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二十五猜测
    其中一名黑衣人看到柳君临,惊道:“林俊流?”他连忙拉着另一名还要继续出手的黑衣人,大喝道:“走!”同时对余下的五名黑衣人道:“拦住他!”

    另五名黑衣人立刻朝柳君临围去,这五名黑衣人的武功当然是远不如柳君临,但他们都是悍不畏死,确实也给柳君临造成一些阻碍。

    柳君临心中明白这五人都是死士。他不愿出手杀人,只将五名黑衣人制服,但五名黑衣人立即服毒自杀。不过,他被这五名黑衣人一阻,那两名黑衣人已经窜入林中,不知去向。

    唐乐灵、唐赛儿、夏青嫙三女也有向那两名黑衣人出手,但两名黑衣人的武功比三女丝毫不差,他们一心要走,三女也没能拦住。

    柳君临望见两名黑衣人窜入林中,不见踪影。他知道有密林掩护,想要追上两名黑衣人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也没有去追。

    那气度不凡的男子来到柳君临、唐乐灵等人近前,感激道:“在下黄泰顺,多谢几位救命之恩。”

    柳君临笑道:“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唐乐灵撇撇嘴,说道:“皇太孙就皇太孙嘛,干嘛冒认别人的名字,我们又不刺杀你。”

    柳君临神色一动,望着男子,讶异道:“你是皇太孙朱瞻基?”

    立即有名侍卫大喝道:“大胆,竟敢直言殿下名讳。”

    朱瞻基挥手,示意那侍卫退下,他没有任何的倨傲,微笑说道:“小王正是朱瞻基。”他的目光望向唐乐灵,说道:“不知道这位姑娘如何认出小王的?”

    唐乐灵道:“这很难吗?刚才黑衣人要杀你的时候,你的侍卫喊你‘殿下’,再加上,你自己刚才也说了,黄泰顺,可不就是皇太孙的谐音。”

    朱瞻基笑着赞道:“姑娘心思敏捷,才智过人,瞻基实在是佩服。”

    北京紫禁城虽然还在建,但永乐帝已经在北京设立了行在,长年留驻北京。

    帝王坐镇北京,太子留守南京,这是明王朝的传统。他的父王朱高炽现在正留守南京。他此行从北京去南京,正是要去见他父王,却没想到在此遭到袭杀,要不是柳君临等人,只怕今日性命难保。

    随后,朱瞻基又邀请柳君临等人到凤阳中都府邸小住,但柳君临笑着拒绝了,他也没想到竟然救了皇长孙,他知道这两名黑衣人要杀朱瞻基,极有可能是与朝廷的权位争夺有关。他可是听说,赵王朱高燧,汉王朱高煦可都不是安分的主,说不定就是他们两人派人来杀朱瞻基。

    柳君临不想卷入朝廷的权位争夺。而且,他身边还跟着唐赛儿,要是让朱瞻基知道唐赛儿是白莲教首领,只怕会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辞别朱瞻基之后,四人继续南下……

    一路上,夏青嫙见柳君临沉默寡言,不由问道:“君临哥哥,你一路都在沉思,是有什么事情吗?”

    柳君临说道:“我在想,刚才逃走的那两名黑衣人,其中一人所使的武功,与我之前在丐帮大会上交过手的谢天云的武功有些相似。”

    夏青嫙吃惊道:“谢天云?君临哥哥,你确定是他?”

    柳君临摇摇头,不确定道:“七八分吧,当时那黑衣人极力掩饰武功,而且,我也只与他交手了几招,也不是十分肯定。”

    唐乐灵美眸轻扬,说道:“刚才的那几个黑衣人都是日本武士装扮,谢天云为什么要装扮成日本武士?难道他与倭寇勾结?”

    夏青嫙惊讶道:“这不大可能吧。谢家庄屹立江湖数十年,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也是声名显赫。谢天云此人出道江湖以来,也一直是侠名远播,他不可能与倭寇勾结吧?”

    唐乐灵点点头,说道:“那也有可能是谢天云想祸水东移,将刺杀皇长孙的罪名嫁祸给沿海倭寇,或者是日本人。”

    唐赛儿道:“还有可能是谢天云已经投靠了汉王朱高煦或赵王朱高燧。我可听说这两人都不是安分的主,此次谢天云刺杀朱瞻基,说不定就是涉及到权位争夺。”

    唐乐灵扬了扬眉毛,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谢天云在丐帮大会时,过度维护叶绝,无故杀了姚三刀,其目的摆明是要交好叶绝,然后让叶绝帮他做事。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谢天云绝对是有大野心,大阴谋。嘿嘿,没想到谢天云竟然还有如此秘密,这要是传出去,绝对能轰动江湖……”

    柳君临严肃道:“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随意猜测了。我现在也不能万分肯定那人就是谢天云,没凭没据的,我们也不好在背后说他的不是。”

    三女点头认同,不再多言。

    到傍晚时,四人进到滁州城内,离南京城也不是很远了,他们在城内找了一家客栈,吃过饭之后,四人分房而睡。

    是夜,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万籁俱寂。

    房中,柳君临坐在床上运功休息,忽然,他耳朵一动,隔壁房间传出声响,那是唐赛儿的房间。声音虽然轻微,但以他的功力,还是听得请清楚楚。

    他怕唐赛儿出意外,连忙探出灵识查看,只见唐赛儿轻声出了房门,往客栈外面而去,步履轻盈,似乎怕惊动别人。

    柳君临暗道:“都这么晚了,赛儿姑娘竟然还出去?”他想跟过去看看,但很快就摇摇头,自语道:“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这样跟过去不好。”

    没过一会,柳君临又察觉到唐乐灵也轻声出了房门,走的与唐赛儿是同一个方向……

    柳君临暗奇,想道:“怎么唐姑娘也偷偷摸摸的出门?”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虽然两女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有时候还是怒火相向,他真怕两女会动起手来,有所损伤……

    这么想着,柳君临也出了门,跟在两女身后……

    唐乐灵的武功或许不比唐赛儿高明,但在跟踪潜伏这方面却远在唐赛儿之上,当初可是连柳君临都差点没发觉。是以,她一路跟在唐赛儿身后,却没有被唐赛儿发现。

    柳君临跟在两女身后,以他的武功,当然也不会让两女察觉到,此时,他心中也是苦笑,他其实并不想跟踪两女,但他真怕两女动起手来,拼个你死我活。

    月儿皎洁如玉,向大地抛洒辉光,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

    前面的唐赛儿犹如一只游走暗夜的精灵,很快就到了城门口。

    跟在后面的柳君临暗道:“赛儿姑娘这是要出城?”

    此时,城门已关,但以唐赛儿的武功,想要出城完全是轻而易举。很快,她就到了城外数里的一片不大的小树林中。

    唐乐灵停下脚步,躲在一棵树后,距离唐赛儿约莫二三十丈。

    柳君临也在唐乐灵身后,约有十余丈的距离,他目光望去,只见前方林中不止唐赛儿一人,还有林三、宾鸿、董彦生、花红四人。

    柳君临暗道:“原来赛儿姑娘这么晚出来是要与林三他们见面。”

    林三见到唐赛儿,立刻叫了声“赛儿”。宾鸿、董彦生、花红都恭恭敬敬的朝唐赛儿行了一礼,叫了声“小姐”。

    他们在路上留下暗记,约在城外相见,而不是在城内,完全是因为朝廷有宵禁令,再加上他们是白莲教的人,若是被巡夜官兵查到,难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林三阴沉着脸,说道:“赛儿,你跟在柳君临身边怎么样了?有没有说服他加入我白莲教?”

    其实让唐赛儿跟在柳君临身边,他心中很是吃味。唐赛儿可是他的妻子,让自己的妻子跟在另一个男子身边,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心里都不会舒服。

    柳君临暗道:“原来赛儿姑娘当初跟着我,还是不死心的想招我入白莲教。想来当初她被锦衣卫追杀,刚好被我相救,也是赛儿姑娘设计好的。”

    他先前还在奇怪,以唐赛儿的武功,就凭庞英那些锦衣卫,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原来这一切都是唐赛儿设计好了的。目的就是借机跟在他身边,同他拉近关系,然后招他入白莲教。

    柳君临心中轻叹道:“赛儿姑娘也是煞费苦心了。可是这白莲教我是万万不会加入的。”

    唐赛儿摇摇头,说道:“我与柳君临年少时也算相识,这次趁机接近他,虽与他结下不浅的交情,但要将他招入教中,也没有这么容易。”

    林三怨气冲天的说道:“既然柳君临不肯加入我白莲教,那你还要跟在他身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