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七十九章千户(二)
    邹人俊道:“纪纲势力庞大,若许应先的罪证不是当面呈给皇上,而是由御史台,亦或者是其他人呈给皇上,那这份罪证根本就不会到达皇上的案前。”

    “纪纲权侵朝野,一般人根本不敢得罪他。我想起你与皇太孙殿下有旧,所以,就想找你来北京,替我引见皇太孙殿下,让皇太孙殿下带我面见皇上,呈上许应先的罪证。”

    “这样不仅能救周大人,还能铲除纪纲、许应先这些佞臣。”说着,邹人俊又是一叹,神色遗憾道:“但最终,还是迟了。周大人已经被皇上处斩。”

    柳君临歉声道:“人俊,对不起,都怪我来迟了。”

    邹人俊摇摇头,道:“君临你也不要自责了,这或许就是天意。”

    柳君临对纪纲、许应先害死为官正直的周新,也是愤恨不已。

    只是,纪纲权侵朝野,是永乐帝的宠臣,皇太孙朱瞻基虽然身份高贵,但毕竟还不是皇帝,不一定会为了一个死去的周新而去开罪纪纲。

    不过,不管如何,他觉得还是要试一试。

    今日天色已晚,不便上门拜访。

    次日凌晨,柳君临和邹人俊一起来到了皇太孙府。

    柳君临将当初朱瞻基给他的玉佩给守门侍卫,很自然的就被引进了皇太孙府。

    柳君临在正厅内见到皇太孙朱瞻基,拱手行了一礼,道:“皇太孙殿下!”

    朱瞻基爽朗笑道:“柳兄弟不必客气,请坐。”

    邹人俊跪拜在地,朗声道:“锦衣卫校尉邹人俊叩见皇太孙殿下。”

    柳君临不是朝廷的人,可以不在乎朝廷非礼仪,但是他却不行。

    朱瞻基道:“邹校尉请起。”又对柳君临道:“柳兄弟,不知此次来找我,有何要事?”他知道柳君临这样的江湖人,若非有事,也不会上门来找他,所以,他也就开门见山的问了。

    柳君临见朱瞻基直接,那他也就直话直说了,对邹人俊道:“人俊,将许应先的罪证交给皇太孙殿下吧。”

    邹人俊依言从怀中拿出一叠状纸,交给了朱瞻基。

    这些状纸全都是杭州百姓控诉许应先在杭州搜刮财富,强抢民女,草芥人命,张张泣血,字字含悲,看得朱瞻基怒发冲冠,拍案长啸。

    邹人俊说道:“皇太孙殿下,许应先在杭州胡作非为,周新大人为民做主,欲将许应先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被纪纲诬陷为逆臣,还挑唆皇上,将周大人处斩。”

    朱瞻基冷声道:“纪纲和许应先竟然敢欺君罔上。”

    邹人俊道:“皇太孙殿下,其实纪纲早有谋反之心。”说着,他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叠罪状交给朱瞻基,这些都是纪纲的罪证。

    永乐五年,皇上下诏全国选美,各地送来的美人到达京师后,纪纲挑出绝色美人藏于自己家中私纳。

    纪纲查抄到已故吴王的冠服后,私自隐藏在家中,有时还穿在身上,命令左右饮酒祝贺,高呼万岁。

    纪纲还在家中私养了大批亡命之徒,暗中修建隧道,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刀枪、盔甲和弓箭。

    ……

    朱瞻基越看,脸色越是铁青,问道:“邹校尉,纪纲的这些罪证你是从何得来的?”

    邹人俊道:“回皇太孙殿下的话,其实纪纲的恶行在锦衣卫内都不是什么秘密,只因畏惧纪纲的权势,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该死!”

    朱瞻基气愤骂了一句,对邹人俊道:“邹校尉,你与我一起进宫,面见皇爷爷。”

    邹人俊应道:“是!”

    朱瞻基当即让人准备马车,让邹人俊一同随行。

    柳君临没有一同前往,谢绝了朱瞻基的挽留,一个人出了皇太孙府。

    因为北京紫禁城还在建,永乐帝就暂住行宫。

    朱瞻基和邹人俊进了行宫,见了永乐帝,不多久,一道旨意就从行宫传出……

    将纪纲押送都察院审讯。

    仅过了一天,纪纲就以“谋大逆”的罪名被凌迟处死,全家男女老少发配戍边。

    纪纲的党羽,北镇抚使庞英、千户许应先等全部被处死。

    周新也得以平反昭雪,永乐帝追封他为浙江城隍之神。

    此时,柳君临正在一家叫“悦来福”的酒楼喝酒,听到纪纲及其党羽被处死,虽然是令人高兴,但他仍是心事重重……

    忽地,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君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柳君临转头望去,见邹人俊向他走来,坐在他对面。

    柳君临说道:“人俊,你怎么来了?”

    对于邹人俊能找到他,他一点也不意外。

    邹人俊喜道:“君临,纪纲已经被皇上凌迟处死,庞英、许应先也受到了牵连,被诛杀。我因举报有功,皇上已封我为锦衣卫千户了。”

    柳君临“哦”了一声,并无任何喜色。

    其时,酒楼中还有少许酒客,见邹人俊一身锦衣卫飞鱼服,心生恐惧,连忙逃似的离开了酒楼。

    酒楼里就剩下柳君临和邹人俊两人。

    邹人俊道:“君临,你不为我高兴吗?”

    柳君临喝了一口酒,目视邹人俊,沉声道:“人俊,你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算计的?”

    邹人俊神色一僵,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道:“君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柳君临道:“那天你跟我讲许应先逃脱的时候,我就有所疑了。以你的武功,许应先怎么可能会从你手中逃脱,而且还是接连两次。”

    “还有,在皇太孙府的时候,你拿出了纪纲的罪证,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就更加大了我心中的怀疑。”

    邹人俊赞道:“君临你真厉害。”他饮了一口酒,又道:“君临,你还记得,当时在杭州,许应先当街调戏女子,被周大人呵斥的事吗?”

    柳君临点点头,道:“当然记得。”

    邹人俊道:“说实话,那时,我是十分的吃惊。许应先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的爪牙,朝中一品大员都不敢呵斥他,但没想到,周新却丝毫不惧许应先。”

    “那时,我就在想,或许可以利用周新来对付许应先,甚至是纪纲。”

    “我知道,以许应先那种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性格,迟早会犯在周新的手里。果不其然,许应先在武林群豪离开杭州后,就露出了本性,强抢民女,勒索财富,草芥人命,无恶不作……”

    柳君临道:“原来,当时你担忧许应先会对周大人不利,说要保护周大人,完全是你算计好的。”

    邹人俊道:“没错!不过那时,我与周新非亲非故,再加上我锦衣卫的身份,冒昧上门,周新断然不会信任我。”

    “我本来想,那天许应先被周新斥骂,肯定心中怀恨,会找人刺杀周新。这样,我就能顺手救下他,得到他的信任,但我没想到,许应先竟然认怂了。”

    “没办法,我只有自己找人去暗杀周新,然后在适当时候,我再出手救下他,从而得到他的信任。”

    柳君临感叹道:“你也真是煞费苦心了。”旋即,他又说道:“当时,许应先已经被抓,但最终还是逃走了,你偷偷放走他,是想通过他把纪纲拉下马吧。”

    邹人俊点点头,道:“纪纲不死,我在锦衣卫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柳君临又是长长一叹,感慨道:“许应先虽是纪纲的心腹,但若是被周大人抓上京城,那必定是罪名做实,纪纲为了不被牵连,必然也会撇清……”

    “若是许应先逃了,以他那贪生怕死的性格,必然找纪纲庇护,到时,不管纪纲愿不愿意,他都休想置身事外。这么一来,纪纲极有可能会被许应先牵连……”

    邹人俊道:“说的没错。不过,我没想到许应先会这么废,竟然在涿州再次被周新抓住,害得我又不得不冒险放了他。”

    柳君临也没想到邹人俊会算计这么多,这么精,说道:“你想借周大人的手除去纪纲,但你却害死了周大人这样的好官……”

    邹人俊叹道:“是啊,我也没想到,皇上对建文帝的下落是如此的耿耿于怀。纪纲以许应先是他派出去寻找建文帝下落的这个理由,就挑起了皇上心中的那个梗,下旨杀了周新。”

    他话语一转,又道:“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现在,纪纲已死,庞英、许应先也已伏诛。而我也得到了皇上的赏识。哼,锦衣卫千户绝不是我的终点。”

    柳君临道:“人俊,你变得利欲熏心了。”

    邹人俊哈哈大笑道:“人活在世间,自然有各种追求。君临你不在乎世间的名利权势,但这却是我的追求。”

    柳君临忽然无言以对,他确实是不在乎名利权势,但亦有自己的追求,而邹人俊追求名利权势,似乎也没错,只是这手段卑劣了些。

    不过,朝廷权势相争,无不透着卑鄙肮脏,他也无法说邹人俊有什么错。

    柳君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人俊,我要走了。”

    邹人俊愣了愣,道:“你要去哪里?”

    柳君临道:“天大地大,随便走走吧。”

    邹人俊道:“那你保重!”

    柳君临道:“嗯。人俊,朝廷不比江湖,阴谋诡计更甚个人武功,你要小心。”

    邹人俊笑道:“我会小心的。”

    两人在一起痛饮了一番后,柳君临就起身告辞。

    柳君临离开了京城,他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就随意走走,走到哪就是哪。

    虽然他也想快点解决体内的隐患,但这种事急不来,他也只能随缘。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又开,一年时间眨眼即过……

    这一年,柳君临足迹踏遍大江南北,走过很多名山大川,看能否找到一些隐士高人,但结果,他自然是失望了。

    这一年,江湖倒也相对安稳,柳君临听得最多的,也就是王光耀在江湖上突然崛起,招揽了不少武林人士,与天龙门有过几次碰撞。

    不过,柳君临对这并不关心。

    这一日,柳君临来到山东地界,先去拜祭了洪天,然后又去了琅琊古地。

    既然寻不到世外高人,那也只能靠自己了。

    柳君临望着熟悉的琅琊古地,心中不免感概唏嘘,他的一身机缘可以说皆来自此处。

    当年若非意外来到此地,他早已被火寒之毒折磨死了,又如何能练成盖世奇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