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三百零四节秦师
    就在儒馆众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儒馆内传了出来!

    “县令大人请回,引来大道之音的乃是大泽乡的秦夫子……”

    “明日秦夫子将在学院中庭开坛讲学,到时请您莅临指教!”

    顿时所有围在儒馆附近的人都惊呆了!

    “大泽乡……那不是今年出了县试茂才的乡吗!”

    “大泽乡的夫子,他……他就是那位茂才的老师!”

    “他虽然是一介乡间的夫子,居然能讲出大道之音!”

    “难怪县试他的弟子落榜,连老天都会责罚那三位考官!”

    县令闻言,对着儒馆内的方向深深拜了一拜道。

    “秦夫子,学生明日再来聆听您的教诲!”

    县令大人口称学生,毕恭毕敬地告退,顿时又惊住了一大批围观的群众。

    县令走了,儒馆里的鸿门宴也散了!

    只可惜十几名对秦枫师徒心怀恶意的儒馆教师,识海碎裂,即便不死,也将体弱多病,长年卧床!

    当晚,一把岁数的县学儒馆学正,求见秦枫。

    为孟学士想打压秦枫师徒的事情向他道歉。

    并正式邀请秦枫在县学任教,出任副学正!

    秦枫也没有答应,也没有回绝,老学正只好怏怏地走了!

    就在当晚,大泽乡夫子秦枫讲出了大道之音,明日要在儒馆开坛讲学的消息,在大泽县,甚至是周围的县都不胫而走!

    第二日,秦枫辰时起身,沐浴更衣,来到中庭的讲坛之上。

    原本宽敞的中庭,此时摆上了上千张座椅,甚至落光枝叶的梧桐树下都临时加满了小马扎。

    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赶来的人没有位置,只能站着!

    毕竟惊动树夫子这件事,甚至把州城里一些还在研习儒道的人都给惊动到这里来了!

    但是更多的人,是听到消息来看热闹的人!

    传说中百年不见的大道之音……

    触发者还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乡间儒馆夫子!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吸引眼球的吗?

    秦枫坐在讲坛之上,最前面一排坐的则是大泽县令,隔壁县的大成县令,还有两县儒馆的学正。

    这四人都是自备纸笔,似是生怕错过秦枫讲学的点点滴滴。

    至于各乡的夫子,即便自发前来,也是没有资格坐在前排的!

    开讲的是他作为前世儒圣时最熟悉的一篇讲章——经世致用!

    讲的是儒道与现代观点的结合,这是他前世结合中土与后世的经验,糅合而成的自己理论……

    两个文明,两个时代智慧的交相辉映,这些前来听道的儒生们在新奇之余,也觉得如醍醐灌顶一般!

    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儒圣讲章!

    一时间整个中庭,才落尽叶子的树夫子们竟是在秦枫讲道之时抽出绿芽!

    随后飞快地长满树冠,亭亭如盖!

    要使树叶落尽,哪里有使这落尽树叶的梧桐树复原来得困难?

    就在众人听完讲章,各怀收获,准备退场时,秦枫竟又做出了惊人之举!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任何人均可向我提问!”

    “只要是与儒道有关的问题,均可以提出!”

    话音落下,竟是无人胆敢发言争论,毕竟刚才秦枫的讲道对他们来说太震撼了!

    没有人胆敢挑战秦枫的权威。

    秦枫再三要求他们各抒己见,终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儒生说道。

    “阁下谈经世致用,但如今人人为己,书中所学与现实所遇相悖……”

    “难免让人产生背离虚伪之感,不知阁下该作何解释?”

    话音落下,其他在场的儒生都是一愣,老人家说的的确是实情!

    满口仁义道德,现实里遇到的却都是尔虞我诈的事情,别人把老实巴交的儒家人都当傻子!

    以前的张泽沐不就是个极好的例子吗?

    众人不禁竖起耳朵,留心听秦枫的回答。

    “移风易俗,非一朝一夕之功!”

    “譬如沧海桑田之变,日积一滴水,则沧海滔也!”

    “日积一粒沙,则太山移也!”

    “若人人抱残守缺,移风易俗,传播教化,不过是虚伪的说教而已!”

    “但若是人人愿身体力行儒家仁爱之道,则何须移风易俗,天下治矣!”

    话音刚落,全场掌声如雷鸣,那老儒生对台上的秦枫拜上三拜,口称“秦师”,开开心心地下场去了!

    秦枫这番话的意思是,社会风俗的改变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就好像沧海变成桑田一样,但沧海乃是一滴水汇成的,太山是一粒沙垒成的……

    任何人都是构成社会的整体,如果人人都不愿意身体力行,那么讲儒家教化就会滑向与现实脱轨的虚伪说教……

    反过来,如果人人践行儒家仁爱之道,不需要移风易俗,天下就已经太平了!

    秦枫结合三世的经验和知识,将此处儒生想不明白的问题,用最浅显易懂的譬喻说得清清楚楚!

    有了这位老儒生开了一个头,当即越来越多在场的儒生都向秦枫提问了!

    甚至连坐在第一排的两位县令都各自提了一个问题。

    大泽县令问的是“儒家中庸之道”……

    大成县令则问的是“亲亲相隐,与法奈何”……

    一个问的是如何做官,一个问的则是亲人包庇亲人,法律应该怎么判!

    都是经世致用的问题!

    秦枫对答如流,两人县令都是恭声行礼,口称“秦师”,心悦诚服地坐回到了位置上!

    整整一个时辰,秦枫回答了不下三十个问题,皆是出奇出新,妙语连珠,令人惊叹不已。

    张泽沐作为秦枫的学生则伏案在桌边,奋笔疾书。

    将儒生们问的问题,以及秦枫的回答,一字不落地写了下来!

    一个时辰的辩论时间结束,全场学子一齐起立,对秦枫行礼后,有序地退场了!

    想必不到一天时间,今日秦枫在大泽县儒馆的讲道,就会传遍周边的县市!

    但是秦枫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确切地说,是此方儒道世界,乃至中土儒道都具有的一个缺陷!

    很致命的一个缺陷!

    “中土和这里一样,只要与习武相对立的学派……”

    “无论墨家、道家、兵家,法家都分配在稷下学宫之中……结果道理混杂……”

    “想要学习儒道的人,反而眼花缭乱,莫衷一是!”

    秦枫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我前世做儒圣时就想做的事情,看来要在这儒道小世界中率先完成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