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四十六章逐出师门
    天色破晓,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朝霞。

    以柳君临和叶少游的武功修为,一夜不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柳君临叹道:“天亮了!”

    叶少游也跟着感慨道:“是啊,天亮了。”

    忽然,旁边一间厢房的门被打开,吕名流在杨月蓉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出来。

    吕名流的伤势本就极重,虽经过柳君临的真气救治,性命已是无碍,但仍然是虚弱至极。

    叶少游道:“吕师弟,你的伤势还未痊愈,怎么起来了?”

    吕名流先是对柳君临道谢救命之恩,他已经从杨月蓉那里得知是柳君临输真气救他。若无柳君临输真气,替他疗伤,只怕他这条命就没了。然后他对叶少游道:“少游师兄,我有事找你。”

    “有事找我?”叶少游一愣,说道:“吕师弟请说!”

    吕名流诚恳道:“请少游师兄将我爹留给我的锦帛还给我。”

    叶少游惊愕不解,说道:“吕师弟,你说什么?我何时拿过你父亲留给你的锦帛?”

    吕名流急道:“少游师兄,请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昨夜我在受伤迷糊间,分明看到了你的身影……”他的情绪波动严重,引起体内气血翻滚,脚步酿跄,要不是杨月蓉扶着,此时,只怕已经摔倒在地。

    杨月蓉瞧自己的爱郎为了一张锦帛,神色凄迷,心如死灰,她实在是心疼万分,说道:“少游师兄,如果真是你拿了锦帛,你就拿出来还给名流哥哥吧。”

    叶少游心中悲苦,没想到一向对他十分信任的师妹现在都怀疑他,他声音凄凉道:“蓉儿师妹,我真的没拿什么锦帛。”

    吕名流道:“叶师兄,我知道你心仪蓉儿,你要杀我,我能理解,可那锦帛是我爹留给我的遗物,还请你还给我。”他的声音诚恳,甚至还带着一丝哀求。

    叶少游道:“吕师弟,你肯定在受伤迷糊之间看错人了,我真的没有拿什么锦帛。”他心中想道:“吕师弟应该是没有看到出手伤他之人,却看到了我的身影,就误认是我伤的他,还拿走了锦帛。”

    杨世清威严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游儿,既然名流都看到是你拿了锦帛,你还不将锦帛拿出来还给名流。”

    叶少游和吕名流见到杨世清,都是恭敬的叫了一声:“师父!”

    杨月蓉叫了一声:“爹!”

    “嗯!”杨世清点头回应,阴沉着脸对叶少游道:“游儿,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将锦帛还给名流……”

    叶少游急声辩解道:“师父,弟子真的没有拿过锦帛,那锦帛是被两个黑衣人拿走了。”

    吕名流道:“少游师兄,我昨晚分明只看到了你的身影,你就不要拿什么黑衣人来搪塞了。那锦帛是我爹留给我的遗物,对我十分重要,还请你还给我。”

    叶少游道:“吕师弟你误会了,我真没有拿了锦帛,是两个黑衣人……”

    杨世清恼怒至极,声色俱厉的喝道:“到了这时,你还在胡说八道,名流亲眼所见,难道他还会诬陷你不成?”

    叶少游大惊,忙道:“弟子当然没有怀疑吕师弟。只是吕师弟当时伤重,可能迷糊间看错人了。”他神色一黯,凄然想道:“吕师弟品行端正,师父信他当然多过信我。”他现在当真是百口莫辩。

    杨世清森然道:“你这个逆徒,到现在还狡辩……我……我毙了你……”脸上青气隐隐,手掌提起,暗含内劲,就要一掌毙了叶少游……

    “爹,不要!”

    “师父,不要!”

    吕名流和杨月蓉都是惊恐大叫。

    叶少游不闪不避,只觉得自己被师妹所弃,被师父所疑,活在世上委实无趣,就此死在师父的掌下,也是再好不过了。

    柳君临急叫道:“不可!”踏步上前,右掌推出,与杨世清对了一掌,救下叶少游。

    他一直在旁,没有出言,是因为他一个外人,实在是不好插手天山派之事。而且,他当时虽然也在现场,但他只见到那两名黑衣人互相争斗,却没有见到两名黑衣人抢走锦帛的一幕。

    所以,即使他相信叶少游的话,但却没有证据为叶少游说话。

    现在,他见杨世清仅凭吕名流一人之言,竟不分对错,就想一掌毙了叶少游,这让他大惊,立马救下了叶少游……

    杨世清被柳君临浑厚的掌力所震,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右掌发颤,暗惊柳君临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然还在他之上。

    柳君临赔罪道:“杨掌门,得罪了。”

    杨世清冷冷道:“柳少侠武功高强,杨某佩服。”他目光移向叶少游,既有失望,但更多的是愤怒,道:“叶少游,你私学他派武学,结交奸邪,谋害同门师弟,盗取宝物……罪行累累,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杨世清的弟子,你我师徒恩断义绝。”

    杨月蓉大惊道:“爹,你要逐少游师兄出师门?”

    杨世清铁青着脸,哼道:“哼,此等不肖弟子,以免玷污了我天山派的清誉。”

    叶少游脑袋一阵轰鸣,如遭雷击,立刻跪了下来,泣声道:“师父,弟子做错了不少事,愿领师父重责,只希望师父收回成命,不要将弟子逐出门墙。”

    杨月蓉赶紧为叶少游求情,道:“爹,少游师兄有不对,你罚他便是,不用赶出师门这么严重吧?”

    柳君临开口道:“杨掌门……”

    杨世清沉声打断柳君临的话,道:“柳少侠,这是我天山派之事,还请你不要干涉……”

    周友和夏青嫙也是闻音来到院中。

    见此,周友道:“阿弥陀佛,杨掌门,事情总要查清楚的,你不分青红照白就将弟子逐出师门,处事也太过草率了。”

    杨世清面色阴沉,没想到少林寺的一个小和尚也敢教训他。

    吕名流面色虚弱,但还是为叶少游求情,道:“师父……您不要逐师兄出师门……可能真是弟子在受伤迷糊间……看错人了……”他说话断断续续,气息越来越弱。

    他伤势未愈,气息本来就弱,说完之后,就直接晕厥了过去。

    杨月蓉急得大叫:“名流哥哥……”

    杨世清对杨月蓉道:“快扶名流回房休息。”

    “哦!”杨月蓉登时反应过来,连忙扶吕名流回房……

    杨世清也转身就走……

    叶少游仍跪在地上,神情悲伤,不停大喊:“师父师父……”

    杨世清置之不理,没看叶少游一眼,踏步离开,跟着进到房中,为吕名流疗伤……

    周友一拍自己的光头脑袋,说道:“传闻天山派掌门是个非分明的正人君子,没想现在仅凭你师弟的一口之言,就想杀你,现在还逐你出师门,看来传闻都是不可信的。”

    柳君临轻轻颔首,对杨世清这一派掌门的好感降低了许多。

    叶少游仿佛全身气力都被抽空了,一下瘫软在地,心如死灰,突然,“铿”一声,他拔出随身长剑,就想自刎当场……

    “不可!”柳君临眼疾手快,打掉了叶少游的长剑……

    周友道:“酒鬼,自裁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该做的事。”

    柳君临劝说道:“少游兄,你师父对你虽颇有误会,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两个黑衣人,找回锦帛,以证清白,而不是自裁。你死了,你这盗取锦帛,谋害师弟的污名却是永远都洗刷不掉了。”

    叶少游苦笑道:“去找那两个黑衣人?呵呵,天大地大,我去哪里找他们?”

    柳君临道:“少游兄,就算是天大地大,但至少还是有头绪的不是吗?若是你只在这里自怨自艾,那就算那两个黑衣人在这客栈里,你也是发现不了。”

    叶少游精神一振,道:“柳兄说得有理。那两个黑衣人武功高强,我就不信他们永远躲在暗中。我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

    “柳兄,和尚,夏姑娘,在下告辞了。”叶少游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出那两个黑衣人,以证清白。

    柳君临、周友、夏青嫙三人同道:“请!”

    叶少游想和天山派一行人告别,但一想到杨世清现在正在怒头上,杨月蓉和吕名流也误会他拿走了锦帛,其他师兄弟也是摄于杨世清的威严,不敢跟他讲话,只能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柳君临对周友和夏青嫙道:“我们也走吧。”

    结了账,三人出了酒楼。

    走在街上,夏青嫙问道:“君临哥哥,我们现在就去杭州吗?”

    柳君临道:“我要去跟一个朋友告别,然后我们就直接去杭州。”

    他说的朋友当然就是邹人俊了。

    夏青嫙“哦”了一声,突然说道:“不知道我爹会不会去杭州。”许久不见她爹,她也甚是思念。

    柳君临暗道:“夏东涯现在躲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去杭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