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八十五章苏醒
    柳君临在萧宅住下,不过,当他听到救走唐赛儿的是齐之顺时,丈二摸不着头脑,救走唐赛儿的明明是他,怎么黑锅却由齐之顺背了。

    他实在是想不通,也就不费脑去想。

    时间过了三日,唐赛儿的气色好了很多,但人还是昏迷着,她内外伤实在是太重了,想要完全康复,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这一日上午,萧宅来了两人,竟是叶少游和尹千雪。

    叶少游见到柳君临,微微一愣,随后笑道:“柳兄,好久不见了。”

    柳君临笑道:“少游兄风采依旧啊。”

    尹千雪见到柳君临,大为惊奇,道:“君临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她年少时和她父母一起来过北京,就住在萧宅,此次来到北京,虽然知道萧宅没人在,但她还是想来看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柳君临。

    柳君临道:“我在这里小住几天。”

    尹千雪奇怪道:“这里是萧羽和林翔的家,你在这里住几天?”

    忽然,她眼眸闪烁着喜意,道:“难道萧羽和林翔在这里?”她知道柳君临不是那种随意闯入别人家里的人。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萧羽和林翔在这里。

    柳君临道:“嗯,萧羽确实在这里。”

    尹千雪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见到萧羽,道:“他在哪呢?说起来,我也有两年没见到萧羽了。”

    这时,萧羽从密室中走出来,来到前院,见到叶少游和尹千雪,喜道:“雪姐,叶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尹千雪笑道:“我掐指一算,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就来看看你啊。”

    萧羽当然不相信尹千雪什么掐指一算的鬼话,但他还是夸张道:“哇,雪姐,你现在都能掐会算了?”

    柳君临见萧羽和尹千雪都不是小孩子了,还喜欢这般顽皮嬉笑,也是忍不住一笑,问叶少游道:“少游兄,你不在武当山,怎么来京城了?”

    叶少游道:“我此次进京,是为了觐见皇上,让他停止对武当山的修建。”

    萧羽不解道:“这是为什么?皇上修建武当山,对武当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叶少游叹道:“对武当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但对天下黎民来说,就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了。要知道皇上修武当山足足征调了二十多万的民力,丝毫不亚于修建紫禁城的规模。”

    柳君临点点头,北建紫禁城,南修武当山,这可都是浩大工程。

    叶少游继续道:“再加上,疏通运河,修建大报恩寺,这又是数十万的民力。前段时间,更是征调民力过度,引发了唐赛儿起义。为了江山百姓,我就进京面见皇上,希望皇上能停止对武当山的修建。”

    柳君临道:“那皇上同意了?”

    叶少游摇摇头。

    这时,夏青嫙急匆匆的从密室里跑了出来,见到叶少游和尹千雪,也是一愣,她先和两人找了招呼,然后对柳君临道:“君临哥哥,赛儿姐姐醒了。”

    她知道叶少游和尹千雪都是可以信任之人,所以也就没有偷偷摸摸的隐瞒。

    叶少游闻言,惊讶道:“原来闯进锦衣卫诏狱救走唐赛儿的就是柳兄。”

    唐赛儿在锦衣卫诏狱不翼而飞的消息,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他当然听说了。

    柳君临如实道:“确实是我。”

    五人一起进入密室。

    唐赛儿此时躺在床上,仍是脸色苍白,神色萎靡,不过,比起刚从诏狱救出来时的奄奄一息,却要好上许多。

    “君临哥哥!”

    唐赛儿见到柳君临,苍白的玉脸露出一丝喜容。

    柳君临道:“赛儿姑娘,感觉如何了?”

    唐赛儿道:“已经好多了,谢谢君临哥哥相救。”

    她在诏狱,皮肉之刑倒是受过不少,但好在未遭受到其他侮辱。

    她能保住清白,完全是因为邹人俊念起当年林三要挖他双眼的时候,是唐赛儿替他说话,才让他不至于成为一个瞎子。

    所以,才没有让人对她进行凌辱,让她带着清白走。

    柳君临微笑道:“你我也是相识,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唐赛儿鼻子一酸,几欲落泪。

    说起来,她与柳君临并不是生死之交,她多次接近柳君临,也完全是想让柳君临加入白莲教。

    但没想到,她落难之后,柳君临竟然会冒险救她,这让她心中十分感动。

    此时此刻,她也不说什么“我是朝廷逆犯,会连累你。”之类的话语。

    那样,就显得虚伪了。

    忽然,唐赛儿想起自己是活下来了,但林三、宾鸿、董彦生等人都丧命在邹人俊的手下,眼眸黯淡,鼻子酸楚,泪珠夺眶而出……

    夏青嫙慌道:“赛儿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势复发了?”

    唐赛儿涩声道:“我只是想起了林三、宾叔他们身死,一时悲从心起。”

    夏青嫙面色一白,颤声道:“林三表哥死了?”

    她当时只知唐赛儿被抓,要被凌迟处死,却没有听到林三的消息,还以为林三已经逃了,但没想到,林三已经被杀了。

    她对林三虽然没什么好感,但林三毕竟是她表哥,此时也是心中悲恸。

    唐赛儿痛苦道:“不仅林三,林叔、宾叔、董叔、红儿,他们都死了,全被邹人俊所杀。”

    “人俊?”

    柳君临惊讶道:“赛儿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唐赛儿道:“此次起义,我一方面就是想为林三和林叔报仇,另一方面也是想为山东百姓讨一个公道。但没想到,我被邹人俊算计了,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推动的。”

    她便将邹人俊要挟山东地区的贪官污吏,横征暴敛,迫害山东百姓,之后又杀了林三及其父亲,而她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揭竿而起……这些事她都一一说了。

    夏青嫙大惑不解道:“赛儿姐姐,邹人俊为什么要逼你造反?”

    柳君临等人也是不解。

    唐赛儿道:“我若不造反,那我就没有多少价值,就算邹人俊把我交给朱棣,他得到的赏赐也有限。而我一旦造反,那就不一样了,我的价值就会大大的增加。这时,他再把我交给朱棣,他就能得到更丰厚的赏赐。”

    尹千雪愤恨道:“为了自己的权势,枉顾无数百姓的生死,实在可恶。”

    唐赛儿道:“事实也确实如邹人俊算计的那般,他把我交给皇上,立刻就被封为东厂的督主,权势滔天。”

    柳君临问道:“东厂是什么?”

    唐赛儿道:“东厂是新成立的一个官署,权力更在锦衣卫之上,由朱棣宠信的宦官担任督主。”

    她之所以会知道东厂,完全是因为邹人俊被晋封之后,来到诏狱,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

    “宦官?”

    柳君临大声惊呼道:“那人俊……”

    唐赛儿道:“是林三做的。”她便将邹人俊年少时加入白莲教,因为她而被林三阉了的事说了。

    柳君临沉默不言,他可以想象邹人俊这些年活的有多苦。

    尹千雪道:“这个邹人俊虽然可怜,但也可恨。”她对叶少游道:“叶大哥,不如你去把他杀,也算是为民除害……”

    柳君临正欲开口阻止,却见唐赛儿抢先道:“不可!”

    尹千雪疑惑道:“为什么?”

    唐赛儿道:“叶公子不是邹人俊的对手。”

    尹千雪道:“唐赛儿姐姐,你这是在说笑吧?”她对叶少游的武功极为清楚,当世武功能胜过他的都屈指可数,她绝不认为邹人俊的武功会在叶少游之上。

    唐赛儿认真道:“我不是说笑。说句实话,只怕我们这里的人加起来,也不是邹人俊的对手。”

    这下,不止尹千雪、萧羽、夏青嫙,就连柳君临和叶少游也惊呆了。

    夏青嫙道:“赛儿姐姐,你是不是受伤太重,说起了胡话?”

    唐赛儿叹道:“哎,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当时,我、宾叔、董叔、红儿四人一起出手,却被邹人俊轻描淡写的一刀就击成重伤。”

    “那一刀,就如同神灵的审判,让我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想起邹人俊那如天威般的一刀,唐赛儿至今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柳君临眉头一拧,唐赛儿、宾鸿、董彦生、花红这四人联合起来,他要杀他们,没个四五十招是不可能的,而邹人俊竟然只用了一刀就将四人打成重伤。

    这让他想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

    柳君临神色凝重的问道:“赛儿姑娘,你可知道人俊使用的是什么武功?”

    唐赛儿道:“我听邹人俊说,他用的是炼气士武功。”

    夏青嫙疑惑道:“什么是炼气士武功?”

    柳君临道:“早在先秦时期,有一类人,他们采天地灵气淬炼己身,突破自我,提升修为,以期达到羽化飞仙,长生不死的境界。这类人便被称为炼气士。而炼气士开创出来的修炼之法,也就是练气士武功。”

    夏青嫙道:“可是,那些羽化飞仙,长生不死不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吗?”

    柳君临道:“修炼成仙当然是虚无缥缈的传说了,但修炼炼气士武功,可以使人体质大增,活个一百多岁却是轻而易举。而且,炼气士武功可以借用一些天地自然的力量对敌,所以,威力远超一般武功。”

    唐赛儿道:“难怪当时邹人俊一刀劈下来,我就仿佛感觉到天地间的力量朝我压将下来,让我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夏青嫙道:“邹人俊现在练成了炼气士武功,那他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叶少游摇头道:“这世上,一山更比一山高,谁敢言无敌?不过,据我所知,早在先秦时期,炼气士就已经断了传承,邹人俊又是从何处得到炼气士武功。”

    柳君临摇摇头,道:“少游兄,这你可说错了,炼气士的传承并没有断绝,我就见过一个会炼气士武功的人。”

    叶少游神色讶异,问道:“是谁?”

    柳君临道:“日本大将军足利义持。只是,他的神武天功尚未圆满,只能算半个炼气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