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零八章丐帮大会(三)
    谢天云迅疾出手,他随身长刀出鞘,是一把雁翎刀,刀身雕刻龙纹,在真气的输入下,嗡嗡颤动,宛如一条活着的龙一般,锋芒闪烁,锋利之极。“嗤”的一刀就将姚三刀的刀芒击破,同时喝道:“姚三刀,叶帮主都答应你三日后比武了,你还在这里胡搅蛮缠,看来你真是居心叵测。”

    姚三刀长刀一挡,将刀芒劈碎,冷声道:“谢天云,你修要含血喷人。”刀锋一转,刷刷刷连出三刀,刀芒凶煞,直攻谢天云上中下三路。

    谢天云哼了一声,也不甘示弱,身形如风,朝姚三刀欺近,挥动雁翎刀,一出手就是刀气激荡,寒芒四射。

    姚三刀略一侧身,刀势如风,向谢天云疾砍而出,挥出了一道巨大狭长的刀罡。

    叶绝身子退到了一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微笑,他已经答应了姚三刀的应战,但姚三刀依然是不依不饶,那理亏的也不是他,于他名声无碍,于丐帮声誉也无碍。现在谢天云和姚三刀战在一起,他也乐得其见。

    掌钵龙头等人也都退到了高台下。

    谢天云手中雁翎刀颤动,刀刃便如一条灵蛇一般,一道璀璨到极致的刀光击出。

    两道刀芒在空中相碰,整个高台都是一震。紧跟着,谢天云身子向前一探,又是一刀劈出,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刀芒破空,声如龙吟虎啸。

    姚三刀回刀掠出,两刀相碰,“当”的一声,只震得虎口隐隐作麻,心中惊道:“谢天云的武功比五年前更强了。”

    便在此时,谢天云又是一刀劈来,刀势甚为奇妙高明,覆盖姚三刀周身,竟看不清刀锋指向何处。

    不得已,姚三刀大刀动了起来,闪出一道刀幕在身前形成一道屏障,阻挡谢天云的攻击。

    在场群豪不乏武学精湛之人,均看出两人虽然只是交手数招,但谢天云就已经强势的压制住姚三刀了。

    谢天云刀式不绝,连攻十余刀,每一刀都比前一刀更快,连绵不绝,他手中雁翎刀上反射的阳光耀眼生花,凝聚成一道巨大刀芒,又快又准又狠。

    姚三刀挥动长刀,甩起刀花,大开大合,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乱而无序,但却出其不意,刀势如滚滚巨浪拍岸,或攻或守。两刀相碰,当当当声响不绝,火花迸溅。不过一瞬之间,两人便已交手三十余招。姚三刀在谢天云的快刀猛攻下,已经是招架多,还手少,形迫势蹙。

    姚三刀脑门冷汗直冒,他那握刀的手也已麻痹,心中更是惊骇万分,大叫道:“怎么可能,你的武功怎么可能进步的这么快?”他五年前与谢天云在华山之巅交过手,那时,谢天云也只不过稍胜他一筹而已,没想到几年不见,谢天云的武功精进的比他还快,已经比他高出不止一筹了。

    谢天云哼了一声,说道:“你自己不是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他又是一刀急砍,刀芒如龙,气势猛烈,纵横疾斩。

    姚三刀挥刀抵挡,“叮”的一声,他右臂一震发麻,长刀被震飞了出去。

    谢天云仍是攻击不止,又是一刀朝姚三刀劈去,人刀合一,所向披靡。

    姚三刀无物抵挡,胸口登时被谢天云的刀气砍出一道大大的伤痕,整个人瘫软了下去,霎时间身首异处。

    群雄大惊,本以为两人只是切磋比武,谁知道竟然弄出了人命。

    洛千恒见姚三刀毙命,顿时怒火中烧,但此时却不得不强行压下怒火,沉声道:“谢公子,你与姚三刀只不过是比武切磋而已,你这般下杀手,有违江湖道义吧?”

    谢天云朗声说道:“洛护法此言差矣。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行侠仗义,小可锄强扶弱,大可为国解忧,乃江湖之根基。可姚三刀却极力阻挠丐帮复兴,在此搬弄是非,搅动风云,实在是居心叵测。”

    群雄虽觉得谢天云说的有理,先前叶绝都已经答应了姚三刀三日后比武,但姚三刀依然不依不饶,还突袭朝叶绝出手,他若无阴谋,说出去,只怕谁也不信。但不少人也觉得奇怪,谢天云出道江湖以来都是给人温和,与人和善,可是今日,先前处处针对姚三刀不说,没想到现在更是下杀手。

    洛千恒冷冷道:“谢公子,你这话不可太过了吧?姚三刀只是想与叶护法切磋几招而已,何来居心叵测?”他话语一转,又是大声道:“就算姚三刀居心不良,对我丐帮图谋不轨,但他挑衅的是我丐帮,理应由我丐帮将其击退。但谢公子并非丐帮弟子,你出手击杀姚三刀,那此事传扬出去,让天下人以为我堂堂丐帮对付不了一个姚三刀,需要你谢公子一个外人替我们出手?你将我置丐帮声誉置于何地?”

    叶绝先是叫来两丐将姚三刀的尸体抬下去安葬,然后高声说道:“洛护法此言过了。谢公子虽非丐帮中人,但我们习武之人,以铲除奸邪,维护江湖稳定为己任。我丐帮的声誉事小,江湖的稳定事大。谢公子虽然出手过重,但也是情有可原。”

    叶绝一番正义之言,博得了不少群豪的认同。

    洛千恒铁青着脸,也是哑口无言,浑身怒气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

    谢天云含笑道:“叶帮主深明大义,真乃丐帮之福,江湖之福啊。”

    叶绝心中受用无穷,满脸笑容,笑道:“谢公子高赞了,叶某汗颜。”

    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若是连叶绝此种猪狗不如的禽畜都可以做丐帮帮主,那才叫令人汗颜呢。”

    叶绝神色一僵,冷喝道:“谁?”

    群豪也是惊讶,均想这时候谁会泼叶绝冷水,还骂叶绝畜生。

    群丐中走出一人,鹑衣百结,背负三袋,是丐帮的一个三袋弟子。只是此人一头长发披散下来,让人看不清面貌。

    传功长老大声呵斥道:“混账,你一个小小的三袋弟子竟然辱骂帮主,你该当何罪?”

    群丐也都是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三袋弟子竟然敢辱骂丐帮帮主。

    那丐冷冷道:“帮主?叶绝有何资格做我丐帮的帮主?”

    谢天云道:“叶帮主寻到丐帮遗失已久的打狗棒,他做帮主本就是众望所归,他没有资格,难道你这个小小的三袋弟子有资格?”

    那丐道:“这位谢公子不是我丐帮之人吧?那你又有何资格插手我丐帮之事?”

    谢天云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但却没有继续说话,他不是丐帮之人,若是过多插手丐帮之事,确实是犯了江湖忌讳。

    叶绝面色也是阴沉如水,望着那三袋弟子,冷冷说道:“那你倒说说,我为何没资格做帮主?”要是平时,他早就一掌毙了这个三袋弟子了,但现在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他显然不能下杀手。

    那丐道:“我有一问,不知叶护法手中的打狗棒是从何处得来的?”

    叶绝道:“这是我从一处无人的崖底找到的。”

    那丐道:“是吗?可我听说,是天龙门门主找到的打狗棒,然后跟你做了交易,他将打狗棒交给你了,让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坐上帮主之位。而你事成之后,让丐帮成为天龙门的一个堂口。”

    群雄皆是哗然,这丐之言简直就是石破天惊啊。

    天龙门虽非邪派,但也不算名门正派,几年前一出现江湖,就吞并了江湖上的很多门派,武林门派对天龙门多为抵触。若这丐所说属实,那天龙门的野心也太大了,竟然想要丐帮成为天龙门的一个堂口。不少人看到叶绝的目光有了异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