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八十九章约战
    柳君临说道:“前辈过誉了!”他也没有隐瞒,说道:“小子之所以能破解那招‘无极独尊’,完全是因为小子对无极剑法也算是了解一些的原因。”

    龙天行惊讶道:“你了解无极剑法?”

    柳君临道:“小子不会无极剑法,只是略懂一丝皮毛,这才能出其不意破了前辈的招式。”忽然,他又道:“对了,在这里,小子想问一句,前辈可是无极剑派之人?”

    龙天行听着柳君临一会儿“老哥”,一会儿“前辈”的乱叫,听着别扭,纠正道:“老弟,你直接叫我一声‘老哥’就好,什么‘前辈前辈’的,听着别扭。”

    “厄,好吧!”柳君临应了下来。

    龙天行道:“我以前确实是无极剑派的弟子,只是,哎,不说我了……”他长长一叹,看着柳君临,又说道:“老弟,你说你略懂无极剑法,难道你是无极剑派的弟子?”

    柳君临道:“不算是!”

    龙天行疑惑道:“‘不算是’是什么意思?”

    柳君临忆起在无极剑派的种种,忆起生死不知的邹人俊,忆起自己差点死在齐之顺的剑下,忆起齐之顺是害死他义父洪天的凶手之一,他对齐之顺就是恨意滔天……

    龙天行见柳君临脸上时而露出缅怀,时而露出仇恨的神情,就知柳君临恐怕与无极剑派有深仇。他虽已离开无极剑派,但对无极剑派终究有很深厚的感情,若是柳君临去寻仇,那对无极剑派来说,必定是灭顶之灾。他与柳君临相处许久,知晓柳君临秉性,估计当中必有隐情,说道:“老弟,你跟无极剑派有仇?”

    柳君临道:“跟无极剑派没仇,但跟齐之顺有仇,仇深似海。”

    龙天行道:“齐之顺?好像是我那师弟后收的弟子,现在是无极剑派的掌门人了。你跟他有什么仇?”

    柳君临冷冷道:“他杀我兄弟,害死我义父,谋夺我性命,这算不算深仇大恨?”

    龙天行神色变得凝重,说道:“这怎么回事?跟老哥说说,要是那小子真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账,老夫替你出气。”

    柳君临忆起往事,轻叹道:“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当初,我被舅舅带上无极剑派,拜入齐之顺门下,却没想到齐之顺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他有一个侄儿叫齐玄,那齐玄仗着自己是齐之顺的侄子,在无极剑派十分嚣张霸道。就因为我的兄弟在一次月末小考时,打败过他,他就怀恨在心,经常欺凌我那兄弟,而齐之顺也因此没再教过我兄弟武功……”

    龙天行气愤骂道:“哼,简直胆大妄为,什么时候无极剑派成为他们叔侄一家的了?”

    柳君临续道:“我也被齐玄殴打过一次,后来,在一次月末小考中,我因为偷看过其他弟子练剑,也在无意中学了点乱七八糟的无极剑法,结果那次我意外的打败了齐玄。呵呵,当时齐之顺的脸色都变了,冷冷呵斥我,说我没有经他允许就私练武功,罚我去面壁。在我面壁的时候,齐玄那家伙报复我,不叫人给我送饭。还是人俊每天偷偷的给我送饭。”

    想起邹人俊,柳君临也是一脸悲伤,过了一会,接着说道:“因为齐之顺没有教过我一招半式,我在面壁的时候,就随意练剑,呵,没想到,还真被我练出点花样来,在接下来的一次月末小考中,我再次打败了主动挑衅的齐玄。”

    龙天行阴沉着脸,说道:“那齐之顺又惩罚你了?”

    柳君临道:“他说我偷学他派武学,心术不正,又罚我去面壁。也就在那一晚,人俊陪我一起面壁,他听到祖师祠堂有声音传出,就过去看了看,结果,他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我才知道,人俊听到的动静,原来是齐之顺在弑杀他师尊时,所发出的打斗声。而人俊,极有可能就是看到了这一幕,而被齐之顺灭口了。那时,我见人俊久久不归,心中担心,就私自下山,去祖师祠堂找他,却被齐之顺打了一掌,险些丧命。之后,我被夏东涯所救,但夏东涯救我也是居心不良。”夏东涯救他和碧霞山庄的事,他也只是随意的一语带过,接着说道:“我费尽千辛万苦,逃出夏东涯的魔爪,意外的碰见了丐帮帮主洪天。那时,他被人所害,失去记忆,后来,他恢复了记忆,我与他相处数月,他传我武功,待我极好,我就认他做义父。”提起洪天,他眼中隐隐有泪光涌动。

    龙天行恍然,说道:“原来如此,你的降龙神功就是洪天教的。”他一开始就知道柳君临所使的是降龙神功,但他也没有问。

    柳君临道:“正是义父所授!”旋即,他眼神露出仇恨,冷冷道:“可是,齐之顺,夏东涯,还有丐帮右护法叶绝,三人联手来袭,最终义父被他们所害,我也被叶绝扔下山崖,也算是得天之幸,我并未摔死……”

    龙天行脸上铁青,站起身来,怒道:“简直是大逆不道,老夫现在就去清理门户,废了齐之顺那个不肖弟子。”

    夏东涯和叶绝是其他门派之人,他管不到,但齐之顺是无极剑派之人,他作为齐之顺的师伯,当然能管得到。

    也就在这时,一道爆喝从远处传来:“龙天行……”

    龙天行听到这道声音,脸色大变,连忙拉着柳君临的手,轻功运起,休迅飞凫,飘忽若神,两人如风一般,向远处跃去。

    柳君临无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运起轻功与龙天行并肩而行,心中疑惑,不解道:“老哥,有人在叫你,你为什么不应?还要跑?”

    龙天行翻翻白眼道:“老弟,谁规定人家叫你,你就一定要应的?”

    柳君临“厄!”了一声,心想:“这是什么逻辑?不管人家是谁,既然人家叫你了,总要礼貌的回应一句吧?”问道:“老哥,那人是谁?”

    他先前没有瞧清喊话之人,就被龙天行拉走了,所以也不知道来人是谁。

    龙天行道:“一个烦人的老家伙,不用理他。”

    柳君临见龙天行不答,也就没有追问。

    两人身影一晃一闪,借助山林的复杂地势,想要甩脱身后之人。只是,身后之人武功也是高强,一路紧追不舍。

    龙天行见到身后之人紧追不舍,低骂道:“那老家伙真是烦。”他的功力虽然深厚,但终究是年老体迈,而且,先前他与柳君临交手凶猛,功力消耗了许多,虽然服用了丹药恢复了一些,但还没有恢复到巅峰,这么长时间奔袭下来,也已经是很累了。

    柳君临见状,拉着龙天行的手,如风如电,迅即奔走。只是,他虽然年轻力壮,但刚才也是真气消耗严重,奔行了一会,真气运行不上,速度慢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就被后面之人追上了。

    柳君临望见来人,这是一名年过六旬的老者,面净无须,一身日本武士装扮,此人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十分惊人。

    龙天行看着来人,不耐烦的说道:“我说柳生老鬼,你烦不烦啊?”

    柳君临心想:“原来这人就是龙前辈口中的日本剑术名家柳生剑隐。”

    柳生剑隐怒气汹涌,冷冷道:“龙天行,你这个无信之人,十几天前,你与我说半月之后,在南京紫禁之巅一决胜负,可你竟然跑到北方来了,实在是混账。”他虽然日本人,但却操着一口熟练的汉语。

    龙天行随意道:“现在离上次约定半月之期还有三天,老夫怎么耍约了。”

    “你……”柳生剑隐脸色铁青一片,无言以对。旋即,他又冷然道:“不管如何,我们的决斗提前了,今天,我就要与你一决胜负。”

    龙天行不耐烦道:“你这个老鬼,怎么那么烦啊。这二十年来,你一共找我比了十三次武,哪一次不是我胜你一筹,再比下去有意思吗?”他对柳生剑隐这个武痴也极为无奈。

    柳生剑隐冷哼道:“哼,这一次,我一定胜你。”他目光看着柳君临道:“这小子是你收的弟子吧?”

    龙天行不明白柳生剑隐什么意思,说道:“你想干嘛?”

    柳生剑隐眼眸中杀气爆发,冷冷道:“要是你今天不与我一决胜负,我就先杀了这小子。”

    柳君临眉目皱起,俊脸浮现怒容,他本来就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又见柳生剑隐无耻威胁,就要含怒出手……

    龙天行拉住柳君临,若是柳君临武功全胜的话,他肯定不会阻拦,战起来,谁胜谁负还是两说。但刚才两人交战过猛,功力都大为损耗,虽然服了丹药,恢复了一些真气,但还没有恢复巅峰,现在战起来,柳君临必定吃亏,说不定还真会死于柳生剑隐之手。

    他眼神冷冷的朝柳生剑隐瞪着,骂道:“柳生老鬼,你好歹也是武术名家,天下少有的高手,什么时候学会威胁人这种无耻下作的手段了。”

    柳生剑隐无所谓的道:“你都可以无信,我为什么就不能无耻。”

    “你你你……”柳生剑隐这般厚颜无耻,龙天行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哼了一声,说道:“好,三天后,泰山之巅,我们一决胜负。”此时,他们也是处于泰山脚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