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九十章约斗之日
    柳生剑隐道:“为什么要三天后?你该不会又想耍什么诡计吧?”

    龙天行没好气道:“我这几天累着了,我不养精蓄锐啊。”

    柳生剑隐道:“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你养精蓄锐,三天后正午时分,我们在泰山峰顶,一决胜负。哼,这次你要是再失约,老子就去无极剑派,把你的徒子徒孙们全阉了。”说完,他转身就走。

    龙天行大气,冲着柳生剑隐的背影大骂道:“混账,你这个老家伙越来越无耻了。”

    柳生剑隐没有回话,步伐不减,很快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柳君临问道:“老哥,那人就是日本剑术名家柳生剑隐?怎么这么嚣张?”

    龙天行道:“没错,就是他。那老家伙很烦的,一直追着我,要我跟他比武,像狗皮膏药一样。我也一直躲着他。十多天前吧,我在南京城被那老家伙追上了,但那时我正在追赶源妃雅那群日本武士,哪里有空理他,只是,那老家伙不依不饶,非要我和他比武。我当时也十分无奈,就对他说‘像我们这样的高手对决,不能随意马虎的,时间地点风水都要选好,否则会影响比武的乐趣。’那家伙也是欣然同意。于是,我又对他说‘半个月后,咱们在南京紫禁之巅进行一场巅峰对决。’那家伙见我同意,当然是欣喜万分。甩了那个老家伙之后,我就北上追击那群日本武士。只是,奇怪啊,现在还没到半月期限,那家伙应该还在南京,怎么会追到这里来了?”说着,他露出不解神色。

    柳君临道:“老哥,会不会是源妃雅把他叫来的?”

    龙天行摇摇头,说道:“不大可能,柳生剑隐那老家伙跟源妃雅那些日本人不一样,他热衷的是武道,对权势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虽然也称不上是什么好人,但也非恶人,在人品上也有可取之处。你不知道,柳生剑隐对源妃雅有传艺之恩,也算是源妃雅的半个师尊。他要是知道源妃雅的所作所为,只怕他第一个就杀了源妃雅。”

    柳君临道:“既然不会是源妃雅,那会不会是足利义持?”

    龙天行略微沉吟,便说道:“有道理!”旋即,他神色变得凝重,道:“如果真是足利义持的话,那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

    柳君临疑惑不解道:“为什么?”

    龙天行道:“老弟可能不知道,在日本,天皇如今只是一种象征,并无实权,所有的权力都掌握在大将军足利义持的手中,在日本,足利义持就相当于皇帝了。而柳生剑隐在日本名气极大,弟子也众多,他的影响力完全不弱于足利义持,要是他有争霸的野心,只要振臂一挥,完全能形成与足利义持相抗衡的实力。柳生剑隐对足利义持来说,完全是心腹大患。”

    柳君临道:“用我们的古话说,就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

    龙天行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自古以来,有多少豪杰不是死在敌人的手里,而是死在了帝皇的猜忌下。帝皇的猜忌之心,是世上最可怕的利刃。纵然柳生剑隐没有争霸的野心,但他已经对足利义持形成了威胁,那足利义持就会想方设法将他除去。”

    柳君临凝心一想,说道:“那老哥的意思是,足利义持想要让你们两败俱伤,然后,他将你们一网打尽?”

    龙天行道:“极有可能,我与柳生老鬼的功力相若,若要决出胜负,必定极为损耗真气,我就怕,足利义持会在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突袭我们。”

    柳君临脸上也浮现忧色,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哥可不可以三天后不去泰山之巅与柳生剑隐比武?”

    龙天行道:“去,一定要去,现在足利义持找不到,若是他真的打算让我和柳生老鬼两败俱伤,那他就一定会去泰山。哼,这可是把他引出来的好机会。而且,要是我这次失约,柳生老鬼还真有可能去无极剑派闹事,我不能让无极剑派弟子受我连累。”

    柳君临还是很担心道:“可是,若你们功力大损的时候,足利义持来袭,那可就危险了。”

    龙天行哈哈笑道:“这不是还有你吗?”

    “我?”柳君临愣了愣,旋即说道:“老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若就足利义持一人,我倒可以应付,我就怕足利义持带着一大群人来袭,那后果……”

    他武功再强,也只是一个人,况且,足利义持的武功并不比他逊色多少,那时,他必定分身乏术,无暇顾及龙天行周全。要是真让龙天行出了意外,那他肯定是万死难恕其咎。

    龙天行道:“这老弟可以放心,足利义持绝对不会带一大群人来袭击我们,最有可能就他一人来袭。”

    柳君临疑惑道:“这是为何?”

    龙天行道:“柳生老鬼在日本的影响力不弱于足利义持,他门下弟子也是众多。足利义持要杀柳生老鬼,绝对不会让别的人知道。要不然,此事不小心传回日本,绝对会人心不稳,日本也必定会陷入内乱,这不是足利义持想要的。”

    柳君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龙天行轻叹一声,又是说道:“足利义持确实是好谋算啊,一旦我与柳生老鬼两败俱伤,他不仅可以除去柳生剑隐,扫除心腹之患。说不定,他回到日本之后,还会说柳生剑隐是被中原武林人士围攻而死的,这就更能刺激大和民族对我华夏民族的仇恨了。而且,我这些年也杀了不少足利义持精心培养的武士,他可是恨我入骨,恨不能将我除之后快。再加上,柳生剑隐可是日本武道神话,武功高强,受人尊敬。从我当年击败他的那一刻起,就不知道多少日本人想要我的命。要是我死在足利义持的手上,他可以提着我的头回日本,嘿,我想,那时绝大多数的日本人都会大快人心吧。这样一来,绝对能增加足利义持在日本的威名,他就能更加容易凝聚人心,他的地位会更加稳固。”

    柳君临道:“这么看来,足利义持的算计真精啊,这完全是一举数得的毒计啊。”紧跟着,他又不解道:“可是,足利义持算计良多,但如果柳生剑隐不与老哥比武的话,那他的一切算盘岂不是都要落空了?”

    龙天行气愤又加无奈的说道:“别提了,我跟柳生老鬼说过这事,但那老家伙脑子就是缺根弦,我跟他说什么,他都不信,还说什么这是我不肯接受他挑战,故意编排出来的理由,真是气死老夫了。”

    柳君临无语道:“那个柳生剑隐该不会是练功练傻了吧?”

    龙天行笑道:“哈哈,你的这个比喻很贴切。”旋即,他又轻叹道:“哎,老弟,这几日,老夫要静心休养,恢复身子,暂时是没时间去无极剑派教训齐之顺那不肖弟子了。”

    柳君临轻笑道:“有劳老哥费心了,齐之顺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龙天行点点头。

    两人就在山林间修养,没有回到小镇客栈,客栈嘈杂,并不适合静心修养。

    山林里,钟灵毓秀,灵气浓郁。柳君临是炼气士,他的逍遥御仙真经虽然不完善,但也仅限于不能往下修炼,他还是能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不过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他体内先前消耗的真气就恢复了充盈。

    龙天行不是炼气士,只能依靠自身修为,慢慢恢复真气,不过,在柳君临的丹药协助之下,大半日后,他也恢复了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就在林间休息,谈论武学之道,偶尔也会动手拆几招,不过,却没有过多的力拼,以免消耗过多的真气体力。

    柳君临有琅琊古地无数的武学典籍,对武学理论,估计当世无人能比,更懂得失传了的古炼气士的仙道神通,他的一些武学仙学理论往往都对龙天行有很大的启发,明悟武学,精进武功。

    龙天行与柳君临谈论武学,他对柳君临十分的佩服,他轻叹道:“老夫已经有好几年没练武了,武功精进不大,相比起来,柳生老鬼却是一刻不停的在练武,这次比斗,要是输给了柳生老鬼,那也太丢人了,还好碰到了老弟。”他又是忍不住惊叹道:“老弟的武学理论实在是高深莫测,若以‘武道无先后,达者为先’而论,老夫还要尊称你一声‘前辈’。”

    柳君临道:“老哥客气了。小子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

    龙天行哈哈笑道:“你小子,还真挺谦虚的。”说实话,他的心中确实也有些好奇,柳君临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武功高不说,武学理论也远在他之上。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柳君临的秘密,并没有相问。

    时间流逝,就这样过了三天。这几日,他们饿了,就在山林间捕捉山鸡野兔充饥,晚上就闭目盘膝运功修养,代替睡眠。

    今天,正是龙天行与柳生剑隐约定的比斗时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