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五百八十二节沉冤昭雪
    众人一听这次沉冤昭雪的秦弑居然是秦枫的父亲,顿时舆论的风向就变了!

    一开始还质疑这件事情的人,几乎同一时间就变换了口风。

    “那是当然的了,秦都督忠君爱国,他爹怎么可能是叛国逆种的鬼道奸细!”

    “这桩冤案居然等了四年才昭雪,真是有够慢的!”

    “陛下圣明,剧无意可恨,陷害忠良,无耻之尤!”

    更有人马后炮地说道:“四年之前,这件事时,陛下就应该察觉到剧无意有叛国逆种的嫌疑了,居然等到现在才发现……”

    一群人说得不亦乐乎,燕京的天空之中却是陡然飘起大雪来!

    这在寒冷的北国,森冷的十二月里,本是寻常不过的事情!

    一道戴着斗笠,披着斗篷的人影,从围观告示的人群中走了出来,习惯性抬起手来,掸了掸身上的积雪,又迅速快步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当天下午,齐国公主姜雨柔就从王宫中搬入到了燕国的国子监中。

    虽然下着大雪,但姜雨柔是稷下学宫邹圣的弟子,又是芳名传播七国的齐国公主……

    就好像后世的大学里,来了一位新校长,也许还不至于引起轰动。

    如果来了一位当世最高学府毕业,外国王室成员,还是极品美女的校长,在一大群荷尔蒙旺盛的男同学当中……

    想不引起轰动都不行啊!

    冒着大雪,国子监的一万多名师生夹道两侧,争相一睹这位圣人门徒,稷下明珠的风采!

    只见飒飒风雪之中,一名青年武者,身穿样式复古的儒道战袍,骑在一匹毛色纯白的角马上。

    护送着一辆六马并架的金车缓缓而来!

    金车旁边,二十名银盔银甲的羽林卫,持戟肃穆,在风雪中徐徐而行!

    除了燕王和王室成员,不能使用超过驷马并驾的马车。

    这六马并驾的金车,显然是燕王给予齐国公主姜雨柔特殊的礼遇了!

    策马在金车之前的儒服人影,有消息灵通的人,一眼就认出了。

    正是最近在燕国红到发紫的二品御前将军,西北军大都督秦枫!

    夹道两侧的国子监师生就算不知道秦枫三堂会审,据理力争还钟离世家清白的故事,也会读过秦枫的《从军行》……

    就算连《从军行》都没有读过,也肯定知道秦枫以一介地武境,在西北军挫败圣武境剧无意阴谋的轶事……

    至少也知道近日,他在朝堂之上,舌战群儒,三言两语,驳斥得伶牙俐齿的罗谦哑口无言的事情!

    在国子监师生看来,虽然秦枫是一个武家人,但绝对不是一个粗野的武将,甚至比寻常的儒家人还要难对付……

    燕国的儒家人对秦枫是又恨又敬又怕!

    恨的是,秦枫破坏了国子监的**地位,王权插手国子监祭酒人选一事,正是秦枫赶走了罗谦之后,一手造成的!

    敬的是,秦枫虽然身为武家的将领,却拥有不逊于儒家人的家国情怀,不惜捐躯国难,正气凛然。

    怕的却是,秦枫如今炙手可热,权势滔天,居然史无前例地同时得到了王室和镇国武圣乐毅的支持……

    说到底,在儒家人心中,秦枫还是一个武家人!

    他虽然也会舞文弄墨,但他对儒家人的态度究竟如何,众人心里还真的没底!

    看到由秦枫护送姜雨柔来国子监,这些男教师,男学生们,虽然心里痒痒,但却真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少顷,金车在国子监门口停下,金箔门帘缓缓卷起。

    一双宛若无骨的玉手轻轻从门帘内伸了出来。

    素白颜色,没有一丝花纹一截儒服衣袖,与纹龙雕凤,金碧辉煌的马车相比,对比反差得令人咋舌!

    秦枫旋即下马,缓缓扶下一身素白儒服,不施粉黛,只裹着一件貂皮大衣的姜雨柔!

    风带着雪粒,拼命地拍打在车门之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姜雨柔虽然也突破到了举人文位,但身体素质,还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燕京北国的严寒,可是连武者都会冻伤的!

    秦枫急忙抬起手来,用武力为她遮挡了扑面而来的风雪,轻轻扶住姜雨柔,小心地翼护着她,进入到了国子监的屋内。

    这略有暧昧的举动,被国子监的男生们看在眼里,更是羡慕的要得红眼病了!

    但是羡慕有什么用?

    “喂,渤海兄,你不是秦都督的表弟吗?”

    忽地有国子监的学子想到了钟离渤海是秦枫的表弟,当即就拱了拱缩在人群里,哆哆嗦嗦,低着头哈气取暖的钟离渤海,半开玩笑道。

    其他学子一听,自己身边居然还有秦枫,秦大都督的表弟,一个个都巴结地朝钟离渤海望了过来!

    可是下面的情况就叫人很尴尬了……

    “可是怎么秦都督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啊?”

    “对啊,秦都督刚才就从渤海兄面前走过去了,别说打招呼了,怎么连看都没看渤海兄一眼啊?”

    顿时就有人哂笑了起来:“该不会是同名同姓吧,估计是重名吧……”

    “切……空欢喜一场,还以为能抱着大都督的大腿呢!”

    众学子正要一哄而散,却听得钟离渤海抽了抽冻得通红的鼻子,低声说道。

    “他……他的确是我表哥啊!”

    “诏书上不是写着吗?啊嚏!”

    钟离渤海打了一个喷嚏,抽着鼻子说道:“秦枫,不,秦都督是‘钟离世家之甥’啊!”

    “只是我们……阿嚏,只是我们不熟啊!”

    话音落下,又是一阵奚落声响起。

    “渤海兄,您这也太往上贴了吧?”

    “你虽然是钟离世家的人,但你是旁系啊,都隔了三代以上了吧?”

    “这也能算上表哥啊?”

    “往上数三代,我家还跟大王沾亲带故叻!”

    就在众人纷纷奚落嘲讽钟离渤海,这哥们梗着喉咙,脸涨的通红,像烤熟了的大虾一样,都不知该反驳谁的时候……

    忽地一名羽林卫在风雪中走了过来,普通儒生在这气息森严,如鬼神一般的甲士面前,忙不迭地让出一条道来。

    却见那羽林卫上前,朝着钟离渤海拱手行礼道:“钟离公子,大都督请您到屋里去烤会火,外面冷!”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