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六十五章火毒
    三人之间虽然都有嫌隙,同路不同心,但在表面上至少还是同盟。没想到,现在敌人未灭,叶绝竟然拿自己的盟友做挡箭牌。叶绝这么做极有可能会令人他们三人团队分崩离析。但没想到叶绝偏偏就这么做了。

    齐之顺勃然大怒,眼见洪天凶猛的掌力已到,他闪避已经来不及,立刻挥剑抵挡,剑光密密麻麻,形成一道剑幕,护在自己身前。

    叶绝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掌力一撤,也不与齐之顺联合抵抗洪天,借着齐之顺挡住洪天之机,他的身子如同灵猿般,几个跳跃,就到了一旁的柳君临身边,将柳君临抓在手中。显然这是他早就谋算好了的。

    叶绝本来是不关心柳君临的死活,之前他也以为,他和夏东涯以及齐之顺三人一起联手,能够杀了洪天,但没想到齐之顺和夏东涯都跟他一样,心有所忌,不肯全力出手,以至于短时间内杀不了洪天。而现在,洪天又专门“重点照顾”他,齐之顺和夏东涯却袖手旁观,想让他们两败俱伤。他当然不肯。他见洪天极为在意柳君临,那他也不见意拿柳君临来要挟洪天。就像当年他拿住洪天的儿子,要挟洪天那般。

    柳君临当然很想跑,但是他中了夏东涯的九寒空冥掌,阴寒真气袭遍全身,手脚冰冷,僵硬,现在完全没有缓过来,他实在是提不起一丝气力逃跑了,甚至连喊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叶绝冲着洪天喊道:“洪天,你干儿子在我手上,识相的你还是赶快投降吧。”

    洪天惊恐交加,喝道:“叶绝,你放了他。”

    夏东涯和齐之顺纷纷罢手。

    夏东涯冲着叶绝喊道:“叶绝,住手,不要杀他。”

    叶绝冷眼看了夏东涯一眼,淡淡的道:“夏东涯,这小子该不会是你儿子吧,你这么护着他。”

    夏东涯怒道:“总之,你不能伤害他。”

    若是柳君临不知情,也会被夏东涯的义举所感动,但他知道夏东涯不杀他,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

    齐之顺奇怪的看着夏东涯,心中不明白为什么夏东涯要救柳君临。不过,现在他倒是希望叶绝一掌能毙了柳君临。其实,他也想过要拿柳君临来要挟洪天,但他以为洪天不会为一个柳君临束手就擒。所以,也就没那么做。现在叶绝抓住柳君临,威胁洪天,他也乐得如此。

    叶绝大声对洪天道:“洪天,你是想要我放了这小子吧?哈哈,可以,你立刻自废武功,我就放了他。”心想:“先前还觉得这小子没什么用,但没想到洪天对他竟然这么在乎。早知如此,就先抓这小子了,哪还用得了跟他拼那么多啊。”

    柳君临艰难叫道:“义父,你快走啊,别管我了。”

    叶绝抓着柳君临的衣领,冷漠喝道:“臭小子,你要是再废话一句,我就把你扔下悬崖。”又冲洪天道:“洪天,我数到三,要是你不立刻自绝,我就送你儿子归西。”

    洪天此时极为焦急,若是他自废武功真的能救得了柳君临,他会毫不犹豫的自废武功,但他知道叶绝是什么性子,此人心狠手辣起来,连六亲都能不认,他觉对不会因此放过柳君临的。

    这时,叶绝已经开始数数了:“一!”

    “叶绝,不要!”夏东涯大叫,正要冲过去救柳君临。

    叶绝冷冷的威胁道:“夏东涯,你也给我原地呆着。”

    夏东涯生怕叶绝在盛怒之下,杀了柳君临,立刻止步不前。

    接着,叶绝又冷漠的数道:“三!”

    与此同时,洪天叫道:“好!”

    但是,“碰!”的一声,叶绝反手一掌,正中柳君临胸口。

    “啊!”柳君临痛苦惨叫,炽热的掌力涌进柳君临的身体,让他犹如置身火炉般,更令他痛苦的是,他先前中了夏东涯的九寒空冥掌,阴寒真气袭遍全身,原本阴寒真气已经渐渐沉静,但现在又被注入了一股火阳真气,又将原本沉浸的阴寒真气引动起来,一热一寒,夏东涯和叶绝的功力相若,这两道真气谁也奈何不得谁,就在他体内窜动,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令他痛不欲生。

    洪天惊喝道:“叶绝,你这个畜生,竟然对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他已经向叶绝妥协,但没想到叶绝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叶绝冷漠的看了柳君临一眼,旋即对洪天道:“不好意思,我数数往往都是一三五七九的,你应该知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开口迟了。”

    他为了继续打击洪天,接着说道:“嘿嘿,三绝毒炎掌,绝阳,绝毒,绝命。这小子中了我的‘三绝毒炎掌’,会在体内形成致命的火毒,袭遍他的全身,但他不会立刻就死,在每天正午时分,天地阳气汇聚最强之时,他体内的火毒就会爆发,焚烧他的五脏六腑,令他生不如死。不过,这小子一时三刻也不会死,这火毒至少会折磨他三五年,才会让他死的惨不忍睹。啊,我差点忘了,这三绝毒炎掌还是你传授给我的。当年,我似乎也是用这一掌将你儿子毙命的。哈哈哈……”说着他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洪天心中一堵,大为后悔。

    叶绝笑了一会,又说道:“洪天,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在意这小子。既然你这么想要我放了这小子,那你现在就自废武功吧。要不然,我下一掌就要了他的命。”他话语一顿,又道:“不用我数数了吧?”

    洪天立刻道:“好!”

    “义父,你快走,不要管我了。”柳君临眼中含泪,神色悲苦,若是可以,他立马就自尽,也不愿拖累洪天,但现在他火毒和寒毒袭遍全身,寒火不相容,在他体内相互碰撞,让他连说话都十分困难,更别说自尽了。

    现在叶绝挟持着他,若是洪天要走,就凭夏东涯和齐之顺两人根本拦不住,但洪天竟然为了他,宁愿自废武功,相信叶绝那莫须有的承诺。

    洪天看着柳君临,脸上浮现一丝温柔的笑意,说道:“孩子,你要活下去。”旋即,他脸色一变,脸上浮现一丝决绝,他知道他自废武功,叶绝也不一定会放过柳君临,但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洪天仰天长啸,逆运真气,一身骨骼噼里啪啦乱响,“噗~”鲜血长喷,洪天整个人瘫软在地,虚弱至极。

    “义父……”柳君临看到这一幕,伤心欲绝。

    叶绝见到洪天自废武功,神色大喜,哈哈大笑道:“哈哈,洪天,你也算是英雄一世,没想到还这么愚不可及。为成大业者,至亲亦可杀。你当年就是太在乎你的儿子了,所以才被我有机可乘,今日,你竟然重蹈同样的覆辙,你可真是愚蠢。”

    洪天功夫尽失,虚弱至极,但正气道:“为成大业者,至亲亦可杀?我要是这么做了,那岂不是成了跟你一样的畜生了。”

    叶绝冷哼一声,对齐之顺和夏东涯道:“齐兄,夏兄,现在洪天武功已废,你们还不杀了他。”

    夏东涯和齐之顺两人谁也没有动,其实他们两人的心中也很矛盾,他们一方面想洪天死,另一方面却又不想自己动手杀洪天。

    当然,这也不难理解。

    他们想要洪天死,是因为,洪天武功高强,若是被他逃了,他们将要面对洪天的疯狂报复,他们都极有可能会死在洪天的手中。这是他们不愿意的。

    他们不想动手杀洪天,是因为,洪天好歹也是货真价实的丐帮帮主,虽然现在丐帮四分五裂,但他们若是真杀了洪天,那必定是与整个丐帮为敌。平白为自己多出一个强大敌人,这也是他们不愿的。

    叶绝见到两人无动于衷,就知道两人心有所忌,心中对两人又是痛骂一番。当然,他让齐之顺和夏东涯上去杀洪天,也是担心洪天有没有完全废除武功,想要让他们试探一番而已。不过,他看着虚弱至极的洪天,暗想:“他现在就算没有完全自废武功,也已经是半死不活了,我还怕他什么。”

    他一把将柳君临扔开,向洪天走去,同时心中小心翼翼的防备着,生怕洪天突然暴起,与他同归于尽。

    他小心来到洪天身前,但见洪天单膝跪地,虚弱不堪,他这才放心,洪天已经自废了武功。他大声狂笑:“哈哈,洪天,你也有今天。”他一脚踹向洪天的心口,将洪天踹飞出去,口中咆哮道:“洪天,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当初继承帮主之位的不是我,而是你?”咆哮着,他又冲上前去,对着洪天又是一脚,厉声道:“为什么我想要的一切,却都是你的?凭什么?”接着,他又是一拳落下。

    他越打越兴奋,似乎将他这二十几年来压抑的怒火一下子飙升出来,全都发泄在洪天的身上,他要将洪天羞辱至死。

    洪天口吐鲜血,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叶绝。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