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九十一章中毒
    太阳升起,普照大地,驱除林间清气。

    龙天行站起身来,活动了身子,说道:“老弟,我们一起上泰山吧。估计柳生老鬼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

    柳君临道:“好!”

    两人徒步往泰山而去。现在是初晨,离午时还有数个时辰的时间,他们也不着急。一边登泰山,一边欣赏美景。

    泰山是五岳之首,被古人视为“直通帝座”的天堂,成为百姓崇拜,帝王告祭的神山,古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说法。自秦始皇开始,先后有十数位帝王亲登泰山封禅或祭祀。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历史长河,泰山已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气势磅礴的泰山,是“天人合一”思想的寄托之地,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家园。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传为佳话,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为千古名句。

    泰山拥有交横重叠的山势,堆叠厚重的形体,辅以苍松、巨石和环绕的烟云,形成了肃穆与奇秀交织的雄壮景象。

    柳君临心中忍不住惊叹,泰山之美,气势磅礴,果然名不虚传。

    两人登上险峻的盘道,通过泰山南天门,两个多时辰后,登上了泰山玉皇顶。

    泰山玉皇顶,是泰山之巅,古代帝皇封禅皆在此处。

    雄伟险峻的泰山之顶,云雾若虚若幻的飘荡着,突出的怪石、凌空的瀑布、横长的山松、青翠的藤萝、垂立的悬崖,在虚幻中时隐时现。不时的山风吹来,让悬崖峭壁中的树木发出。

    柳君临站立泰山之巅,体会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那种意境了。

    柳生剑隐早已在此处了,他此时坐在一块大石上,闭目养神,霍地,他睁开眼眸,冷冷的看着龙天行,开口说道:“你迟到了!”

    龙天行随口道:“你没听过高手总是在最后登场的吗?”

    柳生剑隐怒道:“混账,这是比武,不是你个人英雄秀,你应该守时。”

    龙天行对柳生剑隐的纠缠也是很烦,对这场比武也不是很乐意,淡淡说道:“好啊,既然我迟到了,那就不比了。啊,欣赏泰山风景也是不错。泰山在我们华夏民族的灵魂,你这老鬼能欣赏泰山美景,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柳生剑隐勃然大怒,喝骂道:“混账!”他大吼一声,恶狠狠的扑将上来,武士刀“铿”的一声出鞘,寒光闪烁,剑气沸腾,划出一道璀璨的剑芒,呼啸着向龙天行攻去,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剑痕。

    龙天行不敢怠慢,扑身上去,剑招信手捏来,浑然天成,剑气如同暴雨梨花般,疯狂向柳生剑隐涌去。

    “轰~”两人剑气相碰,形成可怕的杀伤力。

    柳生剑隐见自己剑招被破,也不意外,要是龙天行就这样一招被他击败,那他才会失望。倏地,他手中武士刀竖劈落下,势大力猛。

    龙天行侧身一闪,一剑又一剑施展出来,迅疾如风,有如神来之笔,剑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泰山虽然不如西岳华山险峻,但两人交手劲急,倾力相搏,也是数次游走陡峭悬崖,只要稍有差失,便是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比之平地相斗,倍增凶险。

    如此凶险相斗,柳君临亦是第一次相见,一颗心提着,时刻为龙天行担忧。

    不过,见龙天行和柳生剑隐相斗了数十招,无论柳生剑隐如何凌厉无伦的攻击,他总是能化险为夷,便不再挂虑龙天行的安危,只潜心细看双方的精妙武功。

    两人的都施展的完美剑招,每一剑每一式都是炉火纯青,力量没有半点的浪费,都形成可怕的杀伤力。

    劲风急吐,向四周扩散,林木被剑气切碎,大地也留下了深深的剑痕。

    柳君临岿然不动,真气运转,将劲风阻挡在外,要是换一个功力弱一点的人,只怕这股凌厉的劲风就足以将人分尸了。他望着势均力敌的两人,心中暗道:“龙前辈虽然无剑在手,但他的剑道修为已经臻至无剑胜有剑的境界,柳生剑隐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柳生剑隐的武功终究是不弱,龙前辈要击败柳生剑隐,没数个时辰是不可能的。”

    柳生剑隐飞身而起,身影飘闪,出剑如闪电,或左或右,忽上忽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急攻龙天行身体各处。

    面对柳生剑隐如此猛烈的攻击,龙天行虽然面色沉重,但出招仍是不慌不忙,信手捏来一道剑诀,忽快忽慢,快慢相间,出招惊奇,剑芒如龙,瞬间将柳生剑隐笼罩在内。

    柳生剑隐大惊,龙天行出剑实在诡异,他竟然分辨不出龙天行攻向他身体何处,心念电转间,武士刀挥动,剑气护住周身,不让龙天行的剑气近身。

    龙天行与柳生剑隐交战数百招,柳生剑隐在他这般猛烈的攻击下,仍然是不落下风,有时候甚至是反过来压制他,心中暗道:“这老家伙这几年果然没有虚度,武功又进步了许多。”

    两人上一次相斗是在六七年前了,这几年,他一直避着柳生剑隐,如今两人再次相斗,心中对柳生剑隐的武功感到佩服。

    柳生剑隐武士刀圈转,猱身进剑,一剑刺到,剑芒大涨,发出嗤嗤声响,剑术之精,内力之强,实不可小觑。

    龙天行剑诀一引,出招如惊雷,剑芒破开云层,引得风云变色,蕴含高深的剑意。

    两股剑意相碰,爆发出强烈的轰鸣声。

    两人的身子也被对方庞大的力量震动,不自主的退了开来,相距数十丈,遥遥对立。

    龙天行笑道:“柳生老鬼,我们已经交手上千招了,你奈何不得我,我也打败不了你,就此罢手如何?”

    柳生剑隐道:“好!”紧跟着,他话语一转,又说道:“不过,我还有最后一式剑招,只要你能接下来,我就甘拜下风,从今之后,不再纠缠你比武。”

    龙天行无奈,只能应下,说道:“好!”不过,听到柳生剑隐以后不再纠缠他比武,这确实让他心中一喜,他虽然好武,但这么多年也被柳生剑隐纠缠烦了。

    柳生剑隐面容凝重,武士刀高举,竖过头顶,剑意凝聚……

    龙天行面色亦是凝重,柳生剑隐虽未出剑,但剑气扩散出来,蕴含着无尽的剑气,已经笼罩他全身,无穷剑意齐齐向他挤压过来……

    猛地,柳生剑隐大声呼喝,连人带剑直朝着龙天行扑去,无尽的剑气铺天盖地,惊动长空,破开云雾,借天地之势,威力无穷尽。

    他浑身真气凝聚,全神贯注,一招“曜日长虹”,以指代剑,直刺柳生剑隐眉心,长虹惊天,直跨苍穹,如同闪电劈下,照耀天地,横扫一切。

    “轰~”两股可怕的力量相碰撞,席卷四方,沙尘滚滚。

    柳生剑隐的武士刀一往无前,剑气透出,勇猛无畏地前进,斩杀一切阻碍。

    “噗嗤~”一声,龙天行身子一闪,急退十余丈,但他的肩膀还是被柳生剑隐的武士刀划破,留下一道伤痕。

    过了一会,沙尘散去,天地恢复清明,两人静静相对。

    柳君临知道是柳生剑隐败了,柳生剑隐虽然刺了龙天行一剑,但要不是最后关头,龙天行手下留情,他的剑气早已刺破柳生剑隐的眉心,令柳生剑隐命丧黄泉了。

    柳生剑隐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苦涩道:“我输了!这招‘天灭’,是我穷尽心力研究出来的,本以为能击败你,但没想到,仍然是不敌你。”

    柳生剑隐神情颓败,他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武道就已经成为了他的生命,伴随着他的成长,他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练功,打败众多高手,最终成为了日本的武道神话。他自认自己的武功已经是天下第一,哪怕是辽阔的中原大地,他也自信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二十多年前,他碰到了龙天行,他的武道神话被打破了。

    自那之后,他就发誓以打败龙天行为目标,他先后挑战了龙天行十三次,这已经是第十四次了,结果次次落败。他自认自己的武功又有了很大的突破,想来击败龙天行不在话下,但没想到自己还是无法击败龙天行。

    龙天行亦是面色苍白,虽然还能站立,但也好不到哪里去,粗喘着气。因为之前最后一招,他收回真气,没有下杀手,体内真气逆回,冲击经脉。他为了压制逆回的真气,导致体内真气消耗更大,已经完全干涸了。

    柳君临疾步上前,扶住龙天行,取出恢复真气的丹药,给龙天行服下。

    丹药刚到嘴边,还没服下,龙天行突然“噗~”的喷出大口鲜血。

    柳君临大惊,急问道:“老哥,你怎么了?”一搭龙天行的脉搏探查,脸色大变,惊道:“糟糕,中毒了!”他哪敢迟疑,连忙运功,替龙天行驱除剧毒。但此毒似乎极为顽强,他功力输入龙天行体内,竟然不能驱除,这让他大惊。

    龙天行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鲜血呈暗红色,确实是中了毒的症状。他目光看向柳生剑隐,说道:“柳生老鬼,你在剑上涂了毒药?”

    柳生剑隐大惊,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在剑上涂毒。”忽然,他感觉体内五脏一阵绞痛,也是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鲜血也呈暗红色,显然也是同龙天行一样,中了毒。他不敢置信道:“怎么回事,我也中毒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