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六十七章生不如死
    再过了一会儿,柳君临感觉到下坠之势已经停止,而他的身子也借着水的浮力,开始往上浮。

    只是,柳君临此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浑身开始无力、松软,脸色涨的发紫,肺都快憋炸了,脑中也是昏昏沉沉,脑袋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如就此沉沦吧。

    而且,更加严重的是,他先前中了九寒空冥掌和三绝毒炎掌,火毒和寒毒还没有完全沉静下去,还在体内乱窜,让他的身子更加的痛苦难受无力。

    但尽管如此,柳君临仍然坚持着,咬咬牙,集中身上那所剩不多的力气,要紧牙关,忍着窒息、昏沉的种种不适,拼命的朝水面游去,暗道:“不能放弃,不能放弃,要是放弃了,那就真的要死了。”他凭借着一股狠气,拼命拨动双臂,借助水的浮力,往水面游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君临终于将脑袋探出水面,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柳君临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沉重的手脚在水中拍打,推动身子,朝岸边游去。

    半会儿之后,柳君临游到岸边,他再也没有了一丝的力气,仰躺在湖边的草地上,仰望碧水蓝天,大口大口的呼吸,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心想要不是被悬崖上伸出的树枝挡了一下,减少下坠力道,否则,他就算掉入水中,也会窒息而死。

    “活着真好!”柳君临大笑,只是,他一想起自己中了夏东涯的九寒空冥掌和叶绝的三绝毒炎掌,每天的子午两个时辰,火毒和寒毒就会袭遍全身,令他生不如死,只怕没多少时间可活了,他心神就是黯淡。

    接着,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还活着,那义父呢?”

    柳君临强忍着无力的身子,在附近找了起来。半个多时辰后,他在河下游里许的岸边找到了气息全无的洪天。

    柳君临泪流满面,放声大哭。洪天可以说是为他而死。要不是因为他,洪天完全能够自己先走。

    他费尽力气,将洪天的尸首搬上岸,在四处看了看,察觉到四周并没有野兽出没的痕迹,于是,找了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将洪天入土为安。还好他身上的匕首没有丢失,青锋匕首锋利无比,伐竹砍木轻而易举。最后,他用匕首削了一块木板,上面刻道:“义父洪天之墓。”

    虽然看起来附近没有野兽的痕迹,但他为了以防万一,他砍了一些竹木,在墓地附近围了一个圈。

    柳君临恭恭敬敬的在墓前磕了九个头,心中发誓:“叶绝,夏东涯,齐之顺,我若不死,他日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以祭义父在天之灵。”

    天色快黑了,柳君临在附近找了找,发现了几棵野果树。便摘了一些果子充饥,只是,此地荒凉,了无人迹,就连山洞也没有一个能让他过夜休息的。

    不得已,他只能在野外露宿了。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用钻木取火这种原始的办法生了一堆火。

    他坐在火堆旁,驱除寒冷。心中想着今后之路。

    柳君临心中轻叹道:“舅舅想让我在无极剑派学习武艺,本也是一番好意,但没想到后来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说实话,开始时,他对尹剑轩还是有点怨念的,尹剑轩自己不教他武功也就罢了,却把他送到无极剑派,让他数次险些丧命。不过,之后他静下心来想想,尹剑轩对他也全是一番好意。但尹剑轩也不是神仙,也料不到后来会发生那么多的事。

    柳君临心想:“现在,尹家庄,我是回不去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呵,天下之大,我又能去哪里。”突然,他又想道:“我中了火寒之毒,本就已经时日无多。还能去哪里?而且,夏东涯是一庄之主,齐之顺也是一派掌门,叶绝是丐帮的右护法,这三人在江湖上都有很大的威名。我要是出去,被他们三人知道消息,我必定难逃他们三人的手心。哎,不知道帝皇龙神功能不能压制或者化解我体内的火寒之毒。”想起帝皇龙神功,他的心中生起一丝希望。

    夜风袭来,柳君临即使坐在火堆旁,仍然是感到一丝寒冷。

    时间流逝,柳君临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冷了。

    他想起夏东涯说过的话,每天子时,天地阴气汇聚之时,他体内的寒毒就会爆发,令他痛不欲生,心叫:“糟糕,快到子时了。”

    “好冷!”寒毒袭遍全身,令他面色发青,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寒冷,血脉心脏似乎都要被冻结了。

    “好冷……”

    他想运起帝皇龙神功,看能不能抵挡这股疼痛,但是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静心运转功法。

    柳君临浑身颤抖,神色痛苦,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起来。这不是一般的疼,都是直接反应到心脏上的疼。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令他永生难忘,他甚至想着,就这般死了最好。

    这般痛不欲生的折磨,令他经历着世间最残酷的刑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撕心裂肺的疼痛退去,寒毒渐渐沉静,柳君临有种虚脱的感觉。

    柳君临仰躺在草地上,浑身无力,苦涩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的后福难道就是让我在痛不欲生中死去?”他仰望夜空,怒吼道:“贼老天,我怎么惹你了,你要让我受此折磨。”

    他现在已经无力,昏昏沉沉的睡去,好在他之前在附近扎了一圈围栏,以防有野兽来袭。

    第二天天明,柳君临从睡梦中醒来,昨晚经历了那生不如死的疼痛,令他心力交瘁,睡得很深。

    他到湖边洗了一把脸,之后到附近摘了一些野果充饥,然后抓紧时间练功。他也不知道帝皇龙神功能不能助他压制或者化解他体内的火毒和寒毒。

    帝皇龙神功第一式他已经练成,他运起帝皇龙神功第二式的内功心法,体内真气顺着经脉游动……

    忽然,柳君临面色一变,青红交替,“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该死!”

    柳君临眼神阴冷,愤愤骂道。他刚运起帝皇龙神功,体内龙神真气刚刚游走任督二脉,但是,他体内的火毒和寒毒也突然一下子被引动,与龙神真气相撞,令他内息不稳,险些走火入魔。

    火毒和寒毒已经袭入他全身的经脉及五脏六腑。柳君临运转帝皇龙神功,真气也是游走体内经脉,当然会一起引动火毒和寒毒,遭到反噬了。

    寒为冰,属性为水,水火不相容,一旦引起火毒和寒毒的反噬,那么火毒和寒毒就会齐齐暴动,一起对帝皇龙神功进行压制。

    帝皇龙神功是他最后的希望,可是现在,连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柳君临眼神呆滞,毫无生气,整个人如同行将就木般。呆呆的来到洪天的墓前,跪了下去,泣声道:“义父!孩儿不孝,此生无力为您报仇了。”

    柳君临在洪天的墓前哭泣了一会,他的腹中就咕咕声的响了起来,他惨然一笑,落寞想道:“都要死了,吃不吃饭都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可是肚子里咕咕声不绝,柳君临拍拍肚子,叹道:“好吧,再怎么死,也不能被饿死。”

    他用匕首削了一根捕鱼叉子和做了一个木桶,然后到湖里抓了两条鱼。之后又去摘了一些野果。

    白云悠悠,湖面倒映着湛蓝的天空和碧绿的青山。

    柳君临吃过之后,仰躺在湖边的大树下,仰望蓝天,长叹道:“我现在似乎除了等死,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了。”

    他透过树叶的缝隙,见太阳已到他头顶正上方,苦涩道:“到午时了,火毒也要爆发了。”

    果然,没一会儿,他浑身上下的皮肤红的可怕,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体内像是有一道烈火在燃烧。皮肉灼痛,像是被放在了烈火上烤一般。他痛苦无比的在地上翻滚,全身如同刀割般疼痛难忍。

    他很想跳进河里,利用冰冷的河水来减除火毒的痛苦。但是,他知道火毒爆发严重,他必然四肢无力,到时极有可能会溺水而亡。

    日光偏移,过了午时,火毒渐渐沉静,疼痛退去,柳君临浑身瘫软疲惫,无力的躺在草地上。他发现他现在除了等死,似乎没什么能做的了。

    柳君临不由苦笑道:“一天两次,一年就是七百多次,三五年就是两三千次,我还要再痛苦中煎熬两三千次,才能死去,这也太痛苦了。要不自杀吧。”他摇摇头,叹道:“算了,我宁可痛死,也不自杀。”

    过了一会,他艰难的站起身来,看了看荒芜的四周,暗道:“还是盖一间小木屋吧,要是遇到刮风下雨的,也能躲一躲。这样,自己至少也能住得舒服点,到时候,死也死的舒服点。”

    说做就做,柳君临用青锋匕首,砍竹伐木,就这样,十余天的时间,他盖了一间简陋的小木屋。

    不得不说,青锋匕首锋利无比,帮了他很大的忙。砍竹伐木,制作捕鱼叉子,制作木桶,全都靠青锋匕首。

    当然,这十余天,他也忍受了二十余次痛苦的折磨。那生不如死的疼痛,痛的令他怀疑人生。他不止一次的冒出自杀的念头,但总算是被他熬过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