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六御江湖 > 第一百八十六章埋伏
    柳君临见唐赛儿神色倦怠,便知她因伤身子虚弱,于是,也没久谈,与叶少游、尹千雪、萧羽三人一起退出了密室,只留下夏青嫙照顾唐赛儿。

    叶少游和尹千雪只呆了两天,就回了武当山。

    柳君临、夏青嫙、萧羽三人为避免麻烦,也都没有出去。

    如此,过了两个多月,外面搜索唐赛儿仍未停止。

    官府的人也上门搜过两次,但唐赛儿在密室里,他们如何能搜得到。

    经过两个多月的修养,唐赛儿虽然还没有康复,但已经能正常下地走路,至于想要完全恢复武功,那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

    唐赛儿至始至终都没有对柳君临和夏青嫙说夏东涯的事,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知道夏东涯即使投靠邹人俊,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但邹人俊现在武功高强,练成了炼气士武功,而且,还是东厂的督主,权势滔天,就算他们齐上,也无法救出夏东涯。

    还有,从邹人俊之前所言,柳君临和夏东涯之间似乎有很大的仇怨,夏东涯一直躲在白莲教就是为了躲避柳君临。

    若她说了夏东涯在邹人俊手上,那柳君临说不定不仅不会救夏东涯,还会去杀了他,这不仅是她不愿见到的情景。而且,夏青嫙夹在中间,也必定是伤心痛苦。

    这一日午时,唐赛儿突然对柳君临等人说道:“我也该走了。”

    柳君临道:“赛儿姑娘,你伤势未愈,你要去哪?”

    唐赛儿说道:“我想去一趟天龙门。”

    夏青嫙疑惑道:“你去天龙门干嘛?”

    唐赛儿也没有隐瞒,道:“天龙门门主有可能是我的父亲,我想去求证一下。”

    夏青嫙惊讶道:“你父亲不是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吗?龙天荡怎么可能是你父亲?”

    柳君临和萧羽也是十分讶异。

    唐赛儿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想亲自去求证一下。”

    柳君临道:“赛儿姑娘,我陪你一起去吧。皇上现在仍然在通缉你,而你武功又未恢复,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

    唐赛儿也说了,龙天荡只是有可能是她父亲,不是万分肯定。

    这万一龙天荡不是唐赛儿的父亲,那唐赛儿一人去天龙门,岂不是糟糕。

    虽然柳君临也知道,龙天荡一旦知道他上门,就有可能布下什么厉害的陷阱要杀他,但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唐赛儿一个人去天龙门。

    夏青嫙也不放心唐赛儿一人离开,说道:“是啊,赛儿姐姐,我们一起陪你去吧,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唐赛儿说道:“谢谢你们。不过,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她知道柳君临与龙天荡仇怨甚深,若龙天荡知道柳君临自投罗网,难保不会趁机设下陷阱来对付柳君临。

    柳君临道:“赛儿姑娘,你是担心我陪你去天龙门,龙天荡会设下陷阱对付我吧?”

    唐赛儿点点头,直言道:“我是有这个担心。”

    柳君临笑道:“赛儿姑娘,你放心吧。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龙天荡要杀我,至少也会让天龙门损失惨重,他不会那么蠢的。”

    唐赛儿一琢磨,确实是这个理,说道:“君临哥哥,谢谢你。”

    柳君临微微一笑,转而对夏青嫙和萧羽道:“青璇妹妹,小羽,你们就不用跟我们一起去了。”

    夏青嫙不解道:“为什么?”

    萧羽道:“是啊,柳大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你为什么不让我们一起去?”

    柳君临轻斥道:“你们还真以为是去玩啊,龙天荡是什么人,你们也清楚。虽然我觉得他不大可能会设下陷阱对付我,但事情总有万一……”

    夏青嫙如何不明白柳君临的意思,说道:“君临哥哥,你还是担心龙天荡会设下陷阱,到时,你怕会照顾不到我们?”

    “嗯!”

    柳君临点点头。

    虽然龙天荡很有可能是唐赛儿的父亲,他当着唐赛儿的面,这么猜疑龙天荡不好,但当面说清楚,总好过背后私语,那样就更显小人之举了。

    萧羽忧声道:“柳大哥,照这么说,你和唐赛儿姑娘一起去天龙门,那岂不是也很危险?”

    柳君临道:“我有鹰兄相助,就算打不过,但要带赛儿姑娘离开还是轻而易举的。”

    夏青嫙神色黯然道:“对不起,君临哥哥,都怪我们武功低微,帮不到你和赛儿姐姐。”

    柳君临笑着安慰道:“你们也不要丧气,其实你们的武功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像龙天荡那样的高手,还不是你们能应付的。”

    萧羽和夏青嫙都是明事理之人,所以也就听了柳君临的话,不去天龙门,以免给柳君临增加累赘。

    天龙门在北京当然有分舵,但由于永乐帝在北京至今仍派有重兵搜索唐赛儿。

    唐赛儿若是现身,只怕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唐赛儿就简单易容了一下,躲避官兵的搜查。

    因为唐赛儿伤势未愈,柳君临也不急于赶路,一路走得很慢。

    三日后,两人到了天津卫(天津古称)。

    这里有天龙门分舵。

    柳君临自报姓名,天龙门分舵的人皆是大惊,不明白丐帮帮主来此有何目的。

    柳君临也不废话,直接说有重要的事找龙天荡,让龙天荡到这里来,他也没说唐赛儿之名。

    这里离府衙不远,万一被官府的人知道唐赛儿在此,只怕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锦衣卫的密探遍布天下,现在又冒出一个更恐怖的东厂,他也不敢保证天龙门分舵里,就没有锦衣卫和东厂的暗探。

    天龙门分舵的人不知道柳君临找龙天荡有什么事,他们也不敢问,连忙给龙天荡飞鸽传报。

    柳君临和唐赛儿出了天龙门分舵,在城内找了家客栈住下。

    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迹,他相信以天龙门的势力,要找到他们的落脚处并不难。

    五日后的下午,一名天龙门的弟子来到柳君临和唐赛儿落脚的客栈,对柳君临说龙天荡已经来了,正在分舵等他。

    唐赛儿神色有点紧张,对柳君临说道:“君临哥哥,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吧。”

    柳君临给了唐赛儿一个放心的笑容,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两人出了客栈,来到天龙门分舵,在人的带领下,径直往正厅走去……

    一路走过,柳君临察觉到有不少人隐藏在暗中,暗道:“看来龙天荡真的要对我不利啊。”

    厅内,龙天荡高坐首位,见到看着柳君临,眼中杀机沸腾,冷冷道:“不知柳帮主找龙某有何事?”

    柳君临对龙天荡可谓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冷声回击道:“说实话,我跟一个勾结倭寇的畜生实在是没什么话好讲。”

    龙天荡怒而起身,大喝道:“找死!”

    喝声刚落,就见数十人冲进大厅,将柳君临和唐赛儿包围起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个个气息沉稳,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杀意,显然都是修为有成的高手。

    柳君临心中暗苦,他还是小瞧了龙天荡要杀他的决心,今日说不好,还真要有一场恶战。

    他见到人群中唐风、唐傲的身影,却没有见到唐乐灵,想来是因为他的关系,龙天荡故意没有带她来。

    龙天荡杀机毕露,冷嘲道:“柳君临,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蠢,明知道我们是死敌,你竟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

    别看天龙门现在在江湖上威名赫赫,无一门派可比,但天龙门成立之初,各方面都未完全成熟,钱财短缺是一大弊端。

    当然,大明有钱人多得是,但大多数的有钱人都与官府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江湖门派最忌讳的还是惹上朝廷。

    他思来想去,最合适的方法就是勾结倭寇,搜刮财富,坐地分赃。

    本来,这事他一直做得很隐秘。

    上次,他和松浦一郎联手,以为杀柳君临并不难,却没想到,柳君临以一敌二,竟把他和松浦一郎打得狼狈而逃,也因此让柳君临知道他勾结倭寇的事。

    不过,让他有些庆幸的事,少林三僧、武当掌教、峨眉掌门等人相继被杀,很多人怀疑是柳君临下的杀手。

    这么一来,就算柳君临透露他勾结倭寇,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只当是柳君临铲除异己的手段。

    前几日,他听闻柳君临突然到天龙门天津卫分舵,说有要事找他。而且,柳君临就只带了一名女子上门,这让他神色大喜。

    不管柳君临找他什么事,这可是杀柳君临的大好时机啊。他连忙布置人手,将天龙门大半的高手都调至天津卫分舵。

    他已经打定主意,就算用人命填,也要杀了柳君临。

    虽然这两年多来,王光耀网罗了不少武林人士,一直与天龙门作对,但王光耀不过是他的手下败将而已,相比起来,柳君临对他的威胁更大。

    唐赛儿见双方战斗有一触即发之势,连忙挡在柳君临前面,喊道:“住手!”

    她生怕说话迟了,这些人一拥而上,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急忙对龙天荡说道:“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

    柳君临明白唐赛儿说的应该是白莲教的内部口号。

    龙天荡瞳孔一缩,手一挥,对天龙门众道:“你们先出去。”

    天龙门的数十高手恭声应了一声“是”,然后退出了大厅……

    唐赛儿此时心情极为不平静,她刚才念的口号只有白莲教的内部高层才知道,此时,她心中几乎没有什么怀疑了。

    龙天荡就是她父亲。

    唐赛儿看着龙天荡,深吸了一口气,取下脸上的轻纱,道:“龙门主,有人跟我说,您是我父亲,您……可否把面具摘下来,让我瞧瞧您的面容?”

    龙天荡见到唐赛儿,沉声道:“是谁跟你讲的。”

    唐赛儿道:“是夏东涯!而且,东厂的人也知道了。”

    龙天荡沉默了良久,取下了戴在脸上的面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72/1664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