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八十二章
    除了这些,柳君临还拿了一个大葫芦,装满了一葫芦的碧露仙酒。当然,他也在炼丹室拿了一些丹药,不过,这丹药不是他自己吃的,而是给黑鹰吃的。

    柳君临也没想到黑鹰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他还在炼丹室里找到了一盒悟道茶叶,悟道茶有助人凝神静气,感悟武道修为的功效。

    不得不说,琅琊古地里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柳君临感觉自己已经拿的挺多了,但相对琅琊古地,他所拿的也仅是沧海一粟。

    柳君临站在崖边,准备下山崖。

    这时,黑鹰飞到柳君临的身前,扇动鹰翅,对着柳君临叫了几声。

    柳君临说道:“鹰兄,你的意思是要我到你的背上,你带我下去?”

    黑鹰点点脑袋。

    柳君临笑道:“那就有劳鹰兄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黑鹰经常服用丹药和灵药的作用,黑鹰远超一般的鹰类,每一根羽毛乌光亮丽,都如同刀刃,神骏不凡,极为凶猛。真要斗起来,他也奈何不得黑鹰。

    鹰都是极为高傲的,不可能让人骑在它的背上,但没想到,黑鹰会让柳君临骑在他的背上。

    柳君临轻身一跃,跳到黑鹰背上。

    黑鹰厉叫一声,展翅飞翔,背着柳君临往山崖底下而去。

    不过半响,一人一鹰就下了山崖,柳君临望见几年前那熟悉的山谷,颇为感慨。

    洪天的坟墓也长满了花草。

    “义父!”柳君临跪在洪天墓前,想起与洪天相处的种种,登时眼泪汹涌。他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头,然后坐在洪天墓前,诉说了一会心事。

    一个多时辰后,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以他现在的武功,攀山跃崖根本不在话下,要离开这里也是轻而易举。

    出了山谷,柳君临也不知道往哪里走,这山林子挺大的,而且山中无路,他也就随意的朝一个方向走去,反正总能走得出去的。

    到了傍晚时分,柳君临还没有走出山林,不过,这附近山林已经有人活动的痕迹,想来走出山林也快了。

    黑鹰抓了两只野兔,柳君临生了一堆火,背靠大树,烤了野兔肉,与黑鹰分食。只是,这里不是琅琊古地,没有灵药配料,单单靠野兔,口味差了很多。

    柳君临解下腰间的葫芦,这葫芦里装的正是碧露仙酒。

    这酒很烈,以前,他功力弱时,喝一口就醉倒了,即使现在他功力深厚,也不能一次性喝太多。

    柳君临喝了酒,吃过野兔肉之后,就在原地休息了一晚。黑鹰也是停在树上休息。

    第二日凌晨,柳君临醒来,继续赶路。

    到了午后,他终于走出了山林,见到了人。人毕竟是群居生物。这几年,他没有见到一个人,今日,终于见到了人,他感觉特别的亲切。他见到路边有一个简陋的茶舍,便走了进去。以他现在的功力,当然不会累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这是哪里,要先问问路。

    茶舍简陋,里面也没什么人,至于吃的,也就只有一些小点心。柳君临随意要了一些小点心。然后向小二问了路,得知这里是沂州府地界。

    柳君临随意吃了些点心,心中思索着以后的路,想道:“义父的仇一定要报,丐帮帮主也一定要做,这是义父的心愿。我现在是去洛阳丐帮总舵,还是先去为义父报仇?距离这里最近的应该是碧霞山庄,我是先去找夏东涯报仇吗?”他面露犹豫,心中挣扎,叹道:“可是,青嫙妹妹……她心思单纯,始终待我极好,要是我杀了夏东涯,那她岂不是要伤心一生?而且,夏东涯虽然害我不浅,但对我终究是有救命之恩。我就这么杀他,似乎也说不过去。可是,夏东涯是害死义父的凶手之一,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他始终犹豫着,下不了决心,过了好一会,才道:“夏东涯先放一放吧。这里离无极剑派也不远,我就先去找齐之顺报仇。我一定要为义父,人俊还有自己报仇。以我现在的武功,杀他应该不难。之后,我再去洛阳丐帮总舵,杀叶绝,然后整合丐帮,完成义父的心愿。”

    想通此点,他心念一通,心情好了些。他解下腰间葫芦,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浓厚的酒香顿时弥漫整座茶舍,令人迷醉。

    “好香的酒!”忽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一道灰影如一阵风般,快速的来到了柳君临的对面坐下。这是一名年约七旬的老者,发须灰白,一张方脸,身上衣服也是破破烂烂。

    “小道长,这酒?”老者望着柳君临面前的那碗酒,馋涎欲滴,神情猴急。似乎柳君临不给,他就要强抢了。

    柳君临看着突然出现的老者,心神凝重,这老者给他深不可测的感觉,这让他心生警兆。不过,他自信自己的武功不会逊色这老者。但这也让他敲响了警钟,不能小瞧天下人。笑道:“前辈请!”说着,他将碗推到老者的面前。

    老者迫不及待的端起酒碗,大口饮下,旋即,爽快叫道:“好酒好酒,老夫此生也算是饮遍天下好酒了,但从我未喝过这般美酒。”忽然,老者面色红润,碧露仙酒化为澎湃的力量,老者只感觉自己浑身轻松,功力增强。

    老者心思骇然,他武功已经出神入化,想要再进一步是何等艰难,但没想到今日一碗酒,竟然让他的武功又进一步。实在是不可思议。

    老者打量柳君临,暗道:“气质不凡,神情内敛,看样子武功修为不弱。”问道:“敢问这位小道长,你这酒为何名?又是何人所酿制?”

    柳君临微微一笑,如实道:“这酒名为碧露仙酒,至于是何人所酿,晚辈也不知道,晚辈是在一个山洞里寻来的。”

    老者也不知道柳君临所说的时真时假,不过,就算柳君临骗他,他也不在意,他慎重对柳君临说道:“小道长,这酒……以后千万不要随意拿出来了,要不然会酿成灾祸的。”

    柳君临诚心道:“多谢前辈告诫,晚辈铭记于心。”此刻,他也觉得自己大意了。武林中,绝大多数习武之人对武功可谓是看得比什么都重,为了一枚能提升功力的丹药,为了一门武功秘籍……你争我夺,你死我活的,数不胜数。要是让人知道他身上有增加功力的仙酒,那很多都会疯狂。

    他虽然觉得以自己的武功能应付,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况且,要是像眼前老者这样的高手找上门来,一个,他可以不惧,但要是来上那么两个三个的,那他说不定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柳君临暗道:“看来以后还是要小心为妙。几年与世隔绝的生活,差点让我忘了江湖的险恶了。可不能因为有高强武功在身,就可以狂妄自大,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了。”

    老者站起身来,说道:“小道长也非常人,老夫身上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今日这碗酒,算是老夫欠你一个情,以后,小道长若是有什么需求,老夫必定竭尽所能。”

    虽是初见,但柳君临对这老者的感官并不差,说道:“前辈严重了,只不过一碗酒而已,前辈不必放在心上。”

    老者道:“我龙天行言出必行,小道长不必再说什么。今日老夫有急事在身,下次,老夫再来找你。”

    他似乎真的有急事,说完,人就连忙走了。

    柳君临望着这叫龙天行的老者急匆匆的离开,心道:“没想到重出江湖的第一天,竟然碰到如此高手。虽然没有看到他出手,但我能感觉的出来,这位老前辈的武功,在我所见之人中,恐怕就只有舅舅能胜他一筹,至于武当派的那个胖道士,比起这位前辈,恐怕也要稍逊一筹。江湖果然是卧虎藏龙的。”

    他结了账,出了茶舍,往无极剑派方向而去。他的脚程并不快,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乡镇,最后,当他到一个叫沂水县的县城时,已经是黑夜了。

    此时,城门已关,不过,以他的武功进城还是轻而易举的。进了城,黑漆漆的街道上,除了他之外,并无他人。柳君临人生地不熟,也就随意在街上逛着,准备去找一家客栈吃饭投宿。

    忽然,柳君临耳朵一动,他听到了喊杀声。他探出灵识,看到前方数十丈外的一座府邸中,两伙人正在厮杀。不,应该是单方面的屠杀。

    只见其中一伙十余名黑衣蒙面之人,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如同凶猛的野兽,见人就杀,已经有不少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死于他们剑下,血染大地。

    柳君临暗道:“是倭寇吗?”他内力运起,健步如飞,立刻往事发的府邸而去。无论是倭寇还是日本人,他都没什么好感。倭寇也是日本人,日本南北朝时期,南朝战败,南朝武士盘踞东海,在大明沿海地区烧杀抢掠,毫无人性。至于北朝虽然统一日本,但也对中华大地虎视眈眈,也掀起了很多的腥风血雨。既然看到了,他就不会袖手旁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