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五十六章儿子?
    夏东涯微眯起眼睛,淡笑道:“齐掌门何必动怒,我们只是顺路而已。”不得不说,他的脸皮也是够厚的。

    其实,他的心中也是长叹,要是可以选择,他也不愿意做如此丢人之事。但没办法啊,他现在有伤在身,完全不是胖道士的对手,还好他轻功上造诣非浅,这才让他仍在受伤的情况下,勉力逃过胖道士的追击。他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把齐之顺拉下水,以两人之力,对付胖道士。要不然,待他内力耗尽之时,绝难逃过胖道士的追击。

    齐之顺气急,眼见胖道士越追越近,被追上或许就在转瞬之间。

    夏东涯说道:“齐掌门,这胖道士极致无耻,专门洗劫他人钱财,咱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被胖道士洗劫,那我们的脸还往哪搁啊?现在,咱们唯有联合起来,一起对付这个胖道士……”

    齐之顺鼻子都气歪了,冷哼道:“你还有脸说,你自己想死,可以滚一边去死,别连累我。”

    夏东涯不以为意,继续说道:“齐掌门,胖道士虽然武功高强,但咱们也不是弱手,我之前与他交过手,深知他的武功底细,我们联手,绝对能力压这个无耻的胖道士。”

    他话语不绝,继续坚持说服齐之顺,说道:“齐掌门,这般逃下去,对我们的内力消耗都是很大,那胖道士气息悠长,身影飘掠如风,显然是还留有余地,要是我们现在不联手起来,对付胖道士,那等我们内力耗尽之时,你我岂不是成了任那无耻道士宰割的鱼肉了吗?而且,这胖道士跟柳君临关系匪浅,你要杀柳君临,你觉得他还会放过你吗?”

    齐之顺的身子一颤,咬咬牙,冷声道:“那好,咱们一起出手。”

    夏东涯笑道:“正该如此!”

    两人瞬间停下身影,联手转攻向胖道士……

    小半个时辰后,此地多了两个浑身光溜溜的人。

    这两人正是夏东涯和齐之顺。

    胖道士这次下手够狠,不仅洗劫了夏东涯和齐之顺全身的东西,甚至还把他们的衣服都给扒走了。

    齐之顺和夏东涯两人此时更是郁闷的想要自杀。好在此时是黑夜,又四下无人,否则的话,两人必定名声扫地,他们心中都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

    齐之顺将目光转向夏东涯,恨不能将他扒皮抽筋,咬牙切齿道:“夏东涯,你这个混蛋,老子与你势不两立。”要不是夏东涯信誓旦旦说两人联手能对付胖道士,他如何会与夏东涯联手,他如何会受此惊天耻辱。同时,他心中也很恨自己,为什么信了夏东涯的话,非要和他一起联手对付胖道士。

    夏东涯之前明显已经受了伤,就算紧跟着他,耐力肯定比不过他。等到夏东涯耐力不足之时,必定会落入胖道士的手中,那他完全可以趁机逃脱。胖道士的目标本就是夏东涯,他恨自己没事凑上去自取其辱。现在搞得现在自己丢尽了脸面。

    当然他也很清楚,其实是夏东涯所言胖道士与柳君临关系匪浅,让他觉得胖道士说不定已经从柳君临那得到他弑师的事,所以,他也想杀胖道士灭口,但没想到胖道士的武功会如此之高。他与夏东涯联手也不是胖道士的对手。

    当然,以他的武学境界,也看出来,若是夏东涯没有受伤,还能百分百的发挥全部功力,那两人联手,还能压住胖道士一筹。可是,夏东涯现在功力发挥不出五成,于是就造成了他们两人的悲剧。齐之顺此时心中大骂夏东涯这个坑货。

    夏东涯苦笑道:“别叫了,我也是受害者。”他本以为自己就算受伤,但与齐之顺联手,就算不能力压胖道士,也能与胖道士势均力敌。只是没想到,他还是小瞧了胖道士。这也是他低估了胖道士的厉害。

    齐之顺眼眸中杀机一现,但旋即隐藏,他当然想把夏东涯杀了,他知道夏东涯心中也由此打算,但胖道士之前也狠揍了他一顿,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若此时与夏东涯互相残杀,那死的都不知道是谁,极有可能会两败俱亡。

    所以,都不得不把心中的杀念隐藏起来。

    随后,齐之顺问道:“那天在无极剑派祖师祠堂,救走柳君临的人是不是你?”那时夏东涯黑衣蒙面出现,救走柳君临。因为他当时也受了伤,又怕交手的话引起别人注意,所以,未与夏东涯交过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东涯带走了柳君临。当时,他甚至还惶恐了很长一段时间,生怕自己弑师的事情泄漏出去。

    夏东涯坦然道:“没错,就是我。”

    齐之顺问道:“那小子难道有什么重大秘密?值得你花费这么大的心思?”

    夏东涯道:“对你来说,他可能一文不值,但对我来说,他却是价值连城。”

    齐之顺疑惑,说道:“这是何意?”说完,他见夏东涯没有说的意思,又继续说道:“现在咱们也算的上是同坐一条船了,有些事我们也不需要相互隐瞒了。”

    夏东涯还是不语。

    ……

    柳君临并不知晓齐之顺和夏东涯所发生的一切,他此时已经远离小镇,只是天黑路不明,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过,他也不管不顾,总之,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只是,令他遗憾的是,他骑的这匹马并不是什么万里挑一的骏马,耐力不足,只不过跑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已经口吐白沫,累得不行了。

    柳君临无奈,只能将马放生。前方有一个小村子,他也没有进去,就在村外的一个无人的破草棚房里过了一夜。

    次晨,柳君临继续赶路,他也不知道此地是哪里,不过对他来说,只要不被夏东涯和齐之顺找到,就怎样都好。

    一路行走,柳君临都是小心翼翼的,走的并不快,而且,大多时间也都在荒郊野外,极少进城。齐之顺,他倒是不担心,齐之顺弑师之事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晓,所以也不会派无极剑派的弟子来寻他,而就齐之顺一人,天大地天,寻找的到他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但是夏东涯却不一样,碧霞山庄在江湖上也是一方势力,夏东涯所能驱使的人众多,人多也就意味着力量大,那找到他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由不得他不小心。

    接下来的十余天,柳君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夏东涯没有派人来寻他,还是夏东涯已经派了人,但却没有找到他。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这一日午时,柳君临小心翼翼的进城,在街上买了一些东西吃。

    忽然,一阵嘈杂传来,柳君临望去,原来是几人正在殴打一名乞丐。这乞丐四十多岁的年纪,体型高大,蓬头垢面,浑身污垢,一身衣衫破破烂烂。

    柳君临听了一会,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这乞丐没钱偷东西吃,结果被店家的伙计给抓住了。所以,就有了当下的一幕。

    附近之人见此场景,大多没有理会,并没有上前相助乞丐的意思。

    柳君临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但脑海中总是浮现自己以前也是没钱,偷东西吃的时候,没少被人打。这和今日这乞丐的遭遇是何其相似,心中不免泛起了同情之心。他冲上前去,取出一块碎银帮那乞丐付了钱。那几个伙计才罢手。

    柳君临看着中年乞丐,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既然自己遇到了,能帮的就帮一帮。好在他上次洗劫了胖道士,身上黄金白银倒也不缺。

    谁知,那乞丐并不要银子,反而抓着柳君临的双手,惊喜喊道:“儿子!”

    “儿子?”柳君临大惊。他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乞丐,说道:“大叔,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儿子。”

    中年乞丐急道:“儿子,是不是爹做错了什么,你竟然不认爹了?”

    柳君临心想:“这个乞丐大叔是不是忆子成狂了,竟然把我错认成是他的儿子了。”说道:“大叔,你是饿了,想要吃的是吧?”说着,他把手中的两个烧饼给中年乞丐。

    中年乞丐接过柳君临递过来的烧饼,张口就咬了起来,哈哈笑道:“哈哈,我儿子真孝顺。”

    柳君临神色一黑,叫道:“喂,大叔,我真不是你儿子,你再这样占我便宜,我就跟你急了。”

    那中年乞丐神色一下子呆滞了起来,自言道:“你不是我儿子?难道我认错人了?还是你不认我这个爹?不是不是,你是我儿子,眼睛鼻子都很像,不过,还是不对,你不是儿子,你是我儿子……”

    柳君临无语,儿子都能认错。他听着乞丐胡言乱语,说道:“大叔,你没事吧?”

    中年乞丐道:“没事,就是有些事想不起来了。”旋即又抱头,叫道:“啊,头好疼。”

    柳君临恍然,这大汉应该是失忆了,这才把他认作儿子。他将银子送到乞丐的手中,说道:“大叔,这银子你收着。”说着,他就起身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