的到来,知道不能再打下去了,停止对柳君临的殴打,站在一旁。

    夏青嫙跑过去,连忙将柳君临扶起,看到柳君临衣衫破碎,神情狼狈,只当他受了伤,焦急关切道:“君临哥哥,你没事吧?”

    柳君临此时衣衫破碎,神情狼狈,但受伤却也没有,他摇摇头,说道:“没事。”

    夏东涯冷冷呵斥道:“你们两个,这大年夜的,你们怎么就动起手来了?这还能不能好好过年了?”

    柳君临率先开口道:“夏叔,我和林三哥切磋武艺。没什么大事,让夏叔劳心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