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四十五章缘由
    杨月蓉脑中思绪不绝,越想越是慌乱,面色苍白无血,默道:“难道前天晚上掳走我的黑衣人真是少游师兄的同党?还有昨晚那黑衣人要杀我和名流哥哥,以及今晚名流哥哥被重伤,难道这一切都是少游师兄设计的?”

    杨月蓉心神动摇,她本来也是不大相信叶少游想杀吕名流,可听了杨世清的一番分析,叶少游的动机确实是最明显的。想起方才,她让叶少游救伤重的吕名流,叶少游却推脱自己功力浅,无力救治,这让她心中对叶少游的怀疑又多了几分。

    她看着叶少游,颤声道:“少游师兄,真的是你要杀名流哥哥吗?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之事,我恨你。”

    叶少游急道:“师妹,不是我。”他心中发慌,杨月蓉的话,字字如刀一般刺进他的心脏,只觉生无可恋,恨不能立刻拔剑自刎,以证清白。

    杨世清面容铁青,冷冷道:“名流自小在天山长大,此次也是第一次下山来到这南京城,从未与人结过怨,除了你,还会有谁要杀他?哼,你现在是越来越心狠手辣了,竟然连同门师弟都敢下杀手。你心中是不是还想着什么时候把我也杀了?这样你就可以坐上天山派掌门之位了?”

    叶少游大惊,惶恐道:“弟子从未敢有此想法。”

    杨世清眼神严厉地瞪着叶少游,似要喷出火花一般,喝道:“从不敢有此想法?哼,你不仅偷学他派武功,还残杀同门,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叶少游心神俱伤,立刻跪了下来,指天立誓:“弟子对天发誓,若是弟子伤了吕师弟,并有觊觎天山派掌门之念,就让弟子天打雷劈而死。”

    他心中苦笑,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师父无端臆测,但他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毕竟,只要吕名流一死,他就极有可能和杨月蓉在一起了。他师父这么怀疑,也是情有可原。只是,他从未想过要杀吕名流。至于天山派掌门之位,他也是从未想过,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与杨月蓉在一起,逍遥江湖,但他的希望,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杨世清见叶少游对天立誓,声音铿锵坚定,也是动容,道:“你起来吧!”

    叶少游道:“是,师父!”

    杨世清看着叶少游,沉沉一叹,对这个弟子,他也是失望透顶,挥挥手,说道:“天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叶少游心神俱伤,知道杨世清心中还是在怀疑他,他再辩解也是无用,只能找机会将真相查个水落石出,这样才能消弭他师父对他的误会,他恭敬说道:“弟子告退。”随后,他就心思沉重的退出了房门……

    ……

    柳君临并没有睡觉,站在窗前,仰望星空,心思沉重,脑中想起今晚从他手上逃脱的那个使刀的黑衣人,心中就是一阵烦乱。

    他之前与这黑衣人交过两次手,深知这黑衣人的武功底细,最多只能算二流高手,可仅仅过了一天的时间,这黑衣人的武功就突飞猛进,直逼顶尖高手,这让他猜想黑衣人是吃了仙丹妙药,武功才能这般突飞猛进。

    这也让他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邹人俊。

    他昨晚正好给了一颗九转金丹给邹人俊。若邹人俊服下了九转金丹,武功突飞猛进,就极有可能。

    柳君临回想起昨晚追杀黑衣人,最终追查到了日本男子宫本真一,如果邹人俊就是黑衣人,那趁他和宫本真一交手时又折返回来,也有可能。后然宫本真一死在邹人俊的刀下,说邹人俊是为了杀人灭口,这也说得通。

    “人俊,会是你吗?”柳君临幽幽一叹,尽管他不愿如此想,可是,这实在是太巧合了。

    “哎,希望是我多想了,世上能提升功力的不仅只有九转金丹,还有其他仙丹,我不能就凭这一点就认定那黑衣人是人俊。”

    “而且,那黑衣人在一夕之间,武功就突飞猛进,也有可能是得到了高手传功。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是存在的。”

    “更何况,听杨世清说,杨月蓉和吕名流都是第一次来南京,人俊与他们无怨无仇,自然不会下手去杀他们。那黑衣人应该是另有其人。”

    柳君临极力不去想那黑衣人就是邹人俊,但那一丝怀疑始终萦绕在脑海里,怎么都排除不掉。可这种事情他又不能去找邹人俊问清楚,只能埋藏在自己心里。这让他心中苦闷万分。

    柳君临目光望见下方庭院中,叶少游神情颓然,拿着酒坛子狂饮……

    杨世清从吕名流的房间中走出,看到叶少游烂醉如泥,一脸的颓废样,摇头惋惜,知道再教训叶少游也是无用,他也懒得开口,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柳君临轻声感慨道:“都是有心事之人,这时候有一个酒友确实也是好事。”

    当即,他直接从窗户跃下,来到院中……

    叶少游醉眼迷蒙,看到柳君临,有些迷糊道:“原来柳兄啊,你是来陪在下喝酒的吗?”

    柳君临上前,直接提起叶少游身边的一个坛酒子,畅饮了一口酒,随后坐了下来,轻笑道:“是啊,少游兄该不会赶我走吧?”

    叶少游笑道:“怎么会呢,柳兄能陪在下一起饮酒,在下求之不得。”他拿起酒坛子,喝道:“喝!”

    “好!”柳君临提着酒坛子回应,大口大口喝酒,随后叹道:“酒是个好东西啊,能让人忘却忧愁。”

    叶少游问道:“难道柳兄弟也碰到了什么烦心事?”

    柳君临用衣袖抹去嘴角滴漏出来的酒,说道:“是有一些,不说了,喝酒。”

    两人都是心事重重,喝了一会酒。

    柳君临斟酌了一下,问道:“少游兄,那两个黑衣人是谁?”他虽然很想不信那个使刀的黑衣人就是邹人俊,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叶少游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喝了一口酒,继而说道:“差不多一更天的时候,我正在屋顶喝酒,见到吕师弟和蓉儿师妹两人偷偷摸摸的出了客栈。我本来以为他们两人是出去私会,开始时也没在意,后来,我想起那黑衣人可是一直没有落网,说不定就躲在附近,准备再次狙杀吕师弟和蓉儿师妹。于是,我就偷偷的跟上了他们,暗中保护。”

    柳君临由衷的为叶少游感到悲哀,自己喜欢的女子跟别的男子出去私会,他却要在暗中保护,他的心中是何等的伤痛。他心中感慨感情最是伤人。不过,这也证明叶少游心中重情义。

    叶少游续道:“我一直跟着他们,七弯八拐,小半个时辰后,就拐进了一处陋巷,来到了那处破落的小宅院。原来吕师弟和蓉儿师妹不是出来私会,而是来找东西的。于是,我就在另一边屋顶喝酒,同时查看四处,生怕那黑衣人会突然出现……”

    他顿了顿,续道:“吕师弟和蓉儿师妹在院内外一阵翻腾了一个多时辰,我忽听见屋内吕师弟激动的喊叫声:‘找到了。’呵,我也不知道吕师弟找到了什么。也就在这时,我就瞧见一名黑衣人破窗而入,打伤了吕师弟和蓉儿师妹。我当时大惊失色,我分明已经查看四周,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隐藏在暗中。”

    “我急忙冲进屋去,发现吕师弟和蓉儿师妹都已经受伤昏倒,而那黑衣人手中拿着一份锦帛,应该就是从吕师弟那抢走的东西。”

    “这时,屋外又是冲进来一名黑衣人,抢夺先前黑衣人手中的锦帛,一番争夺,锦帛一分为二,两人各得一份。我从第二名黑衣人的身形就可以看出,他就是那个要杀蓉儿师妹和吕师弟之人。”

    叶少游自嘲一笑,又道:“我以为自己的武功学得不差了,却没想到在我眼皮子底下隐藏着两个人都没有发觉。”

    柳君临道:“恕在下直言,那两人在剑法招式上不如少游兄,但内功修为也非少游兄可比,他们能躲藏在你眼皮子底下没被发现也不足为奇。”

    叶少游苦涩道:“说到底还是我学艺不精。”随后,他又道:“我见蓉儿师妹伤的不重,当即就冲上去,想要擒下这两个黑衣人,而这两个黑衣人却又相互抢夺对方手中的锦帛。一时间,我们三人混战在一起。最终,我还是没能留下那两名黑衣人。”

    柳君临说道:“以那两个黑衣人的武功,放眼当世,能与他们匹敌的不会超过十人,可他们却还要抢夺那张锦帛,看来那锦帛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叶少游道:“那份锦帛应该就是吕师弟的父亲留给他的遗物,据闻上面记载了一门高深的武学……”

    柳君临恍然道:“原来是武学秘籍,难怪他们如此争抢。”

    武林中人对高深的武学秘籍向来是趋之若鹜,抢个你死我活,也是常事。

    柳君临和叶少游都是各怀心事,不停的喝酒,只盼酒能忘记忧愁,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