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阴阳颠倒,整个世界仿佛变了一个模样。

    病床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缓缓爬起来,看着四周古色古香的家具,眼神中透着一股茫然。

    “灿哥儿,灿哥儿,你醒了啊!”

    就在此时,一个端着白瓷药碗的少年走进来,看到床上的人居然醒了,瞬间一股惊喜从心头涌上来。

    一兴奋,猛的将药碗摔碎在地上,高呼着跑出去。

    “灿哥儿醒了,灿哥儿醒了,你们快来啊,灿哥儿醒了。”这个少年一下子冲了出去,根本不管床上的王灿死活。

    只留下一个懵逼的茫然的王灿,张着嘴,伸着手,口中喃喃道:“大兄弟,给我药......给我药啊!”

    良久,房间内依旧没有出现人影,王灿终于死心了。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梳理一下脑海当中混乱的记忆。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王灿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的名字依旧叫王灿,这大概是同名相吸原则,性别也是男,同性相吸原则,剩下的就大不一样了。

    王灿所处的地方叫做双龙镇,属于一个强大的帝国的一个郡城的下面的县城的一个小镇子。

    小镇并不繁华,但是水浅泥鳅多。

    也是龙蛇混杂。

    尤为恐怖的是这个世界是属于武者的世界。

    弱者蝇营狗苟,强者移山填海,更强者开天辟地。

    这种只存在神话当中的故事居然就这么直观的出现在王灿的面前,当即就是一阵激动难耐。

    当即心中便高歌一首:

    ‘我欲修仙,法力无边。’

    ‘我欲长生,祸害天变!’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王灿知道,自己想要达到这一步还需要很久,但是无所谓,主角模板的他等得起。

    天生主角,生而废材!

    王灿对于自己的处境丝毫不担心,自信满满的翻看着记忆,想看看自己到底惨到哪一步。

    但是随着“翻书”的进行,王灿突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叫王灿的家伙虽然不是很厉害,特别天才的那一种,但是也是双龙镇王家的嫡系子弟,平素也是有一两分天资。

    这个修炼速度说不上快,但是也说不上慢,属于随大流的那种,不显山不漏水。

    尤为厉害的是,他的父母虽然双亡,但是却依旧有不少狐朋狗友呼应,尤其是抚恤的资产更是一分不少的送到他的手上,没有任何人敢没收。

    据说这是第一代家主立下的铁令,任何人不得侵吞抚恤金。

    正是因为这个明智的决定,整个王家当初从一个小山沟披荆斩棘的走出来,成为双龙镇三大家族,他们靠的就是一股子敢拼敢闯的劲。

    “厉害!”

    “佩服!”

    王灿心头默默的翘起一个大拇指!

    人人敢效死,这个家族何愁不兴旺!

    正在王灿不断的了解自己的时候,原本那个冲出去的少年突然兴冲冲的带着一行人走进来,兴高采烈的看着王灿。

    这份心意瞬间就让王灿的心中暖化。

    什么狐朋狗友,这分明就是真兄弟!真情意。

    但是下一句话,就让王灿懵逼了。

    只见这少年指着王灿道:“你们看,我就说灿哥儿醒了,你们还不信,快拿钱,每人十两银子,不许耍赖!”

    “嗨!真晦气,没想到还真让小七这小子说中了,灿哥儿还真是今天就醒了,我还以为这伤势最起码要昏迷个几天呢,十两银子啊,足足半个月的零花钱。”

    “呜呜,这半个月要吃土了,灿哥儿,你个混蛋,谁让你现在醒来的,你小子就不能先昏迷个七八天嘛!”

    “就是,你知不知道你这一醒来,直接就将哥几个坑的当裤子了。”

    “不行,小七你今天可不准逃跑,今天你赢了那么多的银子,晚上,小红楼,咱哥几个一起去,你请客。”

    “正好灿哥儿醒来,就当是庆祝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总算是让王灿听明白了,感情这几个坑货是用他昏迷几天打赌啊!

    简直没人性啊!

    不知道关爱智......伤员啊!

    这个时候,叫做小七的少年也清点完毕,将白花花的银子特意在几人面前炫耀了一下,然后在别人肉疼的眼神中,装进自己的裤兜,一脸喜色的应道:

    “好好,今晚小红楼,咱们一人一个姑娘,一起喝花酒,我请客。”

    说完,王小七还特意拍了一下王灿,挤眉弄眼道:“灿哥儿,今晚你可是主角,就算架着你你也得去。哈哈哈,你让兄弟赢了这么多钱,今晚上,我给你叫最好的姑娘,随你怎么玩!”

    对于这种事情,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王灿,当然是选择......

    答应啦!

    异世界的花酒诶,想想就好激动!

    说来也可怜,王灿前世就是一个算命的,跟着一个不着调的师傅走南闯北,若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这一脉居然还有一个奇怪的规定。

    那就是不能近女色。

    这就让二八之龄的王灿憋的要死,天见可怜,总算是熬到老道士死了,半点道行没有的王灿急急忙忙的就收敛了一下死去的师傅,将骨灰按照他的要求随便撒在某一处河里,随后就下山找姑娘去了。

    但是半路上睡了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虽然不是洗头房,但是这世界的花酒也是差不多的,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也算是得其所了。’

    “行,今晚上小七你可就等着破费了,我可是不会和你客气的。”

    王灿也是自来熟,加上原本记忆当中的亲熟,所以很快就和几人玩到一起。

    除了俊俏小生一样的王小七,另一个和王小七有三分相似的,但是脸上却有一个刀疤的是王小六,是小七的哥哥,两人都是凡人一重炼皮境的阶段,勉勉强强迈入修炼的大门。

    至于另一个,长得威武霸气,撺掇小七请客喝花酒的叫做,王斯文,人如其名,斯文禽兽一枚,倒是修炼上有些天赋,和王灿同龄,十五岁就达到凡人二重炼筋阶段,算得上是一个小好手。

    剩余的还有两人,也是一对兄弟,叫做王山,王涛,两人也是花花肠子,和小七小六关系特别要好,实力也是相仿,不过王山前两天突破凡人二重,倒是一个小意外。

    至于王灿本人的修为则是几人当中最高的,接近凡人三重,属于二重巅峰的那种。

    ......

    “来,哥几个喝一杯,今晚上不醉不归。”

    双龙镇有名的小红楼,消金窟,王灿六人正在把酒言欢,几人两口酒下肚,嘴上就开始不把门,简直就是有什么说什么。

    王小七酒量不好,喝了两杯就开始撒酒疯,搂着怀中的艳丽的女人一顿撒泼,然后突然看着王灿道:

    “灿哥儿,这武道一途,正所谓炼皮炼筋难炼骨,咱们兄弟几个就属你天赋最好,虽然和家族里面那些核心弟子没法比,但是在嫡系子弟当中属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年仅十五岁就到了二重巅峰。

    前两天,你更是和我说过,你马上就能迈入第三重,正是成为家族的核心。”

    说道这里,王小七的眼神中突然开始露出怨恨,冷冷道:“都怪那个王古,那个废物居然偷袭灿哥儿,让灿哥儿昏迷了整整一天,甚至原本准备突破的状态都被打没了,下一次找到契机还不知道有多久。”

    “没错,这个王古,平时咱们哥几个也就是欺负一下他,但是没想到这个货色居然敢偷袭。”

    “没错,一个小小的旁系子弟,死了爹娘,我们也没抢他什么东西,整天装高冷,对谁都是一张脸,看谁都好像欠他八百万一样,一脸的不爽。”

    几人一说到这个,就开始找到共同话题,开始贬低这位王古。

    这是王灿的脑海中关于王古的记忆也开始浮现。

    他的前身就是在某一处被王古突然袭击,让后昏迷的,当时他隐约记得就是在王家的内宅一处隐秘的地方。

    说来这个王古也是挺惨的,年纪轻轻就死了爹妈,家族虽然没苛责他什么,但是他本人就是和谁也不亲近,每天自己一个人过日子。

    修炼天赋也是平庸至极,直到前几天才突然突破一重天,被家族登记在册,享受了最基本的修炼资源。

    除了当时领药的时候被王灿几人嘲讽了一顿之外,平时就没见过他,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

    “咦,不对!”

    王灿正在查看记忆,但是却突然看见了一段诡异的画面,听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嘶~

    这王古好大的胆子!

    王灿的心头陡然浮现这样一个念头。

    “对了,你们听说了嘛,咱们王家的大少爷马上就要回来了,听说是筹备着三族试炼。”

    “丰少爷可是咱们王家的骄傲,听说才十六岁就达到了凡人五重,简直就是恐怖!放在我身上,简直想都不敢想啊!”

    几人有絮絮叨叨了一阵,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人家姑娘也没准备和你过夜,几人互相搀扶着,慢慢吞吞的往王家的方向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20.html