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四十九章逃
    林三想不到柳君临竟然没有向夏东涯告状,眼眸中闪现一丝讶异,顺着话说道:“是啊,姑父,我和君临兄弟只是在切磋武学,只是没想到我一时用力过猛,伤了柳兄弟。”又对柳君临歉然道:“柳兄弟,实在是对不住了。”

    夏青嫙气呼呼的道:“你狡辩……”

    “好了!”夏东涯冷声一喝,对夏青嫙道:“青嫙,你扶君临回房休息吧。”以他的眼力当然看出柳君临虽然狼狈,但气色正常,并没有受什么伤。他也并不打算追究什么。

    夏青嫙道:“知道了,爹。”

    柳君临连忙道:“不用了,夏叔,我没事。青嫙妹妹待会还要守岁。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夏东涯道:“那好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柳君临道:“是!”旋即,往内院房间走去,回到房间之后,他就忍不住叫疼道:“哎呦,林三那个混蛋下手还真狠,痛死我了。”他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林三一拳一脚下来,还是很疼的。

    他在屋内椅子上坐了下来,暗想:“看来拳脚功夫也不能不练,哼,等我学好了武功,一定要狠揍林三一顿。不过……”他眼眸子一转,又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离开碧霞山庄。此时,夏东涯在前厅,那后院那里的防守应该是最松懈的,我从那里走,应该很容易就能出庄。”

    想着自己即将能逃出狼窝,他实在是忍不住欣喜,忽然,他又觉得还不到走的时机,暗想:“等等,现在夜还未深,再等等,等深夜了再走。”

    但很快的,他又换了念头,觉得深夜走不妥,心想:“可是,若是再等下去,附近乡镇的人都下山了,那庄内的护卫都会空闲出来,那防守必定又会严密,我想要安然走,又不大可能了。”

    他咬咬牙,心想:“没办法了,只能现在就走。”他轻轻推开房门,伸出一个脑袋,朝外面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人。忍不住暗喜,心道是一个好机会。

    他出了房门,小心翼翼的往后院走去,他在碧霞山庄这几个月来,虽然很多隐秘的地方他没去过,但庄内的大致地形,他还是挺了解的。

    一路无险,没有碰到任何人,柳君临大喜,最后,他又小心翼翼的拐过一处庭院,后院大门已经近在咫尺了。

    柳君临暗喜:“只要出了这道门,我就海阔天空了。”

    也就在这时,只听见一人猛地喝道:“什么人?”

    柳君临大惊失色,暗叫:“糟糕,被发现了。”急忙回身,只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立着两名护卫。

    柳君临临时应变,装作吓得惊慌失措,连叫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两名侍卫上前,长刀已经出鞘,散发着森冷的寒光,指着柳君临。只听见左手边那人喝道:“你是什么人?”

    柳君临心中十分忐忑,但却强制自己冷静,若是稍有差池,他命就极有可能交代在这里了。他露出害怕神色,哆哆嗦嗦,结结巴巴道:“大大人,我我我是是是山下……乡镇的一个……小乞丐,我我我实在是……太饿了……就进来是偷点吃的。”

    因为林三的一顿狂揍,他现在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再加上黑夜的原因,视线不清,乍看一下,完完全全是一个乞丐。

    先前那名护卫冷冷道:“小乞丐?哼,你胆子倒不小,竟然敢到这里来偷东西?我看你是活腻了。”举刀就要杀柳君临。

    大年夜的,主人家在里面大吃大喝,而他们这些护卫却只能在这里吹冷风,虽然事后也会有赏银,但心中总是憋着火,很是不爽。

    此时碰到柳君临,便把火烧到柳君临的身上。

    柳君临大惊:“他想要杀我?”他立刻提高警惕,做好一击必杀的准备,碧霞山庄的护卫平时没少接受夏东涯的教导,皆有武艺在身,柳君临知道自己不是这两名护卫的对手,但他也不想就这么被杀。

    也就在这时,另一名护卫阻止,说道:“大年夜的,打打杀杀,你不怕沾染晦气倒霉一辈子啊?而且,这家伙也只是一个饿极了的小乞丐,并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人,你能下得了手?现在附近乡镇的名流绅士都来了,要是我们把他杀了,被人知道了,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碧霞山庄?”

    先前的那名护卫一愣,把刀入鞘,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去禀告庄主?”

    后说话的那名护卫道:“你傻啊,要是禀告庄主,庄主当面肯定不会说什么,但我们防护不严,让人混进来却是事实,要是庄主事后追究起来,我们肯定难逃责罚。”

    第一名护卫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第二名护卫道:“直接赶出去得了。”

    第一名护卫点点头,说道:“嗯!言之有理。”旋即,对柳君临喝道:“小子,今天本大爷心情好。快滚吧。下次要是再来,那本大爷的刀可就不客气了。”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柳君临连忙道谢,然后推开后院大门,逃似的出去了。他逃出了门,遁入黑暗,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刚才好险。

    碧霞山庄依山而建,出了后院便是茫茫大山,柳君临并未进山,此时,夜已黑,他若进山,山间道路难走不说,而且,要是碰见了山间野兽,那绝对是很危险的。

    他沿着山庄外围小心翼翼的行走,要是碰到巡查的人,就远远的避开,就这样,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他绕了一大圈,终于绕到了山庄的正门。从正门大道远离山庄。

    只是,夜色茫茫,视线微弱,道路也不太好走。柳君临借着星微月光,一路不停的奔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他也没走出数里。而且,整个人就累的气踹吁吁,但他仍是咬紧牙,脚步不停,他知道这里还是碧霞山庄的范围,要是夏东涯发现他逃了,肯定派人来追,那他被抓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他必须要逃远点。

    又是大半个时辰之后,柳君临到了一个小村子上,停下了脚步,他实在是跑不动了。瘫坐在地上,粗踹着气,心想:“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不过,我一口气大概跑出了十余里,夏东涯现在就算知道我逃跑了,他不知道我跑的方向,短时间内,他休想追上我。我现在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赶路。”

    村子不大,并没有什么客栈,不过,就算有客栈,他也不可能去住,因为,住了客栈,暴露行迹,被夏东涯找到的可能非常的大。他就在村头找到了一个农家用的草棚,准备在这里住一晚。

    柳君临躺在草堆上,心中叹道:“我现在是逃出碧霞山庄了,可是我又能去哪里呢?对了,我还是先回无极剑派吧。夏东涯既然对我有所图谋,那他之前对我的一番言语估计也是编出来的。人俊也极有可能还在无极剑派。”旋即,他又有些茫然:“可是,齐之顺摆明了是在难为我,不想教我武功。他的那个侄子齐玄也不是什么好鸟,我若学不到武功,那以后还不天天被他欺负?而且,而且,那一晚要杀我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齐之顺。虽然那时我迷迷糊糊,没有听出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但无极剑派的祖师祠堂,除了齐之顺外,其他弟子根本不能随意进入。”

    只是,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

    他的思绪有些渺茫,过了良久,才道:“算了,齐之顺既然不当我是徒弟,那我也不当他是我师父了。我先回无极剑派看看人俊,然后,我就浪迹天涯,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总算是会点武技在身,总不至于饿死街头吧。”

    这么想着,他的愁绪一下子清明了许多,但一想起自己孤身一人,心中总是难受。

    柳君临排除愁绪,闭目休息,只是,他躺在草堆上,觉得浑身难受,挺不舒服的。心中忍不住苦笑:“难怪人家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碧霞山庄几个月,被夏东涯好吃好喝照顾着,现在都有点过不惯这种睡草房的日子了。”

    夜已深,晚上霜雾很重,柳君临虽然穿着厚衣,又有冬暖夏凉的金缕仙衣,但这草房并不避风,他还是感到有点冷。

    没办法,只能把枯草往自己身上堆,还好天寒地冻,枯草中也没有什么蛇鼠虫蚁。

    过了良久,他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公鸡啼鸣,柳君临被惊醒。走出草屋,到了外面小溪边洗了洗脸,冬天的小溪冒着白雾,柳君临暗道:“大自然真是千奇百怪,明明是大冬天,但小溪水面却冒着白雾,水也是温的。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

    洗完脸之后,他转身往村子里走去,他现在要弄点吃的。只是,当他在这个不大的村子转了一圈之后,忍不住苦笑。今天是大年初一,本是合家团聚的日子,很多店铺都是不做生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