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五百五十八节秦枫怎么可能会儒术
    姜雨柔刚刚转过身,走回到观星台最高的一层监星台上。

    这边坐着的另外九名执法堂武者就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不是儒术!”

    “该死的,邹春秋这老小子该不会是偏袒那家伙了!”

    “若是我们武家有秘术,可以强化一整支队伍……”

    “早就把妖族赶回去了!”

    那为一人,却是抬起手来,制止了其他九人的喧哗。

    “邹春秋既然说不是,那就不是……”

    他看向众人说道:“不过,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我们再通过其他的方法去求证即可……”

    “正好稷下学宫对我们圣裁武院早有不臣之心……”

    “到时候这也是我们制裁稷下学宫的证据之一!”

    但是旋又有人问道:“只是冬海大人,当世还活着的人里面……”

    “只有这邹春秋见过真正的儒术……我们又该去找谁求证呢?”

    就在这时,从观星台上又走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儒童,对着下方的十名圣武者说道。

    “邹圣有旨,几位大人公事了却,还请尽快离去!”

    “儒门清修之地,不喜不之客!”

    听得这话,领头的执法堂武者冷哼了一声,对身后众人说道:“我们走……”

    “老家伙下逐客令了!”

    九人冷笑说道:“凭借武帝陛下开恩,才苟活至今的老东西……”

    “还真把自己当一个人物了!”

    “这假仁假义的稷下学宫,老子一刻也不想多呆的!”

    待到九名执法堂的圣武者化为九道光华离地而起,观星台顶,坐在木质轮椅上的邹春秋终于开口了。

    “雨柔!”

    垂手侍立在旁边,一身素白儒服的姜雨柔拱手应道。

    “徒儿在这。”

    一头花白头,牙齿已掉大半的邹春秋看了看四周,忽地开口说道。

    “大音希声!”

    一语落下,口含天宪,顿时整个观星台内的声音不再泄漏出去一丝一毫……

    外面的声音也不曾有丝毫声音传得进观星台里!

    这就是儒道圣者的威能!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一点都不弱于武道的圣武强者!

    怎奈何儒道在儒圣秦晓枫之后,并无武帝儒圣级别的强者,面对武帝的实力碾压……

    这唯一的儒圣弟子——邹春秋,只能选择屈服于武帝的威势之下!

    儒道修炼之路断绝千年,造成如今儒道仅有邹春秋一位圣者,中下层空空荡荡的局面……

    莫说是圣者,连一个进士都没有!

    按照武帝的推测,邹春秋寿元终结,儒武两道的争锋就会以武家奴役儒家为结果,全面胜利!

    若不是秦枫接连触圣道异象,将大批儒家人提升到了秀才文位,儒道的势力就更加衰弱了!

    虽然邹春秋自己不说,不教,不传儒术……

    但还是有聪明的儒家人开始偷偷把儒术拿起来了!

    邹春秋看了看身边的姜雨柔,缓缓开口说道:“那留影宝珠里小伙子,你认识的?”

    姜雨柔想了想,沉声回答道:“是,师尊,他曾经是我在真武学院的学生……”

    她说到这里,忽地想起自己离开真武学院时,给秦枫凰坠作为定情信物的事情,俏脸微微一红,又补充道。

    “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师徒关系,只是我给他上过几次课而已!”

    邹春秋微微颔,继续问道:“他的品行如何,你了解吗?”

    姜雨柔屏住呼吸,不说话。

    邹圣又笑道:“但说无妨!”

    姜雨柔垂下头来,低声说道:“如果往好的说,他为人谦和,做事有礼有节,而且凡事有个底线……”

    “这一点倒是武者之中少有……”

    她又笑了笑说道:“不过若要往坏的说,他又有点恃才傲物,对强者,权贵都不放在眼里……”

    “除却这一点,倒是说不出什么他的缺点来了!”

    “当然了,他重情重义,心肠必不够狠,如果严格算起来,这也是他的缺点!”

    邹圣听得姜雨柔的话,不禁笑道:“徒儿,你说了他一堆话,却说的都是好话……”

    “这小子当真如此完美无瑕吗?”

    姜雨柔竟是点头说道:“若是以武家的标准来看,可能还有所缺陷,但若是以儒家的标准来看……”

    “儒者本就有傲骨,兼有仁爱廉耻之心,倒是完美无瑕……”

    “唉,夫子,我也曾劝说他离开真武学院,干脆投入我们儒门的稷下学宫……”

    姜雨柔看了看坐在木轮车上的邹圣,似有难言之隐:“只可惜他有特殊的原因……”

    邹圣颤颤巍巍地抬起双手,转动着木轮车的车轱辘,缓缓侧过身来……

    他面对着自己这位风华正茂的女弟子,淡淡说道。

    “老夫说谎了!”

    “呃?”

    姜雨柔正不知道邹春秋说的是什么,这位当今儒道剩下的最后一位圣者……

    重复又说道,掷地有声。

    “老夫对执法堂说谎了,那少年用的是儒术!”

    “哒哒哒……”

    姜雨柔在听到这话时,竟是脸煞白,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了三步。

    “怎……怎么可能!”

    “秦……秦枫,他居然是……居然也是儒家人!”

    姜雨柔一下子扑到邹春秋的轮椅之前,抓住他布满起皱鸡皮的手,喃喃说道。

    “夫子,您是不是弄错了,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邹春秋看到姜雨柔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问道:“雨柔,你为何……惊慌成这样?”

    “这少年身上难道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不成?”

    姜雨柔低下头来,咬着牙,呼吸却是杂乱得如同奔马:“我……我不能说!”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我不能说的!真的不能说,夫子!”

    “否则我会害了他!”

    邹春秋似是理解了姜雨柔的苦衷,淡淡说道。

    “老夫还以为你提前知道了他的身份……”

    “所以才给他通风报信,破坏了你师兄皇甫奇搅乱七国,以助我儒家复兴的大计……”

    姜雨柔听得邹春秋的话,赶紧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都是雨柔一个人的意思!”

    “请夫子恕罪!”...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