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蛇剑传奇 > 0558节 醋钵拳头
    因为,飞刀客心想:“能通过小小法术,便能让这猛兽,对‘药仙谷’鬼火,有了免疫能力。那这法术,如果不是‘药仙谷’的法术,怎么可能?”因此,这‘飞刀客’这时更加认定,这号称前来相助的巫师,定是‘药仙谷’派来的细作了。因此,飞刀客因见这猛兽周身起火,知道绝对不可碰硬的情况下。只好对这巫师,摆出一副笑脸,说道:“阁下法术,也真是格外高超!刀某虽是这强盗部落总舵主,但也从未见过这等法术!既然阁下,前来相助刀某,那么就请阁下,到大帐之中,喝上几杯!”

    而那巫师,见‘飞刀总舵主’,对他笑脸相请,因为这巫师,走了弯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飞刀总舵主,因此这时也根本不去细想,于是也说道:“那就谢谢飞刀总舵主了!现在,既然要到大王大帐之中,那么在下在带着这猛兽,实在也是太不像话。所以,在下为了不让总舵主担心这猛兽闹事,这就将这猛兽,囚困起来,这样,在下也能够安心随着大王去喝酒了!”

    ‘飞刀客’听到这里,心想不知这巫师,又要搞什么花样,不过如果若是能够按照他说的,暂时将这猛兽囚困起来,倒是不错。于是,飞刀客说道:“好!好!还是巫师先生,想的周到,那就有劳巫师先生了!”

    于是,只见,那巫师,站在地上,忽然一挥法杖,只见从其法杖头部,好似甩出了好似一坨发亮的胶状物。随即,只见那团胶状光芒,被那巫师,从法杖之上抛出后,就像被挥出的一巨大水滴,飞起后,直朝着那站在圈中的‘雪狼’身上,坠去。随即,水滴弹在‘雪狼’身上,立即炸开。瞬间,这发光水滴,便变成了一层发光半球般薄膜,就像半个肥皂泡一般,将那雪狼,罩在其中了!而,这巨大肥皂泡的底部圆形,也正好是和鹿角怪,之前就地画的圆圈,完全重合!这下,尽管那雪狼,周身起火,可这时,被肥皂泡罩住后,也是老老实实地,趴在圈中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下,不少围观的强盗部落众人,包括飞刀客、‘鹰熊虎豹鹿’等人在内,也被这巫师,不经意间,露的这手绝活儿,惊呆了!

    而这时,那巫师见大功告成,更是拍了拍手掌,装作小事一桩的样子,说道:“好了,这下放心了!在下这就恭敬不如从命!”说罢,这巫师,便转身,朝着飞刀客、鹿角怪等人走来。而飞刀客这时,也一边欢迎巫师,也一边对鹿角怪说道:“鹿角怪,你快带路!我们到大帐中,为这身负异能的巫师,接风洗尘!”

    随即,飞刀客等转身,领着这走在后面的巫师,朝着另一方向走去;同时,周围强盗部落之中的一众围观者,也都四散而开,就要回到各自帐中。但,就在飞刀客等人,刚转过身,朝着已经安排了接风洗尘筵席的大帐,刚走出两几步时。走在最前面的飞刀客等,忽然感到背后,好似有一物,“呼”地一下,忽然天空之中,坠落下来。

    这下,本就高度戒备的飞刀客、鹿角怪等,猛然回头,却正好见到,一白色物体,正从天空之中,直坠下来。而众人还没看清,那下坠的是何物之时,那物已然就要掉落到了那已经被‘肥皂气泡’罩住的‘雪狼’身上。这下,就是连那走在最后的巫师回头见了,也是大吃一惊,不仅叫道:“啊!我的雪狼,快跑!”

    可是这时,为时已晚,那物已经撞破了巫师所投出的发光‘肥皂气泡’,正好落在那周身点燃冷焰的‘雪狼’身上。飞刀客等众人,这时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从天空坠落下来的,不是有一个雪人替身,却是什么?怎么这时,有雪人替身,突然掉到那猛兽身上?

    其实,只是因为刚才,飞刀客等,只是一门心思,要狡诈地擒拿,这被其认为是‘药仙谷’细作的巫师。因此,飞刀客等注意力,都放在了一会儿将这巫师,引到大帐之中,如何为这巫师,敬上毒酒上面。因此,就在这一短暂的空隙间,众人对这可能随时出现意外的‘雪狼’,都没太注意。且加上此刻,将近黎明,天空格外昏暗,这雪人替身,从空坠落之时,周身也是未被冷焰点燃的状态,毫不显眼。

    因此,直到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雪人替身,精准地从高空,跳到了这雪狼身上,雪人自己也惹祸上身,被冷焰点燃。飞刀客等一众人等,才突然辨认出,原来这时,突然骑在了‘雪狼’身上的,竟然是和之前,将巨大弓弩和铁网焚毁的,那一模一样的‘雪人替身’了。

    这下,飞刀客等也实在是大为惊讶,因为他记得,之前,天空之中的一群‘药仙谷’神兽飞禽,个个背上,都拖着一个这样的雪人替身。但是那时,这些神兽,已经在冰霜、藏锋带领下,全部列队返回了‘药仙谷’,这时,怎么突然又冒出了一个雪人替身来?所以飞刀客,这时不禁心想:“莫非?这雪人替身,竟然是这打扮成巫师模样的‘药仙谷’细作,所带来的?肯定就是这样,一定就是在我刚才,为引诱这巫师去喝毒酒,转身在最前面带路这一空隙间,这巫师走在我背后,在我背后耍了什么小动作,才将这雪人人俑,放了出来!”

    所以这下,这飞刀客想到这里,对这巫师来历的怀疑,也是更加的严重!飞刀客心想:“说不定这人便是自己三师弟,肥胖三洞主所说的,那些从大漠鬼洞之中,侥幸逃脱的陆连山等几个高手之中的一个,到这里改头换面,扮成巫师之后,来进行潜伏!”因此,在强盗部落潜伏了多年的细作飞刀客,自然稍有风吹草动,也会由己及他,容易认为其他人也是用同样无赖手段的细作了。所以这时,‘飞刀客’只是恶狠狠地,瞪着那巫师了!

    而那根本不知,飞刀客已经对自己产生严重疑心的巫师,刚才本想向飞刀客,卖弄一下自己控制训练神兽的本领,所以,才用法杖发出一团发光胶状物一般的能量光芒,将那‘雪狼’笼罩在其中,以免其四处乱跑,到处伤人。

    可这时,不想,这身着米色道袍巫师的这一伎俩,竟然被这一诡异的天外来物,突然砸破,这巫师见了,心中只是在想自己的法术,出了大丑,当真是尴尬异常,这时满头大汗!说什么也要控制住这雪狼,不要冲出圈来!因此,这巫师没等愤怒的飞刀客开口,便连忙主动地对‘飞刀客’解释道:“飞刀总舵主,不要慌张,在下的法术,一定能够控制住这猛兽,不让这猛兽,跑出圈子来!”

    而飞刀客此时,正是确信这雪人替身,是跟随这打扮成巫师模样的‘药仙谷’细作,一同秘密潜伏而来并放出的。所以,这时飞刀客,听了那身着米色道袍巫师的辩解,只是怒目瞪着那巫师,一言不发。

    而那根本不知道,飞刀客已经极其怀疑自己的巫师,虽见‘飞刀总舵主’眼神不善,也只是心想:“说什么,也是不能让这雪狼猛兽,从这圈子之中出来!”于是,这巫师,更是着急地,将法杖一挥,于是,又是一更为巨大水滴般的胶状物,向那圈子中的‘雪狼’头顶上抛去。

    这下,只见那发光胶状物,砸到‘雪狼’头顶上后,再次立即弹起。这团胶状物弹起后,空中散开,再次形成了一个巨大肥皂泡般的半圆,将‘雪狼’和那突如其来的雪人替身,一同笼罩在在了地上所画的圈圈当中,就如在地上,突然被扣上了一个半圆形的透明锅盖一样,将‘雪狼’和雪人,扣在了其中。且,那‘巫师’心想:“不管你这雪人人俑,从何而来,且将你这人俑,也一同笼罩在,我这密不透风的肥皂气泡之中再说!”

    不过,那也已经被一同罩在巨大肥皂泡中的雪人,这时就像是在驯服一头猛兽一般,早已经骑在了‘雪狼’的背上。且,这雪人替身,尽管也被‘雪狼’周身冷焰引燃,但其此刻双腿,正紧紧地夹住‘雪狼’躯干,且一只手,紧紧揪住了这雪狼的后脖颈,而另一个如‘醋钵’般的拳头,更是狠狠地,朝着‘雪狼’的头顶上,“砰砰砰砰”地连续挥击而去!看样子,这雪人替身,是要迅速将这雪狼,要驯服一般。

    这下,那一向疑心极重的飞刀客,见了此景,更是忽然恍然大悟一样地怀疑到:“好啊!原来你这巫师,法力有限,这时终于派出药仙谷雪人,来对这猛兽进行降伏了!”想到这里,也没说话,更是对那巫师,怒目而视!

    而这时,那巫师,明显感觉飞刀客的眼神,突然毫无善意,于是巫师连忙解释道:“飞刀总舵主,不要担心,现在这不知哪儿来的雪人人俑,连同我那雪狼一起,都被我的法术,笼罩其中。因此,那雪人人俑,虽然对我的雪狼,无理殴打,但这人俑,也是插翅难逃了!放心,一定不会出了乱子!”

    这下,‘飞刀客’竟然听这巫师说:自己不知这雪人人俑,从而而来。飞刀客这下,终于按捺不住,拉长声音反问道:“巫师阁下,难道这雪人替身,不是你自己带来的吗?怎么不知从何而来?”

    巫师听了,也是云里雾里,连忙辩解:“飞刀总舵主,可真是冤枉在下了,这样的雪人人俑,在下,可是第一次见到呢!在下也是不知他从何而来!”

    这突如其来的雪人人俑,到底是从何而来?其实,正是从之前藏锋、冰霜二人,所引领的那一群雪域神鸟之中,跳落下来的。而冰霜、藏锋二人,所引领的一群‘药仙谷’神鸟,不是在将飞刀客等的巨大弓弩和钢丝铁网被焚毁之后,列队返回‘药仙谷’之中了吗?是的!但是,那时,冰霜,在引领群鸟返回‘仙谷’之前,还留了一手。便是让其中一只拖着雪人替身的‘药仙谷’神鸟,飞到天空,掩藏的云层之中了。

    因为,冰霜那时,骑在神鸟背上,高空俯视,已经见到一人,骑着一头雪狼,手持一柄法杖,正朝强盗部落营地方向,疾奔过去。因此,冰霜那时,结合自己所获得的情报,断定那人,一定便是那擅长使用迷惑野兽双眼法术的‘驱狼巫师’了。虽然冰霜,那时还是丝毫不知,那身着米色道袍的巫师,在走入岔路后,是如何从道路迷宫之中,找到了正确出路的。但是,冰霜确信,巫师此去,倘若到达强盗部落,见到飞刀客,必定是要帮助飞刀客,那样将对‘药仙谷’行不利之举。所以,冰霜与藏锋,带着神鸟返回‘药仙谷’前,便先在云层之中,潜伏了一头神鸟,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当这巫师,在雪山区域,辞别了七色影人,风尘仆仆地,七转八绕,终于赶到了强盗部落在‘药仙谷’外的驻扎营地,要报答那飞刀客的大恩之时。这已经被冰霜,之前在空中,重新设定好程序的雪人替身,不失时机地,从高空云层上,跳将下来,就在众人散场,注意力分散之时,雪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的骑在那‘雪狼’的身上。所以,让那飞刀客,对这本是前来相帮的‘驱狼巫师’,起了更大的疑心。因此,冰霜返回‘药仙谷’前留的这一手,竟然意外地,起到了对敌方离间的离间计效果。

    因此,当这曾在雪山区域,协助七色影人等兴风作浪的‘驱狼巫师’,这时尽管向这飞刀客辩解,自己也不知道这些雪人人俑,从何而来之时。但那仍以为,这前来协助自己的巫师,是‘药仙谷’派来的细作的飞刀客,立即大声说道:“哼!你说你不知这些雪人人俑的来历,我如何才能相信你呢?我看,这人俑,八成就是和你是一伙的吧!”

    那巫师听了,更是不明所以,于是说道:“飞刀总舵主,你怎么这么说!好,为了让总舵主相信,这雪人人俑,并非在下带来,与在下毫无关系,那在下这就控制这雪狼,让这雪狼,将这讨厌的雪人人俑吃掉,那飞刀总舵主,还不信吗?”

    ‘飞刀客’听了,想也不想,立即说道:“好,那你就试试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1/1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