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五十四章前因后果
    只是,令齐之顺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他再次得到柳君临的消息。那店小二上山,说有人要找邹人俊,齐之顺本能的感觉的当中有问题,邹人俊在无极剑派好几年,除了柳君临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亲朋好友。细细问了店小二是何人要找邹人俊,听了店小二的描述,他就知道要找邹人俊的正是柳君临。

    他笃定柳君临那晚在祖师祠堂看到了他弑师的一幕,所以,他是无论如何要杀柳君临。于是,他就随便找个理由,把店小二留在无极剑派,等天一黑,他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下山去杀柳君临。但没想到夏东涯竟然会跟在他身后。如今,夏东涯要保护柳君临,那他要杀柳君临几乎是不可能了。

    他自负自己的武功在江湖少有敌手,但他看出夏东涯袒护柳君临心思坚决,夏东涯的武功也不差,真要斗起来,完全是两败俱伤。权衡利弊,他也只能先退去了。

    不过,对他来说,柳君临他是一定要杀的。还好,柳君临人微言轻,又无凭无据,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会信他的话。

    再加上,他也知道夏东涯对柳君临有什么图谋,所以,他断定夏东涯不会放柳君临走。这样,尹剑轩也不会知晓他弑师的事。他心中暗想,柳君临就算不死在他手上,也极有可能会死在夏东涯的手里。

    这也让他心安不少,只是,柳君临不死,对他来说始终是个祸患。

    毕竟,他弑师之后,对外宣称是他师父是练功走火而亡,他也将他师父急匆匆的埋葬了。现在要是从柳君临口中传出不一样的声音,难免会引起他人的质疑。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尹剑轩他是不得不防。

    尹剑轩是柳君临的舅舅,极有可能会相信柳君临的话,再加上尹剑轩和涂练师徒恩情极重,若是听到他师父的死有疑点,难免要撤查,若真的的被尹剑轩查明真相,那尹剑轩必定不会放过他。尹剑轩的武功还在他之上,到时,不要说坐上无极剑派的掌门,继而一统武林,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问题。

    柳君临见到齐之顺退去,就对夏东涯真诚一拜,说道:“多谢夏叔救命之恩。”

    夏东涯摆摆手,说道:“没事!”接着,又是轻轻一叹,道:“才几个月没见,齐之顺的武功又精进了许多,我虽然与他交手才短短几招,但现在我体内气血翻滚的厉害。”他之前就被胖道士所伤,还未伤愈,现在又强行与齐之顺交手,虽然才不过几招,但俱是全力相拼,此时当然是伤上加伤。

    柳君临此时当然是露出关怀之色,急问道:“夏叔,您没事吧?”

    夏东涯意味深长的看了柳君临一眼,说道:“没事,我现在只是体内气血翻腾,我运功调息一下就好了。”说着,他就席地而坐,运功疗伤。

    柳君临心中想道:“他现在受伤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趁机逃跑了?”但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此举不妥,暗想:“夏东涯虽然伤重,却也不是我能对付的。而且,我还是觉得不逃远比逃要安全。夏东涯并不知道我是如何离开碧霞山庄的,我完全可以将此事推给那个胖道士,这样一来,夏东涯必然觉得我出山庄,并不是我察觉到了他的图谋,而有意逃跑。那胖道士武功高强,他强行将我掳出碧霞山庄,这也完全说得通。”

    他心中悲苦想道:“但这也完全是权宜之计。齐之顺是豺狼,夏东涯未必不是猛虎,我该如何做,才能躲过劫难。难道我的命真的要被他们掌控吗?”

    他默默到另一边坐了下来,脑中转而思索齐之顺为什么要杀他。他仍是想不明白齐之顺说“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暗想:“虽然夏东涯对我有企图,但至少夏东涯现在还没有做出伤害我的事,而且,救我一命也是真。不对,应该是两命了,上次在无极剑派祖师祠堂,要不是夏东涯救我下山,我早就被齐之顺杀了。”

    想到无极剑派祖师祠堂,忽然又想起那店小二跟他说过,他太师父被杀的事。柳君临的脑袋忽然一震,脸色一下子也苍白了起来,他此时大概也明白事情的经过了,忍不住想道:“齐之顺说我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难道……那晚打伤我的是他,他其实并没有下山,那么太师父应该就是被他所杀。我记得那晚,人俊说听到祖师祠堂有声音,要过去看看,但却一去不回。难道人俊已经被齐之顺给杀了?”想到此处,他泪眼婆娑。

    柳君临拳头紧捏,暗暗发誓:“人俊,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随后,他又想:“因为人俊久去不回,我十分担心,所以,就偷下小孤崖,去祖师祠堂看看,结果却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掌,险些丧命。再配上齐之顺说的那句“你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就不难猜测,打我的那个人就是齐之顺。齐之顺看到我,肯定认为当时弑师的场景被我看到了,所以要杀我灭口。而夏东涯也在那时出现,救了我。夏东涯应该是对我早有图谋,有可能他早就潜伏上山,虽然我也不知道夏东涯对我有什么图谋,但夏东涯既然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那么就不会容忍我被齐之顺杀害。所以,那一晚,夏东涯就救了我,将我带下了山。我醒来后,让夏东涯帮忙去找人俊,夏东涯为了获取我更多的好感,虽然满口答应,但肯定不会用心去找,每隔一段时间,就跟我讲找不到人俊。而我在碧霞山庄,消息闭塞,再加上碧霞山庄是夏东涯的地盘。我肯定不会知道夏东涯的所作所为。至于夏东涯后面编出的什么我父亲是他的救命恩人之类的应该都是谎言,再加上他随后做的种种,目的就是让我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对他的信任和依赖。这就更加有利于他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柳君临心中发寒:“他们一个个都是如狼似虎,我到底要如何才能逃过他们的魔爪。”

    半个多时辰后,夏东涯从运功中醒来,看着坐在一边思绪渺茫的柳君临,心想:“难道他真不是洞悉了我的图谋,故意逃跑的?”

    柳君临见到气色红润的夏东涯,顿时喜道:“夏叔,您没事了?”

    夏东涯点点头,说道:“已经好多了。”旋即,又沉声问道:“君临,你怎么突然跑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柳君临露出苦笑之色,说道:“夏叔,我是被那个胖道士给抓走的。”他料想胖道士认定夏东涯剑挑武当之后,肯定是满腔怒火,不会对夏东涯讲他的事,所以,他就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胖道士那里。

    夏东涯疑惑道:“那胖道士为什么要抓你?”他也不知道柳君临是不是被胖道士带出山庄的,但他心中始终有疑,他不明白一个武功绝顶的胖道士为什么要抓柳君临。

    柳君临说道:“夏叔您有所不知,我以前得罪过那个无良道士。那个胖道士很无耻的,连我一个小孩子都抢。”

    夏东涯点点头,那胖道士的贪婪无耻,抢劫一个小孩子确实也能做得出来,他对柳君临的话又信了几分。不过,想起自己身上的所以东西也全都被胖道士给抢走了,他还被胖道士狂揍了一顿,他就忍不住嘴角抽搐,心中恨意滔天。这对他来说,可是他的奇耻大辱。当然,此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别人讲的。

    柳君临见夏东涯有几分相信他说的话,心中暗喜,继续说道:“后来,那个胖道士被我舅舅教训了一顿。我也借机把胖道士给洗劫了一番。所以,他就怀恨在心。此次,他找到了我,哎……还好夏叔来的及时,要不然小子就惨了。”

    夏东涯心中惊惧:“那胖道士的武功高绝,我在他手下都走不过百招。尹剑轩竟然能将胖道士教训一顿,他的武功到底高到何等地步了?”他看着柳君临,心中想道:“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柳君临走了。要不然,等尹剑轩找上门来,我焉能活命。”

    柳君临不知夏东涯心中所想,又是说道:“夏叔,您武功盖世,那个胖道士肯定被你打跑了吧?”

    夏东涯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尴尬,随意说道:“那位道长武功很高的,我也只是侥幸胜他半筹,将他惊走了而已。”

    柳君临心中暗笑:“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虽然运用功力将脸上的淤青大部分给消除了,但仍留有淡淡的痕迹,你以为我看不清吗?”但他还是故意吹捧道:“夏叔真是厉害,当时小子为了不成为夏叔的负担,所以就率先离开,无缘见到夏叔那犹如神祇般狂殴胖道士的绝世身姿,实在是此生之憾……”他脸上露出遗憾之色。

    夏东涯只觉得自己的脸被重重的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急忙说道:“好了好了,别说了。”

    柳君临暗笑,又是说道:“是是是,夏叔所言极是。那个胖道士确实是不值得一提。幸好他不在,要不然,夏叔一定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夏东涯脸色红红的,说道:“好了!那道长虽然被我惊走,但他武功还是很高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