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三百零九节好老师不好当啊
    好在秦枫有过太古小世界在通关之后,依旧保持原状的先例……

    想来这儒道小世界应该也是可以保全的!

    但如果张泽沐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活在《天帝极书》里的人,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这四年是少有的举人试,秀才试在同一年的年份。

    每个月来大泽县儒馆的人又比年前更多了!

    不仅是要应秀才试的学童,就连许多要应举人试的夫子都来了!

    只见一头青丝的秦枫在讲坛上说课,一群头上白发,甚至白发苍苍的老夫子在下面听得目不转睛,下笔飞快,生怕漏掉了任何一个亮点。

    但秦枫也不是没有听到有杂音。

    大愚县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愚公,在听了秦枫的一堂课之后,便再不去了!

    也不让族中的小辈去听秦枫的课。

    别人问他,他便说:“我辈之所以学儒,乃是为了复礼……”

    “秦枫这般只讲究实用,与商贾何异?”

    “我虽然是个屡试不第的秀才,但也知道要做什么样的学问!”

    “用不着一个小辈来教训我!”

    众人听得他的话,见愚公德高望重,也不敢与他争辩,只得偷偷过来告诉了秦枫。

    秦枫听得这论调,淡淡一笑,一句话也不说,依旧每天做自己的事情。

    ,做摘抄,开坛讲课,闲时辅导张泽沐以及儒馆里的夫子,学子们写策论文章。

    这写策论的方法,秦枫摒弃了这儒道小世界里只重说理清谈,引经据典的浮夸文风!

    他要求包括张泽沐在内的所有学子,写的策论必须言之有物,笔下有情!

    “无论是抨击时事,还是借古讽今,必须要心有所感,再下笔而言……”

    “没有拳拳之心,赤子之情,即便写得再花团簇锦,也不过是堆砌辞藻而已!”

    谈父子孝悌,一定要有人伦亲情!

    谈家国大事,一定要有胸有大义!

    即便是谈修身立德,也要敏于事而慎于言,否则何以昏昏,使人昭昭?

    秦枫在讲台上这样说着,下面上千学子埋着头,刷刷地记着……

    生怕慢了一步,就漏记了秦师的名言金句!

    最后秦枫当堂布置了作业,让大家以真情实感写一篇策论……

    结果第二个月,张泽沐捧着一大摞策论过来……

    秦枫接过来一看,差点没笑出眼泪来。

    “我与父母二三事……”

    “我与妻二三事……”

    “我与吾儿二三事……”

    “游远郊有感……”

    更夸张的还有人写的是:“听秦师讲座有感!”

    “这都是小学生作文啊!”

    秦枫侧过脸来问张泽沐道。

    “泽沐,你写的策论是什么题目?”

    张泽沐看到秦枫大笑不止,脸上顿时一窘,用蚊子叫般的声音说道。

    “我写的是,我……我与吾师二三事!”

    秦枫这下只有苦笑了。

    “他们不会都是跟你抄的作业?”

    “连题目格式都是一样的!”

    好老师不好当啊!

    不过秦枫毕竟是三世轮回,经历两个文明的人……

    老师对付学生的手段,随随便便,都可以拿出一大把!

    他在那个月的讲座结束后,当场朗读了一篇还算写得不错的策论,并用朱笔做了点评!

    那被秦枫批注点评过的儒生,捧着自己的策论,激动得都昏过去了!

    随后,秦枫又严厉斥责了几个连错别字都抄的一样的儒生!

    并警告他们,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永远不得踏入大泽县儒馆半步!

    这一番恩威并施之后,交到秦枫这里的策论质量显著上升!

    等到了七月份时,距离举人试还有一个半月,秀才试还有一个月的时候……

    交来的策论里已经出现了诸如《论孝悌》,《溪谷闻莺所悟》,《论义利之辩》等值得一读的好文了!

    八月,大泽县,大成县,大愚县,大周县,四县秀才试同时举行!

    四县茂才俱是来听秦枫讲课的学生,而且都是一堂不落的好学生!

    至于大愚县里愚公的一名孙子,原本一直是县里的神童,结果秀才试居然落榜了!

    愚公托人去大愚县的儒馆一问,居然被告知,孙子的策论分太低了!

    儒生考秀才时,策论普遍都不在行,所以分差一般集中在请圣言,也就是默写上……

    可是这次秀才试,参考的学子不知怎的,策论都非常好!

    所以愚公的孙子直接就被刷下来了!

    愚公再一问……

    上榜十人,居然全部都是去听秦枫课的儒生!

    这可把愚公气得不轻:“竖子欺我!”

    他到处说秦枫的弟子抢了他孙子的茂才,又放言要在举人试夺秦枫首徒张泽沐的解元……

    一报还一报!

    这话自是有大愚县的学子,一字不落地传到了秦枫的耳朵里。

    张泽沐一听就犯难了。

    “愚公据说早就可以中举了,但他看不惯官场中人,所以逢考,次次都不考完……”

    “若是他下场跟我争解元,恐怕我……”

    “若是得不到解元,师尊的文名有损啊!”

    秦枫从书桌上抬起头来,看了张泽沐一眼,随口问道。

    “泽沐,你可相信为师所说的经世致用是当世儒学的大道?”

    张泽沐坚定点头道:“泽沐坚信,吾师即是大道,吾师即是真理!”

    秦枫听得张泽沐的话,淡淡笑道:“既你心中坚信,便把这道用笔写给更多的人了解即可!”

    “其他无需顾及,我送你一句话真是越辩越明,所以你只需与那人在纸上交锋即可……”

    “你只会赢不会输!因为他的理念已经过时了!”

    张泽沐听得秦枫的话,只觉得心志更加坚定,蓦地就有了与愚公对抗的力量。

    此时秦枫却又说道。

    “我还要再送你一句话,希望你能够当作座右铭……”

    “师尊请赐教!”

    张泽沐躬身,毕恭毕敬地洗耳恭听。

    “吾师,吾更爱真理!”

    “我不一定是真理,真理才是!”

    秦枫拍了拍张泽沐的肩膀道:“好了,备考去!”

    就在这时,张泽沐忽地皱眉,说道。

    “师尊,我冒昧问一句……”

    “你也只是秀才文位,为什么不去考举人试?”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