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九十四章偶遇
    足利义持不顾身上伤势加重,极力催动真气,加快速度下了玉皇顶,生怕被柳君临追击。

    源妃雅对柳君临早已有了惧意,她是巴不得快快退去,此时听到足利义持的命令,哪敢迟疑,也是不顾身上的伤势,快速逃离。

    两人逃的太快,柳君临追赶不及,而且,此时,他的状态也不是很好,真气消耗了许多。若是可以,他还真不想施展神剑御雷仙诀,因为施展神剑御雷仙诀,对真气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忽然,他眉头蹙起,他体内竟然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疼痛,如同万千蚂蚁啃咬他的经脉般。他心中忐忑,暗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体内还存在着什么隐患?”他的逍遥御仙真经可是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懂,要真有什么隐患,那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过了一会,他体内真气恢复了一些,这种如同万千蚂蚁啃咬他的经脉般的疼痛感就消失了。他功力运转,并未察觉到异样,心中不解,摇摇头,暗道:“算了,先不管了。”他呼啸一声,招来黑鹰,让黑鹰帮忙去追杀足利义持和源妃雅。

    柳君临来到龙天行身边,神色黯然,低声道:“老哥……”天香绝命散一旦爆发,就十分霸道,吞噬人的生命力,龙天行已是气息微弱,生命垂危。柳生剑隐亦是如此。

    龙天行洒脱一笑,说道:“老弟,你不必说了。生死有命,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柳生剑隐愧疚道:“龙天行,对不起,要不是我一直要找你比武,也不会害了你。”

    龙天行叹道:“算了,这次也算是自己把自己坑死了,怪不得你。哎,柳生老鬼,你有福了,泰山自古以来就是帝皇封禅之地,你死后能葬在这里,真不知道走什么运道。”

    柳生剑隐道:“也好,咱们也算是一对同命鸳鸯了,到了阴曹地府也能继续比武。”

    龙天行气的大骂道:“滚蛋,同命鸳鸯?汉语学的乱七八糟的,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他又冷哼道:“你之前不是说以后不缠着我比武了吗?”

    柳生剑隐无所谓的道:“我现在反悔了。”

    龙天行突然对柳君临道:“老弟,老哥求你一件事。”

    柳君临郑重道:“老哥请说,能办到的,小子一定义不容辞。”

    龙天行轻声一笑,说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在我们两个死后,你把柳生老鬼葬远点,老夫不想到了阴曹地府,还要被他纠缠。”

    柳君临应道:“好!”

    龙天行叹了一声,又说道:“老弟,齐之顺害你之事,老夫是无法替你做主了,不过,以你的武功,要杀他报仇也不难,只是,老哥希望你不要牵连到无极剑派。”

    柳君临道:“是,小子记住了。”

    龙天行道:“那就好……”又道:“老弟,能不能把碧露仙酒拿出来,让我喝一口?”

    柳君临立刻解下葫芦,心中一叹,碧露仙酒虽好,但主要功能还是精炼真气,提升功力,解一般小毒或许可以,但要解霸道的天香绝命散之毒实在是不行。

    龙天行喝了一口酒,见柳生剑隐露出垂涎之色,对柳君临说道:“给他喝一口吧。”

    柳君临道:“好!”将酒葫芦送到柳生剑隐手中。

    柳生剑隐喝了一口酒,整个人也露出迷醉之色。

    龙天行低声道:“临死之前,能喝一口如此美酒,也算是不枉此生了。”他声音越来越低,呼吸停止,直到一动也不动了。

    没隔一会,柳生剑隐也闭目逝去。

    柳君临神情悲痛,他与龙天行相识时间不长,但龙天行却教他良多,虽然龙天行与他兄弟相称,但他一直把龙天行当成尊敬的长辈。

    他在玉皇顶一侧的林中挖了一个坑,将龙天行入土为安。

    龙天行身死,罪魁祸首虽是足利义持,但若没有柳生剑隐,龙天行也不会死。柳君临心中对他确实有些怨恨,不过,柳君临也敬他是一代武术名家,生平也无恶事,只是练武成痴,无意间做错事,也不忍他暴尸荒野,就在龙天行墓的不远处,挖了一个坑,将他安葬。

    过了大半个时辰,黑鹰飞了回来,并未追杀到足利义持和源妃雅。

    柳君临没有立即下玉皇顶,而是盘坐在一块大石上,脑中回旋着与足利义持交战的一幕幕。

    此次与足利义持一战,他还是暴露了很多不足,在出招技巧方面都是不如足利义持这等对敌经验丰富之人,他之前虽与龙天行切磋过几次,但两人毕竟不是仇敌,没有生死相搏,招式方面都还有所保留,他的交战经验虽然大大的增加了,但还未炉火纯青。此次要不是借着强横的功力,他也不可能打跑足利义持。

    想到此处,他也是微微一叹,即使再高明的武学,对敌经验都是学不来的,唯有与人对战,才是增加对敌经验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不过,与足利义持生死一战,他的招式都是毫无保留的施展,也是让他领悟良多,他现在的交战经验又是大大的增加了。

    三日后,柳君临满意的点点头,他在玉皇顶待了三天,将自己的武学梳理一遍,细细明悟战斗经验,他的武功虽然没有增强,但若是再对上足利义持,他自信能更快的打败足利义持。

    他到龙天行的墓前拜了三拜,然后下了玉皇顶。看到沿途绝美的风光,又想起之前,他还是和龙天行一起上的泰山,而如今却是只身一人下山,一时又有些怅然。

    他沿着盘道下了山,走在茫茫林中,举目四望,忽然又是一怔,刚才心神怅然间,也没有分辨路,就这么下了山,现在林间道路难辨,他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咦,前面有人,正好去问问路。”忽然,他望见前方林中一棵大树下坐着五个人在休息,三男两女。他没有迟疑,迈开步子,走了上去。

    当他走到离那五人大约十余丈的时候,就听到一人说道:“赛儿,如今山东地区,灾荒不断,流民无数,正是我们大肆招募教众,扩充实力的好时机,为什么我们要在这时候放下手上的事,去洛阳龙门参加丐帮大会。”

    柳君临听到这声音,神情一怔,脚步顿止,暗道:“洛阳丐帮大会,这是怎么回事?”他竖起耳朵,凝神静听……

    只听见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响起:“我教的教义确实很容易吸收底层百姓加入我教。可是自洪武三十一起至今的十多年时间里,山东虽然天灾人祸不断,流民无数,但我教在山东也只招募了不到万人,仅凭这点人手,我们如何能对抗朝廷。”

    柳君临目光望去,只见说这话的人是一名女子。女子一袭白衣,虽然轻纱蒙面,看不清样貌,但声音年轻,乌黑茂密的长发披散,可见她年纪并不大。柳君临瞧在眼里,发现这群人似乎是以她为首。

    这时,一名白白净净,大约四十多岁的斯文儒雅男子轻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朱棣确实是治理天下的能手。天下百姓有了安逸的生活,谁还会加入我白莲教,冒着身死的风险对抗朝廷。”

    柳君临暗道:“原来他们是白莲教的人。白莲教的教义宣扬‘明王降生,拯救斯民’,确实很容易吸引普通百姓加入他们。”

    先前那人对叫赛儿的蒙面女子道:“那你这次去丐帮大会,是想招揽丐帮?”

    柳君临望见说话的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他看清这人面貌的时候,又是一惊,暗道:“是他?”这名年轻的男子赫然是年少时与他有过矛盾的林三。几年不见,此时的林三的面容除了成熟了许多之外,其他的并无多大变化。所以,柳君临才能一眼认出他来。他心中想道:“没想到林三是白莲教的人。”

    这时,只听见蒙面女子道:“整个丐帮自己都群龙无首,我们外人想要招揽他们是不可能的。不过,这次叶绝召开丐帮大会,想来他有把握成为丐帮帮主。若是丐帮统一,势力还在我们白莲教之上。叶绝与你姑父夏东涯的关系不错,有这层关系在,我们完全有可能把叶绝拉到我们的阵营,丐帮弟子数十万,若有丐帮相助,我们反抗朝廷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

    林三说道:“赛儿,我知道你的想法是挺好的。可是,叶绝在丐帮虽然位高权重,但也不是一手遮天。丐帮还有左护法,执法长老,传功长老等人的威望都不弱于叶绝。而且,丐帮帮主洪天虽然失踪十几年了,但并没有确定已经身死。有他们这些人在,叶绝想要登上丐帮帮主之位,怕是不大容易吧。”

    柳君临暗道:“原来叶绝他们并没有把义父身死的事传出去。”他看着蒙面女子,又想:“赛儿?当年舅舅带我去无极剑派时,在途中救下的壮汉与少女。那少女叫唐赛儿,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