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七百四十二节雨柔追忆,小楼捧心
    武历二零一七年二月的最后一天,就这样在血与火中落幕了。≈

    秦枫得到了准许,处置所有参与暴乱的人,无论武者还是儒生。

    而秦枫对于两者的惩罚都非常严苛。

    武者全部充入秦家军中,戴上镣铐作为敢死队。

    儒生,只要杀伤过秦枫世家中人的,斩去左右手,割掉舌头,却不将他们杀死。

    他让这些自以为学富五车,能言善辩的儒生们生不如死!

    不过其中却也有温馨感人的一面,在暴乱中,只是被其他儒生裹挟,并没有出手伤人的儒生。

    秦枫只是将他们革除了国子监的学籍,就放他们回家了!

    其中很多参与叛乱的儒生,一个个都感激涕零,跪在地上,请求秦枫不计前嫌,让他们加入秦枫世家赎罪。

    秦枫选了其中一些还不错的苗子,用神文“心”字诀考察后,留在府内,暂时先监视看管,准备等确定这些人没有问题之后,再扩编进秦家军的儒士队伍中来。

    秦枫之所以对暴乱儒生,以及前来相助的齐、赵两国武者如此残忍,是有原因的。

    因为秦枫世家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沉重了。

    即便扁素心已经全力施救,天武者青宗依旧在中午的时候死去了。

    与此同时,边军旅中不仅伍尔汗死了,连最初跟随秦枫的班都丢了性命。

    负责制作兵器的李光,在乱战中丢了一条胳膊,从此只能安安心心做一个铁匠了。

    太尉府侍卫伤亡更是过半以上,连府内的儒士,都折损了接近一半。

    大部分儒士不是死在刀剑之下,而是不停地使用战诗,识海枯竭而死的!

    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伤亡,秦枫若还对这些暴乱者客客气气,以礼相待……

    不要说这些死伤者,看不过去了!

    秦枫自己都会良心不安!

    夜晚时分,粗茶淡饭,略备薄酒,所有秦枫世家的骨干,纷纷走出了太尉府。

    人人皆执一盏明灯。

    不约而同地走到府前,在陈列着战死者尸体的大道两边,为自己死去的好友亲朋守灵。

    虽然画面令人泪下,但却没有一个人哭出声来。

    悲伤在秦枫世家中人的心中郁结,对稷下学宫,齐赵两国的仇恨,则越来越深了!

    此时此刻,一身素白儒服的姜雨柔也手持一盏青灯,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为青宗守灵的秦枫。

    虽然秦枫在真武学院时,曾经在大荒狩猎时,意图害死秦枫……

    一度双方也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但即便是当时的敌人,如今想想也都是如同故人一般。

    青宗在苍穹战场反水之后,应黑旗主秦傲之名,来燕国帮助秦枫……

    在秦枫本体实力还未成长起来,手下天武境战力奇缺的情况下,实在是雪中送炭。

    随后出使魏国、易水关大战,青宗都与秦枫并肩作战,之前在真武学院的仇隙早已淡忘了。

    此时此刻,躺在秦枫面前, 微弱青灯旁边的,再不是那个在大荒狩猎时不可一世,与秦枫不死不休的天武长老青宗。

    只有与秦枫并肩作战,同甘共苦的秦枫世家骨干——青宗!

    虽然青宗的脸上盖着白布,但穿胸而过的剑伤,窟窿里还可以看到凝固的血块和破碎的骨骼。

    扎眼地就好像是恶心的伤疤。

    这是齐国飞熊卫的百步飞剑,出其不意的偷袭造成的。

    姜雨柔拎起裙角,缓缓朝着秦枫了过来。

    一路上秦枫世家的众人,皆是自觉地让开一条通路来。

    儒家人尊称姜雨柔一声:“夫子”或是“祭酒大人”。

    武家人则尊称“雨柔公主”或者直接喊“家主夫人”了。

    经过燕京一役,姜雨柔对秦枫的感情,在数十万燕京百姓的见证下,已明朗起来。

    很多事情,也就是挑破一层窗户纸而已。

    本来秦枫前往三星堆古蜀帝宫时,留下的制度,就是姜雨柔、蒙攸月和梦小楼三女协助妹妹秦岚去管理秦枫世家的制度……

    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

    此时即便喊姜雨柔一声“家主夫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了。

    姜雨柔走到秦枫身边,轻轻坐了下来,怯生生地拉了拉秦枫的手。

    在没有感觉到对方抗拒的情况下,她感觉着掌心里的温度,终于大着胆子说道:“秦枫,我父王他……对不起……”

    秦枫当然知道,姜雨柔说的是齐国背盟的事情。

    这次如果不是齐王和齐国武圣姜还珠,背信弃义,与赵国一齐派出精英强者偷袭燕国……

    秦枫世家根本不可能蒙受如此巨大的损失。

    至少以青宗丰富的作战经验,绝对不可能陨落在这里。

    但帝王家,血脉人情最是淡漠,姜雨柔自己同样也是受害者不是?

    秦枫轻叹了一口气:“这事不怪你,不管你在不在这里,他们该做的,还是会做的……”

    “帝王心术,从来就没有子女的位置在心里。”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眼角微微抽动,虽然她也知道这说的是实话。

    但这未免太难以叫人接受了。

    秦枫见姜雨柔十分痛苦,便笑着开解说道:“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福祸相依的,你现在这般也不一定是坏事对不对?”

    “在真武学院时,你一度还以为自己会被当作政治工具,嫁给其他诸侯国的王子……”

    秦枫的笑意如和煦的春风道:“至少你现在不会再被担心嫁到别国了!”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只觉得心中一暖,将青灯搁在脚边,轻轻倚在秦枫的肩膀上,用仿佛陶醉微醺的语气,淡淡地追忆说道。

    “曾几何时,在真武学院时……”

    “我还做过你的儒学老师,当时我在上面讲课,你就在下面捣乱……”

    “曾几何时,我以为你顽劣不可驯,朽木不可雕的时候……”

    “你却跟我说‘君子如神,小人如鬼’,竟令我对你刮目相看……”

    夜风之中,姜雨柔轻轻靠在了秦枫的胸前,用仿佛糯软可口的恬淡语气继续说道。

    “曾几何时,你在真武学院四处树敌,我也不得不离开真武学院时……”

    “你跟我说,再见之时,你要成为叱咤七国的风云人物,我只道你少年意气……”

    说到这里,姜雨柔的眼眶湿润了,一滴一滴晶莹的泪珠,竟是顺着面颊滚下。

    “曾几何时,以为此生,你为武家,我为儒家,缘吝一面,再见时也难免兵戎相见。”

    “谁曾想,今时今日,你我竟真的能这般在一起……”

    听得姜雨柔的追忆,秦枫也是喟叹一声。

    “缘分之事,当真妙不可言!”

    “若是一年多以前,雨柔,你我身份差距天渊之别……”

    “今日之景,我不仅不曽想到,连梦里也不曾想到!”

    是啊,不到一年之前,他的身份还不过是真武学院一名即将被赶出学院的废物。

    当时姜雨柔贵为齐国公主,稷下学宫的高徒。

    如果说秦枫是癞蛤蟆,姜雨柔是白天鹅,甚至是凤凰都不为过。

    短短一时间,秦枫已成为秦国太尉,执掌一国,更成为武家的绝世天才之一。

    此等身份,再配姜雨柔这齐国公主,已是绰绰有余了。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这番话,顿时霞飞双颊,将头埋在秦枫的胸膛里,用如同蚊吟的声音,轻轻道。

    “我亦如是!”

    此情此景,甜蜜温馨,但一直立在两人身后的一名红衣女子却是侧过身来,面上带着尴尬的笑意。

    黯然神伤。

    “果然,还是这样普通的姑娘,更适合他啊……”

    梦小楼左手提着青灯,只觉得说话的时候,眉头一颦,右手竟是不由自主地捧住了心脏,半晌,方才苦笑着说道。

    “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啊?”

    “他是秦枫,不是那个秦晓枫……”

    “他的身边,有那么多好的女孩子,你该为他高兴才是啊……”

    她说着说着,竟是眼泪如断线坠子顺着面颊滑落下来。

    “你真没用啊,为什么要哭啊……你又不喜欢他!”

    “你一直喜欢的是秦晓枫啊!”

    “你不记得了吗?你拒绝林渊那家伙的时候,你说过的……”

    “你此生只会爱他一个人的啊!”

    就在这时,忽地一道儒服身影慌慌张张地从朱门内奔了出来。

    才出门,一眼就看到了右手捧心,暗自落泪,美艳到不可方物的梦小楼。

    张泽沐抓在手里的一叠文册,顿时就全部翻落在了地上。

    连这大泽圣院,秦枫的徒,潜心儒道的夫子,都在这一刻,被那股妖冶而凄楚的美给震惊了。

    梦小楼看到张泽沐,自知失态,急忙转过身去,用衣袖擦干泪水,转移话题问道。

    “泽沐,你这么慌慌张张的是干什么?”

    “出什么事了吗?”

    听得这话,张泽沐急忙捡起地上散落的文册说道:“是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梦小楼听到张泽沐的语气,不禁追问道:“大事?能有什么大事?”

    “稷下学宫的方运亲自写了檄文,将太尉大人定为儒道公敌了!”

    “现在赵国学宫,楚国学宫,魏国学宫都已经响应了方运的檄文,断绝了与燕国的交往!”

    “六国只有与燕国结盟的韩国和秦国还没有表态,但估计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