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九十九章坦言
    柳君临惊讶道:“那个印度番僧武功虽然高强,但以一人之力竟然也敢闯少林古刹?”

    可光和可明两僧老脸不经意间一红,少林寺近些年没落了许多,高手紧缺,现在被一个印度番僧欺上门来,这确实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不过,那印度番僧空那罗确实也是修为高深,据他俩估计,整个中原大地能强过空那罗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周友和尚道:“那番僧武功虽然厉害,但若是少林众僧一拥而上,打退他倒也不难,只是,师祖说,少林乃千年古刹,行事要光明正大,不肯做此卑鄙之事。但单对单,寺内又无一人是那番僧的对手。”他重重的叹了一声,又继续说道:“哎,少林寺千年威名,被一个番僧欺凌至此,也算是丢脸至极了。”

    可光和可明两僧都是狠狠的瞪了周友一眼,均想这种丢脸的事,一次就好了。现在被周友说出来,已经是丢脸第二次了。

    周友没有见到两老僧的眼神,自顾自的吹嘘道:“不过,最终还多亏了我,要不是我大发神威,使出易筋经神功,打了那番僧一掌……”他脸色挂着洋洋得意,继续说道:“……那番僧受了伤,忌惮少林寺众僧一拥而上,将他乱棍打死,于是,就逃走了。”

    柳君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接着,又笑道:“原来周友大师是身怀神功的绝世高手啊。”少林易筋经可是天下闻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周友微微一笑,谦虚说道:“低调低调。”

    柳君临上下打量了周友一眼,又有些疑惑的说道:“周友大师,既然你武功这么厉害,为什么又会被那番僧所擒?”

    周友突然脸色发红,支支吾吾道:“那是……那是因为我的易筋经神功时灵……时不灵的。当时发力打了那番僧一掌后,就突然不灵了。这才……被那番僧所擒。”

    柳君临一笑,心中已经明白了,感情这周友和尚的易筋经神功并未练成啊。

    老僧可光道:“后来,贫僧与师弟可明一路追来,想要救出周友,却被那番僧所伤。之后,庆幸丐帮群豪和林少侠出手相助。”他们本以为番僧空那罗被周友用易筋经神功打伤,必然不会这么快养好伤势,他们联手或可一战,但没想到那番僧伤势恢复的很快,他们也完全不是对手。他又向柳君临和众丐道谢:“多谢众位救命之恩。”

    这时,那黎姓乞丐插言说道:“大师客气了,丐帮和少林同气连枝。少林有事,黎某身为丐帮弟子,怎能袖手旁观?不过,那番僧着实厉害,要不是林少侠,我等只怕都要死在他的手下。”

    他带着十余丐本来是去洛阳总舵参加丐帮大会的,却在路上碰到了那番僧打伤可光、可明两僧。丐帮如今虽然没落了许多,但丐帮弟子仍记得“侠义”二字,而且,丐帮和少林同气连枝,不可不顾,所以,他就毅然出手,只是没想到那番僧的武功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们完全不是对手。

    过了一会,众人到了黎姓乞丐说的破庙,天也在这时下起了淅沥沥的大雨。

    众人就在破庙里随意坐着。

    黎姓乞丐迫不及待的向柳君临问道:“林少侠……”

    柳君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跟我来。”这黎姓乞丐正直忠义,柳君临觉得他可以信得过,但他也没有打算当众讲出来。毕竟,关于他和丐帮的事暂时越少的人知道就越好。

    这破庙还挺大的,有前殿和后殿。柳君临往后殿走去,黎姓乞丐跟在他身后。

    两人来到后殿,柳君临先道:“敢问这位大哥高姓大名?”

    黎姓乞丐道:“在下黎青,丐帮大仁分舵舵主。”

    柳君临暗想:“丐帮总舵之下共有八大分舵,每一分舵下又有众多堂口,黎青身为大仁分舵舵主,在丐帮也是位高权重了。”他没有向黎青隐瞒,说道:“丐帮前任帮主洪天是我义父,我的武功是他所授,他已经命我接任丐帮帮主之位。”

    “这……”黎青先前虽然有了猜测,但柳君临说出来,他还是忍不住吃惊,眼中闪烁着半信半疑。

    柳君临道:“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他目光一扫,顿见角落里有几根细棍,他功力运转,掌力一吸,就取了一根。打狗棒法施展出来,“缠”、“粘”、“挑”运用的炉火纯青,虽未有内劲加持,但棒出如灵蛇盘舞,或似长虹经天,又如流星追月,棒力所致,无可匹敌。

    柳君临使了几路打狗棒法,收招而立,说道:“这打狗棒法,你应该认得吧?打狗棒法,历来只传帮主,你不会再怀疑了吧?”

    黎青身为丐帮舵主,当然识得打狗棒法,也知道打狗棒法历来只传帮主,不传他人,这是丐帮一条永不可破的规矩。他又惊又喜,对柳君临的身份再无他疑,连忙单膝跪地,恭敬道:“丐帮大仁分舵舵主黎青,拜见帮主。”

    柳君临见黎青没有迟疑,认他为帮主,心想自己没有看错人,连忙伸手将黎青扶起,说道:“黎舵主快快请起。”

    黎青起身,说道:“谢帮主!”又道:“帮主,洪帮主将帮主之位传给你,那他老人家呢?”

    柳君临想起洪天,神色伤感,沉沉一叹,说道:“义父被奸人所害,已经身陨了。”

    黎青悲愤道:“这……洪帮主为何会被奸人所害?到底是谁杀了洪帮主?”

    柳君临道:“义父的仇,我自会去报。此次,我是奉义父之命,前来接任帮主之位。你先跟我讲讲丐帮的事吧。”他没有与黎青说洪天被杀之事,而是转移话题,让黎青跟他讲丐帮之事,其实也是有自己的一点小小心思。

    他相信,叶绝谋害洪天之事,除了夏东涯和齐之顺外,不会再让其他人知道。黎青若言及丐帮之事,必定会说到叶绝,他想听听黎青是如何说叶绝的。黎青和叶绝又是否有联系?

    他现在可还不想让叶绝知道他还活着,要不然,他要坐上丐帮帮主之位,整合丐帮,或许会出现变数。虽说,降龙神功和打狗棒法历来只传帮主,但就凭这样,想做上丐帮帮主之位还是不够的。别人也完全可以说,洪天是在他的诱骗或者逼迫下传他的。当然,这是有些强词夺理,但也完全是可以说得通的。

    他有丐帮两大绝学,丐帮之内无一人是他的对手,以武力或许可以让丐帮屈服,但他做丐帮帮主,就要做的光明正大,让人心服口服,而不是以武压人。

    黎青恭敬的说了一声“是”,然后说道:“我丐帮自开宗立派以来,一直都是中原第一大帮,不过,自蒙古人入主中原后,丐帮遭到了元庭残酷的打压,因此没落了许多。还有,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他本是乞丐出身,但他做了皇帝后,对‘乞丐’二字就极为敏感,也有数次打压我丐帮。丐帮遭遇连番打击,不仅象征丐帮信物的打狗棒遗失了,而且,连镇帮绝学降龙神功和打狗棒法也变得残缺。”

    柳君临颔首,丐帮虽然是江湖第一大帮派,但要与朝廷对抗,那还是远远不如。说道:“你讲的这些,义父也与我说过不少,你就跟我讲讲近十几年丐帮发生的事吧。”

    黎青道:“是,帮主。近十几年来,丐帮最大的事就是洪帮主失踪之事。当年洪帮主无故失踪,丐帮也费了大气力去追查,可始终没有查到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洪帮主只怕是凶多吉少了。之后,帮内的各大护法长老也没少聚在一起,想推举新帮主,但是吵了又吵,闹了又闹,始终都是谁也不服谁,至今没有推举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帮主。不过,现在帮主您来了,那帮主之位自然是您的。”

    柳君临点点头,说道:“那这次丐帮大会是怎么回事?”

    黎青道:“这次丐帮大会是叶绝护法要求召开的,目的就是想要推举帮主。”

    柳君临眉头皱起,说道:“推选帮主是丐帮内部之事,叶绝为什么要召开丐帮大会,还邀请了其他门派之人来参加。而且,若无其他长老同意,凭他一个人怎么能召开丐帮大会?”

    黎青道:“其实,叶绝护法并未跟帮内的其他长老商议,就将召开丐帮大会之事传遍了整个江湖。众位长老知道此事后,也只能无奈同意,毕竟,叶绝护法都已经把消息发出去了,众长老若是反对,那就是拿丐帮的声誉开玩笑,让天下人取笑我丐帮。”

    柳君临叹道:“叶绝他这是将丐帮的声誉强行绑在一起啊,他召开丐帮大会,摆明了就是想要自己做上帮主之位。看来他对自己能登上帮主之位是把握十足了。”他心中断定叶绝还真有可能找到丐帮遗失已久的打狗棒了。同时,他也听出了黎青言语中对叶绝的不满,暗想:“看来黎青并不是跟叶绝一伙的。”若黎青与叶绝是一伙的,就不会对叶绝心有不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3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